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欢迎来到穆斯林世界

第二章: 欢迎来到穆斯林世界

 

如果你曾去过中东,所到之处,你都能感受到伊斯兰教的气息。晚上,从酒店不远之外,清真寺宣礼塔广播里传来的呜呜宣礼词或呼召礼拜的声音,会把你从梦中唤醒。妇女的长袍和裹得紧紧的头巾,都是伊斯兰教的衣着标准。打个喷嚏,人们会说hamdulillahs(感谢真主),吃饭前,人们会说bismallahs(奉真主的名),作计划时,人们会说inshallahs(如果真主许可)。

从表面看来,伊斯兰教似乎让西方人感到很神秘。有时候,西方人被部分穆斯林自律地参加礼拜深深吸引住了,有时候,他们会被宗教活动,甚至是洽谈生意和社交环境中,所弥漫着的虔诚气氛,弄得大吃一惊。穆斯林社会中的谦恭有礼和热情好客,让我们觉得很受欢迎。他们开口闭口都使用真主的名,让人觉得,穆斯林似乎很顺服真主——穆斯林可能把这称为“顺从”。对那些不熟悉伊斯兰教及其关联事物的人来说,这样的生活和家庭,可能很有吸引力。

然而,对大部分西方人而言,伊斯兰教并没有什么引人注目或奇特之处,他们有的只是反感。美国公民和部分欧洲人,曾经历过伊斯兰恐怖主义的袭击,所以,对鼓动恐怖分子去杀戮的伊斯兰教,我们是非常愤怒和厌恶的。我们为社会不公正地对待妇女,感到义愤填膺——比如说童婚、女性割礼(女性生殖器切割——但是,当我们在电视上看到愤怒的暴徒叫嚣“消灭美国”时,我们的心却因惧怕,而渐渐变得冷漠了。

就宗教体系而言,伊斯兰教有某些优势。其复杂的结构­——和世界上其他任何宗教体系一样——使人们在生活中减少了许多猜测。它的管辖范围,涉及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并拥有一个内部逻辑,声称可以回答一切问题。对于《古兰经》或伊玛目的教导,穆斯林是不能质疑或抵挡的。作为一个宗教,伊斯兰教同时也控制着政府和社会体系,令那些想了解其他宗教或质疑伊斯兰教教导的人,都心存畏惧。然而,如果我们根据穆斯林的穿着、说话方式,或其他的文化习俗和习惯,来评判他们,就显得太过于拘泥于细节了,因为他们只不过是按照传承下来的传统来生活而已。

但是,真正的伊斯兰教是什么样子的?在伊斯兰教盛行的社会,它有什么样的影响呢?它对社会的影响,是不是比我们通过媒体看到的表面情况更多?对穆斯林世界,怎样反应才更合适——着迷还是害怕?

让我首先声明,穆斯林个体并不是问题。今天的穆斯林是宗教思想体系的受害者,这个体系封闭了他们的思想,控制着他们,不允许他们对很多主题和问题进行探讨或询问——他们甚至连想都不敢想。我不认为着迷或害怕是对个体穆斯林的合适反应。相反,我们应该同情他们。在很多方面上,典型的穆斯林就和你一样,不同的是,他或她被几个因素囚禁了,本章将会详细讲解这几个因素——即错误的信息、有限的个人选择、禁止质疑体系、和伊斯兰教作为政治体系而有的若隐若现的威胁。

封闭和捏造信息:偷走了真理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一位心地善良、名叫安吉拉(Angela)的妇女的眼泪。有一次,她加入新月工程的短宣队,前往穆斯林世界。她向两位年轻的逊尼派穆斯林妇女分享了基督诞生、天使向牧羊人报信、以及东方三博士来送礼物的故事。

后来我注意到,她的眼里噙含着泪水,我问她为什么难过?她回答:“她们从来都没有听过或看过圣诞节的故事,我从小就知道关于牧人、博士、天使和马槽等等之类的故事。我很喜欢这一切,每年都在教会举行的圣诞晚会上唱歌,我以为地球上每个人都听过这个故事。但是她们却从来没有?”

