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伊斯兰世界 - 目录

走进伊斯兰世界 

目录

 

重点... 4

前言... 6

基本前提... 7

致穆斯林读者... 7

致授课教师... 8

课程结构:授课环节... 8

课程作业... 9

与穆斯林建立关系... 9

实地参观清真寺.... 11

古兰经译文:... 11

阅读图标.... 12

常见英文词汇.... 12


I.伊斯兰的发展

第一课 - 伊斯兰的创立             16

   

本课阅读

    引言                                        17

    伊斯兰的开始                        19                                            William M. Miller

    基督教和早期的伊斯兰      289                                          Samuel H. Moffett

    先知穆罕默德                       R1                                            Ismail R. al-Faruqi

   

第二课 - 伊斯兰的扩展             35

   

本课阅读                          

    引言                                        36

    穆斯林文明简史                   38                                            Bruce Sidebotham

伊斯兰的传播和发展                              40                            Colin Chapman

伊斯兰和文化的发展                             46                            沙地阿拉伯王国大使馆

十字军东征的噩梦                                  R5                            Christopher Catherwood

   

第三课 - 伊斯兰信仰                       53

本课阅读

    引言                                                          54

    古兰经、圣训和伊斯兰教法                56                                     Keith E. Swartley

    伊斯兰的宗教实践:信仰支柱            59

                      C. George Fry和James R. King

    伊斯兰价值观的基本观念-第一部分    R11                                Hammudah Abdalati

    伊斯兰价值观的基本观念-第二部分    R19                                 Hammudah Abdalati

       

                                          

II. 伊斯兰的宗教与文化

第四课 - 当代穆斯林                         71

  

 本课阅读:  引言                                                        72

    多元化的穆斯林社会                                   75                         Phil Parshall

    坦诚相对: 穆斯林统一社会与基督教教会 81                       David W. Shenk

    多元化的穆斯林:分析报告                    86

                 Javeed Akhter

完整阅读:伊斯兰基要主义:使命的暗示    R25

                 Nabeel T. Jabbour

                          

                                 

   

第五课 - 穆斯林的风土人情            93

       

本课阅读:引言                                                  94

    穆斯林社会风俗                                          96

                Phil Parshall  

斋戒和开斋                                                102

                Marti Smith

    接待客旅的习俗                                          104

                Gregg Detwiler

    社区风俗                                                       105

                Caleb Project

   完整阅读:穆斯林的世界观                       R33

                Phil Parshall                            

    阅读和活动推荐                                          113

第六课 - 穆斯林的属灵世界          115

  

本课阅读:引言                                                  116

民间伊斯兰:穆斯林追求超自然

能力之路                           119

        穆斯林宣教中心

民间伊斯兰中的异能                                  121

                J. Dudley Woodberry

    民间穆斯林中间的神迹奇事                     126

                Rick Love

    神秘主义:脱离律法                                  130

                 Don McCurry

完整阅读:灵界:“空中的领域”                      R40

                 Rick Love

    民间伊斯兰的恶眼、精灵和护身符     R Missing

                 Amy Bennett

    阅读和活动推荐                                          133

III. 基督教和伊斯兰

第七课 - 文化障碍                                  135

本课阅读:引言                                                136

    决定之谷                                                     139

                Lyndi Parshall Thomas

    向穆斯林传福音的十块绊脚石               141 

                Waleed Nassar

    和解之路                                                     143

                SOON Online Magazine

    关于信仰转变                                                     144                           David W. Shenk, Phil Parshall,                                         Harvie Conn, Dean Gilliland

    安拉的使者                                                 147

                Phil Parshall

    以色列还是巴勒斯坦?                           151

                Chawkat Moucarry

    生活在真主的家庭里                                156          

                Christine Mallouhi

 完整阅读:引向生命的生活方式                         R40

                Fouad Accad

     本土化与社会团体                                    R41

                Roland Muller

    阅读和活动推荐                                        158

第八课 - 神学问题                          159

本课阅读:   引言                                          160 

      为什么要与万民,包括穆斯林

    分享关于耶稣的好消息呢?            161

    神学分歧                                                   164

               Bruce McDowell 和Anees Zaka

    紧急辩护:回答普遍的异议                 165          

               Edward J. Hoskins

    以穆斯林的思维为起点传福音             166

               Patrick O. Cate

基本阅读:  必须回答的一个疑问              172 

               Del Kingsriter

     伊斯兰教和基督教对阿爸父主的尊称174

               R. C. Sproul 和Abdul Saleeb

     跟穆斯林信徒分享我们的信仰      177  

               C. R. Marsh

完整阅读:耶稣是多么的有吸引力            R45

               Jean-Marie Gaudeul

    耶稣的被钉                                               R47                            Bruce A. McDowell和Anees Zaka

    不一样的历程:伊斯兰教的平安和福音的平安                           David W. Shenk                           R49

    阅读和活动推荐                                 180


第九课 – 历史上的宣教方式        181

本课阅读:  引言                                           182

    向穆斯林传福音的途径                         184                   John Mark Terry

    萨姆尔•茨维莫 (Samuel Zwemer)       187                   Ruth A. Tucker

    为何收效甚微?                                     190                   Greg Livingstone

基本阅读:历史上的宣教经验                 191                  Lyle VanderWerff

    世界关注一览表                               196                   Open Doors

    基督徒对穆斯林应持态度的声明        198

                  Accelerating International                                        Mission Strategies

    是什么吸引穆斯林女性归向基督        199                   Miriam Adeney

完整阅读:勇敢地见证                                 R51                  Jay Smith

    改信基督的创伤                                    R55                 Don McCurry

阅读和活动推荐                                     201

IV.我们对伊斯兰的回应

第十课 - 教会拓植与本土化           203

      

本课阅读:引言                                                 204

在穆斯林世界拓植教会是“无法完成

的使命”吗?                              206

     Jim Rockford                                    

    教会拓植的七个阶段:阶段与活动清单209

                  Dick Scoggins和Jim Rockford

    建立包括穆斯林女性的教会                    213                           Fran Love

基础阅读:C1至C6本土化程度                           218                           John Travis

    太远有多远?                                             220                           David Racey

    通过一同斋戒所学到的                        224                           Erik Nubthar

    解除宗教裁决 (Fatwa)                             225                           Phil Parshall

完整阅读:通过织帐篷植堂                           R57                 Patrick Lai

    植堂运动的障碍                                         R59                 David Garrison

    讲述触动人心的故事                                 R60                 Trudie Crawford

花是如何长大的?一个埃及妇女团契   R64

    的个案研究                                             Jeleta Eckheart

         穆斯林事工的主要模式                            R66

                  Roger Dixon

    阅读和活动推荐                                         230

第十一课 - 我们对伊斯兰的回应         231

本课阅读: 引言                                                        232

    罗安和富拉尼人                                                 234                    Fatima Mahoumet

    跨越鸿沟:年轻的新婚夫妇回应真主的

    呼召服事穆斯林                                    236

                Frontiers 前线差会

    来自一位穆斯林寻求者的信                          238                    Philip Yancey

     进入伊斯兰饥渴的心灵                                    239                    Erich Bridges

基本阅读:

    把在家乡的侍奉作为实地之前的准备     240                   Joshua Massey

    南亚:蔬菜、鱼和弥赛亚的清真寺               243                    Shah Ali 及J. Dudley Woodberry

    为什么我成为一名穆斯林当中的宣教士      245                    E.J. Martin

完整阅读:见证的形式:我这样分享基督                  R71                   J. Dudley Woodberry

    “我,作宣教士?”女性的角度                   R78                   Karen

     阅读和活动推荐                                               245

第十二课 - 为穆斯林世界祷告                    249

本课阅读: 引言                                                        250

     通过祷告接触穆斯林                                      252                    J. Christy Wilson Jr.

     祷告和敬拜:我们回应伊斯兰的工具                 258                    John Haines

基础阅读:赢得穆斯林的代价是什么?             261                    Patrick O. Cate

     伊利比亚美洲人接触阿拉伯国家穆斯林    265                    Steven Downey

     克服千年的仇恨                                               267                    Luis Bush

完整阅读:穆斯林讲述: “为什么我选择耶稣”          R81

                J. Dudley Woodberry和Russell G. Shubin

     为穆斯林女性祷告                                          R85                    Kim Greig

     阅读和活动推荐                                               268


附录

真主的99个名字

按年代顺序阅读古兰经

术语表

参考书目

索引

圣经参考书目

古兰经参考书目

主题索引

图形和图表

    法谛海——古兰经的开篇章               18

    古莱什族谱                             21

    穆罕默德生平                           30

    国家独立和西方帝制的终结               36

    神圣的《引支勒》(新约圣经)            42

    祷告的姿势                             60

    文化图表                               62

    穆罕默德和基督道路的对比               74

    穆斯林世界观:「乌玛海」中的小船        95

    穆斯林历法                             97

    邪术的种类                            123

    民间伊斯兰世界观中神灵的级别          132

    对基督回应的特点                      136

    拦阻慕道者的文化和社会障碍            137

    古兰经中的耶稣                        175

    建立教会的步骤                        204

    教会本土化程度                        218

    本土化的过程                          228

地图

    当今八大穆斯林聚居区                   22

    六世纪的阿拉伯半岛及周围地区           29

    征服时期的倭马亚王朝(公元632-732)    38

    巩固时期的阿巴斯王朝(公元      732-1250) 38

    复兴时期的奥斯曼王朝(公元      1250-1700)38

    衰落的殖民期(公元1700-1979)          39

    阿拉伯语世界                           40

    中东在哪里?                           43

    穆斯林世界的心脏                       55

    东南亚                                 78

    高加索地区                            117

    联合国对巴勒斯坦的分治计划(1947)    152

    巴勒斯坦目前的局势(2004)            152

    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穆斯林的人口        155

    土耳其世界                            168

重点

 概念

   

基督徒可以在翻译圣经时使用「安 

拉」这个词吗?                         24

    哪里是中东?                           43

    真主对穆斯林的应许                     51

    圣经中关于伊斯兰五大支柱的教导         63

    你的世界观                             61

    荣与辱                                 73

    暴力的升级                             87

世界观在日常生活中的反映               96

    做好回答的准备                        128

    传福音是一个过程                      140

    影响穆斯林对福音感知的问题            149

    道成肉身的见证                        170

    见证的持续流失                        184

    在基督里完全                          186

    伊斯兰的人权                          195

    合一、顺服与团契                      205

    什么是植堂运动                        226

    圣经故事十步曲                        227

    甘愿受苦                              244

    多元化和多样化                        250

外展

    时代的需要                             30

    无条件的爱                             44

    采取主动                               58

    真诚的你                               80

    宰牲节                                101

    祷告                                  110

    提出合宜的问题                        130

    与穆斯林分享信息的技巧                148

    与穆斯林分享福音的更多注意            178

    分享真主为你所做的事                  191

    我们身边的穆斯林                      206

    赠送圣经                              243

    步行祷告方法                          254

鼓励穆斯林朋友接受耶稣基督            262

族群

        穆斯林的分布                         22

        阿拉伯语世界                         40

印度-雅利安人                        55

马来族                               79

印度-伊朗族系                       104

欧亚大陆民族                        117

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的人民            154

土耳其族                            168

中国的穆斯林                        197

欧洲的移民                          219

穆斯林归主运动                      252

引文

谁是穆罕默德?                  20

引文                            49

真主是上帝吗?                  59

不同的价值观                    83

穆斯林生活的主旋律              99

文化依据                       104          

信仰和实践                     125

带刺的铁丝网                   136

谁该为拯救人类负责?           166

跟随羔羊                       185

我如何能够继续作见证?         190

怎样才叫教会?                 220

通往穆斯林心灵之路             233

凭记忆讲述经文                 239

为什么要为穆斯林祈祷?         251

古兰经

古兰经是怎么说的?              17

圣书                            42

许可做的事——清真              56

禁止的事                        66

什么是吉哈德(圣战?)          89

穆斯林社会                     108

为什么需要巴拉卡(Baraka)?      126

为什么穆斯林说Insha Allah?     142

耶稣的死                       183

完美女性                       215

有条件的爱                     234

乐园和地狱                     258

故事

    拉希德的故事                   31

    「我不得不考虑永生的问题」     48

    战胜过去                       85

    学会宽恕                      106

    「我在梦中见到他」            121

    另一个能力之源                122

    「你跟随哪个圣人?」          131

    谁能赢得北印度?              146

    婚姻的压力                    164

    信仰的高昂代价                189

    友善虔诚                      192

    真主就在身边                  208

    身心灵的医治                  222

    帮助文盲和贫困者              224

    把对基督的信仰带回家          237

    借媒体深入限制传教的国家      241

       信实的见证                    249

    穆斯林寡妇前来赶赴神圣的约会  268

     妇女

一杯茶                           26

穆斯林妇女的头巾                 41

家庭和孩子                       68

穆斯林如何看西方妇女和基督教     82

 女性是家庭名誉的保护者           98

妇女和巫术                       118

透过她的眼睛                     156

接受福音的障碍                   173

妇女的人权                       201

结婚与离婚                       216

与穆斯林妇女接触                 235

热情好客                         266



前言

当你阅读本书,开始了解伊斯兰世界时,不妨首先看看伊斯兰宣教人士的主要培训中心——阿资哈尔清真寺(al-Azhar Mosque),以及开罗大学一千多年以来是怎样教导穆斯林信仰的。

 教授坐在一根柱子前的椅子上,学生们在他的身边围成了一个圆圈。椅子是按教导的主题来命名的,例如「古兰经注释书之椅」。几个世纪以来,因为教授的薪水是靠慈善捐赠来支付的,所以它们成了「赠椅」,也成了世界各地大学和神学院靠赞助设立的学术职位的范例。这个画面有助于我们通过本书对穆斯林的学习,形像地了解我们的任务。

椅子要靠四条腿的支撑来保持平衡,所以我们的学习也必须由四个角度来支撑和平衡。首先,我们必须了解正统的穆斯林是如何理解他们的信仰和实践的。我们需要设法体会穆斯林的经历——这意味着我们应当排除先前的偏见,坐下来聆听他们所说的一切。基督徒对穆斯林的理解和见证必须中肯,必须愿意按照穆斯林的定义来对待伊斯兰及它所信奉的理念。

其次,要充分利用各种非穆斯林的研究成果:历史和语言学工具,西方基督教的神学范畴和参与观察的技能。我们需要运用所有这些工具来理解穆斯林。

第三,要研究通俗穆斯林的信仰和实践。这些通常是正统的伊斯兰与原有的本土或种族宗教混合而成的一些信仰和风俗。例如人们渴望通过圣男圣女、神殿或护身符而获得能力和祝福。民

间穆斯林与正统穆斯林的需求有些不同。他们因对恶魔或有害势力的惧怕而感到需要拯救,而不是因为感到有罪而需要救赎。我们所传的福音必须符合他们感受到的需求。

要保持椅子的平衡还需要第四条腿——我们在穆斯林当中的,以及对穆斯林所作的见证。这一条对前三条来说是必要的。认识到穆斯林的需要而不承担义务是不负责任。当我们抬眼望到清真寺的塔尖时,可以看到一轮新月——伊斯兰的象征。新月反射出光亮,就像伊斯兰反映了某些圣经的亮光那样,但新月的中间是空的,或者说是黑暗的。我们的使命就是用「显在耶稣基督面上的真主的荣光」(哥林多后书4:6)来充满它。

在我们前所提到的阿资哈尔清真寺及开罗大学场景中,教长或教授手里或头上放着一本书,书本代表了所要传递的信息。学生们围坐成一个圆圈以便交谈和默想。他们的鞋子脱放在门外,因为清真寺既是一个学习的地方也是一个礼拜的地方。这些鞋子代表了他们在现实生活中的经历和实践。信息、交谈和默想、经历和实践——这三者必须时刻联系在一起。

本书《走进伊斯兰世界》尝试将这三者综合在一起,即每星期本书和你的导师提供信息,学习期间你与其他学生的交流和默想,还有其中与穆斯林接触的经历。如果你将这三者交织在一起,将有助于对伊斯兰的认识,并将在你个人和你所遇到的穆斯林的生命中结出累累硕果。

                                                     J. Dudley Woodberry


引言

    引言部分解释了课程的特色和常规作业。

基本前提

1. 我们信耶稣基督是道成肉身的真主。我们是为他来做所有工作。他的顺服和榜样是我们衡量自己的尺度。基督是我们的盼望,我们对未来与穆斯林的关系也因此同样充满了希望和信心。

2. 我们渴望与穆斯林平等融洽地相处,不主张与他们争论,因为他们不是我们的敌人。我们对他们不存畏惧,不谴责他们,也不会给他们贴上坏人的标签。与基督相比,我们没有一个人是义人:没有谁能达到真主的标准。我们寻求克服在我们之间树起高墙的社会交流模式。这些模式导致我们按意识形态、政治和民族下结论。我们要建立一个理解和同情的基础,要通过与穆斯林建立持久的关系来拆除这些障碍,正如基督主动与我们建立和睦的关系一样。在本书中必须对伊斯兰作出评估的地方,我们谨慎地使用了我们希望别人用于我们的同样的标准。我们相信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标准是基督。

3. 我们是福音传播者。我们有盼望与人分享的东西,就是信耶稣得救赎的好消息。我们希望在分享的同时,支持所有民族的内在价值。我们认为我们有责任分享耶稣基督信仰,并选择行使分享个人信仰的基本人权。

4. 我们认为彰显耶稣基督的爱包括致力于解决人们基本的需要。正如基督把我们转变成了新人,我们的信仰,加上我们对人类同胞的同情心,促使我们去建立友谊,传播福音,做对个人和社会整体都有益的好事情,通过解决人们的医疗、教育、社会、经济和政治需要帮助人。

5. 我们是实践者。虽然本课程的每一课都值得我们花一个学期的时间来学习,但这不是

穆斯林做礼拜

 

我们的目的。我们要用实用的知识和经验来装备基督徒,使他们能够立即理解穆斯林,并且

与他们交朋友。那些想在穆斯林中生活的人还需要进一步学习伊斯兰,穆斯林文化,甚至穆斯林语言。穆斯林是出色的老师,还有其它一些课程可以为要与穆斯林一起共事的基督徒提供进一步的训练。

致穆斯林读者

    很高兴您阅读我们的资料。我们认为基督徒理解他们的穆斯林邻居,同事和学生很重要。遗憾的是,还有太多的基督徒由于缺乏个人对伊斯兰的了解和与穆斯林人际关系的体验,对穆斯林仍持有偏见。我们不鼓励辩论或争论,提倡对穆罕默德、伊斯兰和穆斯林应持具有建设性的不带偏见的态度。

    我们不以任何形式强迫或引诱人们改变他们的信仰。我们极力反对带有负面形式的个人见证,这样的见证常常不尊重他人的传统和观点,引发争论。

    我们是福音传播者,分享我们的信仰是一种义务和责任。然而,我们理解,必须以一颗温柔、慈爱和崇敬的心来做这件事情,而不是以有条件的偏见来做。彼得前书3:15说,「有人问你们心中盼望的缘由,就要常作准备,以温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对我们的见证有什么回应掌握在真主的手里,基督徒不能表现出任何方式的胁迫。

    整个课程当中,我们也呼吁基督徒为穆斯林祷告,为改善他们的处境而努力。如你所知,许多穆斯林得不到基本的人权、基本的教育、医疗保障、干净的水、足够的食物,许多人还不能自由地实践他们的信仰,没有权力管理他们自己的事务。

    我们承认,我们的方法可能不同于人们自2001年911事件以来,从各部门所听到的公众反应。遗憾的是,很多人的反应还是出于对恐怖主义的惧怕,并继续不加批判地支持以色列,否认每个社会成员都应享有平等权力。还有些人贬损穆罕默德或伊斯兰,不承认所有的现代社会对伊斯兰文明的深重亏欠。我们课程中有个部分就是鼓励基督徒为他们奉基督之名对穆斯林所犯下的错误(十字军东征,奴隶制,帝国主义,甚至包括当前各种形式的政治经济压迫)忏悔和道歉,无论这种错误是出于什么误会。基督徒不该在这些问题上保持沉默,不应允许耶稣基督的名声被见机行事的所谓的基督徒的罪行所玷污。

    我们强烈认为基督徒应该虚心听取穆斯林的心声,因为穆斯林对他们的观点的解释远远胜过我们的解释。我们本可选择由基督徒作者或非宗教界作者提供的资料来解释穆罕默德的生平、穆斯林对世界文明所作出的贡献和穆斯林社会中的不同意见。然而,我们却坚信由穆斯林所提供的资料更胜一筹,在这些问题上更具权威性。我们还认为基督徒无论对伊斯兰已有多少了解,都会因阅读这些文章而受益匪浅。我们相信此课程将有助于基督徒增加对穆罕默德、伊斯兰和穆斯林的理解。因为看到了我们的共同点,或许他们会第一次认真地听到穆斯林的心声并合理地解释他们的信仰。

致授课教师

  

    很高兴你们能教导本教材。在备课时,请参阅有关课程的目标和引言。这将为你所要教的内容提供一个概貌。也请注意那些其它课上使用过的材料,特别是那些在前后章节使用的材料,这样你就不必重复别人已讲过的内容。请将你个人的经历和故事灵活地融入你的教案中。因为你的观点很宝贵,我们不要求你照本宣科。事实上,我们认为将你自己对上课内容主题的观点和看法融合到学生的学习过程中会更加吸引人。

课程结构:授课环节

    重点是将课程目标与学生的世界观和生活方式相结合。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达到每一目标:

  1. 1.引起注意:提出一些介绍性的问题(「思考问题」),发给学生有关课程「目标」的阅读材料。
  1. 2.目标:每一课的主题。
  1. 3.温习重点和先前讲过的概念:本课引言和课堂复习。

4. 传递新信息:本周讲课内容和阅读作业。

5. 学习指导:课堂。

6. 表现测评:测验,期末考试。

7. 提供回馈:给作业分数。

8. 学习评估:期末考试和书面文章。

9. 巩固学习内容和综合学习:与穆斯林建立友

   谊,清真寺的实地考察,祷告。


课程作业

    本系列课程的作业包括阅读,与穆斯林交往,实地考察清真寺,期末考试。考试内容可能包括书面文章,口头报告,或者两者兼有。以下是对这些作业的详细解释。

阅读作业

    每套课程阅读都旨在巩固和补充课堂教学所获得的知识。若于课前读毕,效果将最为理想。并非所有阅读材料都能在本书找到,有些只能在配套的网站上找到。

    在每一课中,介绍性问题包括「思考问题」,「引言」,「课程目标」,它们将帮助你注意阅读上的重点。如果没时间,那么请在课前阅读这三部分,因为它们将有助于你在课堂上的参与和学习。有些阅读材料具有争议性,用于激发思考,并不强迫学生认同里面的其观点。每套阅读分成三个部分

重点阅读:每一课有十五页重点阅读。我们极力推荐所有学员都阅读这些材料。这有助于对每一课重                     点的掌握。这些阅读材料就在本书                每课引言之后。

基础阅读:这部分每一课约有三十页:包括重点阅读和基础阅读。

完整阅读:这部分每一课约有四十五页:包括重点阅读、基础阅读和完整阅读。我们建议所有计划与                     穆斯林共事的学生都要读完整阅                    读。

其他内容

思考问题:这些介绍性的问题能将你引入课程,为你的思想建立基本的框架。在开始学习之前,请用片刻时间思考一下这些问题。

讨论问题:你可以使用这些开放性问题与他人讨论课堂材料。这可作为课堂活动,也可为你的论坛提供观点,或者仅仅供你自己推敲琢磨。

阅读和活动推荐:这部分是额外的阅读和活动,可能是你们感兴趣的或教授布置的作业,包括阅读、观摩、祷告、参观、吃饭、聆听、集会、购物或上网等活动。推荐的阅读和活动列在每课的最后,提供了更多有关本课主题的资料。

与穆斯林建立关系

    仅仅学习有关穆斯林的知识,而不去认识穆斯林或与他们交谈会错失我们希望你从本课程得到的最丰富的经历。所以,本课程的一项基本任务就是在我们的帮助下,去认识一个穆斯林。课程要求与穆斯林会面两次,目的是让你通过询问你穆斯林朋友的生活、价值观和想法等与他们接触并学习。你可以这样开始:

    我正在修有关伊斯兰和穆斯林的课,我有个作业,叫我请一位穆斯林和我分享他们对作为穆斯林的意义有何看法。你愿意帮助我吗?

    最理想的是,你的第一次会面应该安排在第三讲与第九讲之间,第二次会面要在课程结束之前。每次会面之后,你的联络人可能会要求你将你对会面的个人反思作为日记记录下来。

    跟穆斯林在一起的目标就是聆听和学习。对他/她的看法、观点、信仰和文化一定要特别敏感。开始的时候,那人可能有疑心,认为你只不过是想让他/她「改信」。甚至会对你有所提防,可能先前与基督徒的接触留下了不好的印象,需要发泄一下牢骚。

    你的谈话不要集中在基督教和伊斯兰之间的不同点上。千万不要争论或辩解。如果你想与之交朋友的人变得很好辩,那就请耐心地倾听。如果你能提出一些问题,务必使对方知道你渴望向他学习。如果你的朋友是移民或留学生,问问他们家乡的生活状况,那里的人吃什么,他们的孩子如何受教育,你朋友最思念家里的什么,在这里的生活有什么困难等等。本书C. R. Marsh写的题为「与穆斯林分享我们的信仰」的阅读材料可能对你准备与穆斯林新朋友会面有所帮助。

找个穆斯林交谈:你也许很想知道到哪里找穆斯林交谈,又该如何着手。以下是一些建议。穆斯林通常就在你周围,只是你还没认出他们来。无论你在哪里,停下来细细观察你身边的人,寻找你可能已有过许多接触的穆斯林。最重要的是,求真主带领你跟那个穆斯林建立友谊,然后等候真主所带领的那个人的出现。

如何开始:与穆斯林开始交谈的方式和与任何一个你新结识的人交谈的方式一样。要意识到他/她可能会讨厌别人因他/她特别的口音或装束而被你挑出来。如果你被拒绝,不要以为人家对你个人有什么看法。也要意识到那个人可能正忙着;如果顾客排成了长队,那人必须招呼顾客,那你就留在附近等他应付完他们,再开始你们的交谈。如果你的朋友正赶着去上课,不要强留他/她跟你谈话,你们可以约定另外的时间。下面是一些开场白的例子:

打扰一下,你刚才跟你朋友说的是什么语言?

听你讲话带点口音。请问你是哪里人?

对不起,我看你戴着头巾。您是穆斯林吗?

