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何为使者

第五章:何为使者

 

“基督徒应该改变穆斯林的信仰吗?”看到《时代杂志》上这篇文章的标题时,我叹息不已,也非常生气。

但是,诸如此类的问题,对我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了。某些对我们的事工怀有敌意的记者和人经常问:“谁给你权力使穆斯林改信基督教?”这种问法,明确暗示我们基督徒没有这个权力。一次又一次,我让那些批评家摸不着头脑……因为我会同意他们的说法。我坦然面对他们的争论,对他们解释说,我无权改变任何人的信仰,我所能做的,不过是向穆斯林显明基督的爱。“归信”——内心的真正改变——是个人与神之间的事情。

对于我们作为基督使者这个角色,并非只有批评者感到迷惑。许多基督徒也需要弄清楚使者做什么,不做什么。所以,让我对使者的工作职责,做出几点阐明。

一方面,我们代表耶稣。我们与他的关系,确定了我们的身份,这意味着,你和我及整个基督徒群体,要在我们的工作、担当的角色上,以及在家中和社区里,也就是我们日常生活中,暴露在别人面前的方方面面上代表耶稣。我们信息的主题是耶稣,我们总是指向我们的领袖,那位独一的弥赛亚。我们的思想和言语,都应该定睛于他的生活、他的教导、他的受死和复活,以及他的荣耀和诫命上。也许会有别的问题,但一切都要围绕着我们的中心——耶稣。

另一方面,我们不能使人成为基督徒。想一想这个问题:大使的工作职责与归化官的工作职责是完全不同的。归化官有权力宣布某个人成为他国家的公民。但与此相反,大使的工作职责,是在外国传达他本国的国家领导人的想法、愿望、价值观及利益关注。

作为基督的使者,我们不能让人成为神国的子民。神亲自在穆斯林中间作工,使人成为天堂公民的是他。神正在把穆斯林带进他的家中,他们必须自己决定是否接受神的邀请。能否能进入天国,取决于他们是否以信心回应神主动提出的邀请。倘若我们试图要承担神或别人的责任,那么,我们是在尝试做不可能的事。

拥有天上地上一切权柄的是基督,你没有权柄使一个穆斯林“归信”。不要让某个穆斯林对福音的反应,阻止了你忠实地担当使者的角色。要想让某个穆斯林对福音做出回应,他首先得明白福音,这就是我们需要做的事情。你的任务就是清楚讲解福音,然后把结果留给神。倘若穆斯林朋友对基督做出回应,那非常好!但假若他或她拒绝基督,这非常不幸,然而这是他们的责任。无论结果如何,你作为基督的使者,已经尽责了。

基督的使者要凭信心克服惧怕

我第一次在美国过圣诞节的时候,舍友阿摩司(Amos)邀请我去俄亥俄州的克利夫兰市,和他的家人一起度假。在那几天里,我对美国人的了解,比我看很长时间的电视了解到的还多。阿摩司一家给我展示的美国人生活方式,与肥皂剧里所描绘的生活方式或富豪名人的生活方式,完全不一样。他们的生活方式很简单,但是他们家的热情和他们对神的真诚献身,让我颇感熟悉,我似乎回到了贝鲁特的家中。

那个假期中,另一个非常有意义的经历,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那个经历提醒了我。绝不要在12月份去克利夫兰!作为一个黎巴嫩人,我从来没听说过什么寒风指数。但是有一天,当我站在结冰的伊利湖岸边时,我才认识到了这个寒风指数。那天的气温,感觉好像有零下14度。

我从未见过那么多的冰。阿摩司告诉我,冬天的时候,印第安人会在湖面上行走。我有点不相信。这不可能!但是阿摩司向我保证,说如果冰足够厚,就能支撑得住人。

我从来没有在这么低的气温下,学习一堂非常好的属灵功课。我想象着走在结冰湖面上的样子,我意识到,假如冰层确实太薄,纵然我对它充满信心,我还是会掉下去。但如果冰层很厚,尽管我对它信心不够,但它还是会支撑得住我。

