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课 - 伊斯兰的扩展

走进伊斯兰世界  

第二课 

伊斯兰的扩展

思考问题:

1. 伊斯兰扩展到了其它文化,给这些文化带来了哪些好处?

2. 有哪些历史性的原因,吸引人们皈依伊斯兰?

3. 在世界文明的进程中,伊斯兰做出了哪些贡献?

4. 过去伊斯兰和基督教社会之间的对抗,对今天世界上的矛盾冲突有怎样的影响?

课程目标:

从穆斯林的观点出发,描述伊斯兰的扩张:

1.简要描述伊斯兰的人口和地域分布情况:西至西班牙,向东沿丝绸之路经中亚至中国、印度、菲律宾以及印度尼西亚,并扩张到非洲,最终到西欧和北美。

2.阐述伊斯兰的扩张在政治、文化、贸易以及知识进步领域有何体现。

3.阐述为什么很多情况下,伊斯兰所征服的社会都很欢迎它的到来,并将其统治看作是一种从高压统治中的解脱。为什么说这种宗教上的转变大多是一个渐进的过程,而不是强制的。

4.描述这些早期的相互影响是如何埋下了导致后来冲突的隐患:打着宗教的幌子进行政治和文化上的斗争,包括过去欧洲对伊斯兰扩张的反应;现今人们对穆斯林国家的偏见;穆斯林世界对西方国家的偏见。注意这种互相曲解的事件发生在政治,经济和军事活动中。特别考虑十字军东征以及殖民主义的影响。

本课阅读:

   


重点阅读: 引言 .....................................36页

               穆斯林文明简史............................38页

               伊斯兰的传播和发展........................40页

  

    基本阅读: 伊斯兰和文化的发展........................46页

  

    完整阅读: 十字军东征的噩梦..........................R5页


    完整英文阅读请登录:http://www.encounteringislam.org/readings

                           中文在:www.jdjysl.com


引言


在穆罕默德死后不到一百年的时间里,穆斯林统治了从西班牙到阿富汗这一地区。伊斯兰为什么能如此迅猛扩张,这一切又是怎样实现的呢?伊斯兰社会到底是什么样的呢?人们在教授历史知识时,往往过分强调了征服异己,而忽略了穆斯林社会在政治、经济领域的统领地位,以及他们在自然科学与技术、法律、艺术领域所取得的进步。在我的高中历史教材里,穆斯林进军西班牙和法国,与哥特人洗劫和焚烧古罗马相提并论。

    学生时代的我并没有质疑所教给我的一切。也没有停下来去想一想是谁在保存希腊文化,使之在文艺复兴时期得以被「重新发现」。也没有想过哥伦布是出于怎样的动机,去寻找一条新的通往印度和中国的路径。我从来没有学过关于非洲、亚洲,包括黛尔黑、豪萨族,苏尔尼西亚,土尔其斯坦和云南等地博大精深的伊斯兰文明。直到后来我去了东非,再后来又去土耳其学习时,才发觉自己所受教育中的疏漏。                                                

  

    和其他人一样,每当我听到伊斯兰是「靠刀剑来传播」的,我就会想象穆斯林的镇压是多么的血腥,造成的大规模的破坏。确实,早期穆斯林的征服实际上就是战争,穆斯林称它们为圣战。然而,比起十字军东征和蒙古人的入侵战而言,它们还算是好的。如果早期的将军很残忍地对待基督徒和犹太教徒的话,会被哈里发驱逐出去。许多穆斯林军队并没有将异教徒处死,而是对他们施以经济和政治压力,逐步使他们皈依。伊斯兰也通过贸易关系和传道来扩张,而不是通过强制措施。例如,蒙古人皈依了伊斯兰就是通过传道实现的,而不是通过战场的胜仗。

 


    虽然穆斯林同样有他们偏见的一面,许多时候他们不承认受惠于希腊哲学、自然科学和天文学成果,但是世界上很多领域的进步还要归功于穆斯林的文化成就。今天,对这些成就的评价会影响到我们与穆斯林的关系。为了了解穆斯林对世界的看法,我们是否愿意把我们的荒诞和偏见放置一边呢?这样才公平,不是吗?

    今天,以英语为母语的人仍然会使用到许多阿拉伯词语,比如「alchemy(魔力)」、「alcohol(酒精)」、「algebra(代数)」、「algorithm(算法)」、「alkali(碱性)」、「antimony(锑)」和「azimuth(方位角)」等等,这些还仅仅是在字母A里!阿拉伯用语充斥在我们技术性语言从A到Z的方方面面。从我个人来说,我十分感激不必用罗马数字来结算支票簿,这得益于使用了阿拉伯数字体系。克里斯多佛哥伦布启航去寻找新大陆的时候,所使用的地图和器械也都来源于穆斯林的技术。被誉为欧洲文艺复兴和科学方法之父的罗杰•培根(1214–1294),将伊斯兰世界当作他最宝贵的灵感来源;他向欧洲人所解释的那些现象,穆斯林早已经发现了。而且和普遍认为的相反,郁金香并不是起源于荷兰,而是来自土耳其。

    当穆斯林的统治在世界上延伸时,人们并没有一股脑儿立即就皈依了伊斯兰。非穆斯林(称为次等公民)通常受到保护,但是他们要通过交赋更高的税来获得政府的保护,这是当时统治政府的一般做法。许多在穆斯林统治下生活的人宁愿选择这种相对比较慈善的体制,而不愿受他们在「基督教」拜占庭统治下所面临的压迫。当然,这些非穆斯林只是二等公民,很少有公民权。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中的许多人确实也皈依了伊斯兰,为的是确保交纳比较低的赋税或者是减轻对他们的压迫。其他人不断地逃离「基督教」的统治,以取得穆斯林统治者之下的受保护少数民族的社会地位(例如,犹太教徒逃离西班牙宗教法庭)。 

    在欧洲处于黑暗时代时,伊斯兰却欣欣向荣,在文化、艺术、医药、法律、工程和军事技术方面取得了长足的发展。穆斯林学者使古希腊时代著作重见光明,同时也使他们自己的理论得到发展,虽然当今许多人已经遗忘了他们的名字:Al-Battani, Ibn al-Baytar, Al-Biruni, Al-Idrisi, Hunayn ibn Ishaq, Al-Khawarazmi, Omar Khayyam, Ibn Rashud (Averroes), Al-Razi, Ibn Sina (Avicenna), Abu al-Qasim al-Zahrawi, and Al-Zarqali。有个研究历史的学者描述了欧洲文艺复兴的真正起源:

       真正的文艺复兴是在阿拉伯人和摩尔人文化复兴的影响下发生的,而不是在十五世纪开始的。西班牙才是欧洲复兴的摇篮,而不是意大利。当基督教的欧洲一步步沉沦进入野蛮之后,他们走向了无知和堕落的黑暗深渊。而此时,在撒拉逊人(Saracenic)的世界里,许多城市如巴格达、开罗、科多瓦、托莱多正在成为文明和文化活动的中心。新的生命正是在那儿兴起,并在后来成为人类进步的一个新阶段。自从人们感觉到穆斯林文化的影响,新生命就开始了它的勃勃生机。1

    经过生意人和神秘主义者等传教人员的努力,伊斯兰继续传播开来,甚至在十字军东征和穆斯林的领土被蒙古人占领期间也没停止过。通过垄断并控制丝绸、奴隶和香料的贸易路线,穆斯林渐渐拥有了世界上许多财富和权势力。直到科特斯(Cortez)来到了新大陆并获取了他能为西班牙找到的所有黄金之后,经济平衡才倾向到有利于欧洲的一方。虽然奥斯曼帝国的苏丹领导制在亚洲受到挫败,但奥斯曼帝国又维持了四百年的霸权统治,其他穆斯林统治者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南亚、中国和印度尼西亚也是如此。

    imprint on the Muslim world.<}0{>直到十九世纪后半叶,欧洲国家才在经济、军事和文化上真正赶上了穆斯林世界。但非常不幸的是,欧洲帝国主义在穆斯林世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0}.甚至现在,基督教社会和穆斯林社会之间在政治上和文化上的裂痕与宗教上的一样多。

    大部分穆斯林人民直到19世纪60年代才从欧洲殖民统治下获得自治权。直到1990年代其它的穆斯林国家才从殖民统治下独立出来。今天,世界最贫困人口中60%是穆斯林,80%世界难民是穆斯林,81%穆斯林为主的国家没有直接选举权。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如今的穆斯林社会已没有了过去的辉煌。一些穆斯林把这完全归咎于西方的贪婪和霸权,而另一些人则认为是穆斯林没有始终忠于伊斯兰。并且提出,一些问题可能是来自于真主的惩罚。为应对如此严峻的挑战,如今的穆斯林正在经历着变革与复兴。

    作为基督国度的子民,我们如何解释历史,并对历史作出回应?至少有一点我们可以认识到,耶稣基督来推翻了这个世界的逻辑,建立了真主的属灵王国。权势、财富、成功,甚至学问都不一定是真主祝福的迹象,或者表明站在了「真主这一边」。基督教社会和穆斯林社会都错误地判断了这点。耶稣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争战,使我不至于被交给犹太人」(约翰福音18:36)。

                                                - K.S. 编辑

注释:1.Robert Briffault, Rational Evolution: The Making of Humanity (New York: MacMillan, 1930),p. 138.