   然后解释你询问他的原因并进一步邀请他帮助你:

    我对伊斯兰很感兴趣。不瞒你说,我正在学习有关伊斯兰的课,我们的一个作业是找个穆斯林聊聊天,以了解更多的伊斯兰文化和信仰。我们可以约个时候在一起说说话吗?我非常感谢你的帮忙。

    如果那个人同意了,就可以约定会面的时间和地点。别忘了交换电话号码,或留下其他联系方式,以备那人初次约会没有露面。他/她可能会对你的诚意和意图表示怀疑,或者搞错了你们约会的安排。打电话确定你们约会的时间和地点。请尽量不要让人觉得你找他们只是要完成你的作业。穆斯林非常友善和好客。你如尊重他们,就会减少他们的戒心。

女人跟女人,男人跟男人:因为在伊斯兰里性别的角色分得很清楚,所以无论何时都尽可能选择与你同性的穆斯林。如果你是个男的,遇到一个穆斯林女性,就问她有没有兄弟或男性朋友愿意与你谈话。如果你是个女的,就询问你遇到的那个男的有没有女性亲戚或朋友可与你联系。如果你问某人是不是穆斯林,而他回答不是,这时候不要太尴尬。只要道歉就行,解释你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并请他介绍一个他可能认识的穆斯林与你认识。

继续与你的穆斯林朋友交往:在本课程结束之后,你与你穆斯林朋友的关系可能会中断,但如果还保持联系的话,你总会有机会跟你的穆斯林朋友谈及你的信仰。接触过几次之后,你的朋友可能会开始问及关于你和你的信仰问题。在你回答的时候请保持开明的态度,不要太急于求成。你最好不要马上邀请他们去教堂,即使他们想去也不要让他们去,因为许多基督徒的文化习俗可能会冒犯他们,除非他们提前心里有所准备。

    跟基督徒朋友在家学习圣经或进餐是比较好的开端。把你的穆斯林朋友介绍给基督教机构,领他参加团契,用爱心关心他们,这种交流方式胜过那些可能让人觉得不舒服的说教。你与你朋友的关系也许无法持续到与他们分享整个福音的地步。然而真主会利用这短暂的接触帮你成长,也许会通过你的友谊,播下希望的种子,以后由其他人灌溉和收获。

    这个作业可能令你觉得有压力。鼓励你能勇敢对待。以前修过此门课程的学员,凡结交了穆斯林朋友的,都获得了良好的经历。


实地参观清真寺

    本课程的另一项作业是参观清真寺和实地观察伊斯兰的拜功过程。

    实地考察的主要目的是观察、聆听、从他们的敬拜中学习、并有机会与清真寺的穆斯林交谈。对他们的观点、看法、信仰和文化要非常的敏感,因为开始的时候他们可能怀疑你只是想找他们辩论。课本中由C. R. Marsh写的阅读材料「与穆斯林分享我们的信仰」,对你准备参观清真寺会有所帮助。

    不要将你的问题集中在基督教和伊斯兰的不同点上,也不要与礼拜者或他们的领导争辩。如果他们在你不认同的方面表现得很独断,你只要听他讲就可以了。如果你有机会提问,就问他们对当穆斯林的看法,他们怎样实践伊斯兰,伊斯兰对他们来说有何意义。清真寺之旅应该可以为你“约见穆斯林”这个作业创造机会。

    参观期间请小心你的举止。看穆斯林是怎么做的,按照他们的指示行事。如果你不小心做错了事或引起某种冒犯,得马上道歉。不要为你的行为辩解,只需谦恭地问你应该怎样做才是正确的。特别要注意在进入清真寺拜功房之前将你的鞋子脱在正确的地方。男人和女人的着装都很保守,应该穿宽松的衣服。女性不要穿短裙,无袖装,或其他比较暴露的衣服;女性还需要完全盖住她们的头发。男人和女人在清真寺里必须分开坐。在拜功房里面的时候,所有人都必须保持安静和肃穆。如果有人要求你进去之前清洗或叫你坐在一个特别的地方,就照着做不要有任何异议。然而,你也可以请他们指示你应当如何做,你并非一定得参加这些仪式。你的目的是带着恭敬的态度观察。你必须以尊重的态度对待伊斯兰的圣典古兰经,不可在上面涂写,也不可把它放在低于腰部的位置。

    如果有人邀请你在拜功完了之后去进餐,不要拒绝,因为拒绝是很不礼貌的。他们给你吃的东西,多少要吃一点,即使不饿也要赏脸。如果你病了或对某些食物过敏,要及时解释,但必须清楚地表达你的谢意。吃饭的时候,与一起吃饭的人低声地交谈,注意不要打断别人的谈话,也不要一个人滔滔不绝地讲。不要只跟同去的人说话,要着重与那些请你们吃饭的人说话。多问问题胜于发表见解。席间和接下来交谈的时间要继续观察并仿效穆斯林主人的举止。特别应该注意的是,如果那些穆斯林男人坐在某个地方,那你们班上的男学生也应该坐在他们当中,并与他们交谈。女生也是如此。

    如果穆斯林要送你礼物,那就收下并表示感谢。如果他们拿出一些资料来出售,你想要的话就买,但不是必需。离开清真寺的时候,一定要向你们的主人亲自表达感激之情,感谢他们的热情接待,感谢他们乐意解释他们的信仰,并且允许你参加他们的礼拜。

古兰经译文:

    引用的大部分古兰经译文都是来自于Pickthall、Shakir或Yusuf Ali的译本。其他出处都有注明。古兰经经节没有统一标准。如果引用的经文跟古兰经译本相应的章节不相配,请参照相邻的经文。

AHMAD ALI –古兰经, Mir Ahmad Ali译

MAULANA –神圣的古兰经,Maulana

       Muhammad Ali译

PICKTHALL –古兰经的意义,Mohammed

       Marmaduke Pickthall译

RODWELL –古兰经,John Medows

       Rodwell译

SHAKIR –古兰经:译本,Mohammedali H.

       Shakir译

YUSUF ALI –古兰经的意义,Abdullah

       Yusuf Ali译

译者不详–作者没有说明引文出处。


导读图标

    整本书都使用了图标来指引你的学习。有些图标表示阅读层次,并指示你读到哪里该停下来,接下来读哪里。其他图标表示每课重点。主要图标表示的意义如下:

阅读图标

这个标识表示「重点阅读」,力荐所有学生阅读。

这个标识表示「基本阅读」,「基本阅读」帮助你在「重点阅读」上有更深的了解,也要求所有学生阅

               读。

这个标识表示「完整阅读」,本书中没有这部分,但在配套网站www.encounteringislam.org/readings

www.jdjysl.com – 中文

上能找到. 这部分阅读不是规定给所有学生的, 但是免费提供的。

重点图标


此图标指出并讨论学生应当知道的一些圣经上或文化上的重要概念。


此图标指出并讨论结识穆斯林的正确方式。


此图标指出主要穆斯林聚居地区的概貌,并描绘每一地区族群的特点。


此图标指出阐明每课要点的引文。


此图标指出探究古兰经重要经文和概念的重点。

此图标表示这些故事给我们开了一扇窗,让我们能了解穆斯林和有穆斯林背景的信徒的生活。


此图标表示该处讨论穆斯林妇女特有的问题。

        

常见英文词汇

Abu Bakr -艾布•伯克尔,第一位男性皈依者,穆罕默德的支持者,第一位哈里发

Aisha    - 阿伊莎,穆罕默德最喜爱的妻子(第三个妻子)

Ali  - 阿里,穆罕默德的堂弟,继承人(什叶派)

Allahu Akbar – 阿拉伯语,意思是「真主至大」

Amulet - 护身符

Animism - 万物有灵论

Arabic   - 阿拉伯半岛,亚洲半岛西南

Arabic   - 阿拉伯语,闪族语言,古兰经所用的语言

Arabs    - 阿拉伯人,说阿拉伯本族语的人

Aya - 古兰经中的一章

Ayatollah- 真主的象征,什叶派高级别合法学者的头衔

Bedouin - 贝多因人,阿拉伯沙漠上的游牧民族

Believers  一神论者,真主的信徒

Bismillah – 「奉真主之名」,对真主的祈祷语

Byzantine Empire–拜占庭帝国,晚期的东罗马帝国

Byzantium–拜占庭,古希腊城市(伊斯坦布尔)

Cairo–开罗,埃及首都,伊斯兰中心

caliph (khah-lihf )–哈里发,伊斯兰以前的政治精神领袖

Caliphate (khah-lihf-ate)    –哈里发政权,由哈里发统治的穆斯林国家

charismatic –强调超自然的天赋的个人的宗教经历

Christendom–以地域定界的基督教界

Constantinople–君士坦丁堡,伊斯坦布尔以前的名字

contextualization–本地化、本土化、处境化

Creed–见证,信仰表白,第一支柱

Crusades–十字军东征,基督徒征服圣地耶路撒冷的运动(1200s–1300s)

Dar al-Harb (dahr ahl-hahrb)–战争地区,伊斯兰主管之外的领地(战争)

Dar al-Islam (dahr ahl-ihs-lahm)     - 伊斯兰地区,穆斯林统治的地区(和平)

da‘wa (dah-ah-wah)–号召令,号召所有人跟随真主

dhimmi (thihm-mah)–受保护的对象,通常指生活在伊斯兰法制下的犹太人和基督徒

du‘a (dah-wah)–祈祷,非正式的祷告

evil eye–恶眼,带来罪恶的嫉妒的窥视

al-Fatihah (ahl-fah-tee-hah) –法谛海,古兰经的第一章开端,礼拜当中重复诵念的经文

Fatima (fah-ah-tee-mah)–法蒂玛,穆罕默德和赫蒂彻(Khadija)所生的女儿

fatwa (faht-wah) –宗教法令

folk Islam–民间伊斯兰

Gabriel–天使长吉卜利里,即加伯列,真主派去将古兰经启示给穆罕默德的人

gospel–福音,耶稣的信息,引支勒

hadith, Hadith (hah- deeth)–圣训,传统;解释伊斯兰的文学汇编;先知语录

Hagar   –夏甲,以实马利的母亲

hajj (hahj)    –(麦加)朝觐;第五支柱

halal (hah-lahl)–清真,允许的,合法的

hanif (hah-neef-ah)–哈尼夫,伊斯兰之前的阿拉伯一神论者

haram (hah-rahm)–禁止的,非法的

Hasan (hahs-sahn)–哈桑,阿里的儿子,穆罕默德的外孙

Hegira (hihj-rah)–出走麦地那,同Hijra

Hijra (hih  (hihj-rah) –穆斯林迁徙(从麦加到麦地那)

Holy Black Stone–圣黑石,克尔白天房里神圣的石头

Holy City–圣城麦加

Holy House–真主之屋,克尔白天房

Husayn, Husain, Hussein (hoo-sayn)–侯赛因,阿里的儿子,穆罕默德的外孙,为什叶派所悼念

Id al-Adha, Eid al-Adha (eed ahlahd-hah)–宰牲节,表示朝觐结束

Id al-Fitr, Eid al-Fitr (eed ahl-foohtihr)–开斋节,表示斋月的结束

ijma (ahj-mah)–公议

imam (ee-mahm)–阿訇,宗教领袖,专业的神职人员

Imam (ee-mahm)–伊玛姆,教长,杰出的法学家(逊尼派);真主指定的继承人(什叶派)

infidel   –非信徒,多神教徒,异教徒,偶像崇拜者

Injil (ihn-jeel)–引支勒,原始的未败坏的福音;现在的新约

Isa (ee-sah)–尔撒(阿拉语),耶稣

Ishmael–易斯马仪,即以实马利,阿拉伯人之祖先易卜拉欣,即亚伯拉罕的儿子

Islam (ihs-lahm)–伊斯兰,服从;穆斯林的一神论信仰

Islamist–伊斯兰主义者,极端的伊斯兰政治或社会活动者

jihad (jee-hahd)–圣战,对内追求圣洁的属灵争战,对外扩张领土的战争,媒体常用语

jinn (jihn)–神灵,有邪恶的也有善良的

Ka‘aba (kah-ah-bah) –克尔白天房,在麦加,里面放有圣黑石,是伊斯兰的中心地

kafir (kah-fi hr)–忘恩负义的,异教徒

Khadija (khah- dih-jah)–赫蒂彻,穆罕默德的第五个妻子

madrasah (mahd-rah-sah)–伊斯兰学校

Mahdi (mah-dee)–救世主,再临的弥赛亚

man of peace       –和平者,欢迎基督徒见证的社区领导人(路加福音10:5-9)

masjid (mahs-jihd)–清真寺

MBB–穆斯林背景的信徒

Mecca  –麦加,伊斯兰的圣城;克尔白天房所在地

Medina(mah- dee-nah)–麦地那,伊斯兰第二圣城

Messenger of God, The–真主的使者,穆罕默德

Middle East–中东,亚洲西南部

minaret–清真寺尖塔,呼叫礼拜之时用的

Monophysite (mo-nof-ih-site)–基督一性论者,认为基督具有不可分割的神-人合一性

mosque (mahsq )  –清真寺,穆斯林礼拜祷告的地方

Muhammad (moo-hahm-mahd)–穆罕默德,最后一位先知,伊斯兰的创立者(570-632)

mujahid, mujahideen (moo-jahhihd, moo-jah -hah-deen)–圣战士

mullah (moo -lah)–毛拉,穆斯林宗教领袖或教士

Muslim (moos-lihm)   –穆斯林,一个服从的人;伊斯兰的追随者

Nestorian     –聂斯托利派,认为基督有截然不同的两性:一个是神性,一个是人性

Ottoman–奥斯曼,土耳其帝国(c.1300–1922)

Paradise–天堂,死后的奖赏

People of the Book–曾受天经的人,犹太人和基督徒(古兰经)

Persia–波斯,西南亚古帝国的领地

Pillars of Faith - 信仰之柱,穆斯林的五大宗教义务

pir  (peer)   –年长者,聪明的人;圣人;属灵导师(苏非派)

popular Islam–民间伊斯兰,普通穆斯林的做法,对付惧怕和神灵问题

power encounter–势力交锋,通过祷告与邪恶势力交锋

prophet –先知,上天启示的告诫者

The Prophet–穆罕默德先知,真主的使者

Qur’an (Koran) (quhr-ah-ahn)–古兰经,伊斯兰的圣典

Quraysh (koor-ray-ihsh)    –古莱什部落,麦加一个占优势的阿拉伯部落(穆罕默德的)

rakat (sing., rakah, raka) (rah-kat, roo-koo-uh)–八拜,规定的一套礼拜仪式

Ramadan (rah-mah-dahn)–斋月

rasul (rah-sool)    –使徒;使者;先知;穆罕默德的称谓

salaam (sah-lahm)–和平,问安

salat (sahl-laht)    –拜功,每天必须五次的礼拜;第二支柱

saum (suh-woom)–斋戒,第四支柱,尤其在斋月期间

Shahada (shah-hah-deh) –信念,见证;第一支柱

Shari‘a, Shari‘ah (shah-ree-ah) –理想的伊斯兰律法;表达在古兰经、圣训、圣行中的真主的意志

sheik, sheikh, shaykh (shaykh)  –教长,部落或宗教领袖

Shi‘i (plur., Shi‘a) (shee-ee) –什叶派,占少数(15%)的一个伊斯兰分支,阿里的追随者

shirk (shuhrk)–拜偶像的,被认为是多神教徒

Sind–信德,巴基斯坦一地域名;一河流名

Sufi , Sufi sm (soo -fee) –苏非派,伊斯兰神秘主义派别;知晓真主的存在;关系

Sunna (soon-nah) –圣行,被确定的标准化的先例;以穆罕默德的榜样为基础,来自于圣训

Sunni (plur., Sunnis) (soon-nee) –逊尼派,最大的(85%))伊斯兰分支;起源于圣行

Sura (Surah) (soo-rah)–章,古兰经的章篇

ta ethne (tah ehth-nay)       –万民,人民团体

tawhid (tahw-heed)–用来表示真主的独一性

Traditions –传统,圣训

truth encounter   –认识真理,不信道者与圣经的接触

Ulama (oo-lah-mah) –乌力马,在伊斯兰律法下培养的穆斯林学者的总称

Umar (oh-oo-mahr)–乌马尔,穆罕默德的岳父;后来的第二任哈里发

umma, ummah (oom-mah)–乌玛,穆斯林社会;伊斯兰统一平等的民众

Uthman (ohth-mahn) –奥特曼,穆罕默德的堂弟,第三任哈里发

Wahhabi (plur., Wahabiyin) (wahhah-bee, wah-hah-bee-yeen) –瓦哈比派,逊尼派伊斯兰的一个保守派分支

worldview–世界观,价值体系

Yathrib (yehth-rihb)   –雅斯里布,圣迁的目的地;后改名为麦地那

Zaid (zah-eed)–扎伊德,穆罕默德收养的儿子

zakat (zah-kaht) –天课,(为贫困者)的法定救济税;第三支柱


第一课 - 伊斯兰的创立

走进伊斯兰世界

第一课

伊斯兰的创立

思考问题

•  什么影响穆罕默德成为一个领袖?

•  我们能从穆罕默德身上看到些什么?

•  穆罕默德生命的方向与基督所选择的道路有何不同?

•  我们基督徒对穆罕默德应持什么态度?

课程目标

描述伊斯兰的创立和穆罕默德的生平。包括:

  1. 伊斯兰创立之前,阿拉伯半岛的历史、文化和宗教背景。
  2. 穆罕默德决定逃离麦加苦难生活,并通过政治手段在麦地那追求成功,与基督选择通向十字架道路的对比。
  3. 伊斯兰的发展史,从穆罕默德的第一个启示到政治上接管麦加,以及穆罕默德之死。
  4. 穆罕默德对犹太教和基督教圣经传统的抵制,对抗麦地那的犹太人,改变朝拜方向,征服麦加,将伊斯兰运动转变成了一种阿拉伯宗教。
  5. 早期伊斯兰与犹太教和基督教的相互影响,包括穆罕默德时期阿拉伯半岛上圣经的缺乏。

本课阅读

重点阅读:  引言…………………………………………………………………16页

            伊斯兰的开始………………………………………………………19页

基本阅读:  基督教和早期伊斯兰………………………………………………28页

完整阅读:  先知穆罕默德……………………………………………………..R 1页

            完整阅读的材料可以在www.jdjysl.com这个网站上找到

引言

    由于人类的堕落本性,我们总是带有自己的文化框架,用带着偏见的有色眼镜来观察这个世界。我们透过这样的眼镜来编辑、理解和评价我们所经历的一切。除非我们看到有人戴着一副不同的眼镜,否则我们往往不会意识到自己戴着的文化有色眼镜。

    要了解伊斯兰,我们需要戴上一副不同的眼镜来看这个世界。这将使我们更好地理解和评价以及感受穆斯林和他们的世界。我们会纠正先前不对的观点,扩大自己的理解范围。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将认同或接受所看到的一切,那不是我们的目的。

    本书不仅旨在发展对穆斯林观点的理解和尊重,而且还要为我们与穆斯林建立深入持久的良好关系做准备。虽然很多与穆斯林和伊斯兰有关的事情会让我们犹豫,但我们的重点是建立和善与友好的关系,强调倾听和学习。

穆罕默德的第一个启示


    让我们从穆罕默德的第一个启示说起吧,这个经历带来了伊斯兰的诞生。他的一个妻子在有关穆罕默德的言行录亦即圣训中清楚地描述了这次经历:

    启示降与使者始于真梦。使者所梦犹如晨辉。后来使者喜欢独静,他到希拉山(Hira)山洞拜功静悟,许多昼夜皆不回家,直到想家和需要干粮时才返回赫蒂彻(Khadija, 其妻)处,为再次前往做准备。终于启示降临了。当时,使者正在希拉山洞,天使突然降临对他说:「你诵念﹗」先知回答说:「我不会念。」

    先知补充说:「天使紧紧地搂抱着我,让我无法忍受,于是他松开手再次要我诵念,我说,『我不知道怎么念。』他于是第二次使劲地搂抱着我,直到我受不了。他于是又松开说:『你诵念﹗』我还是说,『我不知道怎么念(或者也不知道念什么)。』这时,天使第三次紧紧搂抱我,松开后说,『你应当奉你的创造主的名义而宣读,他曾用血块创造人。你应当宣读,你的主是最尊严的。』」(古兰经96:1-3,Yusuf Ali)真主的使者因着所受的启发和惊悸返回到赫蒂彻处,他说:「快给我盖上被子﹗快给我盖上被子﹗」后来才渐渐心安神定。使者向赫蒂彻叙述经过时说:「我很担心我自己。」赫蒂彻宽慰他说:「不要这样。以真主发誓,真主绝不为难你。因为你慈悯亲友,帮助弱者,关心穷人,款待客人,解救人们于水深火热之中。」赫蒂彻遂将使者带到她的堂兄沃莱盖(Waraqa bin Naufal bin Asad bin Abdul Uzza)那里,沃莱盖是伊斯兰建立之前信奉基督教的。他通晓希伯来文,并用希伯来文根据福音精神写了许多作品。但时下他是一位双目失明的长老。赫蒂彻对沃莱盖说:「堂兄啊,听听你侄儿讲的吧﹗」沃莱盖遂问道:「我的侄儿呀,你怎么了?」使者便讲述了自己所见。沃莱盖对使者说:「这是真主差往穆萨的同一个人(天使吉卜利里),他知道真主的秘密。但愿在你传教之日我仍年轻力壮,但愿在你的族人驱逐你之时我仍健在。」使者问道:「我的族人会驱逐我吗?」沃莱盖用肯定的语气说:「是的,象你带来的这类信息,无论何人带来都会遭到反对。在你为圣之时,如我还健在,我一定竭力相助你。」但是不久,沃莱盖去世了,启示也中断了一段时间。1

    穆罕默德在麦加附近希拉山山洞里似乎经历了一件不同寻常的事情,这件事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方向。其他一些圣经人物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创世记32章记载雅各和真主的使者一整夜都在摔跤;撒母耳记上第3章说撒母耳需要以利的鼓励才敢听真主的声音。在圣经中的记载中,大部分天使的造访故事开头都是天使说:「不要害怕」。在这一段描述当中,穆罕默德显然是受到了惊吓,而在故事中也没有让他不要害怕的吩咐。


“你是怎样看待先知穆罕默德的?”

    穆斯林朋友在一开始跟我们建立友谊时,经常问这个试探性的问题。我们如何回答往往会影响到与他们的关系发展的方向。穆罕默德一直被人指控为精神上有毛病,是个癫痫患者,甚至是个被魔鬼附身的人。因为他对妇女和犹太人的所做所为,人们对他一直持否定态度。然而他却是历史上最大、最持久、最有影响的运动之一的创始者。如要诚实地列出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人物名单,则不容忽略穆罕默德。然而,我们对这位伊斯兰先知和造就了他的环境有多少的了解呢?

    了解伊斯兰诞生和发展的环境会帮助我们更加深入和公正地了解穆罕默德。我们需要承认当时的基督徒和教会的软弱和失败。而且,我们会探究早期的伊斯兰如何在麦加成长并受迫害,从一场改革运动演变成在麦地那创造了一个新兴的截然不同的社会。

    穆罕默德从一个可怜的孤儿,变成了一个可信赖的谈判高手和成功的商人。后来成长为一名宗教和社会的改革家,继而成为一名能干的政治领袖。穆罕默德号召人们敬拜唯一的真主,万物的创造者。他反对偶像崇拜,反对虐待穷人、孤儿和寡妇,反对富人放高利贷。他呼吁人们服从于真主,感恩于真主的赐予,以免他们将来受真主的审判。因为他的这些立场,他和他的追随者受到本族人的残酷迫害。

从麦加出走到麦地那

    受过十二年之久的迫害之后,穆罕默德和他的一伙追随者逃迁到了雅斯里布(Yathrib),也就是后来的麦地那,伊斯兰发展的一个重大里程就此开始了。穆罕默德将迫害和苦难看作是令人厌恶的事,视追求成功为他一生的道路,并将成功视为真主的祝福。伊斯兰历法的起始点不是从穆罕默德的出生日或他去世时算起,也不是从希拉山洞的第一次特殊经历开始,而是从出走麦地那开始。穆罕默德将雅斯里布要他来平息部落纷争的邀请,看作是真主拯救他脱离苦难。这次迁徙开创了一个崭新、繁荣的伊斯兰社会,包括麦地那第一座清真寺的建造和穆斯林礼拜制度的确立。今天,全世界的穆斯林要求每天拜功五次,嘴里念着宣礼词:「真主至大﹗快来礼拜吧﹗快来成功吧﹗」

    随着新穆斯林社会势力的壮大,穆罕默德开始流露出权力腐败了的迹象。虽然他对第一个妻子赫蒂彻一直很忠诚,直到她死。但在她死后他还是娶了九到十一个女人。她们大部分是他早期追随者的遗孀,受他的保护,政治的联姻也带来了阿拉伯各部落的联盟团结。他娶的妻子中有一个是年轻女孩,有几个是女奴,还有一个是他养子的妻子。

    最初,穆罕默德希望与麦地那的三个犹太部落联合。在遇到反对后,他驱逐了两个部落,杀害了第三个部落的八百男丁,将妇女和孩子卖为奴隶(当时的普遍做法)。穆罕默德和他的臣民还袭击商队,违反条约。我们不该认为穆罕默德利用扩张控制权使人被迫皈依了伊斯兰,或使他们全都自愿皈依。穆罕默德袭击古莱什人的商队,对他的敌人进行经济报复。他还攻打那些不顺从于他的阿拉伯部落。这也许形成了伊斯兰世界未来扩张的固定模式,也设定了它成功的画面。然而,其暴力的规模远不及蒙古入侵战,十字军东征,或二十世纪的世界大战和种族屠杀。

按照他那个时代来评价

    当我们按照穆罕默德生活的年代的眼光来评价穆罕默德的成就,而不是用现在的标准来评判他时,情况会怎样呢?现代社会花了多长的时间才废除奴隶制度,给予妇女投票权和其他权利呢?

  古兰经是怎么说的?

    古兰经114章中的头一章叫做法谛海(al-Fatihah),意思是开端。在某些方面它类似于新约中的主祷文。「比较地学习这两段祷告文会除去我们对伊斯兰祷告怀有的那种陌生感,帮助我们了解基督徒和穆斯林属灵方面的一些共同点。想想穆斯林的祷告兴许能给我们设身处地的了解,领悟他们与真主之间的某些关系。」[1]穆斯林拜功时每天要诵念法谛海五遍。

阿拉伯语法谛海的翻译如下:

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全世界的主,               至仁至慈的主,                               报应日的主。                                 我们只崇拜你,只求你佑助,                    求你引导我们上正路,                         你所佑助者的路,不是受谴怒者的路,也不是迷误者的路。

 

    本章的头一句是整个古兰经重复最多的经文。第一行文字叫作Bismillah,是任何场合都要说的一句话,比如避开诅咒,祝福小孩,吃饭之前或者新事务开始的时候。


法谛海——古兰经的开篇章

Al-Fatihah

    把人当作财产是我们历史文化的一部分。穆斯林世界也不例外。所罗门的妻子有多少个是年轻的女奴?马利亚嫁给约瑟的时候有多大?我们犹太教和基督教的领袖有多少人象大卫和基甸一样败坏了,败在了自己的不忠和堕落下?如果我们衡量站在法老面前的亚伯拉罕或面对战争的约书亚,我们对他们和他们所处的时代会有什么了解呢?我们当今精神领袖的失败又说明什么呢?我们自己又如何呢?我们对那些反对我们的人又是怎样的反应呢?如果我们要找一个受过试探但没有犯罪的人作为榜样,那唯有基督的一生能做我们的典范。

    人的本性导致基督徒总是定睛于穆罕默德人性的失败,并只强调他的弱点而不承认他的优点。我们可不可以把穆罕默德看作是一个致力于反对偶像崇拜,反对虐待妇女孤儿的进步的改革家呢?一个将封建部落社会统一成一个法治社会的领袖呢?一个和我们一样的凡人和罪人呢?

