第九章:搭建通往圣经的桥梁

第九章:搭建通往圣经的桥梁

 

我曾带领一个由11位美国人组成的团队到贝鲁特旅行,我们去到市中心,要品尝一点当地著名的小吃果仁蜜饼。当我们进到商店时,店主问我是否是基督徒。我回答是,并且说我们所有人都是基督徒,要来为这座城市祷告,祈求神祝福贝鲁特。

那个店主说:“基督徒是错误的。他们跟随《引支勒》,但《引支勒》已经破坏了。”

“神不允许!”我激动地说。“假如所有的基督徒都聚集到一起,试图要篡改《引支勒》,那谁会赢——神还基督徒?”

他大吃一惊,要求我再重复一次我的问题,我就再说了一边。

他回答说:“当然是神会赢。”

“你说得不错,”我说。“这意味着,没有人能篡改《引支勒》。没有谁的能力比神更大,说神的话语被人手破坏了,那是亵渎神。”

他的态度发生了改变,除掉了戒心,说:“我从来没有听人这样说过。”最后,我们跟他进一步分享《引支勒》的历史,并且给他留下一本《引支勒被破坏了吗》

一旦我们跨越了曲解和误会的障碍,基督徒和穆斯林就能够对神给人类的信息,展开美妙的谈话。

神的先知和他们的信息

正如我们在第七章中所看到的,伊斯兰教和基督教之间的共同点之一,是我们都相信神的先知。例如,伊斯兰教认为亚当是先知。我们同意亚当认识神。现在,我们能与穆斯林朋友谈论亚当的故事,然后再回到耶稣上来吗?绝对可以!基督成了新的亚当,他是世上的义人(参罗5:12-21)。

或者挪亚。我们可以从先知挪亚开始,然后再回到耶稣这里来吗?绝对可以!挪亚建造方舟,保护人民免遭神的愤怒。耶稣是我们的方舟,审判日的时候会保护我们。

亚伯拉罕怎么样?亚伯拉罕带上他的儿子,要把他献给神,但神赐给亚伯拉罕一只公羊来代替他儿子以撒。他们也相信这个故事——神用一只羔羊救赎了亚伯拉罕的儿子。他们称之为宰牲节,意为“献祭”。

或是约拿的故事怎么样?基督用约拿三天三夜在鱼腹里的故事,证明他就是弥赛亚(太12:38-41)。

穆斯林相信施洗约翰是先知。施洗约翰为什么要来?要为弥赛亚耶稣准备道路。而《古兰经》赞同耶稣就是弥赛亚。

现在,我们基督徒不会把所有这些人都当作先知,但这并非问题的重点。神能使用伊斯兰教中任何与《圣经》的相似之处——这些《圣经》中受人尊重的人物——搭建起桥梁,通往在耶稣里的救恩。

伊斯兰教和基督教都同意,神是通过他的先知,赐下他的信息的。虽然基督徒不接受《古兰经》是《圣经》,但基督徒和穆斯林都相信神启示了摩西的《讨拉特》(旧约圣经)、大卫的《宰逋尔》(诗篇)和耶稣的《引支勒》(新约圣经)。伊玛目的确说前面三个启示都已经被破坏了,但假如你邀请穆斯林阅读《圣经》,也没有做错什么。《古兰经》说穆斯林必须要相信和遵从摩西的《讨拉特》,大卫的《宰逋尔》,和耶稣的《引支勒》。

确立《引支勒》的权威性

现在,你和我能看到证据,当然会立即相信《圣经》是真实的,并没有遭到破坏。但是要谨记住,你与你的穆斯林朋友,是在两个完全不同的信仰体系里成长的,你的朋友必须要花很长时间才能转过弯来,以完全不同的方式,来思考他自己、他的神、他的世界、他的救恩,以及他的永恒,等等诸多问题。他必须要仔细衡量接受《引支勒》及关于耶稣的教导,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故此,我们将在本章余下的篇幅里,提出一些能用来搭建桥梁的方法——仁爱、温柔、忍耐——通过此桥梁,让你的朋友获得新的信心,相信《引支勒》是神赐给我们所有的人信息,它并没有遭到破坏,也没有被人篡改。

当你把《圣经》作为你的信仰权威时,在某种情况下,大多数的穆斯林会对你说:“《引支勒》不是被破坏了吗?你们基督徒不是已经把《新约圣经》篡改了吗?”或者他们可能会这样说:“降示《古兰经》不是要取代《引支勒》,矫正你们的《圣经》所造成的混乱吗?”