我们的 “信心”一词,已经在文化里失去了它的锋锐,与“天降神迹”和“盲目信仰”等之类的短语沦为一类。为此缘故,有时候我更喜欢说“信任”,信心的核心意思实际上就是“信任”——信任某人或某事。但是,就像我在伊利湖岸边所领悟到的那样,只有当信心的对象成为信任的对象时,才是真实的信心。

现在,无数的人都被宗教分散了注意力——众多复杂的词语和活动。然而,神正在寻找那些简单信任他的人。耶稣的信息,是为了把信心的礼物赐给人们,而不是要创立另一个宗教。如果你信靠这万古磐石,他必不令你失望。就像结冰的湖面一样:不管你的信心有多大,它就是你信心的对象。你要把你的信任放在何物或谁之上呢?

恐惧抓住了人们。不只是一些基督徒生活在恐惧中,亿万的穆斯林也被恐惧控制着。倘若他们选择伊斯兰教以外的任何东西,就会受到死亡的威胁。政府的法律、社会的限制、以及家庭的压力等,让人们无时无刻不害怕自己会使家庭或社会蒙羞。灵界的势力也在兴风作浪,有些穆斯林会遭到邪灵的折磨。

敌人最喜欢使用的工具之一就是恐惧,所以,当有机会与穆斯林分享真理时会感到恐惧,就不足为奇了。我认识一些基督徒,非常害怕跟穆斯林讲话。曾经有个人对我说:“我很害怕跟穆斯林讲话,他们可能会大发脾气!”你觉得很好笑,但他的恐惧是真的。

我认识一个委身的女基督徒,名叫卡萝(Carol),她在一间超市里,跟在一个带着伊斯兰头巾的穆斯林妇女后面,足足走了45分钟。从农产品区到意大利面过道,再到摆放酸奶的冰箱那里。她并不是要跟踪那位女士——只是想认识她。结账的时候,她甚至就站在那位女士的后面,但她还是不敢鼓起勇气作自我介绍。

这样一位本来很火热的属神姐妹,遇到穆斯林,居然害怕得连打招呼都不敢,这引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和穆斯林打交道真的如此恐怖吗?

随着你继续往下读这本书,你将会学到,遇到穆斯林时你该怎么做,并且将看到,当我们抓住并举起信心的盾牌时——信靠神,世上最值得信任的对象——我们就知道“冰”会支撑着我们,恐惧也随之消失了。与穆斯林相遇,你无须担心或害怕,你只需要对神有芥菜种子般大小的信心,就足够了。

基督的使者要采取主动

我们已经查考过《马太福音》2818-20节,但因为对我们所从事的事业来说,这段经文非常重要,所以让我们再看一遍。有时候,我们不把18节包含在耶稣的大使命中,所以这一次,让我们重点关注第一句话:

 

耶稣进前来,对他们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我不能跳过耶稣刚开始所说的短语:“所有的权柄。”

谁拥有所有的权柄?是耶稣!刚胜过死亡之后,他准备要登上他公义的宝座,在升天之前,他宣称自己拥有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对耶稣来说,没有什么是意外之事,也没有什么事让他措手不及。万事万物最终都要遵从他的旨意。

这让我想起美国立法机关经常是如何向地方政府下达命令的。为了执行联邦政府的法令,地方政府有时候不得不花一些额外的钱。但联邦法律有没有也包含税收分配的规定,来补偿地方政府呢?有时候没有。于是,就有了我们所谓的“无资金支持的委托”。换句话说就是,上级命令下级政府执行法律,但不提供执行法律的经费。

但是,耶稣命令我们去做事情,经费是完全到位的。他不仅命令我们去发展门徒,而且也应许亲自与我们同去,并为我们遵行他的大使命提供一切权柄。“神的神能已将一切关乎生命和虔敬的事赐给我们,皆因我们认识那用自己荣耀和美德召我们的主”(彼后1:3)。如果你试图要凭自己的权柄去向别人传福音,那你害怕是正常的。倘若你想靠自己的权柄,我建议你呆在家里,更别说向穆斯林作见证了。但如果你是被耶稣差遣出去的,那么你去,不是靠着你自己的名去,也不是靠着教会的名去,乃是靠着超乎万名之上的名而去的。当一切都在耶稣的掌管之下时,没有什么可怕的。靠着他的权柄和大能,你必须要采取主动——你必须去。