犹太人和基督徒的影响

    作为一个真理的寻求者,穆罕默德为何没有看见基督彰显在与他同时代基督徒的身上呢?他们好像四分五裂,将精力更多地用于在地上帝国的政治统治,而不是用于与他们周围的人群分享基督。第七世纪的少数几个宣教闪光点都离阿拉伯半岛太远,如将福音带进了印度和中国的聂斯托利派,将基督带到日尔曼族的凯尔特人(Celts)。如果穆罕默德所处时代和地区的基督徒不那么种族主义,不那么本位主义,那情况又会是怎样的呢?如果他们能帮助他扩大对真主真理的认识,情况又会是如何呢?这些纯理论上的问题今天给我们一些提示:基督徒要不要为其周围的人对真主的看法负责?我们与他人接触造成负面见证而非正面见证达到了何种程度?

    在伊斯兰刚起步的时候,阿拉伯半岛上缺乏圣经的见证。穆罕默德和阿拉伯各族没有本族语言的圣经。这一地区零星的犹太人和基督徒实践的是异教的做法,所以他们没能够彰显圣经对社会问题的解决之道,而这些问题是穆罕默德想要去纠正的。直到公元837年圣经才被翻译成阿拉伯语,1516年后才得以大量出版(在此之前只有少量学术文献)。在过去的十四个世纪里,只有极少的基督徒涉足穆斯林的宣教事工。即使在今天,尽管每三个非基督徒当中就有一个是穆斯林,但在每十二个宣教士中才有一个在他们当中工作。

    穆罕默德似乎期待他周围的犹太教徒会肯定他的信息。然而当他们对之持以否定态度的时候,伊斯兰便渐渐地背离犹太教和基督教所共有的传统。然后一个启示出现了,指示他面向麦加祷告,而不再是耶路撒冷,并且规定斋月禁食,取消赎罪日。实施麦加朝觐是为了联合阿拉伯部落,利用每年返回麦加朝觐的机会使他们团结在伊斯兰的旗下。

– K.S., 编者

  1. 1.From Sahih Bukhari, The Collection of Hadith, narrated by Aisha; trans. M. Muhsin Khan; vol.I, bk. 1, no.3. Aisha was Muhammad’s favorite wife in his old age.

伊斯兰的开始

作者:William M. Miller

 

    威廉•米勒(Willian M. Miller)是在伊朗宣教的基督教长老会的宣教士,事奉时间从1919年到1962年。他于1995年辞世,享年101岁,是参加学生自愿运动的最后几位宣教士之一。

Adapted from William M. Miller, A Christian’s Response to Islam (Phillipsburg, N.J.: Presbyterian and Reformed, 1980) pp. 13-40. Used by permission. www.prpbooks.com

编者注:

我们在学习下面这篇文章的时候,应该自问:「我们如何才能更加平衡地对待伊斯兰的创立者和我们自己的基督教历史?」我认为穆斯林和基督徒之间的差异不在于我们的行为,而在于我们将谁当作救主。基督徒不应表现得比他人优越,因为这是自大傲慢的表现,也不符合为基督作见证的圣经原则。

    米勒博士(Dr. Miller)是我的导师。在他在世的最后几年间,我曾有幸受教于他,也看到了他对穆斯林的极大爱心。作为一个忠实的祷告者,他保存着大量的索引卡,上面记录了他遇到的穆斯林的名字,几十年来一直为他们的每一个人祷告。他在基督恩典里的坚定、温柔、谦卑的心,对伊斯兰不妄加批评的态度,至今都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特别让我记忆犹新的是,他在九十五岁高龄的时候还能脱口背出希伯来书12:1-3:

   「我们既有这许多的见证人,如同云彩围着我们,就当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或作仰望那将真道创始成终的耶稣)他因那摆在前头的喜乐,就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便坐在神宝座的右边。那忍受罪人这样顶撞的,你们要思想,免得疲倦灰心。」


    有些人乐意向他们的穆斯林朋友和熟人宣讲基督,有些人积极为穆斯林祷告,还有些人通过语言和行动使基督为人所知,所有这些人都有必要清楚地知道穆罕默德是谁,他教导的是什么。虽然基督徒学者们写了许多关于伊斯兰历史和教义的经典著作,但有些基督徒似乎对这个宗教政治体制是如何开始的,它是建立在什么样的教义和实践之上等问题还是模糊不清。这位阿拉伯先知的大部分有趣的故事在这篇文章中都只是做简要的讲述,如同早期的穆斯林历史学家讲述的那样。我们力求努力做到「用爱心说诚实话」(以弗所书4:15)。然而,在讲述穆罕默德生平故事的时候,不可能完全符合历史细节,因为资料来源主要是传统,有些传统是在穆罕默德死后很长时间才出现的。最可靠的来源就是古兰经了。下面几页讲述的事实大部分都是穆斯林和非穆斯林作者们所一致认同的。

穆罕默德时期的阿拉伯半岛

    受真主的眷顾,大约公元570年的时候,一个男孩在阿拉伯半岛西部的麦加呱呱坠地了,取名穆罕默德(意为受赞扬的人)。那些给他取名的人根本没有意识到他将会对世界起多么大的影响,几乎没有几个人能比,而且确实会受到几个世纪以来千千万万民众的颂赞。

    阿拉伯半岛地域辽阔,大多地方是沙漠。在沙漠地带,贝多因族游牧民带着他们的畜群东搬西走,住在他们的黑帐篷里过着游牧的生活。那里也有城市,富裕的商人在城里做着他们的生意,最主要的一座城市就是麦加。经过麦加,骆驼商队背着货物在南部的也门和北部的叙利亚之间穿梭。麦加既是个重要的商业中心也是座圣城。从古时候起,城里就座落着一栋立方体的建筑,名叫克尔白(立方体的意思)天房,被认为是真主的屋宇。有一个说法是,这圣屋曾被一场洪水摧毁了,亚伯拉罕(易卜拉欣)和他的儿子以实玛利(易司马仪)又重建了它。在阿拉伯文里面,真主(Allah)的意思是真主(神),好像阿拉伯人公认他就是至高的神。他们是从犹太人那里了解到他的,还是从他们的祖先亚伯拉罕那里继承了这个知识,我们不得而知。穆罕默德父亲的名字叫做阿卜杜真主(Abd Allah),意思是真主的奴仆。

    虽然当时的阿拉伯人承认真主是至高的神,但他们不认为他是唯一的神,他们也没有特别专门去敬拜他。他们崇拜许多其他的神,在穆罕默德年轻的时候,克尔白天房里放满了其他男神和女神的神像。阿拉伯人每年去麦加参加一年一度的商品交易会时,他们按照惯例也会去克尔白天房朝觐,绕天房走七圈,亲吻或触摸镶置在墙里的圣黑石(al-Hajar al-Aswad)。这是一颗被赋予了很大宗教意义的陨石。虽然阿拉伯人不是一个很严格的宗教民族,但麦加的这座神殿和对它的朝拜仪式在他们心中是至高与宝贵的,是他们文化传统中的一个重要元素。

        

阿拉伯半岛上的哈尼夫人(Hanif)、犹太人和基督徒

    不是麦加所有的人都满意他们国家的状况。政治局势不是很好,许多小部落之间经常争战,国家缺少统一团结,有被周围大帝国,如波斯、拜占庭和埃塞俄比亚等国吞并的危险。大众化的宗教并不能让那些少数想了解真主的人满意。据说一小群有学识的人也就是哈尼夫人曾经聚在一起商讨这些政治和宗教问题。

    难道阿拉伯半岛没有人能告诉他们是否有这位唯一的真神呢?的确,从古代起,大量的犹太人曾居住在阿拉伯半岛,有一些人在麦加。在麦加以北280英里的麦地那有三个很大的犹太部落,各部落都有他们的犹太教会堂和经典。他们在物质方面很富裕;他们拥有骆驼、房子、土地和该城商业主要的控制权。他们的教育和生活水平都高于周围的阿拉伯异教徒。阿拉伯人知道犹太人不崇拜偶像,只崇拜那看不见的神真主。但犹太人不太可能让异教徒了解那藏在他们经典里的属灵宝藏。

    而且,阿拉伯半岛上还有基督徒。在其北部有几个已经成了基督徒的阿拉伯部落。在南部的纳季南(Nejran)地区许多基督徒有他们的主教和牧师,还有古叙利亚语的圣经。东方聂斯托利派教会先前派过宣教士到阿拉伯半岛,但并没有取得多大的成功,大部分阿拉伯人还是异教徒。基督徒似乎缺乏爱心和圣洁的生活,属灵力量似乎也不够强大,这使他们没能够有成效地在阿拉伯半岛完成宣教使命。

穆罕默德的幼年

    穆罕默德的父亲阿卜杜真主在他儿子出世前就在麦加去世了(大约570年)。穆罕默德的母亲阿米那(Amina)在他六岁的时候也去世了,成了孤儿的穆罕默德被托付给了他的祖父抚养。这位老人很快也去世了,穆罕默德又被给了他的叔叔艾布•塔利卜(Abu Talib)带养。塔利卜待他很好。穆罕默德的家族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古来什(Quraysh)部落中的一份子,该部落掌管克尔白天房。虽然艾布•塔利卜是个比较有影响力的人,但也很贫穷,据说穆罕默德在沙漠里做过一段时间的牧羊人。还传说他在十二岁的时候随他叔叔跟一个商队去了叙利亚。

婚姻

    这个年轻人长成了一个性格温和又很能干的人。在他二十五的时候,受雇于麦加一个名叫赫蒂彻的很富有的寡妇,陪同她的商队去叙利亚。这次商旅他表现得很出色,所以回来的时候,四十岁的赫蒂彻提议与他结婚。穆罕默德同意了这门婚事,他的妻子给了他爱、财富以及在麦加很有社会势力的地位。

    穆罕默德和赫蒂彻生了两个儿子四个女儿,在他妻子去世之前的二十五年间,他没有另娶过别的妻子。两个儿子在幼年时都夭折了,这使他们承受了沉痛的打击。这些年间,穆罕默德与麦加的首要人物结交,渐渐熟知国内的宗教政治局面。赫蒂彻有个亲戚是信基督教的哈尼夫人,穆罕默德可能跟他和其他的哈尼夫人讨论过阿拉伯半岛的一些问题。穆罕默德知道犹太人和基督徒崇拜真主,不崇拜偶像。虽然他仍然在克尔白天房敬拜,但他很有可能已经开始意识到这座真主屋宇里的偶像并不是真神。

影响的扩大

    从我们所知道的穆罕默德的历史看来,很清楚的一点是他是个很诚挚的寻慕真主的人。他此时已有时间和金钱旅行。他难道没有想过,可以去纳季南或叙利亚或埃塞俄比亚,从那些有学问的基督徒那里询问他们经文里关于真主的教义吗?穆罕默德好像从来没有认真努力地学习过圣经里写的是什么。他知道圣经是在犹太人和基督徒手里,他后来也证实圣经是真理。他所接触到的圣经内容显然是来自那些不能够或不愿意给他正确信息的人。结果,穆罕默德到生命终结的时候都不了解真正的福音是什么。他见到教会不同支派的成员之间激烈的争吵,是不是因为这点而阻止了他请教基督徒老师呢?还是作为一个来自麦加的阿拉伯人,那种民族骄傲感使得他不情愿谦卑自己而屈身向作为少数民族的犹太人和基督徒请教呢?无论是什么样的原因,穆罕默德很可能就在此转折点错过了通向真主的道路。他没有从能够向他显明基督的人那里寻求属灵上的帮助。

谁是穆罕默德?

    他为信仰甘受迫害,最终所取得的伟大成就,还有那些相信他并把他看作领袖的人们具有的高尚道德情操,所有这一切都证明了他基本的为人。假定穆罕默德是冒名者引起的问题比它能解决的问题更多。而且,历史上没有一个名人象穆罕默德那样在西方受到如此浅薄的认识。

For Further Study:

W. Montgomery Watt, Mohammad at Mecca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53), p. 52.

古莱什族谱

 

穆罕默德被任命做真主的先知

据说穆罕默德和其他寻慕神的人常常去距离麦加三英里处的一个山洞里静悟朝拜。大约610年,那时穆罕默德已经四十岁了,正值斋月的一个晚上,他和他的家人正呆在那个山洞里。根据传统的说法,天使加百列(吉卜利里)在穆罕默德熟睡的时候降临到他面前并命令他诵读。命令重复了两遍,穆罕默德问道他该诵读什么。天使说:「你應當奉你的創造主的名義而宣讀,他曾用血塊創造人」(古兰经96:1-2)。当他醒来的时候,穆罕默德对刚才的经历疑虑万分,不知它意味着什么。它是来自于那启示预言者的神灵吗?还是来自于真主?穆罕默德从犹太人那里听说过真主差派过先知到以色列的万民中去,但没有差派过先知到阿拉伯人中。这是不是一个来自真主的信息,要他成为他本族人的先知和使徒?他向他忠心的妻子诉说了这件事情,她就安慰他,并肯定那确是一个对先知身份的委任。然而,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好像并没有其他的启示降示给他,穆罕默德情绪非常低落,甚至想自杀。

 

大约两年之后,其他启示才开始以各种不同形式降示下来。有时穆罕默德能看见天使加百列,有时他只能听到一个声音,有时他听到一个铃铛的声音,借着铃铛声将天使加百列的话传到他那里。有时信息从梦境中降示,有时候是闪现在思想中。当有启示临到他的时候,他会变得狂躁不安,大颗的汗水从他脸上冒出。他常会倒在地上,口吐白沫。信息总是以阿拉伯语降示给他,穆罕默德则一字一句地说出他所领受的信息,亲耳听到这些话语的人就用笔记下来。穆斯林普遍认为穆罕默德自己是个文盲。在他死了之后,这些信息就被收集起来,合并成古兰经,古兰(Quran)的意思是诵读。穆罕默德确信临到他嘴里的话语不是出自他本身,而是真主(真主)的话语,他不过是个「诵读者」。所以穆斯林认为古兰经不是穆罕默德的书作,而是真主(真主)的杰作。

降示给穆罕默德的信息

穆罕默德领受的最关键的信息是万物非主,唯有真主,是他创造了天上地下和其中的一切。真主是我们真正的主人,顺服他是人类的第一天职。真主提供给了人类一切所需,这体现了真主对人类的恩典和怜悯,人类理应心存感恩。可怕的末日大审判来临时,大地将为之震动,真主将使所有死了的人复活,一个个地审判他们。他将奖赏那些敬拜他并做善事的人去天堂享受;而对那些行恶事,特别是拜偶像的人,则会判他们永入火狱。穆罕默德是从哪里得来的这个信息呢?穆斯林坚持说那是来自真主直接的启示,然而,我们大概会猜测,对于真主的唯一性的真理,可能是与犹太人接触时留给他的印象。对于复活日和审判日的观点,也是穆罕默德从一些基督徒宣教士的讲道中得知的。无论这些真理是以怎样的方式临到他的,总之穆罕默德是带着极大的热情来宣讲它们的,努力希望带着麦加人能够悔改并信仰唯一真神。

穆罕默德在麦加讲道的果效

当穆罕默德刚开始声称他是真主(真主)派来的先知时,只有少数几个人马上信了他。他们是:他的妻子赫蒂彻;他年轻的堂弟阿里,阿里本是他家族的一员,后来成了他的女婿;还有他的养子扎伊德(Zaid)。还有一个人是艾布•伯克尔,一个受人崇敬的商人,与穆罕默德家没有亲戚关系,他公开承认信穆罕默德。其他人,大部分是那些出身卑微的人,也随之加入到这场运动中来。然而穆罕默德最想赢取信任的是这个城市的领导阶层,然而他们却对他不屑一顾, 并奚落他。他是谁,一个普通的人却做出如此的言论?而且他关于复活的信息也难以置信。死了的尸骨如何能再重新活过来呢?他们谴责他是在玩妖术,是个骗子。当穆罕默德开始告诉大家克尔白天房的众神不是真神时,麦加的人怒不可遏,开始对他那一百来号的追随者进行迫害。他们不能拿穆罕默德怎么样,因为他的叔叔艾布•塔利卜保护着他。迫害很严重,穆罕默德不得不送八十位追随者到基督教国家埃塞俄比亚避难。他们在那里受到了很好的待遇,一直到后来他们在麦地那又加入了穆罕默德的队伍。反对浪潮并没有使穆罕默德停止对敌人痛切的谴责,他告诉他们,真主(真主)将会降下他的愤怒。新的皈依者不断加入他的行列,他鼓励他们要坚强,跟他们讲述古先知和信徒在患难时候无所畏惧的故事。

穆斯林社会形成和进展

    穆罕默德一直致力于建立一个以真主为主的信仰社会,使人们紧紧地团结在一起,完全不同于阿拉伯社会那样的血缘社会。他们的基本信仰,后来变成了他们的信仰宣言(Shahada),其内容是:「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先知)。」那些服从这种信仰的人就叫做穆斯林,因为阿拉伯语里面,穆斯林的意思是一个顺服的人。来源于同一个阿拉伯字根的词是伊斯兰(Islam),意思是服从。这成了这场运动的名称。从一开始,伊斯兰就是被构想成一个政教合一的宗教,一种在政治社会中表达的宗教,在这个社会中,穆罕默德在真主的权柄下,掌管着宗教和民间的一切事务。他的立场类似于摩西对以色列神权政治的看法。麦加的古莱什人非常痛恨这个在他们国家当中兴起的新国家。

    在穆罕默德传教的第十年(公元620),他遭受了两大不幸。自小就帮助和保护穆罕默德的好叔叔艾布•塔利卜去世了,他一直没有成为穆斯林。还有他忠实能干的妻子赫蒂彻也去世了。几个月之后,穆罕默德跟一个寡妇信徒结了婚,这使穆罕默德得到些许安慰。他还娶了七岁的阿伊莎(Aisha)——他朋友艾布•伯克尔的女儿。三年后穆罕默德将他这位朋友接到了自己的住处。阿伊莎成了他最喜欢的妻子。

希吉拉(Hijra),出走麦地那(公元622)

    由于没能够在麦加取得进一步的进展,穆罕默德不得不转移到一个更有利的地方继续他的使命。他决定前往麦加以北280英里处的雅斯里布。他到达那里之后,将其改名为现在大家熟悉的麦地那,意为先知之城。雅斯里布的人比克尔白天房的守护者具有更开放的思想,那一地区近一半的居民是犹太人。异教徒阿拉伯人很欣赏犹太人卓越的文化和财富,但嫉恨他们在经济上的成功。据说在621年的时候,穆罕默德遇到了十二个来自雅斯里布到麦加朝觐的人,他就使他们皈依了伊斯兰。这些人在他们的城市赢得了更多的皈依者;一年以后参加朝觐的时候,来自雅斯里布的七十二个男人和两个女人会见了穆罕默德,发誓效忠于他,用他们的生命来保卫他,他也许诺要为他们而战。从这个盟约我们可以看出穆罕默德想要建立的社会性质。

    当启程前往雅斯里布的日子近了的时候,穆罕默德得到了一个异象,他沉思着为什么十三年以来,他的努力都没能够赢得本地人的支持?一个使他振奋的异象临到了。他看见自己从麦加被抬到了耶路撒


穆斯林的分布?


许多人认为大部分的穆斯林是阿拉伯人,居住在中东,但穆斯林世界要复杂得多。今天超过十亿三千万的穆斯林分布在地球的每一个角落,占据了世界人口的百分之二十一。北非、阿拉伯半岛和中东超过二亿五千万穆斯林,占穆斯林总数百分之二十,他们主要的语言是阿拉伯语,因而阿拉伯语也成了世界上第五大交流最广泛的语言。

    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四个国家是:印度尼西亚(一亿七千万),巴基斯坦(一亿五千万),印度(一亿二千七百万),孟加拉国(一亿一千万)。伊朗、土耳其和尼日利亚本国的穆斯林在四千六百万到六千七百万之间。总之,有五十个国家的穆斯林人口是主要人口。另有二十个国家的穆斯林超过了一百万,中国有二千五百万,俄罗斯有一千五百万。大部分穆斯林定居在亚洲(九亿一千一百万)和非洲(三亿二千四百万),越来越多的人把他们的家安在了象法国、德国、英国和美国这样的国家。欧洲有三千七百万穆斯林,美国有六百万。全世界的穆斯林正以每年2.2%的速度在增长,主要原因是高的出生率。

多达三千七百个穆斯林民族语言团体里缺乏可自立更生的植堂运动。世界大约4%的宣教力量集中在穆斯林。

许多穆斯林面临着食物和净水的缺乏,教育的落后,医疗保健甚差,生活贫穷,他们还经常遭受自然灾害的侵袭,缺乏基本的人权。我们同情他们的处境,因而要伸出援助之手提高他们的福利。

来源:World Christian Encyclopedia, Operation World.


冷,耶路撒冷是他和他的追随者礼拜的朝向,象犹太人那样。在耶路撒冷,他被抬升到了天上,跟过去的众使徒和众先知交谈,并受到他们的认可和尊重。在一些传说中,此夜之旅(Lailat al-Miraj)被叙述成他的肉体升到了天上。但另外一个说法是,他的妻子阿伊莎说穆罕默德那天晚上并没有离开他的床。穆罕默德在麦加这段失意期间表现出来的勇气和信心,还有他要取得最后胜利的坚定信念,确实值得我们称赞和佩服。他这种忍耐坚强的心要是表现在耶稣基督的服事中就好了﹗

    在给麦加人最后的信息中,穆罕默德严厉地谴责他们不信仰真主,并对他们说将有可怕的惩罚临到他们,无论是今世还是后世都逃脱不了。然后他吩咐他的追随者组队踏上前往雅斯里布的旅程,这一段旅程要花几个星期。古莱什人正计划阻止他离开麦加,得知消息后,他和艾布•伯克尔就逃离了城市,在一个山洞里躲藏了几天,然后选择了一条更加安全的路线取道雅斯里布。这次出走在阿拉伯语里面叫做希吉拉(Hijra),发生在公元622年的夏天。从这个事件开始,穆斯林才有了他们的历史纪元,先知和他的追随者们在麦地那建立了他们的社群。这被认为是伊斯兰真正开始之日。今天,在穆斯林的土地上,文献、信件、报纸等等都是以希吉拉为日期标记的(A.H., anno Hegirae,穆斯林阴历的开始纪年)。

与犹太基督教传统脱离关系

    穆罕默德在麦加的这些年里,从没声称他行过神迹以证明他是位先知。然而,当被问到他用什么来证明他是真主(真主)派来的,他回答说他的神迹是古兰经(它每一章的经文(ayat)在阿拉伯语里称为迹象),因为没有人能创作出象古兰经那样的杰作。穆罕默德认为犹太人和基督徒的经典也是真实的,但这些宗教的信徒们曲解并败坏了他们的宗教。他坚持认为真主(真主)差派他来,是呼召人们回归到真正的宗教上来,即亚伯拉罕的宗教。做礼拜时,他模仿犹太人的做法,也将礼拜方向定为耶路撒冷,他非常希望赢得犹太人的忠心和支持。他从没声称自己具有神性,他常对人们说,「我是和你一样的人。」他明白他也需要认罪悔改,需要请求真主(真主)的宽恕,和其他人没有两样。

穆罕默德骑着骆驼到了雅斯里布的时候,许多不同部落的人都力邀他做自己部落的客人。为了不得罪他们,他让他的骆驼为他做决定。他随那匹骆驼想在哪个地方蹲下,让他下来,他就下来,后来就在那个地方建立居所,并建造了第一间专为朝拜的清真寺。据说他的第一次布道是在星期五,结果星期五在伊斯兰里成了聚礼日。他的儿子扎伊德回到了麦加,带穆罕默德的全家搬到这个新家。麦地那的政治形势非常混乱,因为各部落之间没有统一的中央政权来维护和平。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臣服于穆罕默德并成为了穆斯林,穆罕默德很快成了该城民间和宗教两方面的统治者。他的统治还算英明,并为新首都制定了法律条规。

  

 穆罕默德开始希望麦地那的犹太人能够接受并支持他的信条。可能就是在这个时候真主降示了一个启示,要求他对还没有信他的人采取调和宽容的态度,不要强迫他们接受伊斯兰。这命令就是:「对于宗教,绝无强迫」(古兰经2:256)。后来这经文被废弃了。虽然有些犹太人相信穆罕默德,认为他的到来在他们的经文中预言过了,这也正是穆罕默德所要寻求的明证,但大部分犹太人仍然表现冷淡。他们知道他不可能是他们的弥赛亚,弥赛亚必须是大卫(达伍德)的后裔。当穆罕默德发觉出他们的态度之后,称他们为伪信者。他们于是坦白地告诉他说,他的到来在他们的信经中并没有被预言过,他就指责他们曲解了他们的圣典。他并不是指责他们改变了原来的经文,而是说他们忽略了他。

伊斯兰,一个独立的政教合一体系

    在出走麦地那的第二年,穆罕默德与犹太人的关系完全断裂。开始的时候他们还会庆祝赎罪日,但现在变成斋月禁食来取代它。他还制定了宰牲节(Id al-Adha),以纪念亚伯拉罕(易卜拉欣)用公羊代替他儿子(被认为是以实玛利)献祭的故事。他和他的追随者都曾一度朝北对着耶路撒冷的方向朝拜,但一个启示下来,他就把朝拜方向改为麦加了。据说有一天当他站在清真寺的众信徒面前,带着他们朝耶路撒冷礼拜时,他突然转过身来朝着南方,面向麦加完成了这次礼拜。当时没能够赢得犹太人的支持和皈依,他想以这种方式来博取古莱什人的好感。穆罕默德在辩解这种根本的改变时说,克尔白天房是亚伯拉罕事奉的地方,它是敬拜真主的原始中心。这种朝拜方向的大转变是一个意义非常的行为,它意味着抛弃了犹太教基督教传统,开辟一条与圣经教义相关,但许多本质方面却与之冲突的新的路线。伊斯兰被建立成一种独立的政教合一体系。

使用武力的决定

在麦地那的第二年,麦加移民的生活变得非常艰难。因为他们的资金用完了,也许麦地那信徒的好客也是装出来的,必须想办法维持这个群体的生存。真主有什么好办法呢?一个启示降示给了穆罕默德:「先知啊!你当对不信道者和伪信者战斗并严厉地对待他们」(古兰经9:73)。所以穆罕默德开始准备行动了,就像贝因多族长们在经济困难时所经常做的事情一样:他打着真主准许的幌子袭击麦加人的商队。他曾用和平的方式劝诱他们臣服于他,但努力了十三年之久都未果而败。现在他将使用武力,截获他们的商队,这样既打击了他们又解决了自己的问题。

穆罕默德在禁月期间派出了一支队伍去截获麦加的一个商队。阿拉伯人有个习俗就是禁月期间禁止打仗。他们大获全胜并瓜分了所有战利品。虽然穆罕默德违犯了禁月的规定,但一个启示临到穆罕默德,证明他的行为是正当的。

(在25页结束)


基督徒可以在翻译圣经时使用

              「真主」这个词吗?