穆斯林文明简史

作者:布鲁斯 Bruce Sidebotham[1]

征服时期的倭马亚王朝(公元632-732)


    穆罕默德死后,伊斯兰发展迅速。政治统治区扩展到叙利亚、美索不达米亚、波斯、巴勒斯坦、埃及、北非和伊比利亚。基督教的主要文化中心,像安提阿、亚历山大、耶路撒冷和迦太基等都落入了伊斯兰的统治之下。

    伊斯兰统治在一些地方一度胜过基督教地区的统治。伊斯兰的对手拜占庭帝国和波斯帝国受内部矛盾的严重困扰,很快屈服于能够公平决断它们内部斗争的这个新的霸主。罗马和君士坦丁堡仍然是基督教统治的中心,而此时,大部分欧洲地区正处于「黑暗时代」。

巩固时期的阿巴斯王朝(公元732–1250)

    在西班牙能够强烈地感受到的伊斯兰影响并没有渗透进法国及其周边的欧洲地区,因为法兰克人的将军查理•马特尔(Charles Martel)阻止了穆斯林柏柏尔人对法国波瓦第尔和图尔斯的进攻步伐。

    伊斯兰文明经历了几百年的黄金时代。其文化在阿拉伯和波斯社会,还有如科尔多瓦和后来成为世界最大城市之一的新兴城市巴格达等一些城市得到空前的繁荣。在早期希腊著作的基础上取得了极大的文化进步。这些希腊著作涵盖科学、法律、哲学、医学、艺术、建筑、和诗歌等诸多方面。政治势力范围从阿拉伯半岛迁移到了埃及、巴格达、波斯,最后到了土耳其。

    在东方,许多人遭受着快速扩张的蒙古帝国的凌辱,蒙古帝国还使土耳其人入侵属于拜占庭帝国小亚细亚和今天中亚。蒙古人和土耳其人都最终归顺了伊斯兰,后来将伊斯兰传播到印度和中国,下一个时期在那里建立了帝国。

    在十字军东征时期(1095-1272),基督徒夺取了耶路撒冷和巴勒斯坦的部分重要地区。十字军东侵所引起的相关事件,给穆斯林和基督徒之间的关系造成了巨大的伤痕,但并没有显著地破坏整个穆斯林统治。欧洲文艺复兴的兴起,就是受了十字军所带回来的穆斯林文明知识和进步的巨大影响。

复兴时期的奥斯曼王朝(公元1250-1700)

    奥斯曼土耳其的穆斯林帝国是当时最大的一个帝国,整整统治了该地区六百五十年。奥斯曼人在1268年收复了十字军占领的城市安提阿,1291年收复了艾可(叙利亚),1453年夺取了拜占庭的君士坦丁堡。奥斯曼帝国在欧洲的扩张于1683年受阻于维也纳。这段时期,伊斯兰登陆巴尔干半岛,这一举动为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现代科索沃和波斯尼亚的危机埋下了祸根。

    通过征服和贸易,伊斯兰在十至十二世纪之间扩张到了印度和东非。在西非,廷巴克图(Timbuktu)变成了伊斯兰的文化中心。十三至十五世纪,传教士、神秘主义者和商人将伊斯兰带进了马来半岛和印度尼西亚。蒙古的征服促进了伊斯兰在整个中亚、南亚和东亚地区的传播和强化。中亚的统治者在南亚被称为蒙兀儿(Mughal),这些统治者控制了印度的大部分地区直到十九世纪。印度的第一位蒙兀儿统治者巴柏尔(Babur,1483-1530)既是中亚贴木儿(Timur,1336-1405)的后裔,又是成吉思汗的后裔。另一位蒙兀儿统治者沙贾汉(Shah Jahan)在印度伊斯兰鼎盛期建造了泰姬玛哈陵(Taj Mahal)。

    穆斯林控制了这一时期发展的许多全球性贸易。他们对香料的垄断使得哥伦布于1492年设法寻找另外的贸易路线,这使他发现了美洲大陆。新大陆的发现也导致了西班牙、葡萄牙和其他敌对的西欧帝国的发展。同一年,穆斯林摩尔人被赶出了西班牙和葡萄牙。

衰落的殖民期(公元1700-1979)

    在十七世纪和十八世纪,曾经不可一世的奥斯曼帝国,如今却腐败不堪,官僚横行,越来越四分五裂并最终瓦解。与德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结盟之后,奥斯曼帝国于1922年正式宣告结束。帝国制的西方势力渐渐统治了几乎整个穆斯林世界。从此,「基督教」的西方要左右国际关系,并为现代的穆斯林世界设定行政界线。

    随着穆斯林世界陷入政治衰败,有些穆斯林谴责「基督教」的西方引起了穆斯林世界的不统一,不稳定,和他们相对脆弱的局面。许多穆斯林地区快速增长的人口,石油带来的丰厚财富,还有对西方社会的憎恨,这些都点燃了伊斯兰传教活动和政治活动的烈火。这些不解的情结,加上经济的不稳定,促使部分穆斯林世界通过各种方式发生变革,不管是通过复兴、改革还是革命。

现代内部危机期(1979年至今)

    1979年,伊朗保守派废除了温和派沙阿(Shah)国王的王位,这是现代伊斯兰历史的转折点。许多国家的「伊斯兰主义者」穆斯林一直致力于重新将穆斯林社会团结在伊斯兰律法之下,他们取得了一些成效。伊斯兰主义者试图捍卫穆斯林,有时不惜采用极端的手段,寻求把穆斯林从外来思想和影响中解放出来。然而,许多穆斯林宁愿选择温和的或者是非宗教的生活方式。从阿尔及利亚到菲律宾,从车臣到苏丹,伊斯兰主义极端组织在与非宗教政府和他们自己的温和派同胞作斗争。对于形形色色的伊斯兰主义者而言,这种斗争与其说是一种宗教运动,不如说是一种政治的战斗口号和过去荣耀的象征。



伊斯兰的传播和发展

作者:格林 Colin Chapman


先知时代以来,伊斯兰是如何发展的,如果对此没有一些基本认识的话,就不可能理解当今的伊斯兰。这点对于基督徒来说显得尤为重要。因为十四个世纪以来,伊斯兰一直伴随着基督教在发展,而且很多时候,与基督教界的关系并不融洽,总是磕磕碰碰。

    下面是Kenneth Cragg总结的基督徒在反思这段历史时可能遇到的一些困难:

导致伊斯兰兴起的诸多因素中,有一点就是由于基督教会方面的失败。缺乏爱心,不够纯洁,不够热情,是属灵方面的失败。真理由于其传道者的属灵上的过失而受损。伊斯兰是在不完美的基督教环境中发展起来的,后来,借着其自己内部的势力,聚集力量来与纯洁的基督教信仰分庭抗礼 …

从基督教的角度讲,这是伊斯兰兴起的内在悲剧。它产生并传播一种新的信仰,以取代一个它从来都知之甚少的基督教信仰。数世纪来,两大信仰的外在关系长期不快。这种不认识基督教所奉基督的状态,因体制性基督教会继续缺乏爱心和忠心而日益加剧。1

伊斯兰早期的传播

    下面列出了我们需要注意的一些主要事件及其发生时间(都是公元后):

  1. 632年穆罕默德去世。

632-661年  首批四任哈里发统治麦地那。

661-750年  倭马亚王朝在大马士革的统治。

661年      逊尼派和什叶派分裂。

710年      穆斯林军队抵达印度河。

711年      穆罕默德伊本喀希姆在信德(巴基斯          坦东南部)领导运动。

714年      穆斯林占领西班牙。

732年      穆罕默德死后一百年,伊斯兰帝国从          西班牙延伸至波斯。

732年      查理•马特尔在法国的波瓦第尔和图

           尔斯打败了穆斯林军队。

750-1258年 阿巴斯王朝在巴格达的统治:伊斯兰         的黄金时代。

909-1171年 法蒂玛王朝统治埃及。

约1000年  伽色尼的马哈茂德入侵旁遮普(印度          西北);穆斯林在拉合尔设立政权。

 

阿拉伯语世界

    许多人会将穆斯林与阿拉伯世界联系在一块。虽然全世界大多数的穆斯林并不都是阿拉伯人,但伊斯兰确实植根于其创立者穆罕默德的阿拉伯文化和语言。而每年千百万穆斯林前往朝觐的地方——伊斯兰圣城麦加和麦地那都位于阿拉伯半岛。

    北非、阿拉伯半岛和中东地区包含有二十一个讲阿拉伯语的国家,拥有近二亿八千万人口。组成阿拉伯世界的这些国家是不同种族的,包括阿拉伯人、柏柏尔人、贝多因人、图阿雷格人和埃及人,总共有二百零九个种族。

    埃及曾是个基督徒占多数的国家,直到伊斯兰建立几百年后才打破这种格局。如今,其百分之八十六的人口是穆斯林。六千四百万人口中的大部分人居住在肥沃的尼罗河流域,成为了世界人口密度最大的地方之一。多数埃及人仍然是农民。尽管有些埃及人仍旧穿着长到脚踝的传统长衫,然而许多城里的男人也穿起了蓝色牛仔裤和运动鞋。

    其他一些主要的阿拉伯人聚居地集中在澳大利亚、加拿大、伊拉克、以色列、利比亚、阿曼、沙特阿拉伯、苏丹、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英国、美国和也门。

摘自:Operation World, www.joshuaproject.net.