虽然《古兰经》2:136说到,穆斯林要相信真主透过穆萨和尔撒所赐下的《讨拉特》和《引支勒》,而且《古兰经》3:2-3中也说到,真主降示《古兰经》,是为了要确证之前所启示的信息——也就是我们的《圣经》——但是要记住,今天许多穆斯林从未完整地读过《古兰经》。也许他们曾听过些许挑选出来吟唱的经文,但是他们从未安坐下来,完整地读过《古兰经》,并与《新约圣经》作比较。我们即将学习对话式福音布道法,为你提供揭开面纱的方法,这样,穆斯林将会看到《新约圣经》,并且看到它的权威性。

我们需要了解普通人对《引支勒》的理解。关于《引支勒》,伊玛目是如何教导的?然后,我们再看基督徒对《圣经》的理解。最后,我们将学习如何搭建桥梁,帮助穆斯林跨越鸿沟。

穆斯林的逻辑。普遍的教导说,真主赐下《讨拉特》给穆萨,而犹太人却把它篡改了。然后真主赐下《宰逋尔》给达伍德,但犹太人又把《宰逋尔》篡改了。后来真主赐下《引支勒》给基督徒,但是基督徒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也把《引支勒》篡改了。所以,最后真主赐下《古兰经》,它是破坏不了的。

伊玛目教导说,我们基督徒已经将《新约圣经》篡改了很多遍,创作了一大堆不同的版本,故此,它的原初意思已经丢失。他们相信,在尔撒最初的教导中,讲到有先知要来,讲到穆罕默德,以及伊斯兰教的“真正”信仰等,但是我们已经篡改了很多故事,删除了所有关于穆罕默德和伊斯兰教的内容。因此,我们所拥有的《圣经》,并不是尔撒真正的话语;它并不可信,已经被人为的教导破坏了。

《圣经》基础。我们相信《圣经》的自我证明。例如,《提摩太后书》316节说《引支勒》是神所默示的话语,或是“神呼吸出来”的话语。也就是说,神自己感动作者,促使他们准确地记下耶稣的话语和行为,以及《圣经》的其他内容。基督徒相信神赐下了他的话语——我们的《新旧约圣经》。我们也相信神能自己保护和保存他的话语,因为他比其他任何人都更有能力。他之所以保存自己的话语不受破坏,是为了要启示和审判人类。他出于仁慈的爱,赐下光给我们。如果他是公义的审判者,他必须准确地保存下他的话语,好让我们对它负责。假如他允许《圣经》被篡改,那么,我们如何能够知道对错并担负责任呢?

我们也明白,“许多版本”仅仅是对同一个信息的翻译。有兴趣的人,可以学习希腊文,研究《引支勒》的原稿。如此,你将会发现,原稿只包含一个信息,而非一堆自相矛盾的信息。

你的方法。我们与穆斯林谈话的时候,参照一个具体的程序来做非常重要。穆斯林可能会对你说:“《引支勒》不是被破坏了吗?”每当他们问你这个问题时,你需要从三个层面做出回答:神学层面、逻辑层面和历史层面

1.神学推理。

总是要从神学开始。让我们假设,你和你的朋友坐在一起喝茶,他说:“哦,《引支勒》已经被破坏了。”当穆斯林这样说,或是说其他类似的话时,你就以“Astaghfurullah”回应。这个阿拉伯短语的意思是“断乎不能这样”,或“神饶恕你的亵渎”。但你可以使用英语说“断乎不能这样”。例如,你可以用慈爱和友好的方式说:“断乎不能这样!我觉得你是相信真主的。”当然,你的朋友相信神,但你要指出他们的思想是相互矛盾的。

下一步,你可以诵读或背诵一些相应的经文,《圣经》是神的话语,它能够为自己辩护。我推荐你读《马可福音》1331节:“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给你的朋友解释,倘若神赐下了《引支勒》,就必会保护它。没有人会比神更有能力,倘若神选择保持他的信息不变,就没有谁能够改变它。《古兰经》2:148是一节非常优美的经文,本质上,它是说“神是全能的,”这与我们的《圣经》是相一致的(例如:路1:3718:27;创18:14)。