大部分的穆斯林,一生都被伊斯兰教的教导和文化包围着,从来没有机会学习到任何《圣经》真理。当我第一次听到一个黎巴嫩人一本正经对我说:“伊斯兰教是最早的宗教,犹太教和基督教是后来才出现的”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当时,我们在黎巴嫩美国大学讨论政治和宗教——穆斯林喜欢讨论的两个主题。我承认他知道自己的政治观点,但是在宗教和历史方面,他需要补补课。

我很喜欢听到穆斯林作出这样的声明。只要大概浏览任何一本被普遍接受的历史书,就能很快揭穿这个谎言。一个名叫哈桑(Hassan)的什叶派穆斯林告诉我,《引支勒》(新约圣经)已经被篡改了,跟真主最初降示的不一样。我指出了一系列的问题,让他去问伊玛目——我们会在后面讨论这些问题——哈桑非常沮丧地回来找我,坦白说:“福阿德,我的伊玛目很困惑,他对《圣经》和历史都不了解。”

穆斯林世界存在信息危机。很多穆斯林持守着错误的信念。怎么会这样呢?

首先,穆斯林的政府和宗教机构,控制了公民获取信息的权利——甚至对他们的领导也是这样——导致他们对西方产生严重误解。因为网络审查制度和对外界影响的限制,整个伊斯兰世界只听到其领袖允许的信息。对于时事、东西方世界的历史,最重要的是对福音,他们只接收到部分或是被歪曲的故事。

假如我和你在一起,我会给你看看我的阿拉伯语《圣经》。它棕色的皮面已经破损,那是我黎巴嫩的牧师送给我的礼物。不过,这本《圣经》有点特别。因为在沙特阿拉伯、科威特、也门、苏丹、利比亚和摩洛哥等国家,它都是被禁止的。

这到底是怎么了?我在美国任何一间大书店,都可以买到《古兰经》,甚至可以在几个伊斯兰教网站上免费索取,他们会在几周之内寄到我的住处[i]。但是,我却必须要偷偷携带我的《圣经》进入一些以穆斯林为主的国家,有些政府甚至会迫害任何拥有或携带《圣经》的人(同时媒体不断地颂唱着伊斯兰教的颂歌:“伊斯兰教是和平宗教”)。

为什么要禁止《圣经》?这样做,穆斯林的领导就能确保他们的公民,仍然留在对其他宗教一无所知的愚昧状况中。大部分的穆斯林,从来都没读过他们自己的圣书《古兰经》,绝大部分人也从来没见过一页《新约圣经》。因为很多穆斯林都是文盲——特别是妇女——所以,他们一般都是通过听别人吟诵才了解《古兰经》的,而不是自己阅读,他们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伊玛目的指导。

第二,穆斯林不仅仅被剥夺了某些信息——还被灌输一些极为明显的错误信息。整体而言,穆斯林世界的教育,是以伊斯兰教为基础的,然而,关于其他宗教和西方世界,他们受到了严重的误导。当我在穆斯林世界各地旅行时,穆斯林关于基督徒,有时候甚至是关于他们自己宗教的认识,使我大为吃惊。大多数的穆斯林受到教导,说伊斯兰教比基督教和犹太教出现得早;基督徒敬拜三位神;《新约圣经》自真主降示之后就被篡改了;“基督教”社会——也就是西方国家——道德沦落,不相信神。

许多穆斯林都很善良、虔诚,寻求跟随真主。他们除了每周在清真寺听到伊玛目所讲的谎言之外,在属灵方面也不做其他的事情,只能不断地反刍伊玛目教给他们的东西。

但是,这些信念,即使是无辜地接受,也是致命的。2005年,穆斯林世界散播着一个这样的谣言:关塔那摩湾监狱的一名美国士兵,把一本《古兰经》冲进了马桶。这个消息首先以小短文的形式,在《新闻周刊》上刊登出来。看到这个消息,穆斯林被激怒了。《新闻周刊》随后作了撤销短文的声明,并为之道歉,确认那是个谣言。但是,在这之前的反美游行中,已导致15人死亡,多人受伤。所有这一切,仅是因为一个未经证实的传言。[ii]

关于封闭和捏造信息的最好例子,是穆斯林看待《圣经》的态度。由于《圣经》的供应受到限制,所以当关于《圣经》的起源和权威性的误解被散播时,那些普通的人,就没有资源来证实或反驳别人告诉他们的内容。最常见的谬论是,《古兰经》是用来取代《圣经》的——这是《古兰经》从来没说过的。事实上,穆斯林的圣书明确声明,它是为了证实穆萨、达伍德、尔撒等先知的早期信息,这些信息都是全能的真主所降示的。在后面的章节中,我们将对伊斯兰教的阿訇关于基督教教义所持有的诸多谬论,以及我们如何反驳他们,进行更加深刻的探讨。