我的朋友卡萝有一样是正确的,尽管她未能鼓起勇气开口说句话,但是她知道,她必须要主动。她知道超市里的那位穆斯林妇女不太可能采取主动。大多数穆斯林从一开始就预设你不想和他们讲话,更别说和他们发展友谊了。他们对怀疑的眼神和好奇的目光,已经习以为常。假如你给他们一个真诚的微笑,或致以一个诚恳的询问,怎么样?这对他们来说,会是一个意料之外的惊喜。

我总是采取主动,即使只是一个微笑或问候。我问:“你来自哪个国家?”或“你是不是和一个美国人结婚了?”“你住在这里多长时间了?”第一条原则很简单:我们一定要采取主动。

我深受我的文化影响,没有陌生人——只有我还不认识的人。加油站的收银员,或地铁上的“三明治艺术家”都很容易去认识。在超市,自助结账真的没意思——见不到收银员。在超市或飞机场排队的时候,我总是会跟前后的人聊天,我太太有时候会觉得有点尴尬。她告诉我:“在美国,排队的时候我们是不会和别人说话的。”也许你和她有同感,这有点超出了你的舒适区,但只要多练习几次,就变得自然了。按照你的风格、你的方法来做。

对于如何能影响神“随机”带进我们生命中的人,我觉得我的朋友唐纳·汤玛斯(Donna Thomas)是这方面的专家,她也是前任董事会的成员。在她的著作《先看,然后开始交流》(First Look, Then Start Talking)中,她对如何与你“偶然”遇到的人开启谈话这个问题,提出了一些非常好的想法。她推荐:

l看人的姓名牌,然后就那个人的名字发表一些评论。这样能引起关于对方家庭和家乡的讨论。

l“你来这个城市很长时间了吗?”你可以请他们分享一下他们对当地的第一印象。

l“你来自哪个国家?”这个问题能为下一个话题铺垫。接着,你可以说:“我想更多了解你的国家,”然后,邀请你的新朋友和你一起喝咖啡或饮料。

l“离开这里的工作之后,你打算做什么?”这是个好问题,因为这能够让你知道这个人的抱负和梦想。

 

当你主动介绍自己的时候,就会发生许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在印第安纳州,一个名叫乔(Joe)的建筑工人,来到一家劳氏五金店,他看到一个戴着头巾的男人(郑重声明,很多戴头巾的男人根本不是穆斯林——他们是锡克教徒。不过乔的故事还是很有启发性)。这个异国面孔的男人正在徘徊,一副迷惑的样子。乔好几次看到他,但每次都从他身边走开了。这一次,圣灵感动乔,叫他接近那个人。

乔问道:“你在找什么?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吗?”

原来那个人找不到一种特别的密封剂,而乔恰巧知道在哪里有。乔就把他领到摆放那种密封剂的地方,给那个人简单介绍产品之后,乔询问了那个人和他的家庭情况。在劳氏五金店谈完话之后,他们一起去喝咖啡,最后他们成了朋友。从而创造了一个大好机会,可以见证神的礼物耶稣——这一切都是因为乔主动帮助别人,而不是躲在吸尘器陈列架后面。

基督的使者知道起点

如果你看过艾博特(Abbott)和科斯特洛(Costello)二人组合的喜剧小品《谁在一垒》(Who's on First),你就会看到,两个人使用的词语是一样的,却似乎说的是两种不同的语言。当基督徒和穆斯林谈话时,他们对彼此及彼此的文化,都有一套非常不同的臆测。他们使用相同的词汇和概念——比如说“神、“良善”、“虔诚”和“自由”——但是他们的理解却迥然不同。结束谈话离开时,你以为与你的穆斯林朋友已经谈得很清楚了,但实际上,他们所理解的意思,可能与你想要表达的意思,根本不是一回事。