你的朋友绝不会否认神比人更有能力,你需要让他或她明白,神拥有大能的含义之一就是,他能够并且也会保护他的话语。

你可能还记得在第三章中,我在电话里与那位在长途电话公司工作的苏丹妇女谈话的故事。她同意接受并阅读《引支勒》,我就通过联邦快递给她寄了一本过去。

寄出去之后,我祷告说:“主啊,请让那个公司的人再给我打电话。”他们真的有人又给我打电话。第二次是一个巴基斯坦人。我和他分享我的见证,他把电子邮箱给了我,这样,我就能够进一步联系他。

第三个打电话给我的是一个伊拉克人。我和他进行了谈话,并答应给他寄一本《引支勒》。

他的立时反应是:“它被篡改了。《引支勒》已经被篡改了。”

因此,我就马上用阿拉伯语对他说:“Astaghfurullah/愿神饶恕你的亵渎!

“你为什么那样说?”他问道。

“你刚才冒犯了真主。”

“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因为你刚才告诉我,基督徒或其他某些人比真主更有能力——我们能够改变《引支勒》,真主没有能力保护他的话语不被我们改变。”

作为跟随耶稣的人,当有人冒犯神时,我们会很生气。当人们说神的话语已经被破坏了,他们是在说,人比神更有能力,这是不可能的。

2.逻辑推理。当你与你的朋友讨论到这一步时,应该要考虑运用逻辑的方法,来证明《圣经》的权威性。假如你的朋友声称《引支勒》被篡改了,他或她就需要解决下列的问题。

谁篡改了《引支勒》?许多人会说使徒保罗是罪魁祸首。在很多情况下,他们通常都声称是基督徒篡改了《引支勒》,多年以来,制造了无数版本的《圣经》。

为什么有人要篡改《引支勒》?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但是最常见的回答说,基督徒篡改《引支勒》的动机,是不愿意信靠真正的神安拉,或是他的先知穆罕默德。

《引支勒》是在什么地方被破坏的?对这个问题的答案也许有所不同,但许多人都相信是保罗或其他基督徒在罗马篡改的。

《引支勒》的原始版本在哪里?对穆斯林来说,这个问题也很难回答。倘若任何人能找到原始的、未被篡改过的《引支勒》,那么他们就能够向世界证明,神通过耶稣教导了什么。因为多个世纪以来,都没有发现这样“未被破坏”的《引支勒》,唯一的结论是,它已经被销毁或丢失了。或者它从来就未曾存在过,或者它从来就没有被篡改过。

《引支勒》哪些部分被破坏了?标准的答案是说,基督徒篡改了很多故事,删除了一切提到伊斯兰教和穆罕默德的内容。但是,却没有研究支持这个断言。倘若这是真的,考古学家应该已经发现两个《引支勒》版本之间的证据——就是“原始版本”和今天我们所拥有的《圣经》之间。在所有手稿或其他历史文献中,都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存在着这些版本。

令许多穆斯林感到迷惑的是,当今存在着如此之多的《圣经》译本或版本。你可以给他们解释,这些只是从相同的原稿翻译出来的不同译本。原始语言的希腊文和希伯来文《圣经》是一个信息,译者选择了英语和其他现代的语言,来表达这一个信息。

《引支勒》是什么时候被破坏的?是在穆罕默德之前,还是之后?这最后一个问题很重要,所以,我们重点来讨论它。有些人声称保罗于公元325年篡改了《引支勒》。但是由于保罗大约死于公元63-64年间——比声称篡改的年份早260年前——这是不可能的。

另一方面,穆罕默德生活于公元570-632年间,他于公元610年宣称自己是先知。假如在穆罕默德之前《引支勒》就已经被破坏,那么,基督徒就已经遵循一本败坏的书好几百年了,穆罕默德一定会警告他的跟随者要远离这本“被破坏的”《引支勒》。然而事实上,《古兰经》清楚宣称,它被降示,是要确证尔撒的信息的——不是取代或矫正,穆罕默德教导他的跟随者要相信穆萨的《讨拉特》,达伍德的《宰逋尔》,以及尔撒的《引支勒》(古兰经3:2-3)。

