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

序言

 

全世界学生梦寐以求的事情,在我身上得以成真了:有机会到美国的大学深造。将要在这块“机会之地”上获得学位的前景,对任何一个年仅18岁的黎巴嫩男孩来说,都是令人激动不已的事情。

1980年,我从黎巴嫩的贝鲁特飞往纽约。这是我第一次来美国。在飞机上,我看了美国电影,认识了很多新朋友,也花时间看了《美国笑话大全》(The Greatest Collection of Clean American Jokes),这是我离开贝鲁特前有人送给我的书——我第一次尝试去理解美国人的幽默。我觉得有的笑话很好笑,但大部分都很无聊。我得承认,我很难理解那些妙语。

踏进纽约肯尼迪机场时,我试图凭以往的经验来了解周围环境。有人跟我说过,美国是一个基督教国家。在黎巴嫩,一个人的着装和名字会清楚地表明他的信仰。可在我眼前,我看不到什么标准,使我能够根据一个人的穿着来判断他的信仰。谁是基督徒?谁不是?有些人穿得花枝招展,有些人则穿得西装革履。我完全被搞糊涂了。

同时,这里的民族多样性,也令我非常吃惊。我并不期望会像在黎巴嫩一样,周围清一色的都是阿拉伯人;但是我以为,应该会有某种一致性。全世界的人似乎都聚集到了这里!不仅只有拉丁美洲人或高加索人,或者是亚洲人或非洲人,它就像一个大熔炉,哪里的人都有。

对我而言,机场一幕,只是众多心理挑战的开始。我最初就读的学校是一所文科大学,它在美国的中西部。进入学校之后不久,我的名字就成了问题。美国学生发现我的名字“福阿德”(Fouad)很难发音,他们就是读不出来。一个和我住在同一层楼的学生,整整一个学期,一直叫我米饭(Food)(尽管对有些人来说,我的名字很难念,但我还是以它为骄傲,因为在阿拉伯语里,这个名字的意思是“充满爱的心”)。

当一个同学的哥哥开始做一份新工作时,我与那位同学的谈话,检验了我对美国俚语的了解情况。我问那位同学:“你哥哥的工作怎么样了?”他说:“他们已经给了他靴子。”他的意思是说,他哥哥已经被解雇了,但我当时不明白。

我心里琢磨着:“他们为什么要给他哥哥牛仔才穿的鞋子呢?”于是我追问他:“他们为什么这么做?”

我同学说:“唉,你知道,我哥哥只是在图腾柱上的低层而已!”(普通员工)

我学过英语,但并不是那种英语。

蒙大拿州的穆斯林

1981年,我开始在美国中西部和其他各个地方旅行。在这次旅行中,我很快注意到,整个北美的穆斯林人口正在增长。在许多偏僻的地方,我都发现了穆斯林。来自苏丹的穆斯林住在农村。在华盛顿州的瓦拉瓦拉市附近,有一座清真寺;在加州的加登格罗夫市有一间清真店。

通过跟他们交流,我发现,他们当中的很多人,都面临着和我一样的挣扎:学英语,了解这个国家没有任何信仰暗示的文化,理解西方人的思想。

我认识了一个来自摩洛哥的学生,他叫塔里克(Tariq),就读于伊利诺伊大学。他开上两个钟头的车来到我们学校,只是为了能和我以及其他阿拉伯学生呆在一起,因为他在学校里没有朋友。他问我是否了解美国人,并跟我解释说:“我喜欢美国人,但是我不理解他们。”

我问:“为什么不理解他们呢?”

他说:“他们总是说‘一会见’,可是我再也没见到他们。”塔里克误解了美国人的俚语,所以他觉得美国人不可靠,不信实。

在我遇到的穆斯林中,许多人也为属灵的问题挣扎。当我在加州帕萨迪纳市的富勒神学院进行伊斯兰研究的研究生学习时,我更加注意到,整个北美地区的穆斯林,都有巨大的属灵需求。尽管这些穆斯林生活在这片“自由之地”上,但是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从来都没有读过一页《新约圣经》。也没有基督徒邀请他们到家中做客,对于耶稣是谁,以及他为什么要来,很少有人给他们清楚讲过。总而言之,我遇到的穆斯林都很孤独,不能与周围的世界相融,属灵上极其贫乏。对此,我们能够做些什么呢?