    研究伊斯兰在最初几个世纪的传播时,我们需要特别注意在伊斯兰统治下犹太教徒和基督徒的社会地位,评论许多人还存有的伊斯兰是靠武力扩张的陈旧观念。

第一,有些地方的基督徒是欢迎伊斯兰来统治的。例如,在叙利亚,伊斯兰的统治把他们从拜占庭的高压下解放出来。在埃及,它帮助了科普特人废除了傀儡式的族长,重新召回了他们自己被流放的族长。科普特人加入穆斯林的军队一起驱赶拜占庭人。

第二,所有生活在伊斯兰统治下的非穆斯林都要交纳土地税(kharaj)。犹太教徒和基督徒需要缴纳额外的人丁税(jizyah)才可被当作是受保护的臣民。他们不允许参军,也不需要交纳穆斯林的课税。

第三,在印度次大陆、东亚、西非和东非,伊斯兰是通过生意人来传播的,其中的许多人最初是来自阿拉伯半岛。苏非派在伊斯兰的传播方面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第四,伊斯兰是「用刀剑来传播的」这个说法是非常片面的,是过度单纯化的讲法。因为这是一个广受争议的问题,在此很有必要比较一下针对伊斯兰在最初四百年里扩展情况的各种叙述。这些叙述出自四位作者之手,他们都从不同角度来论述了这个问题,而且都是根据特定的时期特定的地域来描述伊斯兰的传播。


不同的叙述

    第一个叙述由一个穆斯林Hammudah Abdalati所写,说的是早年阿拉伯半岛上那些拒绝信奉伊斯兰的人所背负的各种压力:

  

   那些抵制伊斯兰拒绝贡税,与其他教派合起来维持他们状况的人举步维艰。他们从一开始就采取作对的方式,故意制造麻烦,不象穆斯林新来者,新的皈依者和他们交纳贡税的同胞。这种行为,从国家的角度来看,意味着背叛;从人类的角度来看是卑鄙的;从社会的角度来看是冷漠的;从军事意义上说是具有煽动性的。所以从实际出发,它需要被镇压。不是为了安抚新来者,而是为了这些叛逆者生活所在地的国家。只有此时才使用武力,好让这些人清醒过来,意识到他们的责任:要么无条件地接受伊斯兰成为穆斯林,要么做个忠实的臣民,交纳贡税,能与他们的穆斯林同胞相安共处,享受同等的权利和义务。2


穆斯林妇女的头巾

   「你對信女們說,叫她們降低視線,遮蔽下身,莫露出首飾,除非自然露出的,叫她們用面紗遮住胸瞠 …」(古兰经24:31)。

    她裹在一件黑色飘逸的长袍里,只可以看见她的眼睛。>她朝我这看了看,我微微笑了笑,结结巴巴地打了个招呼。她抬起眼睛,我们四目相对。在这个亚洲国土上,我们都算是外国人,这次相遇,让我们彼此找到了朋友。我们分享喜悦,嘲笑男人和婚姻。我也谈到信主。

    我要是象其他人那样,仅仅擦肩而过,不看那个遮着面纱的穆斯林妇女,那我也会错失这个机会。是不是因为我们害怕或不知道该对她们说什么呢?也许我们只是不理解她们为什么穿得与众不同。

    严格遵守妇道的穆斯林女性,觉得戴面纱是件非常自豪的事情。面纱又称为hijab,burqa,chador,或abaaya。它盖住头发,有时还遮住脸。根据当地的习俗,穆斯林服装可以是全身长度的沙特式长袍(chadris);或者是象埃及普遍流行的那样,身上穿着现代款式的服装,但头上系着头巾(只露出脸);也可以是象巴基斯坦人那样,穿着宽松的裤子和长套衫,头上宽松地披着一块丝质的围巾。女性戴头巾是一个政治宣言,一个宗教或文化身份的象征,一个家庭荣誉的展示,一种得到安全和尊重的方式。

    一位在伦敦受过教育的,二十九岁的沙特阿拉伯女性说道:

    西方人认为头巾是压迫、阻碍或镇压女性的一种标记,我认为这种看法是非常错误的。对我而言,我戴头巾是因为它是我个人和宗教选择的标志。因为我在西方生活过,看到了所有的腐败和道德败坏…… 现在我更加深信我们当地的传统,我更加离不开它们。我想保留我的阿拉伯-伊斯兰身份,对我来说,这就是一种表示的方式。

摘自:Annee W. Rose, www.frontiers.org.   

第二个叙述由一个基督徒的伊斯兰学者所写,名叫Michael Nazir-Ali,他描写了阿拉伯半岛内由哈立德(Khalid)领导的一些战役,而哈立德是穆罕默德死后立即当权的一位卓越的军事领袖:

       伊斯兰扩张的许多功劳得归于哈立德。除穆罕默德之外,哈立德在将伊斯兰发展成世界势力方面所做的贡献比任何其他人都要大。然而,我们虽然佩服他的军事能力,却无法恭维他的道义。他对Malik ibn Noweira背信弃义就是个典型的例子。Malik的部落投降哈立德,Malik已经声明信奉伊斯兰。然而,他还是与他的妻子和孩子被一起抓进了大牢,并在深夜被谋杀。哈立德当场就强行娶了Malik的妻子。这在当时的穆斯林军队中引起了一场骚乱。对哈立德的一份正式的谴责信摆在了艾布•伯克尔(Abu Bakr)的面前。尽管欧麦尔(后来成了第二任哈里发)极力主张对哈立德严惩不贷,然而哈立德只是受到轻微的指责。当欧麦尔成为哈里发的时候,他解除了哈立德的权力,开始是解除他在东方的指挥权,最后完全撤除了他所有的指挥权。据我们目前所了解的,哈立德的晚年是在贫困潦倒中度过的。3

    第三个叙述,讲的是对中东和北非的一些主要的征服战,也是由一个基督徒的伊斯兰学者所写,他叫John Taylor:

 

当伊斯兰在许多文明世界迅速扩张的时候,它首先扩张的是其军事和政治攻势;然而,要使被征服之地的居民自愿成为穆斯林的话,有时还要花上几个世纪的时间。另一方面,军事和政治扩张的背后,哈里发们心里的动机就是最终要使这些人皈依伊斯兰。象其他任何朝代一样,士兵的心里所想的就是希望得到战利品;但穆斯林征服军的纪律相当严明,严禁肆意地进行毁坏活动。4

    第四个叙述,讲的是十世纪对北印度的征服战,由曼彻斯特大学比较宗教学教授Trevor Ling所写:

    迦色尼的统治者马哈茂德为了抢夺旁遮普印度教庙宇中以黄金和宝石所做成的财宝,发动了一系列侵略战争。现在被译成「圣战」的伊斯兰jihad(吉哈德)观念,恰巧为这种侵略提供了一种宗教动机。如马哈茂德自己对他的行为所做的解释明确地表明了这点。他认为自己从事的是一场反对异教徒和偶像崇拜者的战争。他的行为让他赢得了「马哈茂德,偶像粉碎者」的称号。据说他还下令屠杀过许多婆罗门教士。他在土耳其穆斯林入侵北印度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就是那种人们经常认为是伊斯兰在各地进军的典型形象,拿着刀剑。正是为了反对这个观点,1913年,T. W. Arnold在《The Preaching of Islam》一书中关于伊斯兰扩张的叙述,对此提供了极其宝贵的修正。5


圣书

    穆斯林把古兰经和圣训,还有旧约摩西五书(妥拉Torah)、诗篇、和福音书当作是圣书。古兰经还肯定了这些早期经典的教义:

    你说:「我们确信真主,确信我们所受的启示,与易卜拉欣、易司马仪、易司哈格、叶尔孤白和各支派所受的启示,与穆萨、尔撒和众先知所受赐于他们的主的经典,我们对于他们中的任何人,都不加以歧视,我们只归顺他。」(古兰经3:84)

   假若你懷疑我所降示你的經典,你就問問那些常常誦讀在你之前所降示的天經的人們。從你的主發出的真理,確已降臨你,故你切莫居於懷疑者的行列。(古兰经10:94)

    然而,穆斯林却不信圣经,因为他们认为圣经已经被败坏了:

    只為他們破壞盟約,我棄絕了他們,並使他們的心變成堅硬的;他們篡改經文,並拋棄自己所受的一部分勸戒。除他們中的少數人

外,你常常發見他們奸詐,故你當饒恕他們,原諒他們。真主確是喜愛行善者的。自稱基督教徒的人,我曾與他們締約,但他們拋棄自己所受的一部分勸戒,故我使他們互相仇恨,至於復活日。那時,真主要把他們的行為告訴他們。信奉天經的人啊!我的使者確已來臨你們,他要為你們闡明你們所隱諱的許

多經文,並放棄許多經文,不加以揭發。有一道光明,和一部明確的經典,確已從真主降臨你們。

(古兰经5:13-15)

        但穆斯林受鼓励去亲自读一读圣经:

    你應當宣讀你的主所啟示你的經典,他的言辭,決不是任何人所能變更的。你絕不能發現一個隱避所。(古兰经18:27)                                           

                                        摘自:Encountering the World of Islam


十字军东征和中世纪穆斯林

与基督徒的关系

    基督徒能很容易发现,十字军东征在全世界的穆斯林心中留下了深深的伤痕。尽管它们早在七百多年就已经结束了,但对许多穆斯林而言,仿佛就发生在昨天。最近发生的一些事件,例如鲁西迪事件、海湾战争、波斯尼亚冲突等等,让很多人觉得十字军东征从未结束过。下面列出了一些关键事件及其发生时间:

1060年    开始了驱逐摩尔人出西班牙的战役。

1096-1291年 十字军东征。

1169年    萨拉丁从基督徒手中占领了耶路撒冷。

1206年    穆斯林土耳其人入侵北印度;在德里建    立苏丹政权。

1220-1249年在成吉思汗的统治下蒙古入侵波斯;    巴格达遭摧毁。

1291年    阿卡(Acre)沦陷。

1390年    马木路克王朝在埃及建立;开罗成了穆    斯林世界的中心。

1396年    土耳其人入侵东欧。

1453年    君士坦丁堡陷入奥斯曼土耳其人手中。

1503-1722年  萨非帝国统治波斯。

1512-1918年  奥斯曼帝国;以土耳其为中心。

1526-1858年  蒙兀儿帝国在北印度的统治。

1565年       击退土耳其对马尔他的进攻。

1683年       击退土耳其对维也纳的进攻。

    Ling只用了一句话就准确地总结出了十字军东征所留下的后遗症:「十字军东征的一个长期后果,就是世代恶化了基督徒和穆斯林的关系,并且造成了双方对彼此的大量错误认识与误解。」6

    同样地,Albert Hourani也谈论到了许多世纪以来,基督教世界与伊斯兰世界之间的斗争所遗留下的猜疑和仇恨:

    从圣战、十字军东征和吉哈德很容易看出基督徒与穆斯林的历史关系。这是有其历史原因的:穆斯林在基督教领土上的首次大扩张--叙利亚、埃及、北非、西班牙和西西里;基督教的首次夺回之地--西班牙、西西里和圣地;奥斯曼势力在小亚细亚和巴尔干半岛的扩张;然后是近两个世纪欧洲势力的扩张:所有这些过程都在双方产生并保持了一种猜疑和敌对的态度,并且仍然在提供,如果不是造成憎恨的理由,至少是一种可以自我表白的语言。7

    然而,Hourani继续解释说,在西欧这两种信仰之间的关系还要比此更复杂:

但十字军东征和圣战并没有涵盖基督教界与伊斯兰界之间政治关系的整个现实,更没有解释基督徒对伊斯兰的态度,和穆斯林对基督教的态度。的确,这两个宗教社会带着敌意跨地中海的对峙已经有一千多年了,但在他们眼里,也带有一种不自然的认同。

当西欧首次面临穆斯林势力的挑战时,它并没有真正了解它在和什么争战。恐惧和无知的结合产生了各种传说,有些是荒唐的,但全部都是不公平的。8


哪里是中东?

    远东、次大陆、近东、中东,所有这些术语都曾用来指亚洲甚至是非洲的某一特定地区。但这些称呼没有为人普遍接受的含义,而且经常给居住在上述地区的人带来负面的意义。被标为「远东」和「次大陆」的地方,其实更应该称为东亚和南亚。然而,「近东」,尤其是「中东」没有一个确切的替代叫法。

    有时「近东」被说成是包括中亚(国名中带有斯坦(-stan)后缀的国家)和伊朗(波斯)。有时伊朗、巴基斯坦、和阿富汗都被包括在「中东」的范围之内,虽然它们在语言上、历史上和文化上都是截然不同的。因为北非在语言上的关系,土耳其在历史上的关系(通过奥斯曼帝国),它们也被错误地标为「中东」的一部分,尽管土耳其人(和伊朗人)非常反感说自己是中东人。

    现代的土耳其确实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地理名词:安纳托利亚(Anatolia)。沙特阿拉伯、也门和其他阿拉伯海湾国家也有个独立的地理名词:阿拉伯半岛。象安纳托利亚、阿拉伯半岛、中亚、北非和波斯这样的叫法才准确地描述出了这些地区的地理位置,也被它们的居民所接受。更新我们的术语是很有必要的。(例如,西方人不再称东南亚为「印度支那」)。虽然我们把伊拉克(古美所不达米亚)、以色列、约旦、黎巴嫩、巴勒斯坦和叙利亚称为「西南亚」似乎有些不顺当,但总比称为「中东」要准确得多。

摘自:Encountering the World of Islam


欧洲的殖民主义和传教运动

    有些人无疑会反对将西方的殖民主义与基督教的差传使命联系在一起。一方面是传教士,另一方面是士兵、商人和管理者,将两者联系在一起会让他们感觉不太舒服。然而,从穆斯林世界的理解来看,这两种运动从根本上是来自相同的动机,那就是基督教的西方想控制世界的野心。

1757年      英国开始向印度扩张。

1792年      威廉克里开始在印度的差传工作。

1798年      拿破伦挺进埃及。

1805-1812年 亨利马丁在印度和波斯宣教。

1857年      印度兵变,独立战争爆发。

1910年      爱丁堡宣教大会召开。

1917年      英国艾伦比将军攻占耶路撒冷。奥斯曼土耳其人被击败。奥斯曼帝国宣告结束。

1922年      哈里发政权被阿塔土克废除。

1948年      以色列国建立。

    在欧洲和地中海,穆斯林和基督徒的关系经历了几个世纪的不愉快之后,十八世纪中叶的殖民时代则进一步加剧了穆斯林世界的危机。这里,Kenneth Cragg解释了两个世纪以来,「基督教」帝国主义对穆斯林世界意味着什么:

伊斯兰主要生存于分布广泛的非穆斯林政府之下。西方帝国主义的控制基本上没有影响到宗教方面。它并没有关闭清真寺,禁止斋月或朝觐,也没有禁止这种信仰。从所有这些「宗教」标准(在西方人眼里看来)而言,伊斯兰是完全自由的。但是,在政治方面,穆斯林在许多领域没有自治权。从伊斯兰的基本信仰来说,伊斯兰是必须要自治的。从哈里发的历史长河上看,伊斯兰都是统治者。从圣迁以来,伊斯兰一直是政教合一的。

                                                          

      所以,如果穆斯林没有统治权,无论在宗教实践上有多么自由,也不算有完整意义上的伊斯兰。它处于流亡状态,其困惑与痛苦在十九世纪引起了许多争论。例如,在印度,伊斯兰变得迷惘和萧条。9   


 

 


 


无条件的爱

    真主赐下他的儿子为全人类而死,让他们得着了救赎,这充分彰显了真主对人类无限的大爱,也证明了全人类都是真主所爱的人。他的大爱是无条件的爱,是不要求回报,也不期望回报的爱。真主的爱促使我们用真主在基督里展现给我们的无私的爱来爱他人。

    既然爱是一种选择,一种行动(不是一种回应或影响),那我们就可以通过对穆斯林邻居的尊重来展示这种爱。我们可以持不同于穆斯林的观点,但我们不应该藐视穆罕默德、伊斯兰教义,或其宗教领袖。我们可以用我们的言语和行动(比如问候,称呼和礼貌)来表达我们对穆斯林朋友、他们文化和世界观的尊重。我们可以了解他们的独特性。只要不要让政治、宗教或种族问题阻挡我们的道路,我们就可以找到建立彼此友好关系的桥梁。

    尽管古兰经说真主(真主)是至善至慈的,但许多穆斯林从根本上将真主看作是审判者和君王。结果,伊斯兰成了一个充满律法和制度的宗教。穆斯林生活在担心受怕当中,不确定真主是否会看顾他们,渴望经历他慈爱的大恩典。真主的大爱能为此开启大门。

    圣灵能帮助我们有爱心。他的第一个果子就是仁爱(参见加拉太书5:22-23),是真主爱我们的那种爱,是让我们被世人看出来的那种爱(参见约翰福音13:35)。请求圣灵激发你对穆斯林的特别的爱。我们是耶稣的手和脚。藉着我们,穆斯林就能够经历到基督的爱。我们要说我们爱真主,就必须像他那样去爱人。

摘自:Fouad Masri, www.crescentproject.org



伊斯兰的改革与复兴运动

    在这种绝望与受挫的背景下,我们就可以理解以下伊斯兰改革和复兴运动的九个领导人物的重要性了。我们必须牢记,推动复兴的动力有多少来自外部的影响,又有多少来自内部的原因,这往往不是可以简单下结论的。

1. 瓦里·阿拉(Shah Wali Allah,1702-1762)。他生于德里,为印度的伊斯兰复兴而努力。对他来说,这意味着要革除渗入伊斯兰的印度教元素,并鼓励穆斯林看到希望,穆斯林政府将会再次登上历史舞台。在瓦里阿拉的伊斯兰观点中,「一个广泛的人文主义的社会学基础被笼罩上伊斯兰的社会和经济教义,并冠以苏非派的世界观」(Fazlur Rahman)。巴基斯坦历史学家S. M. Ikram认为,「他对印度伊斯兰的宗教重建所做的贡献超过了任何其他人。」10

2. 穆罕默德·阿布德阿·瓦哈卜(Muhammad Abd Al-Wahhab,1703-1792)。他是一位阿拉伯酋长。在多年游历伊拉克和波斯之后,他在四十岁那年回到阿拉伯半岛,开始了纯化伊斯兰的运动。他抨击的目标是:(1)民间伊斯兰方面,比如敬拜圣人,到圣人的墓上拜祭,相信先知和圣人的代求,还有其他他所认为是「迷信」的宗教形式;(2)穆斯林当中道德标准的日益低下;(3)添加进伊斯兰基本信仰的内容和来自苏非派、哲学家和神学家的各种思想的做法。他主张将古兰经和圣行作为唯一可靠的伊斯兰来源,拒绝所有其他后来的穆斯林经典。