最重要的是,《古兰经》一次也没有说过我们的《圣经》有任何篡改过的地方。说《圣经》被篡改过的断言,是人自己添加的。如果你邀请一个穆斯林阅读《圣经》,你并没有要求他们做错什么。实际上,你是要求他们服从《古兰经》的教导和跟随尔撒的教导。

不管他相信《圣经》是在穆罕默德之前或之后被破坏的,大部分的穆斯林都会告诉你:“我们不知道答案。”事实上,对于上述我们所提到的问题,伊玛目并没有给一般的信徒讲解。因此,我们需要帮助我们的穆斯林朋友,详细考查《引支勒》的历史。

3.历史推理。给你的朋友解释了神学和历史上的推理之后,下一步应该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引支勒》的权威性。这里有一个简单的方法,用图表和几个历史事件,证明《引支勒》从未被篡改过。

首先画一条长的横线,然后把它分成三段,如下图所示。

 graph

 之后给你的穆斯林朋友解释这三个时期。线段1,目击证人阶段(公元1-100年),生活在这个时期的目击证人,目睹了耶稣的生活、神迹、教导、被钉十字架,以及复活等事件。在这个阶段,《引支勒》不可能已经被篡改,因为那些直接认识真理的人,必会站立得稳,并且对抗谎言。他们亲眼看到耶稣医治病人、使死人复活、用五饼二鱼喂饱五千人、赶鬼、在加利利海面上行走等神迹奇事。他们知道耶稣确实死在了十字架上、被埋葬、并且从死里复活了。他们也知道耶稣的坟墓是空的,并没有人把他的身体藏起来,他以荣耀的身体显现,并升到了天上。

 

但是,假如目击见证人说谎,那怎么办?你可能会问。假如他们篡改了《引支勒》,那怎么办?问得好。数以百计目睹过耶稣生活的见证人,为自己的基督教信仰而殉道,其中包括使徒彼得,以及耶稣十二个门徒中的十个,后来使徒保罗也同样殉道了。换句话说,倘若他们篡改了《引支勒》,那么他们是愿意为自己捏造的谎言而死。他们是不会这么做的。人只会为真理殉道。所以,在目击见证人阶段,《引支勒》不可能已经被篡改。

公元100年以后,目睹耶稣生活的见证人都已经死去。这开始了线段2,迫害阶段(公元100-325年)。我们发现,在此期间,基督徒不断受到迫害。信徒惨遭杀害,他们的经文手稿遭到焚烧。然而,在整个地中海地区,我们发现了数以千计那个时代留下来的手稿。在这些手稿中,没有一个包含完整的《新约圣经》,但假如把所有手稿汇集起来,它们就包含了《新约圣经》的全部内容。

更重要的是,神父——最初的门徒死去之后,一代又一代继续往下延续的教会领袖——写了大量的书信、讲道集和其他包含《圣经》引文的文献。

所有这些手稿、断简残篇、书信,和其他包含《新约圣经》部分内容的文献,都是用希腊文写的。倘若《引支勒》是在这个时期被篡改的,我们将会在数以千计的不同文献中间,看到众多的矛盾之处,反映出旧版本和新版本(被篡改的)之间的不同。但结果却出乎意料。所有这些文献所传达的信息,都是彼此一致的。如果你比较不同来源的作品,就会发现,他们都是相同的,只是在无关紧要的语法上存在一些差别。我们的结论是:《引支勒》在这个时期并没有被篡改。

现在让我们来看线段3,翻译阶段(公元325年至今),就是我们当前所生活的阶段,我们开始寻找完整的希腊文《新约圣经》副本。整本《新约圣经》的最古老版本,是西奈抄本(Codex Sinaiticus),它成书于公元325年。另外两个版本分别是成书于公元350年的梵蒂冈抄本(Codex Vaticanus),和成书于公元400年的亚历山大抄本(Codex Alexandrinus)。这些手抄本都彼此一致,并且与迫害阶段的手稿证据也一致。也就是说,在线段2和线段3期间的《引支勒》是一样的,它并没有被篡改。

对于当今所有的译本,情况又怎么样呢?这些译本,都是直接从希腊文手稿翻译过来的,最可靠的是那些成书于公元100-400年间的手稿。今天的译本所包含的信息和意思,与希腊文手稿是完全一样的——只不过是语言不同而已。于公元325年成书的《引支勒》,与今天的《引支勒》是一样的;它并没有被改变。