要想做到与你的穆斯林朋友讲相同的“语言”,方法之一是,你要明白他们的“起点”——他们目前的世界观,他们关于神、关于自己,以及对于你和你的文化的想法。你要根据他们的实际情况与他们交往,而不是根据你想象中他们的情况与他们交往。如果他们想往前走,与基督建立关系,那么,他们关于神、他们自己和生命等一些信念,都需要彻底改变,但改变不是一夜之间即可完成的。祈求自己能有一颗接受和尊重他们信仰的心,但同时,也祈求自己有恒久忍耐的爱,渴望引领他们进入神光明的国度。

在他们的众多观念中,你首先需要辨别并尝试温和地去改变的,是他们对基督徒和基督教的误解。假如你还没有除掉这些障碍,就尝试向他们讲解好消息,你的穆斯林朋友,很可能还陷在不尊重所有“美国基督徒”的态度里,当然也包括你在内。

在阿联酋,一位年轻的女基督徒正在跟一些她刚认识的穆斯林女孩聊天,当那些穆斯林女孩谈到西方电影明星诱人的生活方式时。她们问道:“在基督教中,离婚是允许的吗?布拉德·皮特(Brad Pitt)和詹尼弗(Jennifer)离婚了,现在他和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这是你们的信仰吗?”

大多数穆斯林从未没见过一个真正的基督徒,他们以为,他们在西方媒体上看到的东西,代表了典型的基督徒行为和标准。尽管穆斯林来到了美国或加拿大,但因为他们还是把自己隔绝在伊斯兰教的社群里,所以,他们原来对基督教的负面形象,往往还没有消除。他们不知道真正在耶稣里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我在几年前去过摩洛哥的卡萨布兰卡。尽管摩洛哥这个国家对福音是“封闭”的,但是有些摩洛哥人还是愿意敞开心灵,聆听耶稣的故事。许多人喜欢读或听耶稣这位伟大先知和医治者的话语,但他们从来没有这样的机会。

摩洛哥是一个美丽的国家,人民好客热情,还有极好的薄荷茶和塔吉锅(Tagine)美食。然而,我在那里注意到了一些不美好的东西:当时在卡萨布兰卡最受欢迎的电影,我没有看过,但后来我知道,那部电影讲述的是一个美国女人欺骗她丈夫的故事。这是典型的好莱坞电影——炫耀非常不合乎《圣经》的价值观,例如不诚实、不公正,嘲笑正直和纯洁等等。这是穆斯林透视西方世界的窗户,透过这扇窗户,他们觉得自己看到了真正的基督教。

在那次旅行中,有一天我坐火车,一个坐在我旁边的男人问我会不会讲阿拉伯语,我当然紧紧抓住机会说“天堂的语言”。

他问道:“你是从哪里来的?”

我回答:“美国。”

他马上回答说:“美国是个邪恶的国家。”

我心里想,非常感谢

我又问他:“你去过美国吗?”

他说:“没有,但他们都是文盲,没有受过什么教育,一群放牛的人”(我想他是想说“牛仔”)。

于是我问他:“如果你从来没有去过美国,你是从哪里得到这些信息的呢?”

不用说,我也能猜到他的回答:“从电视和电影上。”

我回答道:“先生,在美国有一千两百多间清真寺。”

他大吃一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喃喃地说:“在我们国家,基督教是不合法的,如果你相信基督教,可能会坐牢。”

正如我们所看到的,穆斯林不仅不了解真相,他们还生活在一个与真理隔绝的真空里——关于我们的信仰,他们实际上被人误导了,对于基督教,他们被灌输了错误和虚假的信息。由于大多数人都没有办法验证或驳斥自己接受到的教导,所以他们并不知道有什么区别。但感谢主,我们都有机会使生活在我们身边的穆斯林明白真理。有一次我与一个穆斯林男子分享的时候,他说:“你们基督徒敬拜三位神。”

我礼貌地矫正他说:“不是,先生,我们只敬拜一位神。”