    瓦哈卜开始的这个运动所产生的果效被Trevor Ling概括如下:「瓦哈卜运动向伊斯兰内部败坏的道德发起挑战,特别强调穆斯林生活和思想方面道德元素的重要性,这些都产生了持久的作用,以至于成了后来无论是阿拉伯半岛上还是穆斯林世界其它地方各种改革运动的一个普遍的特征。」11

3. 赛义德·艾哈迈德·汗(Sayyid Ahmad Khan,1817-1898)。他生于德里,对于现代科学知识所采取的态度,比许多其他穆斯林要积极得多,认为现代科学知识完全可以与伊斯兰相融合。他也尽量使穆斯林同胞们相信,伊斯兰和基督教有许多共同之处。Trevor Ling说,「他在使印度穆斯林对伊斯兰在现代世界中的地位有了新的认识起了极大的作用。」12

4. 加马尔丁·阿富汗尼(Jamal al-Din al-Afghani,1839–1897)。他比较关注穆斯林的社会和政治问题,反对外来元素对政治、文化和宗教领域的入侵。为了联合整个穆斯林世界,他成为了号召建立伊斯兰世界统一国家的泛伊斯兰运动的领袖。

5. 穆罕默德·阿卜杜(Muhammad Abduh,1849–1905)。他是执教于开罗阿资哈尔大学(Al-Azhar University)的一位埃及神学家,他对许多正统神学家的墨守成规和保守主义持批判态度,认为他们的头脑似乎与现代世界完全隔绝。他主张比较自由与开放的伊斯兰,认为信仰和理智是协调一致的,信仰和现代知识之间没有必然的矛盾。他希望在伊斯兰律法的条条框框之间有更大的弹性,认为在某些情况下,传统的律法应该被新的律法取代,因为新的律法才更适合现实的社会背景。然而,他不准备应用现代的批判思想来研究古兰经。他的教义在中东兴起了一种新的世俗的现代主义,有些追随者呼吁政教分离。同时,阿卜杜的运动遭到主张回归古兰经和圣训教义的原教旨主义群体的反对。

6. 穆罕默德·伊克巴尔(Muhammad Iqbal,1873–1938)。他多年来担任穆斯林联盟的领袖,该运动创立于1906年,旨在鼓舞印度穆斯林的政治抱负。从1930年起,他就主张在印度建立一个独立的穆斯林国家,因为他的广泛影响,他被普遍认作是「巴基斯坦国的精神奠基者」13(他死了九年之后,巴基斯坦获得独立。)在谈论到伊斯兰律法时,他认为需要以一种激进的方式来解释律法。他还作为诗人和哲人而闻名于世。

7. 毛拉纳·艾布·毛杜迪(Mawlana Abu al-Ala Mawdudi,1903–1979)。他是一位记者,而且是自学成才的伊斯兰学者,1944年他创办了一个叫伊斯兰促进会的组织。虽然他起初反对建立一个独立的穆斯林国家,但1947年当巴基斯坦国成立的时候,他的主要目标变成了「将巴基斯坦政府彻底伊斯兰化,并且清除一切西方道德、精神和政治价值与实践。」14

8. 哈桑•班纳(Hasan al-Banna,1906-1979)。他是在埃及尼罗河三角洲的一个小村庄里长大的。他父亲毕业于开罗阿资哈尔大学。从他父亲那里,他学到了许多伊斯兰的知识。当他在苏伊士运河上的Ismailiyya当老师的时候,他敏锐地意识到穆斯林世界政治上、文化上、经济上的萧条。他和一些朋友宣誓团结在一起,自称为穆斯林兄弟会(Ikhwan al-Muslimun)。

    1930年代和1940年代期间,这个兄弟会运动发展得非常迅速。因为该组织主张以伊斯兰律法为国家法律,当时的政府因此正式取缔了该组织。在兄弟会的一名成员刺杀了取缔该运动的那位总理之后,班纳自己也被秘密警察暗杀。虽然兄弟会在一些阿拉伯国家受到正式的查禁,但它仍然很活跃,还继续呼吁恢复伊斯兰律法,有时通过和平手段,有时通过革命和暴力来实现他们的想法。

 

 

9. 阿亚图拉•霍梅尼(Ayatollah Ruhollah Khomeini,1900–89)。他出生于一个宗教世家,父亲和祖父都是宗教学者。他十九岁的时候就开始在什叶派学者的指导下学习宗教科学,大部分是在德黑兰南部的圣城库姆。老师和同事很快注意到他,因为他能将很深奥的灵性和神秘主义与对社会和政治问题的强烈关注相结合。

    他很反对伊朗的君主制,视其为想用文化、社会和政治的力量来消灭伊斯兰的极权主义专政。1943年,在他首次公开批驳政府之后,他成了一名受欢迎的领袖,他表达了其拥护者的心声。1963,他抗议一系列政府措施,认为这些措施将使国家陷入更深的外来影响,他因此而被捕,后来又获释。

    在土耳其、伊拉克和法国的流亡期间(1964–79),他的讲道和演说通过伊朗清真寺的网络而广为散布,传播方式既有文字印刷品又有有声磁带。于是,1979年,伊朗国王流亡国外后,他返回德黑兰时受到了热烈的欢迎。1988年,《撒旦诗篇》一书出版几个月之后,他在宗教法令(fatwa)中宣布判处该书的作者Salman Rushdie死刑。他仍然是伊朗伊斯兰革命的领袖,直到1989年去世。

    看过了以上对伊斯兰内部的复兴与改革运动的概述之后,我们应该能够理解面临今天穆斯林世界的一些问题了。

尾注:

1.  Kenneth Cragg, The Call of the Minaret (London: Collins, 1986), p. 219.

2.  Hammudah Abdalati, Islam in Focus (London: World Assembly of Muslim Youth, 1980), p. 150.

3. Michael Nazir-Ali, Islam: A Christian Perspective (Carlisle, UK: Paternoster, 1984), pp. 35–36.

4.  John Taylor, Introducing Islam (Cambridge:     Lutterworth Press, 1971), p. 33.

5.  Trevor Ling, A History of Religion East and West (New York: Macmillan, 1982), p. 300; he cites T. W. Arnold, The Preaching of Islam (publisher unknown, 1913).

6.  Ling, p. 302.

7.  Albert Hourani, Europe and the Middle East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80), p. 4.

8.  同上, p. 9.

9.  Cragg, Islam and the Muslim (Maidenhead, Berkshire, UK: Open University Press, 1978), pp. 78–79.

10. Author did not source Rahman or Ikram.

11. Ling, p. 300.

12. 同上p. 384.

13. 同上p. 387.

14. 同上., p. 395.


 


伊斯兰和文化的发展


作者:沙特阿拉伯王国大使馆


伊斯兰是一个以知识为基础的宗教,因为拯救人类的根本上是对独一真神真主的认识,结合信仰和对真主的完全信靠。古兰经充满着叫人使用他的知识去思考、默想和了解的经文,因为人生命的目的就是去发现真理。这真理不是别的,正是敬拜独一的真主。

    圣训也有多处提到知识的重要性。象先知这样的话,「甚至在中国寻求知识」,「从出生到死亡都要不断寻求知识」,「确实,有知识的人就是众先知的继承人」,一直回响在伊斯兰的历史长河中,它们激励着穆斯林无论何时何地都设法寻求知识。在其大部分历史中,伊斯兰文明一直是真正注重知识的见证。这就是为什么每一个传统的伊斯兰城市都拥有公立和私立的图书馆,还有一些城市象科尔多瓦和巴格达以拥有四十万藏书的图书馆而夸耀于世。这些城市也有书店,有些书店出售大量的图书。这也是伊斯兰社会中的学者通常最受人们尊敬的原因。

对前伊斯兰科学的同化

    随着伊斯兰向北传播至叙利亚、埃及和波斯帝国,它直接面临着那些遗留在中心城市的古希腊科学的冲击。现在这些城市变成了伊斯兰世界的一部分。几个世纪以来,亚历山大一度是一个主要的科学和文化的中心。在亚历山大培植出的希腊文化受到拜占庭人的抵制,他们在伊斯兰到来很久以前就焚毁了当地的图书馆。然而,亚历山大的文化传统并没有灭绝。它被东部的基督徒转移到了安提阿,从那里开始进一步向更远的东方传播,到达诸如奥德赛(Odessa,黑海的港口城市)这样的城市,东部的基督徒跟拜占庭完全对立,他们希望拥有自己独立的文化中心。而且,波斯王沙普尔一世(Shapur I)将荣迪沙帕尔(Jundishapur)建立成波斯的第二大文化中心,可以与安提阿相媲美。除了邀请在叙利亚教授知识的基督徒学者和用巴拉维语作为讲授语言的波斯人之外,他甚至还邀请印度的医师和数学家到这个主要的文化中心讲学。

    在倭马亚王朝时期,穆斯林建立起新的伊斯兰秩序,就将注意力转移到这些保留下来的的文化中心,并设法熟悉这些文化中心所教导和培育的知识。他们开始协调一致地努力翻译他们所能得到的一切哲学和科学著作,不但翻译希腊语和叙利亚语(东部基督徒学者所使用的语言)的著作,而且还有巴拉维语(前伊斯兰时代波斯的学术语言),甚至是梵语(印度的古典文学语言)。许多有成就的翻译家都是阿拉伯裔的基督徒,比如侯奈因·伊本·易司哈格(Hunayn ibn Ishaq),他还是一位杰出的医学家。还有一些翻译家是波斯人,比如伊本·穆格法(Ibn Muqaffa),他对开创一种表达哲学和科学作品的阿拉伯新散文风格起到了主要的作用。翻译大运动从八世纪初叶一直持续到了九世纪末,哈里发马蒙在九世纪初叶时建造的智慧宫(Bayt al-hikma)使该翻译运动达到了顶峰。