从耶稣时代开始到如今,所有三个历史阶段中的《引支勒》,都包含有耶稣所说的经文:“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以及其他数以百计独特的基督教真理宣告。倘若耶稣曾说过“穆罕默德是在我之后要来的,”那么,在目击者阶段必定会有人把它记下来,并且它将会在迫害和翻译阶段出现,也会出现在我们今天的译本里。或假如耶稣曾经说过“我是众多道路之一,”我们将会在数以千计的希腊文手稿中,看到它反复地被抄写,今天也必定会有人把它放进当代的译本中。但是在《引支勒》的存在链上,并没有在哪个地方发现这样的声明。所有内容都是一致的。耶稣当时所教导的信息和今天新约圣经译本中的信息一模一样。

决定点

一旦你的穆斯林朋友认识到了《引支勒》具有权威性的真理,下一步该做什么?在神学上,神肯定足够强大,能保护和保存他赐下来启示我们的信息。在逻辑上,对于那些关键的问题,唯一令人满意的答案是,《新约圣经》从未被篡改过。在历史上,所有的证据都显明,我们的《圣经》与神最初赐下的信息是一样的。了解了这些情况之后,你的朋友可能会更加渴慕阅读《引支勒》,并且尊之为神的信息。这样的进展是巨大的,但是桥梁还没有搭建完成。

你朋友的思想可能已经改变了,但他下决心了吗?如果你问:“你愿意接受耶稣作你的救主吗?”她会说愿意吗?如果你达到了决定点,那你的桥梁就搭建成功了。假如神赐下了《引支勒》,并施展他的大能保存它,他这样做,是要教导我们关于救赎的真理,并把我们带入通过耶稣而来的救恩中。鼓励你的穆斯林朋友接受耶稣作为他们的主和救主。使用这个桥梁,解释为什么耶稣是唯一的道路。因为《引支勒》说他是唯一的道路。

不要催促。要有耐心。对你的朋友来说,这往往是新的信息,他们正在考虑,要彻底改变自己关于现实和永恒问题的观点。把这个机会看作是一个属灵的体温计,测量你穆斯林朋友的属灵体温——即他们对福音的准备情况。如果他们还没有准备好,你可能需要探究,找出到底是什么问题阻碍了他们悔改和接受基督作为救主。

你的朋友可能会这样说:“我很抱歉,这对我来说是全新的。”和蔼地接受他的不情愿;这很正常。只是问他:“你想不想读《引支勒》?”对大部分的穆斯林而言,他们听了上述神学、逻辑和历史等各方面的推理之后,都会非常乐意接受一本《新约圣经》。给你的朋友一些时间。他可能会想跟你一起学习《圣经》。

在一些谈话当中,你或许可以谈论到我们上面所概述的三个方法。有时候你可能需要作出智慧的选择,只着重讲一两个部分。你有时可能需要在一次谈话中,充分讲清楚逻辑的推理,或者你可能需要在几天或几个星期之内,重复跟他谈论几次。每次谈话,逗留的时间都不要太长,不断地巩固你的友谊,恒久忍耐,带着爱心用真理来回应你的朋友。坚持温柔地确定相同的简单真理,从你朋友已经相信的事实开始,逐步进入新的真理。

当你和朋友在一起谈话的时候,你的大部分时间,都将用于解释和重复。这非常好。要坚持把你的重点,总是集中于耶稣基督和不变的《新约圣经》上。要充分利用时间。如果你回答了《引支勒》是不是被破坏了这个问题,你就回答了穆斯林最常见的问题。你已经把他们引到了福音的核心——耶稣的生活,被钉十字架,以及从死里复活。你已经帮助你的朋友,接受了所有关乎生命和永恒的最重要真理的基本部分——救恩的道路和活出有意义、讨神喜悦的人生的方法。

 

祷告

我们在天上的父,感谢你保护你赐给我们的成文信息。感谢你比任何人都更有能力。也感谢你在《圣经》里,把我们信仰、生活和活出基督的样式等所需的一切,都赐给了我们。也请你赐我智慧去学习它,赐我力量去遵守它。奉主耶稣基督的名祷告。

 

联系我们:

微信/QQ/邮件:
你的经历或问题:
Captcha
请输入验证码:

关注天经微博

回族祷告指南

daogao zhi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