信息危机的第三部分是,现在大部分的基督徒,都不去告诉穆斯林真理。平均每一百万的穆斯林中,只有三名宣教士(向穆斯林传福音的),大多数来到西方国家的穆斯林,从未拜访过基督徒家庭。对耶稣的跟随者来说,这个需求非常紧迫,不仅要向穆斯林宣讲基督的教导,还要帮助矫正他们对基督教的误解。事实上,就像我们后面要讨论到的一样,通常来说,在能够传播真理之前,我们必须先矫正错误的信息。

没有个人选择:在产房中就已经被决定

把穆斯林限制在封闭体系里的第二个问题,是没有个人宗教自由。伊斯兰教声称,它不单是一种生活方式,而且还是最好的生活方式,对于那些在穆斯林社会出生的人,伊斯兰教是他们的唯一选择。从学校教育到洗澡,从体育运动到穿着,穆斯林都必须遵照伊斯兰教的规定,而这些规定由圣训(基于穆罕默德生平的教导)定义,他们的宗教领袖的解读而来的。

当小孩出生在穆斯林家庭时,他的世界观就已经被别人决定好了­——它就是伊斯兰教。婴儿出生几分钟之后,父亲或祖父就会在婴儿的耳边低声念“清真言”——伊斯兰教的信仰告白——“万物非主,惟有真主,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使者。”这样,孩子就成了穆斯林(同样,如果有人想改宗伊斯兰教,他也只需在另外一个穆斯林面前背诵清真言,就可以成为一名穆斯林)。

在西方国家,有时候父母并没有按照任何具体的信仰来养育孩子,他们希望孩子能“找到自己的道路”;或者他们会让孩子均等地接触不同的宗教,他们认为,最好是让孩子知道所有的选择,并让孩子自己决定,选择最适合自己的宗教。这些父母觉得,他们没有权利迫使自己的孩子选择什么样的世界观或宗教。

这样教养孩子的方式,在穆斯林世界几乎是不存在的。穆斯林的身份和社会结构是交织在一起的,渗透到生命的方方面面——婚姻、家庭、教育和政治。个人从出生到老年,都被认同为穆斯林。

但对于那些混合婚姻,例如配偶一方是基督徒,另一方是穆斯林,该怎么办?或者比较罕见的例子,夫妻有一方是犹太人或印度教徒,另一方是穆斯林,该怎么办?在伊斯兰教中,父亲的宗教决定了孩子的宗教教育。因为穆斯林妇女是禁止和非穆斯林结婚的,所以,几乎所有来自“半穆斯林”家庭的孩子,都被认为是穆斯林。

在巴拉克·奥巴马总统参加竞选期间,当来自伊斯兰教国家的领导,称美国未来的总统为“我们的穆斯林兄弟”时,这个问题就成了备受关注的焦点。无论巴拉克·侯赛因·奥巴马现在承不承认他是个穆斯林,但他爸爸(来自肯尼亚)是个穆斯林的事实,就是大多数穆斯林所要求的全部,足够他们可以自然而然地认为奥巴马是个穆斯林(顺便说一下,奥巴马总统再次申明他是个基督徒,这为我们提供了机会,当我们帮助我们的朋友跟随基督时,可以用他作为例子)。

感谢主,到目前为止,美国仍然允许宗教自由,即使那些生于穆斯林家庭的人,他们的宗教信仰也并不是终身都被定为伊斯兰教。很多穆斯林成为了基督徒。然而,世界上许多穆斯林面临的现实是,他们无法对宗教做出个人选择。缺乏自由,把他们更紧地捆绑在伊斯兰教的体系里。

禁止质疑和怀疑:凌驾于任何批评之上的伊斯兰教

2007年,一个名叫纳比勒(Nabil)的埃及年轻人,在亚历山大被判四年监禁。为什么?因为他在博客上批评了埃及一所著名的伊斯兰教院校——爱资哈尔大学(Al-Azhar University)。他针对严格的伊斯兰教法,发表了负面的意见,批评爱资哈尔大学“传播种族观念”,“镇压自由思想”。

纳比勒自称是一个世俗的穆斯林(一个自相矛盾的说法,总是令我感到很可笑)。纳比勒所代表的,是一群人数不断增长,为发言权而奋斗的穆斯林。他们想要改变,但是却不知道路在何方。事实上,大多数离开伊斯兰教的穆斯林,都转向了世俗主义,因为没有人跟他们分享基督的真理和他的教导。就像纳比勒,他们也许会保持文化意义上的穆斯林,但是已经不再赞同伊斯兰教的信仰体系。他们仍然不知道其他更好的选择。