    伊斯兰社会面临着各种古希腊哲学和科学的挑战。为了用自己的语言和依照自己的世界观来理解和消化它们,穆斯林便广泛动员起来,努力将大量的作品文献翻译成阿拉伯语:亚里斯多德及其学派的大多数哲学和科学著作,柏拉图和毕达哥拉斯学派的许多作品,还有希腊天文学、数学和医学方面的主要著作(比如托勒密的天文学大成,欧几里得原理,希波克拉底和加伦的著作),都被翻译成了阿拉伯语。此外,还从巴拉维语和梵语中翻译了许多天文学、数学和医学方面的重要著作。结果,阿拉伯语成了许多世纪以来世界上最重要的科学语言,许多古希腊智慧和科学也就是用这种语言保存下来的。

    穆斯林并非出于担心在政治或经济上受人支配而对其他文明的科学和哲学著作进行翻译,而是因为伊斯兰本身的结构就是以知识为基础的。他们也没有把这些形式的知识看作是「非伊斯兰」的,只要它们肯定真主唯一性的教义。伊斯兰认为每一个来自真主的真正启示的中心就是真主的独一性。一旦这些科学和哲学承认了独一性原则,穆斯林就会把它们当作是自己的东西。穆斯林让这些知识成为他们世界观的一部分,并开始以他们所翻译的、分析的、批判的和吸收的知识为基础,培育出伊斯兰自己的科学,并且抵制一切与伊斯兰看法不一致的东西。


数学科学

    与独一性教义的抽象特征相一致的数学科学,始终吸引着穆斯林。数学科学在传统上包括天文学、数学本身,和许多今天所称为的物理学。在天文学方面,穆斯林将印度、波斯、古近东,尤其是希腊的天文学传统整合成一体,掀开了八世纪以来天文学历史崭新的一页。托勒密的天文学大成(Almagest of Ptolemy,有关天文学、地理学和数学方面的论文集,公元150年)的英语名显示出这个名字出自于拉丁文的阿拉伯语翻译(源自阿拉伯语的al-majisti,最伟大的意思),穆斯林对这本文集进行过彻底的研究,它的行星理论受到几位伊斯兰东西方天文学家的批评,导致十三世纪的纳速拉丁图西(Nasir al-Din al-Tusi)及其学生尤其是库特卜丁谢拉滋(Qutb al-Din al-Shirazi)对这个理论进行了大量的批判。                                      学习古兰经的男孩儿

 


    穆斯林也很仔细地观察天空,发现了许多新星。苏非(Abd al-Rahman al-Sufi)的天体论书籍被阿方索十世(Alfonso X el Sabio)翻译成了西班牙语,这本书对欧洲语言里恒星的命名产生了很深的影响。英语中许多星体的名字起源于阿拉伯语,比如毕宿五星(Aldabaran,源自阿拉伯语dabaran,跟着昴宿星转)。穆斯林从事了许多新的观察,观察结果记录在叫做zij的天文图表里。其中最敏锐的一个观察者就是巴塔尼(Battani)。他的工作被许多其他观察者接手来继续完成。马蒙的天文表(在巴格达的观察),开罗的Hakimite天文表,扎卡里及其同事的托莱多天文表,纳速拉丁图西的Il-Khanid天文表(在马拉盖的观察),乌鲁伯格的天文表(在撒马尔罕的观察),这些都是伊斯兰最著名的天文表。它们对西方的天文学发展发挥着巨大的影响,一直影响到泰戈布拉赫时代(Tycho Brahe)。实际上,穆斯林是首先建造天文台作为科学研究机构的人,这第一个天文台就是图西在波斯建造的马拉盖天文台(Maraghah),它成了后来欧洲天文台间接的模型。穆斯林还发明了许多用来观察天相的天文仪器,最有名的一件就是星盘观测仪(观察天体的位置测出其海拔高度)。Ibn Samh甚至还完成了机械星盘的发明,它可以说是现代机械时钟的鼻祖了。

    天文学观察也有其实际的应用,比如为朝拜者找到了麦加方向,还有推算出了年历(年历的英文是almanacs,这个词本身就出自于阿拉伯语)。穆斯林还将他们的天文学知识应用到计时和历法当中。至今尚存最准确的阳历,就是十二世纪在欧玛尔海亚姆(Omar Khayyam)指导下所发明的贾拉里历法(Jalali),波斯和阿富汗仍然延用这种历法。

    至于数学方面的成就,象天文学一样,受到来自古兰经的直接推动力,不但因为古兰经里面涉及到了数学结构,而且因为古兰经里所描绘的遗产法需要相当复杂的数学公式来计算。穆斯林在数学方面同样综合了希腊和印度的数学成就。第一位伟大的穆斯林数学家就是九世纪的花拉子密(al-Khwarazmi)。他写了一部算术方面的专著,它的拉丁文译本将我们熟悉的阿拉伯数字带到了西方。直至今天,派生于他的名字的一个词「guarismo」,在西班牙语里的意思就是数字或阿拉伯数字,而「algorithm(算法)」一词仍然为英语所使用。

    花拉子密还是第一个写有关代数学著作的人。穆斯林在早期希腊和印度基本代数学著作的基础上发展了这一学科。「algebra(代数学)」这个词正是取自于花拉子密的一本书其书名的开头部分,这本书叫作《Kitab al-jabr wa’lmuqabalah》。Abu Kamil al-Shuja’ 用五个未知数讨论了代数的方程式问题。这一学科在其他一些人比如卡拉吉(al-Karaji)的研究下得到进一步的发展,海亚姆(Khayyam)将其推向了顶峰,他将三次方程按种类和级别进行了分类。

    穆斯林在他们艺术当中反映出的几何学成就也是胜人一筹的。九世纪的班努•穆萨兄弟(Banu Musa)    也许是第一位杰出的穆斯林几何学者(几何学专家)。他们同时代的塔比特(Thabit ibn Qurrah)运用穷尽法,为积分的发展奠定了基础。许多穆斯林数学家,比如海亚姆和图西,也研究过欧几里得第五公设,以及在欧几里得几何的范围内证明这个公设的问题。

 

    穆斯林发展的另一支数学分支就是三角学,比鲁尼(al-Biruni)将它作为数学的一个独立分支而建立起这门学科。穆斯林数学家,特别是巴塔尼(al-Battani)、阿卜尔维法(Abu’l-Wafa)、伊本尤努斯(Ibn Yunus)和伊本海赛姆(Ibn al-Haytham),还发展出球面天文学,并将其应用到天文学问题的解决当中。

    穆斯林热衷于研究幻方和亲和数,这些研究导致他们发展出数论。Al-Khujandi发现了费马定理(Fermat’s theorem)- 「一个数的立方不可能拆成两个数的立方和」- 的一个特例。卡拉吉(al-Karaji)分析了算术和几何级数,比如13 + 23 + 33 +…+ n3 = (1 + 2 + 3 +…+ n)2 。比鲁尼也研究过级数,而卡尚尼(Ghiyath al-Din Jamshid al-Kashani)则将数论在穆斯林当中的研究带到了顶峰。



「我不得不考虑永生的问题」

    穆拉特(Murat)出生在乌兹别克斯坦的一个穆斯林家庭。年轻的时候,他跟一些外国基督徒一起踢足球,后来开始和他们一起学习圣经。当穆拉特病重住院的时候,他的基督徒朋友会来看望他。穆拉特说,「他们奉耶稣的名为我祷告,我就从病魔中得到释放。我仍然喜欢伊斯兰,但我能看到耶稣之名的大能。」

    虽然穆拉特开始在对基督的理解中成长并归信了基督,当他父亲死了的时候,他却经历了波折。作为一个儿子,他的家庭责任就是完成盛大的当地伊斯兰的葬礼。生活在家里,他面对着巨大压力,而且只能按伊斯兰的教导去做事。穆拉特的母亲反对他继续敬拜基督,而他又不想做让他母亲不高兴的事情。他知道她比自己聪明。早在几年前,她劝戒过他不要娶他所爱的那位同学为妻,但他没有听,后来他们的婚姻以离婚告终。现在她告诉他不要跟随基督。

   

在叙利亚牧羊

    最后,穆拉特意识到他必须跟随基督,即使那样做意味着会给他的家庭带来痛苦和麻烦。「如果我按我母亲的话去做,可能会使她很高兴,但我就会去地狱。我不得不考虑永生的问题。我能够在这一辈子听她的话,但我以后来生怎么办呢?」