作者:Joshua Massey

 

(Joshua Massey is a cultural anthropologist currently residing in the Middle East, where is is coordinating the development of indigenous media to assist Muslim followers of Jesus, proclaiming God’s kingdom, and making disciples.)

    能不能将「上帝」(God)翻译成「真主」(Allah)?这个问题在非阿拉伯世界引起热烈的争论,那里许多虔敬的基督徒确信真主是位假神。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阿拉伯世界的基督徒当中却不存在这样的争论,他们不断地将elohim和theos(希伯来语和希腊语圣经中,上帝一词的原始写法)翻译成「真主」,从八世纪最早发现的阿拉伯语圣经译本直到今天,都是这样翻译的。

    大部分学者认为「真主」是阿拉米语圣经中elah一词的阿拉伯语形式,相当于希伯来语的eloah,eloah是elohim的单数形式,整个旧约中它是用来指代上帝的普遍用词。在英语当中为表达圣经中使用的elah和elohim,便将其翻译成「Most High God(至高的神)」和「false gods(假神)」;英语使用一个大写或小写的字母「g」来区别这两者。相比之下,穆斯林从不使用「真主」这个词来指代假神,而是专用于那唯一的真神,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主。

    穆斯林作者从九世纪起在引用基督教圣经时就一直使用「真主」一词。从九世纪发现的最早的阿拉伯语讨拉特译本起直到今天,犹太学者也一直将elohim和elah翻译成「真主」。所以,根据圣经和古兰经的内容,不管对上帝在理解上有怎么样明显的不同,凡是说阿拉伯语的犹太人、基督徒和穆斯林在过去的十四个世纪以来都一直统称上帝为「真主」。

    虽然如此,许多虔诚的宣教士们将一切圣经化,拒绝所有穆斯林的术语、文化和宗教形式,他们将这些解释成是「伊斯兰的」东西,即使有些带有圣经上的犹太教和基督教的起源也不例外。在非阿拉伯语的地方与穆斯林一起工作的基督徒就得交替着用对上帝不同的称呼,上帝的术语问题在这里着实令人费劲。虽然数百万的阿拉伯人和非阿拉伯人的基督徒(例如三千万的爪哇人和印度尼西亚的巽他人基督徒)将神当作「真主」来敬拜,但由于不知道其在历史中和基督教会里具有更广义的用法,,其他地方的非阿拉伯基督徒则倾向于强烈反对使用「真主」来称呼上帝。当我们不了解某种语言或不清楚它更广泛的使用背景时,任何一个术语都很容易被误解。

    同样地,基督徒使用的许多关于上帝的非阿拉伯术语,它们也有历史的疑点容易被掩盖。比如,英文中的「God」一词来自于异教徒的日尔曼语Gott,Gott是条顿族主神奥丁(Odin)的固有名称,他住在世

界树的顶端,与他的妻子费雷娜(Freya)创造了第一批人类,费雷娜是一个金发蓝眼的充满爱心、孕育众生和美丽的女神。那是不是说英语的人也应该停止称那至高者为「God」呢?不管怎样,「God」(大写)通常被说英语的人理解成是圣经里的上帝。因此,对讲英语的基督徒来说,这个词是完全能够接受的。相比之下,「真主(Allah)」一词象圣经希伯来语和阿拉米语那样有相同的闪族语字根,它现在并不用于指假神,并且所有的阿拉伯基督徒和穆斯林都能清楚地明白它指的是圣经中的上帝。因此,「真主」一词也是说阿拉伯语的基督徒和穆斯林都能完全接受的术语。

    尽管对说阿拉伯语的基督徒来说使用「真主」不是一个问题,但对于许多说非阿拉伯语的基督徒来说,将这个术语与如伊斯兰教义所定义的意思区分开来,是有些困难。如果我们不使用一个新的术语,他们认为穆斯林会误解圣经中上帝的本质。但在非阿拉伯语的穆斯林当中使用「真主」,是因为在与穆斯林的交流中,引进外来词语将会产生很大的沟通障碍,甚至可能无法保证一场真正本土化的植堂运动的进行。他们说,我们的目的不是要摈弃这种术语,而是要将它们赋予圣经的意义。一个穆斯林对真主的理解,如果越来越多地是从圣经中得到的,那他们的神学观念将会变得越来越圣经化。

    赋予熟悉的词语新的意义,而不是把它们当作不可挽回的词语来扔弃它们,这是教会从一开始就要明智地去做的一件事情。比如,Logos(上帝的道)一词长时间被异教斯多葛派人用来形容「世人的神圣灵魂」。象elohim和elah那样,在一世纪的时候,希腊语theos在非犹太语中的使用并不表示一特定的神,而表示的是多神教众神的总称,宙斯则是众神和人类之父(如圣经中证实的那样,使徒行传14:11-12)。尽管如此,新约的作者并不羞于使用Logos(约翰福音1:1,14)或theos一词,新约中共出现了1343次,有1320次翻译成「God」(上帝)。

    因此,如果翻译者的目的是在讲解圣经,使穆斯林读者在某种程度上更容易接受其为好消息,那为解决这种语言上的困境,尽管某些非阿拉伯语的基督徒会有强烈的反对意见,也没有必要避免使用「真主」这个词了。一千多年以来,圣经翻译中出现「真主」一词,对千百万阿拉伯和非阿拉伯的基督徒来说都是完全可以接受的,对今天的穆斯林读者来说,仍然如此称呼,并未改变。

编者注:没有人能单独通过逻辑的辩论就能赢取穆斯林的友谊。穆斯林对真主有不同于圣经教义上的理解。正如我们基督徒在了解真主是谁这一方面还需要不断成长,所以我们必须帮助我们的穆斯林朋友更好地了解他。

Adopted from Joshua Massey, “Should Christians Use Allah in Bible Translation?” In Serving in Mission Together (104), p.5. www.sim.org/mag_104.asp (cited 9 December 2004). Used by permission.


    因为这次胜利的鼓舞,他们又计划实施一个更大的企图,他们瞄准了一支非常大的商队,它正满载着商品从叙利亚返回。穆罕默德带着350人亲自上阵,在一个叫白德尔(Badr)的地方发动了袭击,打败了从麦加前来保护商队的一支近千人的援军。据说麦加的援军有四十九人被杀,而穆罕默德这方才牺牲了十四个追随者。战利品在战士之间瓜分,但有五分之一被穆罕默德保留,以备不时之需。从此这成了分配战利品的一个惯例。白德尔之战的胜利对伊斯兰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它让穆罕默德确信真主与他同在;也让他的追随者们深信他们永远是胜利的一方,将从今后的胜利中获取无限的利益。它对古莱什人敲响了警钟,使他们开始害怕最终会被穆罕默德击败。它还诱使了许多异教的阿拉伯人来到麦地那投奔穆罕默德。这表明,对伊斯兰来说,要使人们皈依,武力比口头说服更有效得多。

对麦地那犹太人的攻击

    犹太人对穆罕默德在白德尔的胜利表示很不满,有些人编写并传唱了一些打油诗,嘲笑麦地那人臣服于一个在战争中杀害自己人的暴徒。穆斯林历史学家告诉我们,至少有四个犹太人,包括一名女性,因为写讽刺诗而被穆罕默德狂热的追随者所暗杀。穆罕默德并没有谴责刺客的行为。穆罕默德意识到犹太人是他的敌人,于是决定铲除他们。他向一个叫做Banu Qainuqa的部落发难,说他们违反条约,并要求他们必须接受伊斯兰。他们拒绝了,穆斯林就围困了他们十五天之久,攻打并击败了他们,把他们赶出家园,查抄他们所有的财产。

    此后不久,麦加组建了一支近千人的军队准备讨伐穆罕默德。他们与穆斯林军队在麦地那附近一个叫做伍侯德(Uhud)的地方交战,穆斯林军队遭受了沉重的打击。穆罕默德自己也受了伤。但由于某些原因,麦加人没有乘胜追击,而是返道而回。这次失败让穆罕默德感觉是个极大的羞辱,后来降示给他的启示安慰了他,他解释说失败的过错在于穆斯林士兵不服从命令,况且这次失败也是真主特意准许的,以考验他们的信心。真主应许了最后的胜利,穆罕默德才有理由鼓舞他的追随者忍受苦难,抚慰他们在战斗中失去弟兄的痛苦。

    在攻打并击败了几个敌对的部落之后,穆罕默德锁定了下一个攻击目标,一个与他的一些敌人保持友好关系的犹太部落,Banu Nadir部落。穆罕默德勒令他们留下所有的财产,只身离开家园。在遭到拒绝后,穆罕默德派了一支穆斯林武装力量攻打他们,砍倒了他们的枣椰树,捣毁了他们的财产。他们再也无力抵抗了,不得已同意了离开。穆斯林只允许他们带走骆驼上能驼动的有限的部分东西,兵器和粮食都被穆斯林瓜分了。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穆罕默德侵袭了另一个叫Banu Qurayza的犹太大部落,在穆罕默德攻打之前,该部落与他的关系一直很友好,只因他们最近没有参加穆罕默德的一场战斗,穆罕默德便要攻打他们。传说,加百列临到穆罕默德面前,命令他起义攻打「那拥有天经的偶像崇拜者,Banu Qurayza」。一支大部队便立刻被派往讨伐该部落了。当该部落的供给品消耗殆尽的时候,他们再也无力抵抗,便请求象Banu Nadir部落那样,允许他们移民。这个要求却遭到拒绝,他们被迫无条件投降。于是妇女和儿童被当作奴隶卖掉,他们的财产在穆斯林士兵间瓜分,部落里那八百男丁被带往麦地那,在那里全部被屠杀。这样一来,麦地那地区和周围的犹太人都被消灭殆尽了。

穆罕默德的众妻

    赫蒂彻死后,穆罕默德又娶了好几个妻子。刚娶完第六个,他又想要他养子扎伊德的美丽妻子栽娜卜(Zainab)。根据阿拉伯的习俗,一个男人迎娶养子的妻子,即使是被休之妻也是不合法的。然而,一个启示降示穆罕默德,说真主已经允许他娶栽娜卜。扎伊德便和她离婚了,她于是成了穆罕默德的第七个妻子。据穆斯林历史学家说,在她死的时候,穆罕默德有九到十一个妻子,还有几个情妇,其中一个就是玛丽(Mary),她是埃及统治者献给穆罕默德的一位科普特基督徒奴隶。他的每个妻子各自有单独的房间,穆罕默德轮流着到她们房里睡。先知的家里不大太平就可想而知了。

与麦加最后的战斗

    在出走麦地那后的第五年,古莱什人下定决心,誓与穆斯林在麦地那的统治做最后的殊死决战(Battle of the Trench,壕沟之战)。他们率万人大军逼临麦地那。穆斯林则在城外挖了一条壕沟防御工事,结果麦加人未能跨越壕沟攻克该城。他们的供给品消耗殆尽,只得撤回麦加,从此再也没有发起对穆罕默德的军事攻击。

    然而穆罕默德却决定要征服麦加,因为穆罕默德渴望再次到天房朝拜,所以麦加是他在阿拉伯半岛上最想得到的地盘。628年的一天,他和一群穆斯林朝觐者走向麦加,古莱什人拒绝他们进入城里。于是他们跟古莱什人谈判,后来他们达成了一个协议,规定双方十年内不许进犯对方。第二年,他们被允许徒手进入麦加城内。对于这条协议,先知的追随者认为这是他们的失败,但穆罕默德却向他们保证说那是巨大的胜利。降示的一个启示说,伊斯兰,传播真理的宗教,将「胜过一切宗教」(古兰经48:28)。今后,犹太教和基督教将被伊斯兰所取代。

    在取得了另两场镇压反叛部落的胜利之后,629年,穆罕默德带领两千追随者,利用协议中规定的准许他们进城的机会,前往麦加小朝(Lesser Hajj)。当他们到达的时候,古莱什人撤空了城内,穆斯林徒手进来了。穆罕默德行了所有异教的礼数,绕当时仍然放满了各种偶像的克尔白七圈,吻圣黑石,宰牲献祭。他还娶了他的第十一个妻子,并拉拢了原来他的几个敌对者的支持。

麦加,伊斯兰的中心

    虽然双方达成了协议,十年内不再发动战争,但穆罕默德确信,他必须现在就征服麦加,以实现他对整个阿拉伯半岛的完全控制。所以,他小朝完刚回麦地那,就发动了一支万人的军队,开始进军麦加。当军队兵临城下的时候,古莱什的首领艾布•苏富杨(Abu Sufyan)意识到,做进一步的抵抗也是无济于事的,于是出来迎接,并成为了一个穆斯林。穆罕默德的军队不费一枪一炮就进入了该城。穆罕默德进到天房,命令搬出并捣毁里面的所有偶像。这是八年前他所逃离的城市,现在被他接管了。他对麦加人宣布了大赦令,只有少数人因犯了不赦之罪而被处刑。麦加现在成了伊斯兰的中心,穆斯林成了它最高的统治者。对穆罕默德和他的追随者而言,这确实是大举成功和无比喜悦的时刻。麦加新皈依的信徒也因他们的臣服而得到报酬,他们分到了相当一部分战利品,那是最近从Hunain的一些反叛部落那里取胜掠夺过来的。但这引起一些老信徒的不满。

强迫皈依

    在出走麦地那后的第九年,许多部落意识到他们无法再与穆罕默德抗衡,于是前来归顺于他。在这个时候,一个启示降临了,它废除了先前经文中不准使用武力强迫皈依的命令(古兰经2:256)。这个启示是这样说的:「当禁月逝去的时候,你们在哪里发现以物配主者,就在那里杀戮他们,俘虏他们,围攻他们,在各个要隘侦候他们。如果他们悔过自新,谨守拜功,完纳天课,你们就放走他们」(古兰经9:5)。这个命令的目的是杜绝偶像崇拜,至少表面上看来它是相当成功的。不单是异教徒在刀剑的逼迫下成了穆斯林,连基督徒也这么做了。阿拉伯半岛北部的一位叫做Ukaider的基督徒王子,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接受了伊斯兰。从这点我们可以推断,基督徒因为他们敬拜的是基督,在当时就会被认为是多神教徒。

    当时,穆罕默德对阿拉伯半岛南部纳季南的基督徒,却实施了一项不同的政策。传说,当穆罕默德命令他们皈依伊斯兰时,他们一时不知是该归顺,还是该与穆罕默德争战?后来他们派出一支代表团与穆罕默德谈判。他们的主教和许多的主要人物经过长途旅行到达了麦地那,在清真寺里找到了穆罕默德,受到穆罕默德的欢迎,并允许他们在那里做他们的基督教礼拜。三天之后,穆罕默德邀请他们接受伊斯兰。于是展开了一场围绕尔撒(耶稣)的讨论,穆罕默德说耶稣是他的兄弟,是真主(神)的仆人,借着真主的许可,他治愈了病人并叫死人复活。但这些基督徒坚持认为耶稣是真主的儿子,拒绝放弃他们的信仰而成为穆斯林。

    就在这时,一个启示临到穆罕默德,指示他通过诅咒(祈求降祸于某人)来叫基督徒试验。他们将互相诅咒,让真主(真主)决定谁对谁错。所以穆罕默德走了出去,带着他的女儿法蒂玛(Fatima)、她的

丈夫阿里(穆罕默德的堂弟)、他们的儿子哈桑(Hasan)和侯赛因(Husayn)一起坐到了一个帐篷下。这群基督徒对这个伊斯兰神圣家庭朴素的生活印象深刻,反观他们自己当时衣着华丽,于是他们害怕被穆罕默德的咒语咒到,便拒绝参与试验。伊斯兰传说是这样说的,我们没有看到基督徒对这次不同寻常的交锋的描述。

    据说穆罕默德允许这些基督徒保留他们的宗教,并保护他们,前提是除非他们同意交纳不菲的供奉。他们接受了这些条款回到了家。这也许是穆罕默德第一次面对面地与受过教育并具有影响力的基督徒接触。然而,他好像没有认真地从他们那里学习基督教的真正教义,一心只想征服他们。在这点上他成功了。

一杯茶

    一个年轻的穆斯林女性哈利玛(Halima)注视着你。

    她对你的人生充满好奇。你为什么离开自己的祖国?你为什么要来这里?你为什么不象电视上的那个女人?

    哈利玛想了解认识你。但也许她担心你不会理解或接受她。她希望你先开口说话。

    你心想道,「我该向她说些什么呢?」当你靠近她,该说的话就自然而然开始了。

    「嗨,你好,你愿意上我家喝杯茶吗?」

    后来,哈利玛来过几次之后,你会笑着想,「原来我要做的就是给她一杯茶。」

    穆斯林女性经常出现在今天的新闻媒体上,但通常是极端的人物,要么是那些值得同情的妇女,如塔利班统治下蒙着面纱的阿富汗人,要么是那些值得敬佩的人,如印尼、孟加拉国、和埃及的政治女强人。我们会觉得蒙着面纱的妇女很神秘,但当我们深入了解她们的时候,会发现,象哈利玛一样,她们其实和我们很相似——她们也有她们的伤痛、梦想、对真主(真主)的敬拜之心,有她们的家庭责任、工作和事业。许多穆斯林妇女通过我们这些信耶稣的人的言行,认识耶稣并感觉到他给她们的爱。她们成了以基督为中心的社会中必要的组成部分。

来源:www.frontiers.org

For Further Study:

Geraldine Brooks, Nine Parts of Desire: The Hidden World of Islamic Women (New York:Anchor Books, 2004).


大朝和穆罕默德之死(A.D. 632)

    在出走麦地那后的第十年,穆罕默德前往麦加大朝(Hajj),这成了他最后一次朝觐。他带上了所有的妻子,据说有一万人陪同。他按照古异教的传统行完了朝觐上所有的礼仪,并将之合进他的宗教里面,以此作为以后朝觐者遵循的范例。他在那里做了一个演说,有句话说道:「今天,我已为你们成全你们的宗教」(古兰经5:5)。

    什叶派的穆斯林有一个传统说法,在返回麦地那的旅途上,穆罕默德让车队停在沙漠的一段非常炎热的地方,让所有人集中到他的周围。然后他把他的女婿阿里叫到身边,任命他为他的继承人,并嘱咐在场的人要服从于阿里。这个传说被其他穆斯林所反对,说它是不真实的。

    穆罕默德回到麦地那之后不久,便得了重病。他担心他死后,追随者内部之间会有纷争,便告诫领导者们要互相忠诚,要服从他的继承人。他指定艾布•伯克尔(Abu Bakr)在他病重时代他带领礼拜。有些人认为,这就暗示了伯克尔将继承穆罕默德的地位。632年6月8日,穆罕默德死在了他的妻子阿伊莎的房间里,死时躺在她的大腿上。据说就在他垂死的那个地方挖了一个坟墓,把阿拉伯半岛的这位先知葬在了里面。后来还建造了一座清真寺,叫做先知寺,这座坟墓也成了一个朝觐之地。

伊斯兰的扩张

    穆罕默德一死,权力的争夺就开始了。阿里是否真的被穆罕默德任命为继承者已不重要了,其他领导者并不推举他,因为他们最后还是效忠了艾布•伯克尔。他成了第一任哈里发(caliph,代理人,或者说真主的代表),后面接着有过三任哈里发,所有的哈里发都是被其他的穆斯林所暗杀的。第四任是阿里。战争接二连三,穆斯林互相残杀。尽管国内形势严峻,穆斯林军队还是踏步向前征服着世界。他们取得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成功,他们相信这是真主与他们同在的明证。

    被宗教狂热和掠夺征服的欲望所激励的穆斯林军队,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击败了波斯和拜占庭帝国的军队。他们征服了叙利亚和埃及,移师北非,想征服那里一直被基督徒所坚固占有的土地,他们还占领了西班牙。只有在732年,法国的图尔之役中,他们西进的步伐才被查里• 马特(Charles Martel)所遏制。东扩的方向上也所向披靡,征服了所有土地,到达了奥克萨斯河(Oxus)和印度河。无论是借着和平方式还是武力威胁,伊斯兰继续扩张着,直到它盘踞在整个亚洲和非洲为止。现在,世界上五分之一的人口因自己为穆斯林而自豪。

衡量之后显不足

    我们已经尽量准确公正地讲述了伊斯兰的创立者穆罕默德的故事。怎样评价穆罕默德?我们表达了对他的每一种可能的看法。他被描写成真主(真主)最完美最圣洁的先知,还被看作是一个恶魔的化身。根据但丁的描述,他是群魔之首,因为他让许多人误入歧途。他是一个能力超凡的人,在几乎无法克服的困难面前取得了非凡的成功,这一点也是勿庸置疑的。作为一个领袖,他具有杰出的才能,赢得了人们的忠心。他还是一个非常虔敬的人,他憎恨偶像,全心全意热情无比地事奉他所认定的唯一真神真主。他在宣扬一神论教义时,表现出的勇气和百折不挠的决心确实令人鼓舞。

    然而,当这位伟人的生命用耶稣基督的标准来衡量时,就可以发现他的不足之处了。他一开始好像如自己所认为的那样,是一个真诚而顺从的真理传播者。但到了他生命的一个阶段,他迷失了,走上了一条错误的道路,导致他和无数跟随他的人越来越远离真理。也许他们忽视了或者根本不了解基督的教义。穆罕默德从来不知道,真主在赐下他的儿子作为赎罪祭以拯救世界时,对人类的爱有多大。

    由于没有真正地了解真主,穆罕默德将政治利益,甚至是个人偏爱置于他所教导的道德和伦理原则之上。即便他的一些行为连异教阿拉伯人都认为是错误的,但他利用自称来自真主(真主)的启示,来证明他的行为是正当的。他声称伊斯兰已经取代了基督教,他作为封印的圣人已经代替了基督,拒绝接受真主圣洁的目的——唯有借着基督来拯救世界。真主的每一位真正先知的信息必须和他之前众先知的信息一致。然而穆罕默德的信息在许多重要方面,与先前的先知和使徒所彰显的真主的道相矛盾,特别是在耶稣基督的真理方面不一致,所以基督徒不可能认为穆罕默德也是真主的一位先知。相反,他却是基督所预言的那些引人误入歧途的人(马太福音24:24-25)。为了拯救他们,我们必须不辞辛苦,恳切祷告。

第一课的重点阅读到此结束,请看阅读和活动推荐。


基督教和早期的伊斯兰

作者:塞母尔•默菲特 (Samuel H. Moffett)

(塞母尔•默菲特出生韩国,其父母是美国人。他在中国执教了四年,直到1951年,他曾经历了国民党和共产党两届政府。多年来,他担任普林斯顿神学院宣教历史系教授一职。)

编者注:

默菲特博士(Dr. Moffett)象米勒博士一样,对穆斯林的语气非常尊重与中肯。他对伊斯兰开创初期,基督徒所错失的机会这一方面有独到深刻的见解。米勒和默菲特对穆斯林采取的态度相对不带偏见,走在了他们时代的前面。然而,作为早期的人物,他们也流露出西方的优越感。特别是,默菲特博士将穆罕默德与基督教的失败联系起来,将查里曼(Charlemagne)与基督教的成功联系起来,好像是真主必定是站在了「赢」方的背后,这是没有根据的。政治和军事方面的前进与倒退并不代表福音的前进与倒退。(如我们看到的那样,米勒博士也对穆罕默德家庭的不和与使用武力进行过几次间接的抨击。)


当乌马尔(Umar b.’Abd al-Aziz)刚刚当政的

时候(公元717年),纳季南的基督徒向他抱怨,阿拉伯人持续的侵略让他们苦不堪言,为补给阿拉伯人而征缴的繁重赋税让他们喘不过气来,他们还经常受到(当地官吏)不公正的对待。现在他们正处于灭亡的边缘。于是奥马尔下令,对他们进行了人口普查,发现他们的人口减少至原来的十分之一。(Baladhuri,死于公元892年)

    在基督教时代的第二个五百年当中(公元500-1000),亚洲的穆罕默德和西方的查理曼,这两个人具有决定性与戏剧性地改变着世界的历史。穆罕默德是基督教在亚洲近乎于失败的象征,而查理曼却是基督教在西方成功的象征。在教会发展的历史上,失败从来不是最终的,成功也从来不是十分完全的,但对于亚洲的基督教来说,中东沦落伊斯兰的损失比丢失其家园的损失还要大;它标志着教会史中,整个前六百年后第一次长期性地阻遏了基督教的扩张。

    七世纪中叶,穆斯林的征服战迅速地结束了亚洲教会历史上的波斯时代,但它并不是波斯基督教的终结。它是一个帝国剧变的时代,但它没有击垮教会,没有出现宗教迫害和屠杀这种对教会直接的大破坏。相反,波斯的聂斯托利派基督徒很欢迎阿拉伯人,视之为使他们脱离索罗亚斯德教(Zoroastrian)压迫的解救者;阿拉伯征服者反过来发现,隔离并利用这里的基督徒远比消灭他们更有利。吉朋(Gibbon)的比喻令人难忘,说基督徒面对着「一手拿着剑一手拿着古兰经的穆罕默德」,这是一个非常容易令人误解的比喻。对穆罕默德而言,圣书(the Holy Book)就是圣经。古兰经只是在他死后才出现的。从穆斯林与基督徒的关系来思考的话,比喻成剑不如说比喻成网更合适,因为在被征服之后,基督徒通常发现,自己是被困在了伊斯兰所布下的网中,而不是在剑下。这张网,即使让人感觉不是很舒服,但至少比剑要安全得多。

    可能早在第九世纪时,有位佚名作者写了一本关于聂斯托利派历史的书叫《the Chronicle of Seert》,他非常积极正面地描述了波斯基督徒对胜利者的反应。无论是基督徒还是犹太人,都没被逼迫放弃他们的宗教,虽然他们课税繁重,但总体上说,他们没有受到非人的虐待。这位基督教编年史作者说:「阿拉伯人待他们很慷慨,承蒙真主(愿他被称颂)的恩典,到处是繁荣景象。基督徒对阿拉伯人的治理感到欣喜。愿真主保佑它胜利﹗」1