纳比勒遭受监禁,凸显了危害穆斯林的第三种势力——禁止质疑甚或怀疑他们的宗教教义、他们的先知和《古兰经》。《古兰经》被视为绝对权威,先知被视为道德完美的人,伊斯兰教被视为绝对最纯正的宗教,无需作任何的修正。

还有一个例子可以进一步阐明这一点。在美国一所大学里,一个年轻的亚裔穆斯林妇女萨菲亚(Safia)阅读《圣经》时,被她的穆斯林舍友发现了。这个舍友把此事报告了学生会,因此,其他穆斯林联合起来,一起排斥萨菲亚,拒绝与她同坐一桌。他们认为萨菲亚读《圣经》,是质疑或怀疑伊斯兰教。如果伊斯兰教是最好的生活方式,那人们为什么还要在它之外寻找其他东西呢?集体谴责、团体羞辱、公开表达不满,是对穆斯林社群里那些对伊斯兰教以外的任何东西感兴趣的人,进行“管教”的常用方法。

哈南·阿再(Hanan Arzay),纽约一个15岁的穆斯林学生,要求她的《古兰经》老师,按字面的意思来解释伊斯兰教的圣书《古兰经》,却遭到老师和其他学生的群起攻击,纷纷向她扔粉笔头。哈南转去向一个地下穆斯林朋克团体求助之前,曾被两所伊斯兰教学校赶了出来,她说加入朋克团体保住了她的信仰。[iii]

纳比勒转向了世俗主义,批判宗教当局对自由思想的镇压;萨菲亚转向了耶稣基督的教导,继续阅读别人送给她的《圣经》;哈南则因为问了诚实的问题,最终进了一个穆斯林的亚文化群。在任何情况下,无论这些年轻的穆斯林表达什么样的怀疑或批评,都会遭到社群的公开羞辱。

在基督教中,怀着寻求的心提出怀疑,是一种美德;而在伊斯兰教,怀疑是一项罪。使徒多马,尽管他是基督的十二门徒之一,却是个怀疑论者(参约24:24-29)。然而基督复活之后,他对待多马的方式,并不是当众羞辱或侮辱他。耶稣没有把多马踢出这个群体,当他向众人证明自己复活的身体时,也让多马在场看到。耶稣洞悉多马的怀疑是为了追求信心,耶稣奖赏了他的怀疑。真诚的询问和寻求答案,讨神喜悦,并且能够促进对真理的认识。

科学方法天性多疑,它是基于问更多的问题,最终得到答案。问题未解决之前,要重复不断地检验,直到问题解决为止。但是,穆斯林并不允许使用这种实证的方法作为工具,来评估伊斯兰教。实际上,伊斯兰教认为怀疑是一项该死的罪。先知口授了一套生活方式;倘若穆罕默德说“叩拜”,穆斯林从来不会问“为什么?”而只会问“叩多低?”怀疑先知或他的信息,就是怀疑真主本身。所以,世界各地的穆斯林社群,一直生活在黑暗之中,任何《圣经》的思想都被封闭在外。

穆斯林的政治权威:伊斯兰教是一种政治制度

丽娜·乔(Lina Joy)是一个出生在穆斯林家庭的马来西亚妇女,年轻时就认识了基督。为了与她的基督徒未婚夫结婚,她向政府申请,要求把她身份证上的宗教背景,从“伊斯兰教”改为“基督教”。2007年,马来西亚最高法院驳回了丽娜·乔争取成为法律认可的基督徒的请求。尽管她信主已经几乎二十年,但是在政府的眼里,丽娜还是个穆斯林。[iv]

对马来族人来说,只有一个宗教选择:就是伊斯兰教。像其他许多伊斯兰教国家一样,马来西亚政府官方宣称赞同宗教自由,却同时又宣布,所有马来族人都是永久的穆斯林。没任何商量的余地。一位马来西亚的首席法官在丽娜案件的听证会上说:“她不能因为自己的一时兴起,就随意改变她的宗教信仰……她必须要遵守规则。”[v]