 

与穆斯林分享盼望

在黎巴嫩服事了十年之后,1992年,在黎巴嫩美丽的香柏树下,我向丽莎求婚,她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女士,在同一年的晚些时候,我们结婚了。她替我分忧解难,共同关注北美地区的穆斯林在属灵上的迫切需要,1993年,我们一起创建了“新月工程”。我们知道,这是神对我们的呼召,去向穆斯林分享基督的盼望。刚开始的时候,事工很小,我们的银行账户里只有两百美元,家庭办公室也非常简陋,只有一张办工桌,和一台很大的苹果文字处理器。虽然家当简陋,但是我们事工的远景却非常大。

我们很快意识到,我们的使命不单只是直接向穆斯林传福音,同时还需要间接地鼓励和动员更多的基督徒加入我们的事工。我们需要加倍努力,然而也深信,用福音来影响穆斯林,并不是什么高深复杂的事情。只要受过适当的培训,跟随简单实用的步骤,任何一个基督徒,都能够与穆斯林分享耶稣的福音。

我们随后遇到的障碍不是反对,而是冷漠。我们所接触到的大多数教会,对周围人数日益增加,却又在寻求失丧的穆斯林群体,似乎漠不关心。教会里的人都不想与伊斯兰教打交道,拒绝面对现实。一位牧师对我说:“我住的那个城市没有穆斯林。”实际上,他的家离州里最大的清真寺不过是五分钟的车程。我遇到的基督徒,有些人因无名的恐惧而不敢做什么,另外有些人虽然有好的意愿,却不知从何做起。

我们认识到了两件事:第一,我们没有能力点燃基督徒的热情 ;第二,神能。我目睹了神在年轻人乔什(Josh)心里所作的工。乔什是校园事奉的同工,他很喜欢和大学生交往,但他却有意地避开校园里的穆斯林。为什么?因为他不知道如何与穆斯林分享,也不想为此花费心思。我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对他进行一对一的辅导,也向他示范了如何与穆斯林分享自己的信仰。离开的时候,显然他更有信心了,坚信神会使用他向穆斯林传福音。

一个星期后,我接到了乔什的电话,他说:“福阿德弟兄,请为我祷告。我邀请了一个来自巴基斯坦的学生一起喝咖啡。求神帮助我,让我能够跟这个学生分享耶稣。”乔什和穆罕默德聊得很好,最后穆罕默德要了一本《新约圣经》。乔什在校期间,他们一直都保持着比较密切的交往。

听到无数这样的故事之后,我坚信,神乐意赐能力给他的每个门徒,让他们能够自信地向穆斯林见证耶稣。

9·11事件:警钟

耶稣已经在美国教会里的人心中呼唤了很多年,但是在2001年的9月,美国不仅只是被唤醒了——而是被摇醒了。人们对穆斯林的态度和兴趣,几个小时之内都改变了。脱口秀节目讨论穆斯林的宗教信仰和活动。美国妇女观看身穿罩袍的阿富汗妇女新闻短片,得知她们被剥夺了上学和工作的机会,只能呆在家里。一位善良的老太太走到我面前,满脸愁容地问我:“她们一直都过着那样的生活吗?”

一夜之间,我们的事工就改变了。以前,我常常去敲牧师办公室的门,希望找个时间跟他谈谈,给他解释向穆斯林传福音的需要。真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现在,那些牧师在敲我的门。每个周末,我都到不同的教会演讲,竭力解释关于9·11事件的难题。整个基督教界9·11事件都感到很愤怒、很伤心,深切关注那些攻击。我们竭尽所能回答诸如此类的问题:“他们为什么恨我们?”“所有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吗?”“我们将如何以9·11为鉴?

9·11事件是一场悲剧,然而,我仍然能看到神如何转变邪恶的意图,在他的国度里用于美好的目的。教会需要被震醒,意识到穆斯林的存在,以及他们对福音的需求。正如耶稣忍受十字架的苦难,期待他痛苦之后的奖赏一样,我相信,那天我们所承受的苦难,已经结出福音的果子,胜过了邪恶的谋算。

我写本书的目的

对基督徒来说,穆斯林世界仍然很神秘。我们差不多每天都会听到汽车爆炸新闻。互联网的头条新闻,残酷地提醒我们中东的问题。我们无法逃避这些信息,但我们明白它们的意思吗?我们是不是从福音的角度来读这些头条新闻呢?除非教会懂得透过耶稣基督的眼光,而不是随从新闻媒体的眼光来看穆斯林,否则,耶稣的门徒不会对穆斯林世界产生什么影响。

我写本书的目的,是为了给你提供信息,装备你,使能你在基督丰收穆斯林的过程中,发挥作用。本书的前几章,我们会深入探讨伊斯兰教的根基和《古兰经》,帮助你了解穆斯林,了解他们的信仰,以及他们是如何看待世界的。接着,本书会给你一些简单实用的步骤,教导你如何向穆斯林传福音——包括开始属灵谈话和回答疑难问题的建议。同时,我会分享一些我自己和其他人的亲身经验,这些经验让我们知道,庄稼的主正在作工,在向穆斯林学生、学者、难民和归信基督的人显明他自己,为了永恒的目的,改变这些人的生命。

神正在穆斯林当中作工——甚至可能是在你的社区里。我渴望《走向穆斯林的使者》这本书能帮助你,让你更爱这些邻舍,相信耶稣能够而且将会使用你,引导穆斯林进入他光明的国度中。

联系我们:

微信/QQ/邮件:
你的经历或问题:
Captcha
请输入验证码:

关注天经微博

回族祷告指南

daogao zhi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