穆罕默德和基督徒

    当阿拉伯潮流涌来的时候,基督徒为捍卫他们的宗教权利,很早就声称承认了穆罕默德本人的权柄。基督徒和阿拉伯人的史料都保有同样一份完整的条约全文或摘录,据说那是先知与纳季南(也门北部)的基督徒和其他基督教派别之间共同议定的。2阿拉伯人熟知纳季南是南阿拉伯半岛主要的基督教中心,3有可能他和纳季南教会确实达成过一个特别的协定,这个协定成为日后其他协定的基本模式。由于对穆罕默德的生平记载不够详细,4以至于他给基督徒社群做出的所谓合法的承诺都找不到真实的根据。乌马尔盟约(Covenant of Umar)是第一份能全面描述基督徒在伊斯兰统治下的情形的资料,乌马尔是穆罕默德的岳父,穆罕默德死后两年(634年),成为先知的第二任继承者,统治了十年,直至644年阿拉伯人夺取了波斯帝国首都塞琉西亚-泰锡封为止。

    在完全征服基督徒之前的几年中,穆罕默德接触过基督徒,他思想出一个能被人们普遍接受的主张。虽然他第一次与基督徒会面的故事与他早年的很多故事一样无法考实,但这个故事却在阿拉伯和基督教的历史学家中广为流传。八世纪的伊本-易斯哈格(Ibn-Ishaq),是最早也是最值得信赖的先知传记的穆斯林作者。他叙述说,在穆罕默德十二岁的时候,有一次跟他叔叔的商队去叙利亚经商。在巴士拉,年少的穆罕默德遇到一个叫做巴希拉(Bahira)的基督徒修道士(聂斯托利派),他是当时沙地阿拉伯基督一性论的主教。这位上了年纪的修道士看出穆罕默德身上有一种不同凡响的迹象,保护着他免于别人的伤害。5这位传记作者还列举了另一个名叫Jabr的基督徒,他可能是埃塞俄比亚人,他对穆罕默德产生过很大的影响:「根据我的信息,经常坐在麦尔卧山(Marwa,可以俯瞰麦加)一个棚子里的使徒是一个叫Jabr的年轻基督徒,他是B. al-Hadrami部落的一个奴隶,他们常说,『将大部分所带的知识都教授给了穆罕默德的是那个基督徒Jabr』」。6

六世纪阿拉伯半岛及周边地区

 

    另一个说法是,先知第一个妻子的堂兄是个基督徒。他的名字叫瓦拉卡(Waraqah ibn Naufal),在所有穆罕默德认识的人当中,他真的是对基督教了解最多的人。他被描述成是一个「哈尼夫」(hanif),哈尼夫是对反对多神教,探索一神论思想的人的称呼。7有些人说在他死之前确实成为了一个基督徒。8但属于古莱什部落的穆罕默德的哈希姆(Hashim)家族在异教中有既得利益。他的曾祖父哈希姆为古莱什人争取到给麦加圣屋克尔白天房朝觐者提供食物和水的权利。在穆斯林传说中,麦加是天使在沙漠中显现给夏甲的地方,并拯救了阿拉伯人之父——当时年幼的易司马仪(以实玛利,参见创世纪21:15-20)。然而,在穆罕默德出生的时候,圣屋里还放满着偶像,其中最神圣的就是圣黑石,根据某些传统的说法,这块石头是从天堂(乐园)里掉下来的,是摩押人的胡巴(Hubal)神的雕像,胡巴神是麦加众神中最高的一位。

    穆罕默德是个不大可能成为领导者,却成为了领导者的人。他出身一个日益衰败的贫穷家庭。他的父亲在他还没出生就去世了,按照阿拉伯人的习惯,他甚至不能继承他父亲的财产,他是由哈希姆家族的族长,他的叔叔带大的。但到了二十五岁的时候,命运开始发生了改变,他娶了一个大他十五岁的有钱寡妇,这为他提供了悠闲宽裕的生活,于是他进入了一段体验神秘和静悟冥想的阶段。大约610年,胜利的波斯正在驱逐君士坦丁堡的部队,从奥德赛(Odessa)赶到了安提阿和地中海,这时,穆罕默德已经四十四岁了,他的静悟生活被一些异象打断了,他感觉到有个声音叫他做真主(真主)的使者。9

社会和宗教变化

    一百年来(540-629),阿拉伯半岛上正处于社会动荡不安的时代。罗马和波斯在几乎未停的战争中彼此摧毁着对方。当战争继续到七世纪的时候,精疲力竭的各帝国越加无法保护他们在沙漠边境上的阿拉伯附庸国;西北部的迦萨尼德王(Ghassanid))))效忠于罗马,东部的莱赫米(Lakhmid)和南部的也门则向波斯看齐。在那些王国当中,阿拉伯基督徒群体,在罗马南部边境主要是基督一性论教徒,在靠近波斯的地方主要是聂斯托利派教徒。从非洲到罗马叙利亚沿南北方的战略性商队路线一带,在政治上中立的地方,新的财富不断地积累,阿拉伯王国外的阿拉伯基督徒群体开始繁荣。但现在经济和政治的力量正从有福音的帝国边境向福音未及之地转移,沿着从非洲到叙利亚和沙漠中的异教商业城麦地那与麦加这条商队路线行进。10

    在这种动荡下,穆罕默德的启示带来扰乱民心和离间人民的两大影响,一个是宗教方面的,一个是社会方面的。对于异教徒,他开始宣讲反对偶像,声称只有一个全能的神。这一宣言直接威胁到了麦加的主要骄傲之本——圣屋,各众神的神殿。对于大部分靠商队和朝觐者发财的有钱人,他宣扬说财富必须跟穷人分享。可想而知,相对富人而言,这个声称更受穷人的欢迎。它削弱了部落的忠诚度,它不是按家族来划分人群,而是按财产来划分。它使整个城鸡犬不宁。一件令人难忘的是,极具势力与财力的穆罕默德的本族部落——古莱什部落,将穆罕默德视为捣乱者并驱逐出麦加。11

    带着大约七十个追随者,穆罕默德他们庇身在距麦加以北约300英里的雅斯里布。所有的穆斯林历史都是从622年这次重大的圣迁之行开始纪年的,这就是人称的希吉拉(Hijra,或写作Hegira,意思是方向的改变,所以叫做迁徙,或者不太准确地说是出走)。13

    在麦地那,穆罕默德继续讨伐多神教。他在那里最重大的宗教接触就是与麦地那一个犹太人大群体的接触,他与他们缔结了一个互相包容的盟约,因为对他而言,将犹太人和穆斯林这两个一神论群体牵到一起似乎是理所应当的。14  他开始为他自己的信徒拟订礼拜规矩,甚至象犹太人那样,使用喇叭来召唤他们拜功。但这种穆斯林-犹太人的联盟分崩得太快了。穆斯林传统暗示说,那是因为麦地那太多的犹太人开始把穆罕默德看作是他们期待的弥赛亚,并开始加入从麦加朝觐回来的朝觐者行列。15


穆罕默德被承认为领袖

    无论如何,让穆罕默德最终走上领袖位置的原因不是与犹太人的结盟,而是与麦地那阿拉伯的异教群体的结盟。16  一方面,他最终赢得了众人对他宗教先知身份的承认,一方面,他学会了鼓动他的追随者去战争。再一方面,他作为一个战略家,作为一个调解各部落之间争端的政治上的仲裁者,这磨砺了他的政治才能。他开始时的手段是把麦地那争吵不休的各族团结起来,一起对抗他们在麦加商业上的阿拉伯竞争者(也是他本人的敌对者),领导他们对麦加商队进行破坏性的袭击。然后他利用跟犹太群体的疏远关系,来联合阿拉伯人在宗教方面对付犹太人。他煽动他们拒绝接受犹太人说自己是「神的儿女」的声称,他还进一步激起他们对犹太人富裕生活的嫉妒。穆罕默德制造了一系列悲剧事件,这些事一直受到众人的批评,其中一件就是将麦地那的犹太人驱逐出城,暗杀或处以死刑。17他曾经面向耶路撒冷方向朝拜,现在他叫他的子民改麦加为朝拜方向,将麦加作为圣城,将克尔白天房作为它的圣地。以斋月禁食日代替了赎罪日。在630年,麦地那联合军占领了麦加,领导战斗并取得胜利的那个人就是曾经受到麦加人嘲笑和抵制的宗教领袖穆罕默德。伊斯兰不只是朝阿拉伯半岛的统一迈出了第一步,也不只是在犹太宗教上增加一个变数,它是一个新的全球化景象的开始,包含着一个远大的目标,那就是征服世界。同一年的晚

些时候,穆罕默德带领一支三万人的军队北上攻打波斯的南界,并得到两大基督教阿拉伯支派的帮助。这两大支派是Bakr banu-Wail和Taghlib(后来可能成为基督一性论派)。两年后穆罕默德去世。

基督教和古兰经

    想要了解早期穆斯林的态度,我们必须首先谈到古兰经。18  古兰经的114个章节是在穆罕默德死后才汇集而成的。它们是由穆罕默德的文书在先知统治期间搜集编写的。最初的收集工作是在哈里发乌马尔统治期开始的,被公认接受的权威版本是在哈里发奥斯曼统治下(644-656)编辑完成的。各种异象和预言的时间先后很受争议,学者们经常对哪一章可以追溯到穆罕默德早期的麦加时期,哪一章又属于后期的麦地那时期持有不同的意见。但是我们得承认穆罕默德对基督教信仰的理解在某种程度上有逐渐的改变,而且从整个古兰经来判断的话,可以说他对基督教有惊人的包容性,同时对它又表现出惊人的无知性。

    穆罕默德对旧约和新约中的基督教启示,原则上认为临到犹太先知和耶稣还有使徒的真主的道,与直接启示给他的真主(真主)的话语这两者之间没有冲突。在古兰经中,受旧约的影响是很明显的。19  对于新约教义虽然其影响也不小,但在古兰经中显得相当的分散与不均。这不是穆罕默德造成的错误。如L. E. Browne评论的那样,如果基督徒在阿拉伯人刚刚变得有学识有文化的时候能够抓住机会宣教,并且「翻译出第一本阿拉伯语的圣经,而不是被古兰经抢在了前面,那东方宗教历史的整个进程可能就要改写。」20 但在阿拉伯半岛上至少过了三百年之后,无论是迦克敦派、聂斯托利派还是一性论派的基督徒,他们都还没有将新约翻译成阿拉伯语。21 所以,当先知想为那唯一真神,也就是他认为的基督徒和犹太人都崇拜的那位神寻找称呼时,他没有使用希伯来语或希腊语来为神命名,而是「相当犹豫地」选择了阿拉伯人曾经用于异教神灵的称呼——真主。22通过清除阿拉伯乱七八糟的偶像和迷信,使他的宗教保持严格的一神论,但同时又让它深深地根植于阿拉伯传统,这证明是文化适应方面写下的巧妙一笔。


时代的需要

    「他看见许多的人,就怜悯他们。」(马太福音9:36)

    基督徒的友谊和服事没有使今天大多数的穆斯林体验到基督的怜悯。 “时刻的需要”是要求基督徒时刻用怜悯之心来对待穆斯林。第一步就是发展你们之间的友谊。与穆斯林同事交朋友或跟你附近的穆斯林打招呼问好交朋友。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呢?耶稣基督为我们指明了道路。

    耶稣采取了主动,以怜悯和服事为准则。他离开天堂来与人类同住并服事人类(请看腓力比书2:5-11)。神怜悯我们,主动地用充满爱心,希望和拯救的信息来帮助我们。

    耶稣对人充满怜悯,同时他也赐给我们怜悯的心,激励我们爱人如己,帮助和同情他人,与他们同甘苦。让我们求真主赐给我们象他那样的爱和服事,这样我们就可以知道该如何帮助我们身边的穆斯林了。

   来源:Fouad Masri, www.crescentproject.org.


耶稣基督

    说到耶稣基督,穆罕默德总是怀着崇高的敬意,但他只是把耶稣当作一位最伟大的先知。他在古兰经中最早(根据传统的推算)23 提到耶稣的地方是第19章,耶稣被描述成是象摩西那样的曾受天经之人的先知。虽然摩西被提及的更多,但穆罕默德归于耶稣荣耀的身份更多过其他「真教」伊斯兰历史中的任何人物。在古兰经里,耶稣从没有被指责过。他是使者、先知、仆人、真理的道、真主(真主)的精神、麦尔彦(马利亚)之子和弥赛亚。他由童贞女所生,他能行神迹,他被活着提升到了天上。24然而,他在地上的主要使命就是証實在他之前的先知给亚伯拉罕后裔的律法,並且带来「一个使者的喜讯」,在他之後誕生神的使者,名叫艾哈默德(穆罕默德)(古兰经61:6)。

 

    古兰经在耶稣生命的故事中添加了许多细节变成了神话,与第三世纪的基督教伪文献如出一辙。比如,耶稣出生在沙漠里的一棵椰枣树下,有一个天使叫麦尔彦(马利亚)摇撼椰枣树,并吃下上面掉下的果实。他从天上祈求到一桌宴席,一张桌子从天空中降落下来。更严重的是,在它的神学的教义中,对耶稣十字架受难的叙述背离了新约。古兰经说耶稣并没有死,而是使用了一个计谋把他从十字架上救了下来,安排了另一个人代替他死了(古兰经19:22-26,3:49,4:157,5:112-118)。25

对基督教教义的批评

    穆罕默德和基督徒之间的分歧是在什么时候,是怎么样变得日益突出的,这已经不可能从年代上查明了,因为古兰经各章的年代太不确定了。但对于主要的争论点,从古兰经开始成形的时候就已经十分清楚了。可能就是在632年,穆罕默德死之前不久。如我们上面指出的,第一本古兰经的收集本直到乌马尔的哈里发统治期(634-644)才出现,传说是由「从记录在椰枣树叶、石片和骨甲上的启示」来汇集整理的。最终的标准本是在下一任哈里发奥斯曼(644-656)手上完成的.26

    到那个时候,先知的观点被明确下来,他是对诸如三位一体和耶稣基督具有神性这样的基督教重点教义持明显的批判态度的。他接受耶稣升天但绕过十字架。为什么他的教义,与那些他仍然称作曾受天经之人的教义之间有分歧呢,他现在的解释是说基督教的圣经缺乏完整性真实性,并且指责基督徒更改了他们自己记录的真主的启示。因为,既然真主还是那位神,那他传给他们的道必须原原本本地与降示给那最后的也是最伟大的先知穆罕默德的启示完全一致:「你们当确信真主和他的众使者,你们不要说三位 … 真主是独一的主宰 … 赞颂真主,超绝万物,他绝无子嗣(古兰经4:171)。麦尔彦之子尔撒啊!你曾对众人说过这句话吗?『你们当舍真主而以我和我母亲为主宰』… 他说 … 『我赞颂你超绝万物,我不会说出我不该说的话』(古兰经5:116)。他们中不义者(基督徒)… 改变了他们所奉的嘱言(古兰经7:162)。信奉天经的人啊!你们为甚么明知故犯地以伪乱真,隐讳真理呢(古兰经3:71)?」27

 

    尽管如此,先知对阿拉伯半岛的基督徒群体还是很友好的。这与他对犹太人的态度形成显著的对比:「 你必定发现,对于信道者仇恨最深的是犹太教徒和以物配主的人(多神教徒);你必定发现,对于信道者最亲近的是自称基督教徒的人(拿撒勒人);因为他们当中有许多牧师和僧侣,还因为他们不自大」(古兰经5:82)。

 

    但随着信仰和教义的差别越来越明显,古兰经中的一些信息暗示了伊斯兰思想的顽固不化。于是基督徒和犹太教徒一并受到强烈指责:「信道的人们啊!你们不要以犹太教徒和基督教徒为盟友。他们各为其同教的盟友。你们中谁以他们为盟友,谁是他们的同教。真主必定不引导不义的民众」(古兰经5:51)。

    很显然,穆罕默德临死时,他清楚地知道,想吸引早期的一神论者,犹太人和基督徒接受他的新启示,他这个最大的愿望已经成为了泡影。同时,基督徒想将伊斯兰转变为基督教的一神论派,这个希望也破灭了。


拉希德的故事

    当拉希德(Rashid)意识到自己手中的这本书是用他本族语的古字母提非纳文(Tifinagh)写的时,他紧锁的眉头舒展开了。虽然他认不得这些字,但作为一个柏柏尔人,这些字符对他来说特别宝贵。「你想象不到这对我有多重要﹗」他惊叹道。对这些字母琢磨了几分钟之后,他又注意到另一本小册子。翻开了这本更容易阅读的阿拉伯语的册子,他再次兴奋不已。那是约翰福音。「引支勒﹗引支勒﹗」他欣喜地叫了起来,「我一直都想看看引支勒(基督徒宗教书,参见术语表)。古兰经讲到了它。你真是给了我最珍贵的礼物。」

    拉希德是一个来自北摩洛哥的柏柏尔人。几年前退休之后,他就致力于伊斯兰的研究。他过着清静的生活,除了礼拜之外很少离开家门,大部分时间都用来阅读宗教书籍。Riffi的柏柏尔人中有许多象他这样的人。随着他们事业的结束和孩子的长大,他们开始更多地考虑属灵的事情。有些人想更虔诚一点,有些人是想弥补他们年轻时所犯的罪,但许多象拉希德那样的人是想寻求属灵的真理。祝他们能实现所愿。

来源:Marti Smith, calebproject.org


为什么穆罕默德始终没有成为一个基督徒

    穆罕默德一开始对旧约和新约的态度就表现得很开放,为什么他没有成为基督徒呢?有一个原因已经提到了,那就是当时没有阿拉伯语的圣经。他没有机会了解基督教圣经的真谛,没了解到它真正被普遍公认的全部教义,他零零星星所听说的一点点内容不足以有说服力。与之相关的一个潜在因素,很可能是在波斯帝国和拜占庭叙利亚里的基督徒对阿拉伯人有一点文化上的不敏感性。为什么亚洲的宣教士能将圣经翻译成人们更熟知的文化语言,可以翻译成叙利亚语,部分还被翻成汉语,而唯独不翻译成阿拉伯语?他们是不是认为对阿拉伯人不值得那样做?他们有时甚至将部分经文翻译成中亚的一些部落语言,也不去翻成阿拉伯语。如果这暗示着是一种文化和种族偏见的话,那民族自豪感极强的阿拉伯人就不能不怨恨这一点了。

    第二个原因就是基督教内部不统一的状况。当他看到中东的基督教严重分裂时——聂斯托利派、一性论派和迦克敦派,这无异于异教宗派的分裂——穆罕默德可能会得出结论,在基督教的范畴内,他对统一阿拉伯和宗教改革的愿望将永远无法实现。第三个原因也许是基督教在阿拉伯半岛相邻帝国间的政治联合所产生的负面效应。拜占庭人是迦课敦正统派,波斯最大的宗教少数民族是聂斯托利派,埃塞俄比亚是一性论教派。拜占庭叙利亚也有相当数量的一性论者。如W. M. Watt写道的那样,「古兰经给阿拉伯人提供了相当于犹太教和基督教的一神论观点,但没有他们的政治纠葛。」28

    然而,穆罕默德为什么始终没有成为基督徒,其中最主要的关键原因是,在他的灵魂深处非常强烈地确信,「至仁至慈」的唯一真主已经拣选了他为高于所有先知的使者,并且以一种特殊方式直接对他说话,这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情。穆罕默德的动力不是来自于他对其他信仰、社会模式或政府的反应,而是来自于对他自己的宗教彻头彻尾的深信不移。他是一个自我认定的先知,那就是他的力量;对那些没有跟随他的人而言,那就是他的软弱。

第一课的基本阅读到此结束。请看阅读和活动推荐。

问题讨论

  1. 1.思考一下你学习了关于穆罕默德的哪些东西。什么事情增强了你对穆罕默德和伊斯兰的理解?你对他的敬意有没有改变?
  1. 2.思考一下穆罕默德时代的基督教是怎样的状况。穆罕默德与犹太人、基督徒和他们的圣书之间有怎样的相互作用?他们对他的印象是什么?为什么?
  1. 3.你所学到的东西对今天的基督徒有什么样的启示呢?

尾注:

1.   Histoire Nestorienne (Chronicle of Seert), A. Scher, ed., in PO t. 13, fasc. 4, no. 65, p. 581f. The date of the Chronicle is uncertain; internal evidence suggests either after a.d. 828 or 1228.

2.   On the Christian side, the treaty, as quoted at length by the Chronicle of Seert (pp. 601ff.), extends its provisions to all Christian sects. Mari ibn Suleiman, a Nestorian historian of the twelfth century, gives a different version that attributes the pact to a direct meeting between Muhammad (before his death in a.d. 632) and the Nestorian patriarch Yeshuyab II (a.d. 628–43); cited by L. E. Browne, The Eclipse of Christianity in Asia from the Time of Muhammad till the Fourteenth Century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33), p. 41. On the Arab side, references to the treaty are found in Baladhuri, a ninth-century Persian historian (Kitab al-farq bain al-firaq, P. K. Hitti, trans. [Cairo, 1924]). Six copies of the “Covenant of the Prophet” are still preserved in St. Catherine’s Monastery at the foot of Mount Sinai; cited by A. S. Atiya, A History of Eastern Christianity (London: Methuen, 1968), p. 268.

3.   There are numerous references to Christian Nejran in the early biographies of Muhammad, especially in ibn-Ishaq (707–773), Sirat Rasul Allah (as edited by ibn-Hisham in the ninth century), trans. by A. Guillaume as The Life of Muhammad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55), pp. 14ff. See Guillaume’s comments, p. xviii. See also ibn-Ishaq’s lengthy account of the Christian deputation from Nejran to Muhammad in Medina, probably based on later memories, pp. 270ff.

4.   Not until at least 125 years after Muhammad’s death do the first collections of the historical traditions of his life begin to appear.

5.   Ibid., pp.79–81. Ibn-Ishaq’s is the first and best of the early biographies of the Prophet, well documented for the period after the Hijra of a.d. 622 but uncritical about the years before. Muslim historians used the legend to indicate recognition of Muhammad’s holiness by a Christian, while Christians referred to it as proof that Christian teaching was the source of the Prophet’s inspiration.

6.   Ibid, p. 180. These early anecdotes are from the more uncritical section of the biography, the early period at Mecca.

7.   R. Bell, The Origin of Islam in Its Christian Environment (London: Cass, 1926; reprint, 1968), pp. 57f.

8.   K. Cragg, Muhammad and the Christian (Maryknoll, N.Y.: Orbis, 1984), p. 18.

9.   See the account of his visions in the Qur’an, Sura 53:1–18.

10. “The extraordinary events of the seventh century completely reversed the role of the Arabs. From a peninsular people who had played a marginal and subordinate role in history, they develop into an imperial race and succeed in terminating the Indo-European interregnum in the Near East, reasserting Semite political presence in the region, and carrying the Semitic political factor into the medieval world by the foundation of a universal state”; Irfan Shahid, in P. M. Holt, et al., eds.,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Islam, vol. 1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70), pp. 25f.

11. Ibn-Ishaq, pp. 112–231.

12. Madinat al-nabi, i.e., “city of the Prophet.”

13. a.h. (anno Hegirae) 1, therefore, is a.d. 622. On the problem of correlating the qur’anic and western calendars and fixing the date, see E. J. Brill, First Encyclopedia of Islam, “Hidjra (Hijra),” (Leiden, 1987).

14. “The Jews have their religion and the Muslims have theirs…Each must help the other against anyone who attacks the people of this document,” Ibn-Ishaq, p. 233.

15. Ibid., pp. 239–70.

16. The best critical analysis of this period is W. M. Watt, Muhammad at Medina (Oxford: Clarendon, 1956); I follow his interpretation.

17. See the account and analysis in Watt, pp. 204–20. Also Ibn-Ishaq, pp. 239–47.

18. In the later development of Islam, however, it must be remembered that, as Goldziher noted long ago, “The Sunna [tradition] is the judge over the Koran [Qur’an], and not the Koran judge of the Sunna”; I. Goldziher, Mohammedanische Suidien, vol. 2 (Halle: Niemeyer, 1889), p. 19.

19. See Bell’s discussion of Christian and Jewish influences on Muhammad, pp. 100ff.

20. Browne, p. 14. Historians are uncertain about the degree of Muhammad’s own literacy. He used secretaries. One of his wives (Hafsa) could read and write; two others could read but not write.

21. It is not known when the first translation of the gospels into Arabic was made. A tradition, repeated by Bar Hebraeus (Abu’l Faraj) in the thirteenth century, relates that an Arab prince ordered “a Monophysite named John” to make a translation around the year a.d. 635, but the earliest surviving frag-ments cannot be dated earlier than the ninth century; see B. Spuler, The Muslim World, pt. I (Leiden: Brill, 1960), p. 26, n. 1. Whatever Muhammad may have learned directly of the Christian Scriptures must have come from oral communication. See Brill, First Encyclopedia of Islam (Leiden, 1987), pp. 1913–1936ff, on Injil (or Indjil, gospel). Injil in the Qur’an refers primarily to the revelation of God to Jesus, and secondarily to the Christian Scriptures.

22. Spuler, p. 117.

23. References and quotations from the Qur’an are from the translation of A. Yusuf Ali, The Meaning of the Glorious Quran: Text [in Arabic], Translation [in English], and Commentary (Cairo, Beirut, and Lahore, 1938ff.), which is the work of a committed Muslim. For felicitous English phrasing, compare A. J. Arberry in Oxford’s the World’s Classics series, The Koran Interpreted (Oxford, London,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64). Verse numbering varies slightly in other translations.

24. See especially Suras 3, 5, and 19, which are named for events connected with Jesus. Other scattered references should be noted, particularly Sura 2:87, 253; 4:157–159, 171; 9:30–31; 43:57–65; 57:26–27; and 61:6. For extended treatments of Jesus as portrayed in the Qur’an, see G. Parrinder, Jesus in the Qur’an (New York: Sheldon, 1965); S. M. Zwemer, The Moslem Christ, An Essay on the Life, Character, and Teachings of Jesus Christ According to the Koran and Orthodox Tradition (New York: American Tract Society, 1912); and Cragg, pp. 100–120.

25. Muslim commentators have never quite been able to correlate the statement in Sura 4:157 that Jesus did not die, with that in Sura 3:55, where God says (in literal translation), “I will make thee die.” Muslim translations soften this in English to, “I will take thee.”

26. W. Muir, The Life of Mohammed (Edinburgh: Grant, 1923), pp. xxff.

27. Some, like T. P. Hughes, in A Dictionary of Islam (Lahore: Premier Book House, 1885; reprint, 1964), argue that the Qur’an never disputes the genuine inspiration of the New Testament text, but only refers to its distortion by Christians in their reading of it; see article on “Injil.”

28. Holt, et al., eds.,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Islam, vol. 1, pp. 33–35. See also Bell, p. 12f



记录



[1]Colin Chapman, “Biblical Foundations of Praying for Muslims,” in Dudley Woodberry, ed., Muslims and Christians on the

Emmaus Road(Monrovia, Calif.: Missions Advanced Research and Communications Center, 1989), p. 306.