这样的公然歧视,揭示出在马来西亚和其他以穆斯林为主的国家里,伊斯兰教所扮演的角色。伊斯兰教已经变得不仅是一个属灵体系,而更是一个政治制度。如果伊斯兰教是严格意义上的宗教体系,那么,一个信徒离开宗教,背叛了真主,真主才应该是那个人的最终公正法官。叛教者违背的是神,而非政治权威。但假若一个人背叛了他的国家,那就另当别论。一个背叛国家的人,理应由他的同胞来惩罚。所以,当伊斯兰教政府因为个人的属灵价值观或宗教选择而迫害他,甚至杀害他时,这实际上是证明,伊斯兰教是一个政治制度。

伊斯兰教不允许改宗,其背后的逻辑是,这样可能会鼓励别人也跟着做。如果政府可以阻止他们的公民改宗,或在他们改宗之后,极力羞辱他们,令其他人害怕,不敢再改宗。这样的压力,阻止了穆斯林去探讨其他的宗教,或公开承认他们相信耶稣。根据定义,政治领袖的命令是政治的,而非宗教的。伊斯兰教由政治权威强制执行,表明它是政治制度。

在这些国家里,那些承认基督的穆斯林会怎么样呢?任何承认自己是基督徒的穆斯林,都会将自己置于叛教法的惩罚之下。根据伊斯兰教法,任何放弃伊斯兰教信仰,而改信其他宗教的人,有三天的回转时间,如果三天之内不回转,则必须要面临死刑。这个法律不仅适用于生活在伊斯兰教国家中的穆斯林,从严格来讲(虽然这很难执行),它也适用于任何成为了基督徒的穆斯林,甚至在“自由的”西方国家,也是如此。

漏水的屋顶

这四个因素,是我认为个体穆斯林不是问题,而是限制性体系的受害者的主要原因。穆斯林政府和宗教领袖,都尽其所能羞辱或恐吓他们的人民,所以说,很多穆斯林从来都不探索伊斯兰教以外的东西,也就不足为怪了。他们从来不会问:“除了宗教以外,真主还有什么吗?”

一个来自利比亚的学生和我谈话时,他坦白地说:“我们穆斯林知道自己有很多问题。你知道,生活在穆斯林世界,就像住在一间屋顶漏水的屋子里一样。尽管屋顶漏水,但与走到外面被雨淋相比,我更愿意呆在屋子里。”

对很多穆斯林来说,呆在伊斯兰教的界限内,只不过是实用主义的做法。他们不想违背自己的家庭、文化或国家。既然他们坚信不存在别的可行选择,那么他们为什么要那样做呢?他们宁愿和自己的文化保持和平,即使这意味着,他们要面对伊斯兰教里的许多问题和困境。他们忍受着漏水,宁愿用桶往外舀水,也不愿意怀疑他们屋子的安全,或冒险去外面找其他的栖身之处。

甚至那些生活在我们文化中的穆斯林,也常常会走进情况不明的黑暗之中。如果我们不和他们分享福音,谁会?他们的穆斯林政府和伊玛目肯定是不想让他们听到福音。如果我们不把福音告诉穆斯林,他们将继续生活在一个比屋顶漏水更糟糕的屋子里,我们知道那屋子的问题更可怕——它在悬崖的边缘上,必定会滑向没有基督的永恒中。

拦阻穆斯林了解和跟随基督的障碍,也许会吓倒我们这些跟随基督的人,令我们惧怕,不敢和穆斯林分享福音。但是我鼓励你,要以怜悯而不是以恐惧来回应。鼓起勇气——穆斯林正朝耶稣的庇护所走来,那些有穆斯林背景的基督徒,立场坚定,大胆地活出跟随基督的生活,传扬基督的福音。我们的使命,是把通往永恒生命和喜乐之家的道路指示给穆斯林——那道路就是耶稣。

祷告

我们在天上的父,感谢你差遣耶稣作为全人类的救主。我祈求全球各国和社群的领导人,都允许人们阅读《圣经》,让众人都认识你的救恩。

请你饶恕我屈服了惧怕的灵,也饶恕我躲避穆斯林的行为。请你改变我的心,赐我怜悯的灵,使我能成为你的器皿,带领穆斯林归向你,归向永恒生命的赐予者。奉主耶稣基督的名祷告。



[i] 例如,参看FreeQuran.com.

[ii] 获取信息时间:2009513日。

http://en.wikipedia.org/wiki/Qur%27an

[iv] 获取信息时间:20068

http://news.bbc.co.uk/2/hi/asiapacific/6703155.stm

联系我们:

你的邮箱:
QQ号码:
我们想听到你的经历和问题:
Captcha
请输入验证码:

关注天经微博

回族祷告指南

daogao zhi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