但是他又两次断言我敬拜三位神,最后,我实在是忍不住了,说:“不好意思,先生。如果你想教导我伊斯兰教的话,我会倾听,也尊重你。但是你不用教导我基督教。”

现在,你可能已经明白,为什么和穆斯林打交道要有相当程度的恩典和怜悯。我们不仅要分享真理——而且还经常要矫正他们关于我们那些显然是错误的观念。正如《圣经》在《彼得前书》315节中劝诫我们的那样:“以温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所以,当我们与穆斯林分享真理的时候,必须要有耐心、怜悯、仁慈、同情等这些基督般的态度。没有爱,真理会让人觉得是攻击。在第六章中,我们将奠定态度的基础,以使我们适合做基督的使者

基督的使者知道自己的身份

当我们满腔热情地向穆斯林传福音,并且培训其他人也这样去做的时候,我们常常忽略或省略了向穆斯林作见证的一个基本前提。我们可能觉得它太过基本,无需去谈论。但实际上,它的基本性意味着,讨论它是必不可少的。这个基本前提就是救恩的问题。不是穆斯林的救恩,而是你的救恩。

得救是什么意思?它的意思是指,你在各个方面上都是属于耶稣的,耶稣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路9:23)。得救意味着卖给了耶稣,在各个方面上都把自己交托出来,遵从耶稣的命令。一个还未得救的人,无法见证基督的拯救大能;就像你不能代表一个你不追随的领导一样。

得救意味着确信你的归宿。你知道你将要去哪里。有人说这样可能太过自大。但是,当你知道你的救恩不是你自己挣来的,并且知道,救恩唯独是基于耶稣所付出的代价和他的应许,那么,确信你的救恩,并没有什么自大之嫌。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那听见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约5:24)。

得救之后,圣灵会充满你,你会有属灵的恩赐。就像耶稣向他的第一批门徒吹气那样,他说:“你们受圣灵”(约20:22),今天,他仍然会向他的门徒吹气,使他们能够为他而活,为他作见证。确信你的救恩,意味着你完全且持续不断地接受神的能力和资源,并且乐意时刻根据他的旨意,使用这些能力和资源。

作为一名使者,你必须首先自问:我真诚跟随耶稣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你应该在自己的生命中,已经多多少少显明了基督的特性。作为神的孩子和代表,你应该看到自己必然会不断地成长,满有耶稣的性情。然而,如果你回答说是,却又抵挡这个自然的转变,那么你必定心怀不悦,直到你降服于你的主,这个问题才能解决。他是如此的良善。为他自己的缘故,他只想把最好的东西给你。

如果你在日常生活中,每时每刻,都愿意决定把委身于基督高于其他的一切,那么可以确定你是真正跟随耶稣的人。当你进入社会——特别是当你接触到穆斯林时——你对基督的委身,要超越一切的政治或社会议题。不要因为与其他基督徒在神学上存在的不同观点,而分割或分散了你的忠诚。你是属基督的,你的穆斯林朋友和你交流完之后,他更深了解的,应该是基督,而不是某个具体教派。很多时候,在我开始和穆斯林谈话前,我都会祷告,祈求圣灵充满我,并使我的谈话单单集中在耶稣身上。我一般是这样祷告的:“主耶稣,我准备要和别人分享你。请你打开和带领这次谈话。”借着祷告,你把你的心志与基督的心志连结在了一起,你承认你要依靠他,也允许他预备你去分享。

这就是得救、成为神的孩子、耶稣的跟随者的意义。

祷告

我们在天上的父,你是我的神,我的带领者。请你除掉我的恐惧,增强我的信心,使我能胜过恐惧;除掉我的胆怯,鼓励我,让我能敢于采取主动。也请你除掉我的论断,并以耐心和怜悯来代替;求你除掉我的优柔寡断,使我坚定委身与你,时时刻刻都受你管束。愿你的国度掌管我的心,并渗透到你想通过我来触摸的穆斯林生命中。奉主耶稣基督的名祷告。

 

联系我们:

微信/QQ/邮件:
你的经历或问题:
Captcha
请输入验证码:

关注天经微博

回族祷告指南

daogao zhi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