 

 

第三课 - 伊斯兰信仰

走进伊斯兰世界  

第三课

 伊斯兰信仰

思考问题:

• 基督徒和穆斯林在信仰上有哪些共同点?

• 对穆斯林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信仰元素?

• 作为一名基督徒,对你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信仰元素?

课程目标

从穆斯林的角度来描述伊斯兰的基本实践与信仰。包括:

1. 履行念功、拜功、斋功、课功、和朝功等功课。

2. 信一神论、信天使、信古兰经、信先知、信末日审判和信前定。

3. 乌玛在实践古兰经和圣训中所起的作用,领导地位和长老制,舆论和类比,对伊斯兰教法的解释和圣战。

本课阅读

重点阅读:引言…..............................................................54页

          古兰经、圣训、和伊斯兰教法......................56页

          伊斯兰的宗教实践:信仰支柱......................59页

基本阅读:伊斯兰的基本信条..........................................65页

完整阅读:伊斯兰价值体系的基本观念.........................R11页

        


引言

    当我作为编辑,第一次与穆斯林朋友分享我的信仰时,我认为,只要我证明了基督教是真教,我的朋友就会改变。但我没有意识到,人们很少会因为合乎逻辑的辩论而改变自己。同样,当我对穆斯林历史与文化的理解和欣赏越来越深入的时候,我的朋友们当然也承认我的努力,但他们还是难以理解,为何我了解的越多,却仍然不能信服,成为一个穆斯林的逻辑。我们大部分人都未理解,心灵的变化是一个属灵的问题。的确,我的穆斯林朋友也赞同,一个人的信仰不是别人能够改变的。古兰经说:「对于宗教,绝无强迫」(古兰经2:256)。毕竟,我们也不指望哪个运动队的队迷,一旦碰到他们的队战绩不佳时,就改变他们的热情转而支持其它队。他们对一支运动队的支持和付出是不会受该队的输赢影响而摇摆不定的。


    虽然我们每个人都渴望别人能认同我们的信念,特别是我们精神上的信仰。但过去对于我来说,尊重我朋友的文化和历史,要比理解他们的宗教说服力和逻辑推理容易得多。其中部分困难是那时我不熟悉伊斯兰的信仰体系、逻辑和用词。而且,我也还没有认识到,我的穆斯林朋友真诚地接受伊斯兰所教导的一切。另一个障碍是,我那时总是将自己的主观见解理想化,他们也同样如此。但事实上,我们并没有看到哪个人会遵循这理想去做。对我们每个人而言,所需要做的,就是停止极力地说服别人,不再自以为我们的生活彰显出了我们宗教的完美。因为,大部分所谓的穆斯林和基督徒的生活根本就是不符合他们的宗教教义。在作了这些态度上的转变后,我们才能够一视同仁。

    在这一课里,我们的部分目标是视伊斯兰为一个具有吸引力的合理的宗教,具有全面的令人信服的逻辑性。许多人认为,伊斯兰为人们提供了可行的简单、清晰的指导路线,去完成真主对人类的要求。他们也在伊斯兰实践中发现了伟大的意义。另外,古兰经和圣训可以影响他们每一天的生活,因为它们似乎为怎样处理日常生活中的每个问题都提供了解答。打个比喻说,尽管我们不会「跳槽」,与穆斯林一起「坐在他们队那一边的板凳上」,但对他们的宗教更多的了解,将有益于相互之间的交流。也可以帮助我们找到新的桥梁向穆斯林解释我们的信仰。

         也许在你生命中的某一刻,你会遇见一位有吸引力的富有思想的穆斯林。我们希望你能有准备敬

施舍给穷人

佩并尊重他/她,并与其温文尔雅地交谈,能赞同的地方就赞同。即使对伊斯兰有不同的见解,也不要觉得不舒服或冒犯别人。我曾希望我的穆斯林朋友们会如此待我。事实上,他们所表现出的行为举止总是比我的更好。

墨守陈规的基督徒和穆斯林

    一些伊斯兰的形式是刻板和墨守陈规的,它们没有充分地讲到人们心中的真正问题:与真主不和的关系。如果我们基督徒把我们肤浅的设想和宗教行为,与穆斯林的相对照的话,我们也会得出一些同样刻板,而且过份简单化的对真主的见解。我们的宗教说服力是根本不同的,也本当如此。它开始于真主救我们的心灵脱离罪恶,而不是我们外在的行为。如果我们改变一下表达信仰的方式,那将是什么样子呢?我们不是说「我做这个那个,因为我是个基督徒」,而是说「因着我对真主的信仰,我被他当做亲爱的孩子慈爱地领养。当真主把我重塑成他的儿子耶稣基督的形象时,他正在从里到外地转变我的身份和行为」。圣经所讲的基督教是一个信赖的关系,而不是一个要遵循的规则体系:「真主是靠心来感知的,而不是靠理由」(Blaise Pascal)。从这个意义上讲,我的穆斯林朋友和我的主要分歧不是在于行为的问题,而是在于我们的救主的问题。事实上,许多人(不仅仅是穆斯林)对基督教有不好的看法是由于他们着眼于我们的行为,而没有被引导去关注基督自己。

有效地分享

    既然如此,我们可能还有冲动,想要跳过本章先去看穆斯林对基督信仰持何异议的讲述。我们要在第八课谈到这点。这似乎要等很久,但不无道理:当我们真正与穆斯林朋友表达我们的观点时,我们要准备好有效地分享我们的信仰。

    当我们渐渐了解伊斯兰并且开始理解穆斯林的世界观时,会发现在我们的信仰之间有桥梁,也会发现有需要基督大爱的地方。伊斯兰信仰大多注重外在的行为。我们要观察穆斯林朋友基本的行为和他们公开的宗教信念。但是,当我们这样做,并这样学习的时候,我们应该探究更深层的理解。为什么他们要那样做?他们看重的是什么?他们是怎样看待他们自己和周围的世界以及现实

  

本身的?让我们按照路线图,开始这次学习他们宗教之旅吧。后面的课程将超越外在印象,深入他们的内部世界。

    在检验我们的分歧时,希望我们已经纠正了误解,缩小了之间的差距,更加理解他们的生活。当消除了误解,并能不仅仅停留在理论上进行沟通时,我们就能在我们朋友的价值观和观念上与之建立友谊。因为是了解穆斯林的宗教,所以我们的许多资料来源都是直接取自他们的声音,未加辩驳。如美国当地的一句谚语所告诫的那样,我们必须「穿着他们的鞋来走第一步」。

  

----K.S. , 编辑

印度-雅利安人

    南亚的印度-雅利安人,人口超过了十亿,并形成了2,573个族群,主要居住在孟加拉国、印度、尼泊尔和巴基斯坦。这四个国家的穆斯林比例从5%到96%,总的信徒数量接近三亿九千万。南亚确实是穆斯林世界的中心,因为四大穆斯林人口国中,它就有三个。象印度教人口一样,南亚的穆斯林是根据种姓等级来划分的。

    这一地区的一个重要穆斯林族群就是安莎利人(Ansari),人口估计在一千一百万到一千六百万之间。从历史上看,安莎利人都是以纺织为生。他们纺织丝绸、地毯,还制作其他一些手工艺品,该地区因此而闻名。

穆斯林世界心脏

 

    大部分安莎利人居住在印度半岛北部国家的小城镇和小山村里,他们在那里   组成了紧密稳定的群体。有些人以制作精

美的手工艺品如黄铜制品和木工艺品为生计。其他人,有的耕种,有的做些小买卖。与大部分印度的穆斯林一样,他们多数比较贫穷,在种姓等级中被认为是下等阶级。他们常使用招魂术来防御恶魔。传统上,一个安莎利人家庭的一家之主是最年长的男性,他指挥着儿子们,还有他们的妻子与孩子。

来源:Operation World, www.joshuaproject.net

古兰经、圣训和伊斯兰教法

作者:Keith E. Swartley

 

要对伊斯兰教法在穆斯林世界所占有的地位有概念性的了解,我们首先必须了解它的根源,以及这些根源的意义和影响。最具权威的经典就是古兰经。

古兰经,真主(真主)的奇迹

    古兰经,所有穆斯林的圣典,被认为是来自真主的奇迹,是永恒的,是不可人为创造的,是用阿拉伯语从天上直接降示下来的。它的存在被穆罕默德当作是他使者身份的明证(见古兰经10:37-39)。它的内容体现于虔诚穆斯林的行为当中,与圣经不同,古兰经反映的是一个人的文化,这个人就是被启示了真主话语的那一位。

    因为古兰经主要是通过口头文化来传播的,所以在穆罕默德在世期间没有被搜集整理成书的形式。它是由穆罕默德的同伴们通过吟诵、熟记、实践、抄写而保存下来的。第一任哈里发­­艾布•伯克尔责成穆罕默德的助手扎伊德(Zayd),搜集、汇编散存各地记录下的或口传的经文(公元634年),特别注意收集穆罕默德最亲密的同伴和最早期信徒的经文。在第三任哈里发奥斯曼(Othman)统治时期,汇编完成的古兰经版本被定为正式统一的版本。公元657年,所有先前的其它版本一律定为非法,并被焚烧掉。

古兰经的结构与风格

    古兰经共分成114章,称作苏拉(Suras)或启示,每章都有不同的名称。各章不是按主题或年代顺序来编排的。除了第一章之外(见本书第一课「古兰经说什么?」),其余各章均按经文的长短排列,从最长的一章排到最短的一章。最早期的章节可以追溯到穆罕默德在麦加的那段年代,是最充满情感并抒情的章节。

    穆斯林一直强调古兰经是真主的话语,其证据就是它的文学手法无可比拟:「只要你能理解它的意义,并听人用阿拉伯语诵念,你就明白它确是真理。」[i]

    后来在麦地那这些年所启示的经文就没那么有诗情画意,而更多是强调伦理的说教。早期章节显示出对基督徒和犹太人较为宽容,而后期的则反映了态度上的大转变,从视犹太人和基督徒的传统为一体,到将伊斯兰建立成独特的宗教(将麦加当作其崇拜中心)。通常,每一本古兰经都包括索引或列表部分,上面显示哪一章出自于哪一个时期。穆斯林学者不会对古兰经进行历史或文本的考证。因此,伊斯兰内部尚未象基督徒考查圣经那样,对古兰经的历史真实性和与原文的一致性进行查证。

 许可做的事 —— 清真

    阿拉伯语清真「halal」一词的最简单翻译就是「宽松的」,意思是不受限制的。大多数穆斯林接受,除非是古兰经或圣训明确禁止的事,凡事都是清真(许可)的。

    古兰经在教导穆斯林该如何活出圣洁的生命以蒙真主喜悦方面有许多指示。穆斯林被要求多行善少行恶,这样在末日审判的日子,将他们所行的事放在天平上称量的时候,善行就会重于恶行。

至于善功的份量较重者, 将在满意的生活中;至于善功的份量较轻者, 他的归宿是深坑。(古兰经101:6-8)

    清真的东西(Halal)通常指的是,哪些食物、饮料、药物、化妆品和其他产品是可用的。伊斯兰的饮食规定非常类似于犹太教的饮食规定。然而,古兰经允许,当穆斯林处于他们所无法驾驭的环境时,有适当的弹性:

为你们捕获的动物,也是可以吃的;…当诵真主之名。(古兰经5:4)

摘自: Annee W. Rose, www.frontiers.org.

古兰经的翻译

    穆斯林认为,不可能完全确切地把古兰经翻译出来,只有大概的意思可以用其它语言表达出来,而且必然缺乏原文的完美性。因此,穆斯林尽管有他们的本土语言,他们还是用阿拉伯语诵读古兰经。虽然如此,古兰经还是有了多种文字的版本。这些译文都被看作是古兰经的评注或解释,书名也可能是像下面的这本书那样:《宏伟古兰经的含义:解释性的译本》译者,穆罕默德·马默杜克·皮克索(Mohammed Marmaduke Pickthall,卒于1936年)。

    大部份的穆斯林(世界上80%的穆斯林)本土语言并不是阿拉伯语,有很多人还是目不识丁的。尽管有这些障碍,虔诚的穆斯林往往通过听阿拉伯语的古兰经来记住整个古兰经。在穆斯林布道时,教訇一般都是先用阿拉伯语念读或引用古兰经,然后再用本地语言阐述它的意思。这样释义古兰经正好适合听者理解阿拉伯用语。

    穆斯林对古兰经的尊重与敬畏达到了着魔的地步。它被当作是配受崇拜的东西。读古兰经的时候,它通常被放在装饰华丽的架子上……穆斯林经常谈论阿拉伯文的美,特别是当它被吟颂的时候。不需要理解它的含义,只要死记硬背或和尚念经般地读它就有好处。[ii]

圣训

    除古兰经外, 穆斯林还依赖于圣行(Sunna,正道,生活方式),这些都记录在《圣训》中。各种圣训集收录了所有穆罕默德和早期穆斯林(先知的同伴们)广为人知的一些言行。穆罕默德的言行被认为是伊斯兰最好的榜样。主要有六部圣训集(传统,或先知话语)。每一部都是由某一位早期的伊斯兰学者所收集、考证和编辑起来的,每一部都以他们的名字来命名,他们是:布哈里,穆斯林,提尔米基,阿布达伍德,奈萨仪和卡滋维尼。也有其他一些圣训集被各种穆斯林社区所信赖。最受推崇并被经常引用的圣训集当属布哈里(810-870)

所汇录的圣训集了。布哈里考查了600000多条疑为可能的圣训,保留了7397条(分成97章)为真实可信的。穆斯林布道者和作者随意引用圣训,。虽然穆斯林普遍认为圣训次于古兰经,但他们还是经常参照圣训作为他们日常行为的指导。例如,古兰经解释了每日五次拜功中的两次,穆斯林查找圣训得到了其他三次的解释。

    阿布白尔扎说:「使者做了晨礼(祷告),他共念了60到100段天经节文。完了后,跟拜者才能彼此看清(对方)的面孔。当太阳偏西时,使者做了晌礼。当使者做完晡礼拜后,我们的一个同伴去了一趟麦地那较远的郊区。他回来后,太阳的光还很强。(第二叙述人忘了昏礼(祷告)有何说法了)。对于推迟宵礼到夜间的三分之一或半夜,他都无所谓。」(布哈里圣训)[iii]

伊斯兰教法

    来源于古兰经和圣训的规定和准则,后来被编撰成一套司法判例和法律来使用,也就是我们熟知的伊斯兰教法(Sharia)。伊斯兰教法是伊斯兰的基本法,是伊斯兰社会的宪法,被认为是真主的意志应用到了生命的每一方面。有几个伊斯兰国家以伊斯兰教法作为他们立法的基础(比如沙地阿拉伯和伊朗)。在每一种情形下如何做出反应,取决于伊斯兰的法律解释(fiqh,教法学)。在通过教法学决定伊斯兰教法的时候,不同的派别所依据的方法和来源也不一样。总的说来,除了古兰经和圣训之外,决定伊斯兰教法的其他方面有:伊制马尔(ijma),即公众(通常是宗教学者或法学家代表)的共同意见;格雅斯(qiyas),即应用以前的案例为原则,通常用来做类比推理;还有伊智提哈德(ijtihad),就是独立推理。在有些穆斯林派别里,只有宗教学者或被正式委命的法学家才有资格翻译或解释古兰经,比如爱资哈尔大学(al-Azhar University)的最高委员会有资格大部分逊尼派翻译或解释古兰经,而阿迦汗(Aga khan)有资格为伊斯玛仪派翻译或解释古兰经。

教法学派别

    尽管大部分穆斯林都强调统一性,都希望忠实于律法,但他们在如何解释律法方面,象其他宗教社会那样,可能存在着分歧。伊斯兰内部主要存在有四个教法学派(Madhhabi)。逊尼派,什叶派和苏非派在每一个教法学派里面都有分布,每一个学派还有许多的分支。

1. 哈乃斐派(Hanafi school)是最早也是分布最广泛的学派,由阿布•哈尼法(Abu Hanifah,卒于767年)所创立,三分之一穆斯林都属该学派,尤其是在土耳其和中亚。该派允许通过类比推理(qiyas)对古兰经做比较自由的解释,解释结果注重个人的意见(ray)或选择(istihsan)普遍的民意。

2. 马立克派(Maliki school)是由马立克(Malik ibn Anas al-Asbahi,卒于795年)所创,它盛行于北非和一些阿拉伯海湾国家。该派制定教法时非常重视圣训,尤其是那些由穆罕默德最亲密同伴所收集的圣训。事实上,在制定教法时,它依赖的是麦地那的惯例。该派也重视个人意见和运用类比。

3. 沙斐仪派(Shafi’i)由穆罕默德·奥斯曼·沙斐尔(Muhammad ibn Idris ibn al-Abbas ibn Uthman ibn Shafi ‘i,卒于819年)所创,在埃及、巴勒斯坦、约旦等国具主要权威,在巴基斯坦、印度和印尼等也极有影响。该派对古兰经的解释也比较自由,注重公众(umma,乌玛)的权利,由公众领袖(ulama,乌力马),通常是一个宗教评判团体(quda)的公议定结果。这些领导者会颁布宗教法令(fatawi)。这个派别专门选择直接属于穆罕默德的圣训,其他人的一概不考虑,他们拒绝将个人意见和普通民意作为教法来源。

4. 罕百里派,由伊本罕百勒(卒于855年)创立,是沙特阿拉伯、卡塔尔等地的名门正派,在巴基斯坦、叙利亚和伊拉克有许多的信众。该派是一个最小的也是最保守的派别。它拒绝一切异于古兰经和圣训上的合理创新。即使是苏丹和哈里发也无权干涉由宗教审判团所做出的决定。沙地阿拉伯的瓦哈比派就属于罕百里教法派。

给基督徒的几点建议

    当我们从穆斯林朋友那里更多地了解到古兰经、圣训和伊斯兰法时,会发现穆斯林对它们有不同的解释,但我们应该记住,许多基督徒对圣经的解释和一些主要的神学问题也存在分歧。即使我们的信仰是以圣经为基础的,但在理解和应用圣经时,保持谦卑是很有必要的。我们应当以对耶稣基督的信仰为基础展现我们基督徒的身份,而不是以坚持基督教或圣经的某一特定解释为基础。

Endnotes:

  1. Greg Livingston, Planting Churches in Muslim Cities (Grand Rapids: Baker, 1993),p.193.
  2. Bruce McDowell and Anees Zaka, Muslims and Christians at the Table(Phillipsburg, N.J.: P&R,1999),p.72.
  3. Sahin Bukhair, The Collection of Hadith, narrated by Abu al-Minhal; vol.1, bk. 10, no.516.

 采取主动

    无论当我们与穆斯林共事时,或是在商场里看见他们时,还是在飞机上坐在他们旁边时,我们都不应只等着他们主动来与我们攀谈交友。我们应当主动跨出第一步。穆斯林妇女那保守的衣着和谦逊的行为看起来似乎是个障碍,但其实与她们建立友谊恐怕比与男性更容易。她们中的许多人都很孤独,从没有经历过基督的爱。出于礼貌,只有女性才能与穆斯林女性建立友谊。我们一开始应该邀请我们所认识的穆斯林共进午餐或喝喝咖啡、品品茶。你还可以多请几个基督徒一起过来。

    每次遇到一个穆斯林的时候,我总是默默地祷告:「亲爱的主耶稣,我准备分享你的信息。请为我打开这扇大门。」基督总是有求必应﹗有一次我坐在一架从贝鲁特飞往伊斯坦布尔的航班上,旁边坐着一位黎巴嫩的学生。我们系好安全带之后,我祷告道:「亲爱的主耶稣,我正在准备分享你的道。求你打开分享之门」。后来果真如我所愿了。

    我们甚至还可能有机会与整个一家人建立起友好的关系。如果我们让他们能够接纳我们,与我们一起分享他们的生活方式,那我们之间的友谊将会更深也更有意义。藉着我们,真主就能向我们的穆斯林朋友展示基督信仰和基督大爱的真谛。穆斯林的文化和生活都是围绕着关系转。这就意味着他们很愿意与人建立关系,不大可能会回绝我们接近他们的任何主动行为。

    真主叫我们友善好客,要欢迎人们进入我们的生活、家庭,愿意将他们请到家里,乐于分享我们的时间、事奉和经历。当我们分享基督信仰的时候,我们友善热情的行为最能说明问题了。如果你也象我那样祷告的话,准备迎接真主的回应吧﹗

摘自:Fouad Masri, www.crescentproject.org


伊斯兰的宗教实践:信仰支柱

 

作者:C. George Fry, James R. King

 一首古老的福音赞美诗告诫信徒要「信靠顺服」。穆斯林也是如此,他们的宗教义务包括信任(信真主,信他的自我启示,信他眷顾人类)和顺服(行真主喜悦的善功,服侍人类,体现价值)。事实上,服从或者说顺服正是伊斯兰的根本。正如弗里斯约夫斯•楚翁(Frithjof Schuon)所评说的那样,伊斯兰有一个智力、知识与推理的「垂直面」,和一个意志、伦理与义务的「水平面」。世界上的权力需要公正地使用;对社会的义务需要不折不扣地履行;世界的和谐,统一与多姿多彩,需要用心来感知和表达;肉体的欲望需要有节制地宣泄。[iv]通过做好事或行善功(din),穆斯林竭其所能,向真主尽义务,为他所属的社会做贡献。

    对旧约里的犹太人而言,道德、民事和礼仪律法都规定在摩西五经里面了。对早期的基督徒而言,律法显示在登山宝训和使徒保罗的书信中。 穆斯林的道德与宗教义务概括在五大(或许有六大)信仰支柱(Arkan)里面,它们为组成伊斯兰部分教义的若干神学宗旨提供了道德和伦理上的平衡。

信仰表白(清真言)

    在所有亚伯拉罕的宗教中,就时间和重要性而言,表白信仰是首要的义务。念诵信条,就表示了信徒已经理解、赞许了这个神学信息,并已使信息内在化。念诵信条也是检验信仰是否正统的一种方式,它还成为信仰者自己与真主和社会之间所立的一个约。这些在伊斯兰、犹太教和基督教当中所起的作用都是同等重要的。所有一切都是藉着念诵信条来表达自己对本信仰的深信不移。

    这一关键的伊斯兰概念,阿拉伯语是sh-h-d,带有表白或作证的意思。Tashahhud的意思是「作出某人的见证」,或者是「表白信仰」。麦什德(Meshed,伊朗一城市)是一个以特别强烈的方式来表白信仰的地方。信仰见证(Shahada)是以一种礼拜的形式来表达的。所有世界宗教中最著名的一句礼拜赞念词就是: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主的使者。除了念诵这句清真言之外,入伊斯兰没有正式规定的方式,所以对这种见证的方式有一些相当严格的指示:清真言必须大声地重复诵念,并且要能完全理解(即必须在理智上、情绪上和意志上都能理解它);诵念的时候必须要真诚,要有真挚的爱心,思想毫无保留或犹豫;必须发誓会将这种信仰保持到死不变;必须正确地以正统的形式念出,没有任何非正统的改变。谁要是能用心灵诚实来承认这个真言,谁就是一个穆斯林了。与新教教会,罗马教会和正统基督教教会那详细复杂的信仰声明比起来,这是多么令人瞠目结舌地简单与直接呀﹗

    这句清真言一开始就肯定真主的存在:「万物非主,唯有真主。」这个简单有力的一神论宣言进一步说明,伊斯兰是在亚伯拉罕的传统上建立起来的。我们可以想到,创世记的头一句就是「起初真主…」(创世记1:1),使徒信经的第一句就是「我信上帝(真主)…」。就用这短短的一句话,伊斯兰清除了形形色色烦扰基督教信仰的异端邪说:无神论(不存在神),不可知论(神是否存在未为可知),唯物主义和自然主义(物质世界是唯一的真实体),泛神论(神与世界同一),自然神论(神不介入人类事务),多神论(存在许多位神)。伊斯兰的清真言大胆肯定了有神论:只有一位神(真主),他是造物主,至善至慈者,供给者,审判者,和自我启示者。犹太教徒和基督徒也可以心安理得地念诵这部分的清真言,因为穆斯林在这里所声称的就是诗玛篇(Shema)和使徒信经以它们各自的方式所声称的。

    穆斯林的清真言接着说真主向人类启示他自己的条件:「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我们注意到,用这么简短的一句话,伊斯兰竟然大胆地将真主(真主)和穆罕默德放在了一起,这斗胆的一笔导致了西方的许多人将这种信仰误称为「穆罕默德教」。这是一个严重的错误:虽然穆斯林确实将穆罕默德推崇为人类历史上至高无上的天启使者,但他们敬拜的并不是他。伊斯兰是一个服从于真主的宗教,不是一个有关个人的宗教。然而,若不是穆罕默德给人类带来了真主的信息,对真主(真主)就不可能有完全的认识。

    清真言在所有的各种场合都要赞念:一个婴儿出生时在他耳边轻念;人死后对着他的尸体诵念;战争时它是鼓起勇气的号角;和平时代,无论是清早还是深夜,都可以从城市的尖塔上听到它。在穆斯林的生命中,这句信言时刻都挂在他们的嘴边,记在心里。



真主是真主(上帝)吗?

我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有穆斯林背景的基督信徒认为他先前崇拜的完全是一位假神。相反,当现在带他在主耶稣基督里真正认识了真主后,他们往往充满了惊奇与感激。

John D. C. Anderson, 「The Missionary Approach to Islam,」 Missiology 4, no. 3 (1976), p. 295.