摘自:Marti Smith, calebproject.org


物理学

    在物理学方面,穆斯林的贡献特别体现在三个领域。第一个就是继阿基米德之后对物体比重的测量和杠杆平衡的研究。在这个领域,比鲁尼和哈滋尼(al-Khazini)的著作出类拔萃。第二个领域,他们批判了亚里斯多德的抛物线运动理论,并试图量化这种运动。伊本西纳(Ibn Sina)、Abu’l-Barakat al-Baghdadi、Ibn Bajjah和其他一些人的批评导致了冲量和动量思想的发展,在西方直至伽利略早期作品对亚里斯多德物理学的批判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第三个领域就是光学领域,伊斯兰科学在这一领域造就了在托勒密和维特络(Witelo)之间最伟大的一位光学大师,他就是十一世纪的哈森(Ibn al-Haytham,拉丁文称作Alhazen)。哈森在光学方面的主要著作《Kitab a al-manazir》,就是在西方广为人知的《光学辞典》(Thesaurus optics)一书。哈森解决了许多的光学现象(其中一个是以他的名字来命名的),研究了透镜的性质,发现了针孔成像现象,正确地解释了视觉过程,研究了眼睛的结构,并首次解释了为什么太阳和月亮在地平线上看起来会更大一些。两个世纪后,库布(Qutb al-Din al-Shirazi)和卡马尔(Kamalal-Din al-Farisi)又继续了这一对光学的研究。库布是第一个对彩虹的形成原因作出了正确解释的人。

    必须提醒的一点是,象许多其他科学领域一样,在物理学方面,穆斯林也会通过各种观察,测量和实验来研究问题。他们发展出了后来所谓的实验方法,这点必须予以肯定。

医药科学

    先知的圣训包含许多有关健康,还有饮食习惯的教导。这些话成为了后来人们所熟悉的先知医学(al-tibb al-nabawi)的基础。因为在伊斯兰中,非常注重身体的健康和卫生,所以在伊斯兰早期的历史中,穆斯林就开始致力于医药领域的探索。他们再次借鉴了希腊、波斯和印度的一切可以得到的医学知识。起初,穆斯林当中的一些伟大的医师大部分都是基督徒,但是到了九世纪的时候,确切地说,是随着塔百里(Ali ibn Rabban al-Tabari)的纲要书《智慧的乐园》(Firdaws al-hikmah)一书的出现,伊斯兰的医药技术开始崭露头角。塔百里将希波克拉提斯(Hippocratic)和伽林式(Galenic)的医学传统与印度和波斯的医学传统综合起来。他的学生拉奇(Muhammad ibn Zakariyya al-Razi)是强调临床医学和观察的最伟大的医师之一。他是诊断学、身心医学和解剖学大师。他是第一个诊断出并能治愈天花的人,第一个使用酒精作为消毒剂的人,第一个将汞作为腹泻剂来使用的人。他的《医学集成》(Kitab al-hawi)一书是伊斯兰医学史上最长的著作,直到十八世纪,西方都一直把他看作是一位医学权威。

    然而,所有穆斯林医师中最伟大的一位当属伊本西纳(Ibn Sina)了,他在西方被誉为「医学之王」。他的主要巨作《医典》综合集成了所有伊斯兰的医学,成为历史上所有医学经典中最著名的一部。在欧洲近六个世纪以来,它都成为解决医学问题的最具决定性的权威之作,在仍然保留伊斯兰医学的地方,比如巴基斯坦和印度,它仍然是作为教科书在使用。伊本西纳发现了许多药物,确诊并治愈了象脑膜炎等多种疾病。但他最伟大的贡献是在于他在医学哲学领域的造诣。他创造出一种医学体系,在这种体系里面,医疗实践得以实施,身体和心理因素、药物、饮食等都被有效结合。

    在伊本西纳之后,伊斯兰医学分成了几个分支。在阿拉伯世界当中,埃及仍然是医学研究的主要中心,特别是在眼科医学方面,在哈基姆(al-Hakim)执政期间达到了医学顶峰。开罗拥有最好的医院,医院还从其他地方请来医生,包括有著名《健康日历》的作者伊本巴特兰(Ibn Butlan),还有伊本那菲斯(Ibn Nafis),他提出了血液小循环(肺循环)理论,比被普遍认为是这一理论发现者的迈克尔•赛尔维特(Michael Servetus,西班牙人,1511–1553)早了很多年。


引文

    艾布•伯克尔说话的时候,欧麦尔坐了下来。艾布•伯克尔赞颂荣耀真主,说道:「毫无疑问﹗「谁要敬拜的是穆罕默德,穆罕默德死了,谁要敬拜的是真主,真主是活着的,且永远不会死。」

---布哈里,《布哈里圣训》

「苏丹的头巾好过主教的帽子」(引自一位十字军东征时期东正教教会领导人的话)。

---Michael Llewellyn Smith,《君士坦丁堡的没落The fall of Constantinople》,「历史创造者」篇。(London: Marshall Cavendish, Sidgwick & Jackson, 1969), p. 189.


    西方的伊斯兰国家,包括西班牙,得益于一些杰出医术家的出现,比如科多巴的Sa’d al-Katib,他写了一部妇科医学的论著和外科学方面最伟大的穆斯林医生,十二世纪的扎哈拉维(Abul-Qasim al-Zahrawi),他的医学名著《医学手册》(Kitab al-tasrif)就是西方人广为所知的《Concessio》。我们还必须提到的有出了好几位杰出医师的伊本•祖尔家族(Ibn Zuhr)和马立克(Abu Marwan ‘Abd al-Malik),他是马格里布(Maghreb)最杰出的临床医师。著名的西班牙哲学家伊本图非勒(Ibn Tufayl)和伊本路西德(Ibn Rushd)也都是卓越的医师。

    在伊本西纳的影响下,伊斯兰医学继续在波斯和伊斯兰世界的其他东方国家进一步发展,出现了许多波斯医学概要,比如Sharaf al-Din al-Jurjani的《医学宝库Treasury》,Fakhr al-Din al-Razi和Qutb al-Din al-Shirazi的《医典注释》。甚至在蒙古入侵之后,医学的研究仍然在继续,这可以从Rashid al-Din Fadlallah的著作里看出。而且第一次出现了有关中国医学的翻译书籍,并且在穆斯林当中显示出对针灸疗法的兴趣。伊斯兰医学传统在萨菲(Safavid)时期得到复兴,当时有几种疾病,比如白日咳,都是第一次被诊断和治愈,而且开始了对药理学的极大关注。许多波斯的医生,比如设拉子(Shiraz)的Ayn al-Murk,还在那个时候去了印度行医,在这个次大陆上开创了伊斯兰医学的黄金时代,也种下了伊斯兰传统医学的种子,在这块土地上这颗种子至今依然生机盎然。

    在继承伊本西纳医学的基础上,奥斯曼帝国世界也是医学活动的大舞台。奥斯曼土耳其人因为建造了大医院和医学中心而特别闻名。这些医疗机构不但有治疗身体上的疾病的病房,而且还有治疗心理疾病的病房。奥斯曼人还是首先受到现代欧洲医学影响的人,不光在医药学方面而且还在药理学方面都广受影响。

    说到伊斯兰医院,有必要指出的是,所有伊斯兰主要的城市都有医院。象巴格达这样的一些城市中的医院是教学医院,而有些医院,比如开罗的纳斯里(Nasiri)医院却有数千个病床,几乎能治疗任何疾病。在这些医院中非常注重卫生,al-Razi写了一本关于医院卫生方面的专论。有些医院还专攻某些特殊的疾病,包括心理疾病。开罗甚至有专门治疗失眠症的医院。

    伊斯兰的医学著作也经常关注药理学的重要性,许多重要的著作,比如《医典》包含有专门研究这一主题的书籍。穆斯林不但是诸如迪奥斯科里斯(Dioscorides)著作里所包含的希腊药理学知识的继承人,,而且是波斯和印度广博草药药典的继承人。他们研究了许多药物,尤其是草药的医学效用。在医药领域贡献最大的是来自于马格里布

乌兹别克斯坦的宗教学校  Shir Dar Madrasa

的科学家,比如Ibn Juljul 、Ibn al-Salt和穆斯林药理学的奠基人,十二世纪的科学家伽菲奇(al Ghafiqi),他的著作《简易药物学Book of  Simple Drugs》一书对穆斯林熟识的植物的医药特征描述得最好。伊斯兰医学将药物的使用与日常的饮食有效地结合了起来。按照伊斯兰教义发展而来的整个生活方式就是综合了这些方面,尽管现代医学被引入了大部分的伊斯兰世界,但它至今都没有灭绝。

博物学和地理学

    伊斯兰世界的广泛扩展,使穆斯林的博物历史学得到发展。其研究不仅基于地中海世界,如希腊的自然历史学家,而且包括大部分欧亚地区甚至非洲。将各地矿产、植物和动物的知识组合到一起,最远至马来世界(将印度洋和太平洋隔开的,延伸至澳大利亚的东南亚群岛)。伊本西纳在他的《医疗手册》一书中第一次将它们综合了起来。象麻苏迪(al-Mas’udi)这样的大博物学家将自然历史和人类历史融合在一起。比鲁尼在研究印度的时候,致力于博物学和该地区地质学方面的研究,正确地描述了恒河盆地的沉积性地貌。他还写过穆斯林当中最杰出的有关矿物学方面的著作。

    至于植物学方面,最重要的专著写于十二世纪的西班牙,那就是加非其的著作。这个时期也是著名的有关农业方面的阿拉伯语著作《农业之书》(Kitab al-falahah)写成的时期。穆斯林在动物学尤其是对马的研究方面显示出很大的兴趣,贾瓦里其(al-Jawaliqi)的经典著作可以为此见证。他们还对猎鹰和其他捕猎鸟类有过研究。贾希滋(al-Jahiz)和达米利(al-Damiri)的著作在动物学领域特别有声望,对动物的研究有纯粹动物学方面的,也有涉及文学,道德甚至神学的层面的。还有专门写创造奇迹的书,Abu Yahya al-Qazwini的《创造的奇妙》也许是最著名的一部了。