 


崇拜和祈祷

    拜功是穆斯林的第二大义务。敬拜真主是颂扬他为宇宙的造物主、保护者和审判者。虽然敬拜包括许多的元素:布道、教导、诵经、吟唱和团契,但所有宗教敬拜的本质就是崇拜(或者说赞美神)和交通(或者说祷告)。基督教敬拜将圣礼(新教中的浸洗和圣餐)放在了最显著的位置。然而,在伊斯兰里,占据这个地位的是拜功,尤其是宗教礼拜(salat),它是在清真寺(公共敬拜之地)或私下里所念的礼拜经文和必须做的固定姿势。非正式的祈祷叫作都阿(du’a),来源于一个意思是「呼求」的字根,它还包含有祈愿、呼吁或请求的意思。

    古兰经对礼拜的形式没有明确的规定。我们知道穆罕默德试验过各种做法,从最早的年代起,穆斯林就遵循着某种固定的礼拜习俗。现在有种说法认为,穆罕默德在即位或夜行期间,受真主的指示让他规定这些做法。

    穆斯林礼拜的一个特点是它有严格的时间安排。一个正统派的穆斯林必须每天拜功五次,虽然最初穆罕默德自己也只是早晚各拜一次。犹太教徒在耶稣时代每天礼拜三次 : 早上,中午和晚上 。中世纪基督教修道士一日礼拜八次。伊斯兰传统规定了每日拜功的五个时候: 晨时、晌时、晡时、昏时、宵时。尽管这五次拜功可以在公共敬拜之地或私下里拜,但如可能的话,信徒最好还是到附近的清真寺里行礼。参加星期五中午的主麻拜是穆斯林不可推卸的义务。主麻拜要持续近一个小时,包括聆听清真寺礼拜主持者的讲道。在这次礼拜之前和之后,穆斯林可以做他们非宗教的事务。星期六通常是休息日,最好是用这一天来沉思静悟属灵的问题。

    穆斯林礼拜的另一个特点就是严格地遵守礼仪规矩,所有步骤在传统中都有仔细的规定。礼拜前由宣礼员(muezzin,穆安津)在清真寺的尖塔上呼唤礼拜的开始。今天,这种优美的呼声经常用磁带录下来,通过尖塔上的喇叭向外广播。穆斯林进入拜功房之前,必须脱掉鞋子,免得弄脏了拜功用的地毯。礼拜之前,如果可能的话,还必须用水净洗,要不然就用沙子。洗的时候,从脚底一直要洗到脚踝,从手臂到手肘,还要洗脸,包括洗耳孔。

    净洗仪式之后,穆斯林才能加入礼拜者的行列。因为拜功仪式中涉及各种各样不同的姿势,所以男人和女人不在一起做礼拜,而是分开的。集体礼拜在清真寺铺开的一张大地毯上进行。如果是在家或在行业的地方做礼拜,则就地铺一张小小的拜功席。礼拜的方向朝向麦加,建造在清真寺正殿墙正中间的小拱门(或小阁子),指示着麦加的方向。(穆斯林导游经常把这样的阁子错叫为「祭坛」)。墙那里还建有敏拜楼或者是突起的讲道坛,星期五,布道者就站在那里宣讲。

    伊斯兰教的礼拜呼唤是人发出的,不象犹太教用公羊的角吹响,基督教是用铃声。随着这呼声,会众聚集到领礼者的后面,接着礼拜仪式正式开始了。带领礼拜的人有不同的称谓,有叫伊玛目姆(阿拉伯国家),有叫毛拉的(伊朗),或者是hoja(土耳其)。礼拜包括颂扬真主的荣耀、诵经和各种身体的活动和姿势。一轮的俯卧(sujud)和鞠躬(ruku)构成了一拜(rakah),不同的服事有不同的拜数。拜功所涉及的姿势包括:(1)举意(Takbir i-Tahrimah),举起双手,站立;(2)鞠躬(ruku);(3)口诵「赞颂主者,主必闻之」(Tasmi’),站立;(4)口诵赞圣词(Takbir as-Sijdah),跪下,两手弯曲附地,叩首至鼻尖触地;(5)口诵祝安词(Salam),跪下;(6)末坐(Munajat),跪下,双手举起。

                礼拜的姿势

    对西方的基督徒而言,这种对礼拜姿势的特别重视,咋看起来似乎很新鲜,但细想之后,我们就会记得礼拜时主教派的跪姿,路德教会的站姿,长老会的坐姿,和五旬节派的举手姿势。在某些宗教仪式上,俄罗斯东正教和罗马天主教的有些地方,也能看到完全俯首叩头的姿势。所以虽然伊斯兰规定的礼拜姿势似乎有点奇怪,但在基督教中也有某些类似的东西。


服事和课功(施舍)

    如果说伊斯兰五大支柱的第一功满足了人们宣布和表白信仰的需要,第二功满足了人们崇敬和礼拜的需要,那第三大支柱课功,似乎又填补了另一种需要,那就是去服事别人,满足他们在肉体上和精神上的需要。实际上,以亚伯拉罕为根源的这三大宗教的核心就是服事或事奉。旧约中有许多照顾贫穷者帮助受难者的训导。在早期的基督教会中,执事处就是为照顾穷人而设的;在古兰经中,多次    清楚地强调,一个人必须拿真主给予他的丰盛,与命运不佳者共同分享。这里值得一提的的是,卡非尔(Kafir)的本意实际上是「忘恩负义」的意思,而通常却翻译成「不信道者」。

    阿拉伯语里面有两个与施舍有关的重要词。较常见的一个就是扎卡特(zakat),词根的意思是「成长」或「变纯净」;它似乎意味着,施舍行为就是净化灵魂的一种方式,也许来源于伴随敛财不可避免的愧疚感。另一个词就是萨达卡(sadakat),它的本意是「真正的」或「诚挚的」;指的是任何对于真主的服事都是神圣的。有些权威人士在这两个词当中发现,出于义务和自愿的给予还是有区别的。确实,这在伊斯兰当中是个受争议的问题,问题自然是:规定的施舍是否真的有益于属灵的增长?例如在某些国家,施舍实际上成了一项国家税收(扎卡特邮票可以在邮局里买到)。然而在其他一些地方,捐赠是作为一个自愿支付给清真寺人员的行为,或者是直接对穷人的施舍。

    要求施舍的另一个重要表现就是卧各夫制度(waqf,在土耳叫作evkaf),这个阿拉伯语的本意是「停下来」,「去致力于」或「献身于」某事。卧各夫就是很富有的(或者不太富有)的穆斯林临死时留下的一笔捐赠款,用途往往很明确:为图书馆里的学者买笔和纸,或是建造供动物们饮用的街边小泉,或是每年在先知诞辰日请文法学校的孩子们吃顿饭,或者是建所医院,建座大学。捐赠款可大可小,但在现代社会,管理这样一种捐赠却是非常复杂,几乎每一个伊斯兰国家都设有宗教基金部,监督管理着这些捐赠基金,使其能有效地利用和合理地分配。其职能有点象美国的健康与人类服务部。

    缴纳天课的义务是所有伊斯兰支柱中最宝贵的一个。在被认为是双恶魔的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之间,伊斯兰显示了一种中间的立场。穆斯林觉得,施舍会将资本主义规范成一种社会责任感,又是对社会主义的修正,因为他们强调,与人分享财富的唯一合理的理由,是对真主丰盛恩典表达感激之情。穆罕默德在这点上大概与雅各的看法一致,雅各书中写道:「在真主我们的父面前,那清洁没有玷污的虔诚,就是看顾在患难中的孤儿寡妇,并且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雅各书1:27)。


你的世界观

    我们每个人都是透过自己的文化视角来评价这个世界的。对所拥有事物的评判,对接触方式的评判,对自我感觉的评判,无不受到我们文化的影响。

    外在的行为体现了我们真正的价值观和信仰。我们的价值观就是我们所尊重看重的东西;我们的信仰就是我们所认为正确的东西。这些价值观和信仰可能有异于我们理想的标准。我们宣称信奉这些标准,但这些标准并不能准确地反映我们每日的生活。

    占据我们生命核心地位的社会价值观和信仰体现了我们的世界观及对现实的看法。我们一切的选择、反应和决定都受世界观的左右。我们的语言和审美观也是如此。我们很容易描述我们的行为,但很难描述为什么这么做。世界观成了我们身体的一部分,我们时刻都在用它,却意识不到它。我们就像水里的鱼一样,无法描述水是什么样子,因为从没有离开其中。

    在一些非洲社会,因许多孩子在孩童时期就已夭折,所以妻子得不到很多孩子。这些社会是不是就会把拥有许多孩子,视为他们的财富和未来呢?在其他的文化中,同等昂贵的做法是为每一位小孩提供自己的房间。在这样的世界观中,是不是因为个人隐私和自主权被看得如此之重要,以至于父母必须为了拥有更大的房子而拼命工作呢?

    当基督进入我们生命里面的时候,他就开始改变我们的世界观了。经常有些基督徒只寻求改变外在的行为,而没有想到首先要改变是人的心灵。这导致了条文主义。因为基督是在中东文化环境内来到人间,所以为了成为他的见证人,我们必须接纳穆斯林朋友的世界观。我们也应该相信,为了转变人们的心思和生命,真主会在每一种社会的世界观中作工。                              

 摘自:Encountering the World of Islam


斋戒(禁食)

    每个合格穆斯林所必须履行的第四大功课就是在斋月(ramadan),即在「最吉祥最高贵的那个月份」[v]里要斋戒。斋戒的阿拉伯语是saum,意含「节制,节欲」,也指节制能够带来的一切道德上的启迪。伊斯兰认为斋月是穆罕默德最初领受古兰经启示之月,但斋月时的一些纪念仪式,似乎从基督教和犹太教的禁欲教义(尤其是犹太教的赎罪日)中也能找到根源。而且,有关圣月的思想观念在前伊斯兰时代的阿拉伯半岛上就已经存在了。

    斋月的白天里,一个虔诚的穆斯林不允许下咽任何固体食物或流汁,包括自己的唾液。烟也不能吸,呕吐与放血也同样不允许。如果打破了这个禁令,即使是在医师的吩咐下做的,那么这一天的斋戒也必须在另外一个时候补回来。到了天黑的时候,才允许吃喝东西。这个时候是大吃大喝还是很简单地应付一顿,这似乎反映的是一个信徒的虔敬问题。据说,黎明時天邊的黑線和白線可以截然区分的时候,就意味着白日的来临(参见古兰经2:187)。

    因为穆斯林的历法是根据月亮的相位来定的,所以月份是变动的(大概35年是一个轮回),这样一来,斋月有时候就出现在很寒冷的季节,有时候又出现在很炎热的月份。Ramadan的意思是「大热天」,这表明它最初是在夏天。如果情况果真如此的话,那禁止喝水对信徒来说是个可怕的考验,将他们的耐性拉到了极限,因而脾气会急躁。通常斋月期间会规定缩短工作时间和上学时间,这样人们就有更多的时间呆在家里,非常虔诚的穆斯林可能会在清真寺里度过最后的十天。

    斋戒月以看到新月开始。如果有云遮住了,月亮的出现时间可能会延迟。斋月以悬挂街灯和鸣枪宣布开始。斋月的结束以开斋节(Id al-Fitr)作为标志,这是一个普天同庆的节日,人们穿上新装,互换贺卡,互赠礼物,走亲访友,做丰盛佳肴,观看电影等等。人们有一种普遍的看法,认为通过克己人类经过了耐力的考验,并克服了他们自己的低级本能。恶势力被阻止,地狱之门关闭了,通往天堂之路开启了。许多穆斯林视不守斋戒行为和忽略每日拜功一样严重的事情,甚至更恶劣。那是藐视公共道德准则的行为,是无神论的表现。

麦加朝觐

    伊斯兰的第五大功课就是朝功,前往麦加的朝觐,这是每一个虔诚的穆斯林一生中至少要履行一次的义务。去某一处特定的宗教圣地朝圣的现象,在所有民族所有宗教当中都能找到:基督徒、印度教徒、佛教徒和犹太教徒都有。这也是所有历史时期都能看到的现象。即使在前伊斯兰时代,麦加就已经是一个圣城了,它是异教贝多因人的朝圣目标。然而,古兰经让这一做法日益凸显,更加着重。穆罕默德本人为朝觐者制定了特定的仪式。随着几个世纪的演变,这个朝觐义务变成了一种让人难以置信的复杂的社会现象,有来自世界各地朝圣者参加。这里我们只是粗略地概括一下。[vi]有关朝觐的权威描述在古兰经的第二章,这章是许多重要宗教指南的来源。

    朝觐的目的地是麦加城,那是穆罕默德的出生和早年生活的所在地,也是形成古兰经的启示开始降示的地方。即使在前伊斯兰时期,人们关注的焦点也是那著名的圣殿克尔白天房(Ka’aba)和天房里的圣黑石。根据伊斯兰传统的说法,这圣殿最初是由阿丹(亚当)建造的,与诺亚方舟故事有关的那次大洪水也许破坏或摧毁了圣殿,后经亚伯拉罕(易卜拉欣)和以实玛利(易司马仪)重建。在穆罕默德之前的年代里,殿里面放置着许多异教徒诸神的神像,后来穆罕默德销毁了这些偶像;现代初期,一个热衷于破坏偶像的狂热的伊斯兰宗派认为,克尔白天房本身就已经变成了一个崇拜的对象,所以企图拆除它。现代学者鉴定了天房里的这块黑石,原来是块陨石。民间宗教把它当作是有超自然力量的辟邪物。在穆罕默德生命的最后几年,他完成了从麦地那到麦加的朝觐之路;死后,他的做法得以延续和定格。最终,天房周围的房子全部拆除了,腾出地来建起了一座清真寺(Al Masjidal-Haram,禁寺);几个世纪以来,禁寺又经过了多次的扩建。

    在特定的朝觐月里(Dhu al-Hijja),朝觐者从世界各地聚集到麦加:有钱的就乘飞机抵达吉达,还有人坐船或汽车,通常是成群结队而来。贫困的人就只能耐心地一步步艰难行走而来。许多人在旅途中经受令人难以想象的艰辛,可能要走几年之久。如果在途中或麦加身亡,会被认为是一种特别的祝福。

    在离麦加约四十英里的沿海城市吉达,所有的男性朝觐者,无论贫富,都得穿上两块无缝合线的白布衣衫(izar和rida),他们想要达到内心的平安,也想与周围的人建立和平气氛。穿上这两块白布并有平静的心态两者都说明进入了受戒状态(ihram)。正常的欢愉之事在这个时候是禁止的。在去往麦加的路上,朝觐者的证书要经过沙地阿拉伯警方的查验,只有真正的穆斯林才能进入圣城。这里的住宿条件从最简朴到最豪华,各档次都有。显然,诈取朝觐者的钱物成了该地区当地居民收入的主要来源,但现在受到政府的严格控制。沙地政府还对卫生条件进行严格的监管。

    朝觐以对身体规定部位的净洗仪式开始。随后,朝觐者进入神圣的克尔白天房地带,经过平安门(Bab as-Salaam),再到易卜拉欣之地,然后到达朝觐的中心目标——令人敬畏的克尔白天房,这正是穆斯林一生向此顶礼膜拜的地方。有些朝觐者可以进入天房内部,而其他人只是用脸贴在墙上。所有人都争着想亲吻放置在适当高度,巨大银质支架上的圣黑石。

圣经对于伊斯兰的五大支柱的教导的

圣经包含了类似于伊斯兰五大支柱的基督教训戒。这些训戒为我们与穆斯林建立友谊之桥提供了另一种方式。

1. 念功(Shahada)

「以色列啊、你要听。耶和华我们神是独一的主。」(申命记6:4)

2. 拜功(Salat)

「不住的祷告」(帖撒罗尼迦前书5:17)。「你们祷告的時候、不可像那假冒为善的人、爱站在会堂里、和十字路口上祷告、故意叫人看见。我实在告诉你们、他们已经得了他们的赏赐。你祷告的时候、要进你的內屋、关上门、祷告你在暗中的父、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报答你。」(马太福音6:5-6)

3. 课功(Zakat)

「你们既然在信心、口才、知识、热心、和待我们的爱心上、都格外显出满足来、就当在这慈惠的事上、也格外显出满足来。」(哥林多后书8:7)

「你施捨的时候、不要叫左手知道右手所作的。要叫你施捨的事行在暗中、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报答你。」(马太福音6:3-4)

4. 斋功(Saum)

「你们禁食的時候、不可像那假冒为善的人、脸上帶着愁容.因为他们把脸弄得难看、故意叫人看出他们是禁食.我实在告诉你们、他们已经得了他们的赏赐。你禁食的時候、要梳头洗脸、不叫人看出你禁食来、只叫你暗中的父看见.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报答你。」(马太福音6:16-18)

5. 朝觐(Hajj)

「亲爱的弟兄啊、你们是客旅、是寄居的。我劝你们要禁戒肉体的私欲。这私欲是与灵魂爭战的。你们在外邦人中,应当品行端正,叫那些毀谤你们是作恶的,因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在鉴察的日子,归荣耀给神。」(彼得前书2:11-12)

「我们既有这许多的见证人,如同云彩围着我们,就当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希伯来书12:1)

 来源:Encountering the World of Islam


    接着就是塔瓦夫(Tawaf)仪式了,即绕克尔白步行七周,象征着穆斯林此刻将他们的思想转向真主的方式。完成了头三次规定的绕行之后,朝觐者要拜访希只尔(al-hijr,石谷),穆罕默德就是从这个地方开始他那著名的夜行。然后他们要在麦加城外的两座山之间奔跑,宗教仪式上叫做Sa’y(奔走)。这个特殊的仪式是为纪念易卜拉欣的奴妻夏芝兰(夏甲)和她的儿子易司马仪(以实玛利)。他们俩在撒拉的坚持下,被抛弃在荒郊野外。夏甲此刻的处境非常悲凉,她的儿子又快渴死,据说夏甲在这两山之间来回奔跑,直到真主使地下冒出了泉水,冒泉水的地方就是现在的渗渗泉(Well of Zamzam)。

    朝觐仪式举行到一半的时候,朝觐者进入麦加城外的帐篷里,要在慈悲山脚的阿拉法特山谷举行站立仪式。这著名的「站礼」要求持续站立整个下午,在虔诚者的脑海里深刻地体会到真主与他们生命的同在,深刻地感觉到真主对他们罪的宽恕。他们还记得,穆罕默德来过这个地方,并在此地发表了他的辞朝演说。这个仪式意义深重,许多权威人士将它视为整个朝觐中的高潮或重点。到了晚上,朝觐者会收集四十九颗小石子,这是他们第二天早上要带到米那(Mina)去的,为的是将它们投向代表恶魔和他的诱惑力的三根石柱。通过投石(Jamra),他们回想起以实玛利差点被他的父亲亚伯拉罕用来献祭的情形(有些穆斯林学者认为以实玛利是代替以撒献祭的)。亚伯拉罕挫败了魔鬼易卜劣厮(iblis)的诱惑,易卜劣厮就逃走了。

    在献祭的地方宰杀小动物的仪式,是为了纪念真主接受了亚伯拉罕用一只公羊代替他儿子献祭的请求。宰牲仪式之后,男性的朝觐者需要剪发。朝觐早期阶段对许多事项的禁令也解除了。现在,所有的朝觐者返回麦加,第二次绕行克尔白天房,然后赶快回到米那,进行第二次的投石仪式。最后一次返回麦加要等到第十三天,第三次绕行天房,朝觐者通过告别门之后,整个朝觐活动就完全结束了。

     然而,圣训教导朝觐者,当他们在汉志(Hejaz)地区时,应该拜访麦地那。因为穆罕默德埋葬在麦地那清真寺圆顶之下,所以许多人都会拜访麦地那。而当朝觐者在麦地那的时候,他们也会参拜穆罕默德妻子们和同伴们的墓地,代他们祷告。此后,朝觐者要尽可能快地返回家,以免太熟悉圣物会减少它们的法力。朝觐者回到家,会得到家人和朋友的衷心祝贺,还能拥有以前从不曾体会到的声望。

圣战(Jihad)

    圣战有时被看作是穆斯林的另一大义务,甚至可能会把它当作是第六大支柱。它被普遍解释成是对不信道者发起的信仰之战,但更基本的意思是「为主道而战」。古兰经2:190-193概括出了其基本的定义:

    你们当为主道而抵抗进攻你们的人,你们不要过分,因为真主必定不喜爱过分者。.你们在那里发现他们,就在那里杀戮他们…… 你们当反抗他们,直到迫害消除,而宗教专为真主;如果他们停战,那末,除不义者外,你们绝不要侵犯任何人。

    在别处,我们看到有两种人被列为战斗对象之列——不信真主,不遵真主戒律的人(古兰经9:29),和基督徒,即「以物配主的人」(古兰经2:235)。然而,必须指出的是,许多年以来,这个词对圣战原始本意的强调,即为主道奋斗和付出,与对军事性含义的强调是同等的。伊斯兰用刀剑逼迫皈依的现象并没有被历史所证实,甚至近来有人将对以色列的战争视为圣战,这种企图也没有得到太多的附和。然而,在诸如利比亚和伊朗等国中,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重新抬头,也许意味着这个词在当今时代更多地回归到了其军事意义上去了。最后还要注意的是,许多权威人士将圣战视为履行第一大义务,即见证信仰的一种特殊的形式,而不是一种独立的义务。

  

Endnotes:

  1. 1.Frithjof Schuon, Understanding Islam (Baltimore: Penguin Books, 1972), p.29.[See Glossary for a fuller explanation of din.]
  2. 2.A useful account of some major Islamic rites is Gustave von Grunebaum’s Muhammadan Festivals (New York: Henry Schuman, 1951).
  1. Classic account by a Westerner who made the pilgrimage safely is Richard Burton’s Personal Narrative of a Pilgrammage to Al-Madinah and Meccah(1855-56). A two-volume set of the 1893 edition is available from Dover. The Nov.-Dec. 1974 issue of Aramco World is devoted to the pilgrimage. Also see an article in National Geographic, Nov. 1978. Most recent account is Mohammed Amin’s Pilgrimage to Mecca (London: Macdonald and Jane’s, 1978).

  

伊斯兰的基本信条

作者:Hammudah Abdalati

一个真正信实的穆斯林相信以下几点主要的信条:

1. 信唯一真主。他相信真主是唯一的,至上的,永恒的,无限的,全能的,至善至慈的造物主和供养者。为使这个信仰落到实处,要求信徒完全信赖和寄希望于真主,服从他的意志,倚靠他的帮助。它保证了一个人的尊严,叫他脱离了恐惧和绝望,远离了罪恶和混沌。

2. 信真主的使者。他不加任何区别地相信所有真主的使者。每一个所知的民族都有一名真主派出的告诫者或使者。这些使者是一切公正与良善的化身。他们是由真主拣选出来的,教导人类并传递他神圣信息的人。他们是在不同的历史时期被差派下来的,每一个我们所知的民族都有一个或多个使者。某些时期,真主会同时向同一民族派两名或更多得使者。古兰经提到了其中二十五个使者的名字,穆斯林应相信他们所有的人,并接受他们是真主授权的使者。除穆罕默德之外,他们是「民族的」或「当地的」使者。但他们的信息,他们的宗教基本上是一样的,都称为伊斯兰,因为它们都来自同一位神,也就是真主;都服务于同样的目的,即指引人类走真主的正道。所有的使者,无一例外,都是凡人,只是赋予了神圣的启示,受真主的委派以履行某些任务。在所有使者当中,穆罕默德是最后一位封印的使者,具有先知身份的最高荣耀。这不是一个武断的态度,也不仅仅是一个随口说说的信仰。象所有其他伊斯兰信条一样,它是一个可信的、合乎逻辑的真理。这里提及一些伟大使者的名字可能也是很有用处的,比如诺亚和亚伯拉罕,以实玛利和摩西,耶稣和穆罕默德,愿真主的平安和祝福临到他们。古兰经这样告诫穆斯林:

    我们信真主,信我们所受的启示,与易卜拉欣、易司马仪、易司哈格、叶尔孤白和各支派所受的启示,与穆萨和尔撒受赐的经典,与众先知受主所赐的经典;我们对他们中任何一个,都不加以歧视,我们只顺真主。(古兰经2:136,参考3:84,4:163-165,6:84-87)

    另外,古兰经还明确表述说,作为一个宗教,伊斯兰的信息是先前所有启示的顶点。真主说:

    他已为你们制定正教,就是他所命令努哈的、他所启示你的、他命令易卜拉欣、穆萨和尔撒的宗教。你们应当谨守正教,不要为正教而分门别户。以物配主的人们,以为你所教导他们的事是难堪的。真主将他所意欲者招致于正教,将归依他者引导于真理。(古兰经42:13)

3. 信经典和启示。作为第二信条的结果,一个真正的穆斯林相信所有的经典和真主的启示。它们是导航灯,是使者们所领受的,用来指引他们各民族行真主的正道。古兰经中特别提到了易卜拉欣、穆萨、达伍德和尔撒的经典。但在古兰经的启示降示给穆罕默德之前很长的时间里,有些经典和启示已经丢失或败坏了,其他一些被遗忘、忽视或隐藏了。保存至今的唯一可靠和完整的经典就是古兰经了。原则上讲,穆斯林是信先前的经典和启示的。但它们完整和原始的版本在哪里呢?它们也许还在死海的海底,可能还有很多卷没有被发现。也许等到基督教和犹太教的考古学家在圣地经过连续的发掘,向公众展示了完整和原始的证物时,还能得到有关它们的更多信息呢。对穆斯林来说,则完全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古兰经在他们手上,是完整的、真实可信的,毫无遗漏,也不期待有更多的内容。它的真实性无庸置疑,没有一个认真的学者或思想家敢对其真实性提出疑问。古兰经是真主让它成为这样的,他将它启示出来,并自己担负起保护它的责任,使它不受任何形式的篡改和败坏。所以,古兰经作为一个标准或规范给了穆斯林,所有其他经典都要按这个标准来评判。一切与古兰经相符的都被接受为神圣的真理,一切不同于古兰经的不是被拒绝就是被搁置。真主说:「我确已降示教诲,我确是教诲的保护者」(古兰经15:9,参考2:75-79;5:13-14,41,45,47;6:91;41:43)。

4. 信天使。真正的穆斯林相信真主的天使。他们纯粹是属灵的圣洁无邪的精灵,不需要吃喝睡。他们没有任何欲望,也没有物质需要。他们日夜服事真主。天使有很多位,他们各司其职。如果我们用肉眼不能看到天使,也没有必要否认他们实际的存在。世上有很多事情是肉眼所不能见的,或是说难以感知的,然而我们还是相信它们的存在。很多地方我们从没有见过,有很多事物,比如空气,我们既不能用肉眼看到它,也闻不到它,触摸不到它,或品尝到它,更听不到它;然而我们确实承认它们的存在。信天使的依据源自于伊斯兰的这条原则,就是知识和真理不完全局限于能感知的东西(古兰经16:49-50;21:19-20)。

5. 信末日。真正的穆斯林相信末日审判。这个世界总有一天会走到尽头,死了的人将会复活,站着接受他们最后公正的审判。我们在今世所做的每一件事情,所有的每一个想法,所移动的每一个脚步,所怀有的每一个思想,所说过的每一句话,都被数算,并准确地记录下来。在末日审判的那一天,它们都会被拿出来点算。那些有好记录的人将获得丰厚的报酬,并被热烈欢迎入住真主的天堂;而那些有不好记录的人则会受到惩罚并打入地狱。天堂和地狱究竟是什么样子?能准确知道并描述出来的唯有真主。古兰经和穆罕默德的传统中有一些关于天堂和地狱的描述,但它们不能只照字面来理解。穆罕默德说,在天堂里,有眼睛从未看过,耳朵从未听过,脑袋从未想过的东西。然而,穆斯林相信做了善行的人一定会得补偿和报酬,做了恶行的人必受惩罚。这就是末日审判,那是所有人最后的归宿。

    如果有人认为,他们聪明有余,能够逃脱因错误行为而受的惩罚,正如他们有时逃脱了凡间法律的惩罚那样,那他们就想错了。他们不能够在末日审判的时候也如此侥幸。他们将毫无防备地被当场抓获,没有任何律师或辩护人为他们辩护。他们所有的行为都看在真主的眼里,被他的执行官记了下来。同样,如果虔敬的人行了善功来讨真主的喜悦,而在这个暂时的今世似乎没有得到赞赏或感激,他们最终会在审判日那天得到完全的补偿和被广泛地认可。对所有人而言,审判都是绝对的公正。