    同样,在地理学方面,穆斯林将他们的地平线延伸到了远远超过托勒密王朝的地方。因为陆地和航海旅行,还有伊斯兰世界统一的结构使得思想的交流变得容易,而且朝觐使来自伊斯兰世界各地的朝觐者聚集一起交换思想(除朝拜真主屋宇之外),这些因素使得从太平洋到大西洋广泛地区的大量知识都汇集到一起。Al-Khwarazmi是九世纪穆斯林中该领域的奠基人,从他开始,穆斯林地理学家开始研究除美洲以外几乎整个地球的地理。他们将地球划分成传统的七种气候,每种气候都从地理学和气候学角度来进行仔细的研究。他们还开始绘制地图,有些地图显示了非常准确的地貌特征,比如尼罗河的源头,西方在很久之后才发现。穆斯林地理学家中最重要的一位就是易德里斯(Abu Abdallah al-Idrisi,1093–1154),他在西西里岛罗杰二世的宫廷里工作,将他的名著《世界地理》(Kitab al-rujari)献给了他。他的地图是伊斯兰科学史上最伟大成就之一。实际上,就是借着穆斯林地理学者和航海家的帮助,麦哲伦才能够跨越好望角进入印度洋。甚至哥伦布在发现美洲大陆的时候也用到了他们的地理知识。

化学

    「alchemy」(炼金术)一词,还有其派生词「chemistry」(化学)都是来源于阿拉伯词语al-kimiya。穆斯林精通亚历山大,甚至某些中国元素的炼金术,并且在很早期的时候就造就了他们最伟大的炼金家,八世纪的查比尔•伊本哈扬(Jabir ibn Hayyan)。将炼金术的宇宙性和象征性方面放到一边不考虑的话,我们可以断言是这种技术导致了不同物质的实验法,并且在拉奇的手上转变成了化学学科。直至今日,某些化学仪器比如蒸馏器(al-anbiq)仍然承用它们原始的阿拉伯名字;伊斯兰炼金术里的汞-硫理论仍然是化学中酸碱理论的基础。拉奇将物质划分成动物、植物和矿物的理论仍然盛行,伊斯兰炼金家和化学家所积累的大量有关物质的知识在东方和西方都流行了几个世纪。例如,伊斯兰艺术中染料的使用,从地毯到绘画或是制作玻璃,都与这部分知识有很大的关系,西方是完全照搬过来的,因为在十一世纪之前还没有将阿拉伯著作翻译成拉丁文,炼金术并没有在西方得到研究和实践。

技术 

    伊斯兰继承了先前一千年各种技术形式的经验,这些经验来自进入了伊斯兰的各族人民和成为了伊斯兰世界的国家。大范围的技术知识,从罗马人建造水轮到波斯人的地下水系,成为了新秩序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穆斯林还从远东引进某些技术,比如从中国带来的造纸术,后来他们将此技术又传给了西方。他们发展了许多以早先知识为基础的技术,比如铸造著名的大马士革剑(来自大马士革的有高度装饰的金属制品),这种技术源于伊朗上几千年前的炼钢技术。同样地,穆斯林发展了新的圆屋顶建筑技术、通风方法、染色技术、纺织技术、灌溉技术和众多其他应用科学,有些东西延用至今。

    总之,伊斯兰文明强调人与自然的和谐,如我们在伊斯兰城市的传统设计上所能看到的那样,最大限度地利用自然元素和力量,人类则顺应自然而不是逆着自然来和谐地创建。有些穆斯林的技术工艺,比如一千多年屹立不倒的大坝,抗地震的圆顶屋,展现冶金技术之高超的炼钢术,证明了穆斯林在许多技术领域取得了不同寻常的成就。事实上,十字军在其试图占领圣地的时候,正是这种高超的技术首先给他们留下了深刻印象,许多技术被十字军带到了欧洲的其他地方。


真主对穆斯林的应许

    世界三大宗教 ——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其起源都可追溯到一个有强烈信仰的人,亚伯拉罕(希11:11,17-19)。真主与亚伯拉罕立了一个约,应许赐福于他的子孙和所有万族(创12:1-3;15:1-19)。在新约中,我们被告知,因着信耶稣,我们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是照着应许承受产业的了」(迦书3:26-29)。亚伯拉罕在圣经中被称为真主的朋友(代下20:7;赛41:8;雅2:23);在伊斯兰中,他同样有这个称呼,Khalil Ullah(至交的意思,古兰经4:125)。穆罕默德的阿拉伯半岛各部落和穆斯林至今追溯他们的祖先到亚伯拉罕跟夏甲所生的儿子以实玛利,而不是亚伯拉罕跟撒拉所生得儿子以撒。

    不幸的环境导致夏甲逃离了她的家,但真主给了她极大的怜悯。当以实玛利出生的时候,真主应许夏甲说她的子孙将极其繁多不可胜数(创16:9-11;17:20;21:8-21;25:13-16)。今天有超过十亿三千万的穆斯林(每五人中就有一个)视自己为从她所出。

    夏甲呼喊的时候,真主给她的孩子取名以实玛利,就是真主听见的意思(创16:11)。并且,「真主保佑童子,他就渐长」(创世记21:20)。真主与夏甲和以实玛利的关系是真主对人类无限大爱的典型体现。即使在今天,真主也没有忘记千百万的夏甲和以实玛利的后裔。他仍然垂听他们的祈求。

    以赛亚书(60和61章)描述了一壮观的景象,地上的万民都聚到天上:「你举目向四方观看。众人都聚集来到你这里」(60:4)。这一章节和许多其他章节都为我们的穆斯林朋友应许了希望。以实玛利的儿子们将带着他们的羊群敬拜复活的基督:「基达(阿拉伯沙漠的一个地方)的羊群,都必聚集到你这里,尼拜约(以实玛利的第一个儿子)的公羊,要供你使用。在我坛上必蒙悦纳」(60:7)。

摘自:Don McCurry, Healing the Broken Family of Abraham (Colorado Springs: Ministry to Muslims, 2001).mtmsims.org

建筑学

    伊斯兰文明的一个主要成就当属建筑学领域,它将建筑工艺和审美艺术完美地结合。伊斯兰建筑学上的伟大杰作——从科尔多瓦大清真寺和耶路撒冷的圣岩圆顶寺,到印度的泰姬陵,充分展现了伊斯兰艺术原理和非凡建筑技术的完美搭配。西方许多杰出的中世纪建筑,事实上要归功于伊斯兰的建筑工艺。当你看到巴黎圣母院或其他哥特式大教堂的时候,你就会想起穆斯林的建造技术。尖端拱门和内部庭院等等许多这些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的欧洲建筑,会提醒观看者想起它们最初的原型是来自于伊斯兰的建筑。实际上,伟大的中世纪欧洲建筑传统是与伊斯兰世界最直接相关的一个西方文明元素。伊斯兰建筑的魅力可以在摩尔人风格的建筑中体会到,这些摩尔式建筑无论是在西班牙和拉丁美洲,还是在美国西南部都能看到。

伊斯兰科学和文化对西方的影响

世界上最古老的大学应该是具有一千一百多年历史的摩洛哥的伊斯兰斐兹大学,也就是我们熟悉的Qarawiyyin。伊斯兰文化通过西班牙大大地影响着西方,因为居住在那里的穆斯林、基督徒 建于公元786年La Mezquita de Cordoba

和犹太教徒,在许多个世纪中大部分时候都和平共处。十一世纪开始,伊斯兰作品被翻译成拉丁文,主要在托莱多进行这种工作,翻译的人通常是犹太学者,他们能读懂阿拉伯语而且通常还能写阿拉伯语。因为有了这些翻译品,使得西方了解到伊斯兰思想,又藉着伊斯兰思想了解了希腊思想,西方的文化学派也开始百花争艳。甚至伊斯兰的教育体制也被欧洲仿效。直至今日,大学里的职位「chair」一词反映出阿拉伯语kusi(字面意思是椅子)的意思,它是供伊斯兰大学里老师教学生时坐的。随着欧洲文明的发展并在中世纪达到巅峰,伊斯兰的影响在文化领域或艺术形式里几乎无所不在,无论是在文学上还是建筑上。这样一来,伊斯兰文化成了西方文明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尽管在文艺复兴到来的时候,西方不但推翻了自己中世纪的历史,还试图不承认它与伊斯兰世界所长期共享的关系。这种关系是基于文化方面的尊重,而不在乎宗教上的对立。

    第一课的基本阅读到此结束。请看阅读和活动推荐。

问题讨论:

  1. 1.伊斯兰从其原始背景扩展的时候,被其他文化所吸收。它是如何改变了那些文化?
  2. 2.伊斯兰是以什么方式保留了那些文化,并使那些文化和世界受益?
  3. 3.非穆斯林社会的人是因为什么理由被今天的伊斯兰所吸引?
  4. 4.在你的文化当中,谦虚的意思是什么?该怎样做才是谦虚的?
  5. 5.

    土耳其绅士

     
    排除利益关系,你会怎样应对外来势力对本社会的控制?


[1] Bruce Sidebotham博士在印度尼西亚花了七年时间进行跨文化的服事。他领导了一个向未触及福音的人群服事的机构,叫做起床号行动,专门培训和配备跨文化服事人员。

联系我们:

你的邮箱:
QQ号码:
我们想听到你的经历和问题:
Captcha
请输入验证码:

关注天经微博

回族祷告指南

daogao zhi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