信末日审判是解决我们世界中许多疑难问题的最后答案。有些人犯了罪,忽略了真主,沉迷于酒色,然而他们似乎在事业上很成功,生活也很丰盛,也有一些善良的谨记真主的人,而他们诚实的努力在今世换来的报酬似乎较少,遭遇的苦难反而更多。这与真主的公义相矛盾,很让人迷惑不解。如果犯罪之人可以安然逃脱人世间的律法,而且还过得更富裕优越,那给良善的人留下的是什么呢?促使人们积极向善的动力是什么呢?一定要有什么惩恶扬善的办法。如果这个世界没有做到这一点(我们知道没有经常或马上就做到这一点.),总有一天定会做到的,就是末日审判这一天。这不是宽恕世间的不公或容忍这种闹剧,也不是为了麻痹被剥削者或宽慰剥削者。相反,它是警告脱离正道的人,提醒他们,真主的公义迟早会完全显明。

6.信真主无限的能力和计划。真正的穆斯林相信,真主永远全知全能,可以安排和执行他的计划。真主对这个世界并不是漠不关心的,也不是无动于衷的。他的知识和能力一直都在作工,以维持他广阔无疆的世界有序运转,并保持对他的创造之物完全支配自如。他是英明而有爱心的,无论他做什么都必然有好的动机和有意义的目的。如果我们确认这点的话,我们就应该真诚地接受他所计划的一切,尽管我们有时可能并不能完全理解它,甚至认为它是不好的。我们应该对他有坚定不移的信心,能够接受他所做的一切,因为我们的知识是有限的,而且我们的思想是基于个人的考虑。反之,他的知识是无限的,他的计划是以全宇宙为出发点的。

    这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人类成为宿命论者或任由摆布的无助者。它只是在真主所关注的事和人类的责任之间划分了一条界线。因为我们生来就是有限的,所以我们在能力和自由度上都有局限性。虽然我们不能做所有的事情,然而他慈爱地只要我们为所能做的事情担负责任。我们做不了的事情,或者他自己做的事情,则不在我们的责任范围之内;他是公义的,给了我们有限的能力来匹配我们有限的本性和有限的责任。另一方面,真主有无穷的知识和能力来执行他的计划并不妨碍我们在有限的能力范围内执行自己的计划。相反,他告诫我们去思考、去计划、去做出最佳的选择。但如果事与愿违,我们也不应该失去信心,或陷入精神紧张和烦恼的深渊。我们应该一次次地爬起来再试,如果结果还是不尽人意,那我们就知道,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了,并不需要为这个结果负责,因为

禁止的事

    象旧约律法中的禁令一样,伊斯兰也规定了哪些是被禁止的做法(haram,非法的)。穆斯林必须借着真主的指引,将信心和行为(信仰和实践)结合起来以实现他的救赎。他委身于主道,包括避免某些行为,从事某些积极的实践,包括五大支柱。

    为保护人类不颠狂、不堕落、不软弱、不放纵、不下流、不迷乱,伊斯兰从饮食、娱乐和性生活方面都规定了禁令。下面列举了一些:

• 所有使人醉的东西(葡萄酒、烧酒、啤酒、烈酒、毒品,等等)。(古兰经2:219;4:43;5:93-94)。

• 猪身上的东西及其肉制品(鲜肉、熏肉、火腿、猪油);用爪或牙猎捕食物的食肉动物(虎、狼、豹等等);食肉的鸟类(老鹰、秃鹰、乌鸦等等);啮齿动物、爬行动物、虫子等等,还有死了的动物,用不恰当的方式宰杀的鸟(古兰经2:172-173;5:3-6)。

• 一切形式的赌博和无益的运动(古兰经2:219;5:93–94)

• 婚姻之外一切的性关系,在公共场合一切诱惑性的、或是会引起淫念和猜疑的、或是显示无礼和不正经的谈话、走路、眼神和着装(古兰经23:5–7; 24:30–33; 70:29–31)。

摘自:Annee W. Rose, www.frontiers.org.


超越了我们能力和责任范围的事情,就只属于真主了。穆斯林称这个信条为信前定(qadaa,qadar),简单说来,就是真主无穷的知识预定了万物,万事只归真主裁决(古兰经18:29; 41:46; 53:33–62;54:49; 65:3; 76:29–31)

7. 信生命的目的。真正的穆斯林相信,真主的创造是有意义的,生命有超过人类身体需要和物质活动的庄严目的。生命的目的就是敬拜真主。这不是简单地理解为,我们必须一生都持续地隐居和绝对地静悟沉思。敬拜真主就是去了解他,爱他,服从他的命令,将他的律法用在生命的每一方面,通过行善弃恶来服事他的事业,公义地对待他,对待我们自己和其他人。敬拜真主就是要活出生命,而不是逃避生活。总之,敬拜真主就是要将他至高的品性渗透进我们自己的生命。这绝不是一句简单的口号,也不是将事情过度单纯化。它是最全面最根本的。所以,如果生命有了目的,如果人被造出来就是服务于这个目的的话,那他就不能逃避责任,他就不能否认他的存在,或忽视他所必须扮演的重大角色。当真主要予以他任何责任时,他定会提供给他所有必需的帮助。真主赋予他才智和能力来选择他的行为过程。因此,真主强烈建议人要发挥其极至,以完全服务于其存在的目的。他要是没能做到,或是滥用他的生命,或是忽略他的义务,那他该为他的错误行为对真主负责(古兰经21:17–18;51:56–58;75:37)。

8. 信人类高贵的地位。真正的穆斯林相信,人类在所有已知的受造物中享有特高级别的地位。人占据着这与众不同的地位,因为只有人类被赋予了理性的本领,属灵的愿望和行动的能力。但他的等级越高,他的责任也就越大。他在地上占有真主的管辖权。真主委任的,作他的执行代理的那个人必须有某些能力和权柄,并且至少潜在地被赋予了荣誉和尊严。这就是伊斯兰中人类的地位;不是从生到死一直受谴责的种族,而是一个有威严、有能力创造崇高成就的种族。真主从人类当中拣选使者的这个事实就证明了人类是值得信赖的,是能干的,也证明了人类可以获得极大的充满良善的库藏(古兰经2:30–34; 6:165; 7:11; 17:70–72, 90–95)

9. 信伊斯兰是全世界的宗教。真正的穆斯林相信,每一个人一生下来就是穆斯林。这里的意思就是,人的出生过程符合真主的旨意,是实现他的计划,和对他命令的服从;还意味着,每一个人被赋予了属灵潜质和知识倾向,如果他有正当途径接触伊斯兰,并任其发展内在本性,就可以成为一个好的穆斯林。只要以恰当的方式向他们展示伊斯兰,许多人都会欣然地接受伊斯兰的,因为它是真主为那些想满足道德和精神需要,想满足本能愿望的人,为那些无论是从个人还是社会,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际,都想过一种富有建设性和健全生活的人而制定的准则。这是因为伊斯兰是全球的宗教。真主是人性的缔造者,他知道什么对于人性是最好的(古兰经30:30; 64:1–3; 82:6–8)

10. 信自由、责任和罪。真正的穆斯林相信,每个人生来是脱离了罪恶的,也没有任何继承来的美德,他就像一本空白的书。当人达到了成熟的年龄,只要他发育正常,身心健全,他就应该为他的行为和想法负责。人无罪,直到他犯了罪为止,不但如此,他还可以根据他自己的责任,按照他的计划,自由地做事情。这双重的自由――脱离了罪的自由和做有效事情的自由――使穆斯林的良知摆脱了遗传来的罪的沉重压力。它使人的身心从担心原罪教义的不必要的紧张情绪中释放了出来。

    伊斯兰的这个自由观念,建立在真主的公义原则和个人直接对真主负责这个基础之上。因为没有人能赎出另一人的罪,每个人必须担负起自己的担子,为他自己的行为负责。所以,穆斯林认为,如果阿丹(亚当)确已犯了第一起罪,那要赎罪也是他自己的责任。有些假设,比如真主不能宽恕阿丹,必须要别人来为他赎罪,或者阿丹没有去祈求宽恕,或祈求了但真主没有同意等等,这些假设都是极不可能的,都背于真主的公义和仁慈,也不符合他的宽恕品质,与他有宽恕的大能相矛盾。产生这种假设的人是对常识的无礼藐视,是对真主概念的公然违背(参见上面的第九条;古兰经41:46; 45:15; 53:31–42; 74:38)

    基于这种理性的考虑,还有古兰经的权威,穆斯林认为亚当意识到了他犯的罪,象任何一个明智的罪人一样,向真主祈求宽恕。同样地,穆斯林也认为,至善至慈的真主宽恕了亚当(古兰经2:35-37;20:117-220)。因此,穆斯林不可能接受这种说法:认为亚当和全人类一起,受到谴责,没有被宽恕,直到耶稣来为他们赎罪。所以,穆斯林并不认为,耶稣死在十字架上只是为了一次性永远赎去人类所有的罪。

    这里,读者必须警惕,以免得出任何错误的结论。穆斯林并不信耶稣被他的敌人钉死在十字架上。因为十字架受难教义的基础相背于真主的仁慈和公义,这也违背了人类逻辑和尊严。对这个教义的不信任丝毫没有减少穆斯林对耶稣的尊重,没有降低耶稣在伊斯兰中的崇高地位,也没有丝毫动摇穆斯林认为耶稣是真主一位杰出先知的信仰。相反,通过对这个教义的拒绝,穆斯林以更高的敬意接受耶稣,将他最初的信息视为伊斯兰的必要组成部分。所以,让我重申一次,要成为一个穆斯林,必须毫无区别地接受和尊重真主所有的先知。

11. 因着信仰和实践就能得拯救。真正的穆斯林相信,人类必须通过真主的指引才能得拯救。这句话的意思是,为了得着救赎,人们必须将信心和行动结合,将信仰和实践结合。有信心没行动,跟有行动没信心一样都是不够的。换句话说,当一个人对真主的信心变成了他生命的动力,并且他的信仰转化为现实的时候,他才能得着拯救。这完全与伊斯兰的其他信条协调一致。它表明,真主不接受口头上的服事,就信仰的实际要求而言,真正的信徒就不能漠不关心。它还表明,没有谁能代表另一个人来做这些事,或者在他和真主之间协调(古兰经10:9–10; 18:30; 103:1–3)。

12. 未接触者无罪。真正的穆斯林相信,真主向一个人显明真道之后,才会要求他负责。所以真主要派许多的使者和启示下来,而且他也明确表示,在给予指引和警告之前所做的事是不受惩罚的。所以,一个人要是从没接触过任何真主的启示或使者,或者那个人是一个神智不健全者,那他不用为违背真主的指示而承担责任。这样的人仅仅要为没有做正确的常识叫他做的事情负责。但一个人要是明明知道真主的律法,还故意违犯,或者是背离了他的正道,那他就要为他的错误行为受到惩罚(古兰经4:165; 5:16, 21; 17:15)。

    这一点对于每个穆斯林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世界上有许多人从没听说过伊斯兰也没办法了解它。这样的人可能是诚实的人,如果他们认识了伊斯兰的话,也许会成为一个好的穆斯林。如果他们不知道,也没有办法知道伊斯兰的话,他们也不必为没有成为穆斯林而负责。相反,有条件向这样的人群展现伊斯兰的穆斯林,如果没有邀请他们加入伊斯兰并向他们宣传伊斯兰的话,就要为此担负责任。这要求地球上的每一个穆斯林不仅要在口头上宣讲伊斯兰,而且更重要的是完全活出它来(古兰经3:104;16:125)。

13.性本善。真正的穆斯林相信,真主所创造的人性良善多于邪恶,成功改过的可能性大于绝望失败的可能性。这个信仰源自于这个事实:真主分派给人类某些任务,并派使者带来启示作为人类的指引。如果人类生来就是无可救药的,不可能改过自新,那有绝对智慧的真主如何能够委他以重任,怎能叫他做什么,不做什么呢?如果这一切都是徒劳的,真主怎么还会那样做呢?真主看顾人类并且为人类的利益着想,这个事实证明人类既不是无助的也不是无望的,而是慕善、向善的。有了对真主正确的信仰,和对人类应有的信心,即使在我们这个时代,奇迹也肯定会发生。要恰当地理解这点,我们必须仔细地阅读古兰经中的相关章节,思考它们的意思。

家庭和孩子

    你的主曾下令说:你们应当只崇拜他,应当孝敬父母。如果他俩中的一人或者两人在你的堂上达到老迈,那末,你不要对他俩说:「呸!」不要喝斥他俩,你应当对他俩说有礼貌的话。你应当必恭必敬地服侍他俩,你应当说:「我的主啊!求你怜悯他俩,就像我年幼时他俩养育我那样。」(古兰经17:23-24)

    穆斯林在家庭和社区内很重视相互依赖的关系。大家庭可能都是住在一起,许多穆斯林在他们自己家族的产业里上班。决定通常由集体做,主要是男人作出决定。穆斯林妇女可以独立作决定,只要它们不与家庭领导层的意见相矛盾。

    为了保证单身女子不落单,她们的婚姻很可能由父母或亲戚们操办。在只有妇女和小孩时,女家长制盛行。在丈夫对婆婆比对妻子更好的情况下,为人妻子往往压力会很大。

    许多穆斯林妇女觉得,在家里照顾整个家庭的饮食起居是件很光荣的事情。[参见荣誉与耻辱。]妇女在对孩子进行伊斯兰式的教养方面,具有很大的影响。男孩一般都比女孩受宠。如果一个人的妻子不能生育的话,男人会感到很羞耻,反之,要是生了男孩则会大大地庆祝一番。

    尽管有许多表面的束缚,千百万的穆斯林母亲都会受到丈夫和孩子的爱护和尊重,甚至一直到老。穆斯林很难理解为什么有的老年妇女被送进养老院,与他们家庭分开,由陌生人照料。穆斯林孩子有责任抚养他们年迈的双亲,有义务尽可能地让他们过舒适的生活。

摘自:              Annee W. Rose, www.frontiers.org.

补充阅读:    Miriam Adeney, Daughters of Islam: Building Bridges with Muslim Women (Downers Grove,                                    Ill.:InterVarsity Press, 2002). www.ivpress.com


14. 信仰要藉着确信来完全。真正的穆斯林相信,盲目地跟随或不加疑问地接受(除非信徒相当地确信)某个信仰,是不完全的信仰。如果这个信仰是激发行动的,并且如果信仰和行动是引向救赎的,那这个信仰必定是没有任何欺骗或强迫,建立在不可动摇的信念的基础上的。换句话说,如果一个人因为他的家庭传统,或者在强迫下接受了伊斯兰,抑或是盲目地仿效,而称自己是穆斯林的话,那他在真主眼里可不是一个完全的穆斯林。一个穆斯林必须将他的信仰建立在基础牢固的信念之上,消除任何合理的怀疑和不确定。如果他对他的信仰不敢肯定,那真主会邀请他到敞开的自然之卷里探寻,叫他运用推理能力,思考古兰经教义。他必须寻找那无可争辩的真理,直到找到为止。如果他有足够能力足够认真的话,最终的确能够找到(古兰经2:170;43:22–24)。

    这就是伊斯兰主张要有牢固信念,反对盲目仿效的原因。伊斯兰教导每一个真正热心的思想家最大限度地发挥他的才能。但如果一个人不够资格或对自己不大有信心,那他应当只在他有限的范围内追求他的思想。这样的人应该依靠可靠的宗教来源,这些宗教来源本身已经很足够了,他不需要再妄加判断,因为他没有能力判断,这是非常合乎规则的。没有谁能称自己是个真正的穆斯林,除非他消除了脑子里的一切疑虑,他的信仰是建立在坚固的信念之上。因为伊斯兰只有建立在坚强的信念和自由选择之上时才是完全的。不能强加给任何人,因为真主不会接受强迫的信仰。如果不是发自内心的自由和健全的信念,真主也不会认为那是真正的伊斯兰。因为伊斯兰确保信仰自由,许多非穆斯林群体一直居住在穆斯林国家,享有完全的信仰和意识自由。穆斯林能采取这种态度,是因为伊斯兰禁止宗教上的强迫。它是从里面放射出的光芒,因为自由选择是责任的奠基石。这并不是表示父母对他们子女没有责任,也并不表示可以宽恕他们对子女属灵上的漠不关心。实际上,他们必须做好一切,尽可能帮助子女建立坚固的属灵信仰。

    要在牢固的基础上建立信仰,这里有各种可以并列选择的方法,比如属灵的方法,主要依据的是古兰经和穆罕默德传统。还有理性的方法,最终也会引向信真主。这里不是说属灵方法就缺乏充分的理性,也不是说理性方法就脱离了启迪性的灵性。事实上,两种方法是相辅相成的。如果一个人有充分的理性,他可能会采取理性方法,也可能会采取属灵方法,或者是两者兼有,并对他结论的正确性充满自信。但如果一个人不能够彻底地弄个清楚明白,或者是对自己的推理能力缺乏自信的话,他可能会采取属灵方法,满足于从宗教经典中所得到的知识。这里要说的是,无论你是使用属灵方法还是理性方法,抑或是两者兼之,你最终都会相信真主。所有这些方法都是同等重要的,被伊斯兰所接受。如果引导得当,最终的结果都一样,即相信至高者(古兰经5:16–17; 12:109; 18:30; 56:80–81)。

15. 古兰经:真主唯一完美的话语。真正的穆斯林相信,古兰经是真主的话语,通过天使吉卜利里(加百列)启示给了穆罕默德。古兰经是一点一点地在各种场合逐渐启示出来的,为要回答疑问,解决问题,平息争端,成为人类追求真主真理和永恒幸福的最好指南。古兰经里的每一个字母都是真主的话,每一个响声都是真主声音的真实回荡。古兰经是最初也是最可靠的伊斯兰来源。它是用阿拉伯语来启示的。它现在仍然,并且还将保持其原始和完整的阿拉伯语版本,因为真主自己已经承担起保护古兰经的责任,让它永远成为人类最好的指南,捍卫它不受败坏(古兰经4:82; 15:9; 17:9; 41:41–44; 42:7, 52–53)[vii]

16. 穆罕默德传统(圣训):伊斯兰第二大来源。真正的穆斯林相信,古兰经和穆罕默德传统之间有明显的区别。古兰经是真主的话语,而穆罕默德传统是古兰经在实践中的解释。穆罕默德所起的作用是传达他所领受的古兰经信息,并解释、全面地实践古兰经。他的解释和实践汇集起来,就成了我们所知的穆罕默德传统。它们被当作是伊斯兰的第二大来源,并且必须与第一大来源,也就是当作标准和准则的古兰经完全协调一致。如果传统和古兰经之间有任何矛盾或不一致的地方,那穆斯林只以古兰经为准,并将其他说法当作是悬而未决的问题,因为没有一个真正的穆罕默德传统是与古兰经不一致的。

备注

    在讨论这部分伊斯兰的主要信条时,我们有意展示了不同于传统的陈述。我们不将它们限定为五大或六大信条。相反,我们尽可能地包含更多的信条。但这里必须指出的是,以上提到的所有信条都是以古兰经教义和穆罕默德传统为基础的,或是直接来源于它们。本来可以引用更多的古兰经经文和传统,以表明这些信条的基础来源,但由于篇幅关系,这里就省略了。然而,要详细研究的话,可以直接拿古兰经和穆罕默德传统来参考。

    我们尽量少用西方的一些术语和技术性语言,比如「前定」、「宿命论」、「自由意志」等等。我们有意这样做是想避免混乱和太学术化。大部分在非阿拉伯语人群中所使用的宗教术语,当它们应用于伊斯兰的时候都会导致误解的发生,并可能留下错误的印象。如果采纳外来宗教的术语应用于伊斯兰的话,那不可能表达本书的目的。如果我们这里使用外来宗教术语的话,那我们就得附加许多条件和评论,以澄清伊斯兰的面貌。这也会增加篇幅的长度。所以,我们尽量用普通直白的语言来进行诠释。

问题讨论: 

  1. 1.本课中,对穆斯林信仰的了解是否让你吃惊?本课的哪些部分有助于你更好地了解穆斯林? 
  1. 2.伊斯兰似乎更着重哪些真主的性格?

3. 伊斯兰对人性的评判是什么? 

尾注:



[i]Greg Livingston《Planting Churches in Muslim Cities》(Grand Rapids: Baker, 1993), p. 183.

[ii]Bruce McDowell and Anees Zaka《Muslims and Christians at the Table》(Phillipsburg, N.J.: P & R, 1999), p. 72.

[iii]Sahin Bukhari所著的《The Collection of Hadith》由Abu al-Minhal诵读; 第1卷,第10部,516节。

[iv] Frithjof Schuon,《 Understanding Islam》(Baltimore: Penguin Books, 1972), p. 29. [参见术语表对din的详细解释。]。

[v]Gustave von Grunebaum的《Muhammadan Festivals》(New York: Henry Schuman, 1951)对伊斯兰的一些主要宗教礼仪有很好的描述。

[vi] 由安全完成朝觐的西方人所作经典叙述是Richard Burton的《PersonalNarrative of a Pilgrimage to Al-Madinah and Meccah》(1855–56). 1893 版的两卷著作可在Dover买到. 《Aramco World》1974,11-12月期刊是专为朝觐的.又见《National Geographic,》1978,11月期刊。最近的叙述可见MohammedAmin的《Pilgrimage to Mecca》(London: Macdonald and Jane’s, 1978).

 

[vii]在见证真主保存原始信息方面,古兰经是人类历史上唯一的经典,一直是以完全的原始的形式保存下来的,在风格甚至标点符号上都没有丝毫的改变。古兰经的记录,章节的汇编以及文本的保存历史是不容任何怀疑的,不但在穆斯林脑海里,而且在诚实认真的学者当作都是这么认为的。这是一个历史事实,没有一个学者,不管他来自于哪种信仰,只要他尊重他的知识和人格的话,都不会对此提出疑问。事实上,它就是穆罕默德持续的神迹,即使集中所有人类的智慧也创作不出一章象古兰经那样的杰作。(古兰经2:22–24; 11:13–14; 17:88–89)

第二课 - 伊斯兰的扩展

走进伊斯兰世界  

第二课 

伊斯兰的扩展

思考问题:

1. 伊斯兰扩展到了其它文化,给这些文化带来了哪些好处?

2. 有哪些历史性的原因,吸引人们皈依伊斯兰?

3. 在世界文明的进程中,伊斯兰做出了哪些贡献?

4. 过去伊斯兰和基督教社会之间的对抗,对今天世界上的矛盾冲突有怎样的影响?

课程目标:

从穆斯林的观点出发,描述伊斯兰的扩张:

1.简要描述伊斯兰的人口和地域分布情况:西至西班牙,向东沿丝绸之路经中亚至中国、印度、菲律宾以及印度尼西亚,并扩张到非洲,最终到西欧和北美。

2.阐述伊斯兰的扩张在政治、文化、贸易以及知识进步领域有何体现。

3.阐述为什么很多情况下,伊斯兰所征服的社会都很欢迎它的到来,并将其统治看作是一种从高压统治中的解脱。为什么说这种宗教上的转变大多是一个渐进的过程,而不是强制的。

4.描述这些早期的相互影响是如何埋下了导致后来冲突的隐患:打着宗教的幌子进行政治和文化上的斗争,包括过去欧洲对伊斯兰扩张的反应;现今人们对穆斯林国家的偏见;穆斯林世界对西方国家的偏见。注意这种互相曲解的事件发生在政治,经济和军事活动中。特别考虑十字军东征以及殖民主义的影响。

本课阅读:

   


重点阅读: 引言 .....................................36页

               穆斯林文明简史............................38页

               伊斯兰的传播和发展........................40页

  

    基本阅读: 伊斯兰和文化的发展........................46页

  

    完整阅读: 十字军东征的噩梦..........................R5页


    完整英文阅读请登录:http://www.encounteringislam.org/readings

                           中文在:www.jdjysl.com


引言


在穆罕默德死后不到一百年的时间里,穆斯林统治了从西班牙到阿富汗这一地区。伊斯兰为什么能如此迅猛扩张,这一切又是怎样实现的呢?伊斯兰社会到底是什么样的呢?人们在教授历史知识时,往往过分强调了征服异己,而忽略了穆斯林社会在政治、经济领域的统领地位,以及他们在自然科学与技术、法律、艺术领域所取得的进步。在我的高中历史教材里,穆斯林进军西班牙和法国,与哥特人洗劫和焚烧古罗马相提并论。

    学生时代的我并没有质疑所教给我的一切。也没有停下来去想一想是谁在保存希腊文化,使之在文艺复兴时期得以被「重新发现」。也没有想过哥伦布是出于怎样的动机,去寻找一条新的通往印度和中国的路径。我从来没有学过关于非洲、亚洲,包括黛尔黑、豪萨族,苏尔尼西亚,土尔其斯坦和云南等地博大精深的伊斯兰文明。直到后来我去了东非,再后来又去土耳其学习时,才发觉自己所受教育中的疏漏。                                                

  

    和其他人一样,每当我听到伊斯兰是「靠刀剑来传播」的,我就会想象穆斯林的镇压是多么的血腥,造成的大规模的破坏。确实,早期穆斯林的征服实际上就是战争,穆斯林称它们为圣战。然而,比起十字军东征和蒙古人的入侵战而言,它们还算是好的。如果早期的将军很残忍地对待基督徒和犹太教徒的话,会被哈里发驱逐出去。许多穆斯林军队并没有将异教徒处死,而是对他们施以经济和政治压力,逐步使他们皈依。伊斯兰也通过贸易关系和传道来扩张,而不是通过强制措施。例如,蒙古人皈依了伊斯兰就是通过传道实现的,而不是通过战场的胜仗。

 


    虽然穆斯林同样有他们偏见的一面,许多时候他们不承认受惠于希腊哲学、自然科学和天文学成果,但是世界上很多领域的进步还要归功于穆斯林的文化成就。今天,对这些成就的评价会影响到我们与穆斯林的关系。为了了解穆斯林对世界的看法,我们是否愿意把我们的荒诞和偏见放置一边呢?这样才公平,不是吗?

    今天,以英语为母语的人仍然会使用到许多阿拉伯词语,比如「alchemy(魔力)」、「alcohol(酒精)」、「algebra(代数)」、「algorithm(算法)」、「alkali(碱性)」、「antimony(锑)」和「azimuth(方位角)」等等,这些还仅仅是在字母A里!阿拉伯用语充斥在我们技术性语言从A到Z的方方面面。从我个人来说,我十分感激不必用罗马数字来结算支票簿,这得益于使用了阿拉伯数字体系。克里斯多佛哥伦布启航去寻找新大陆的时候,所使用的地图和器械也都来源于穆斯林的技术。被誉为欧洲文艺复兴和科学方法之父的罗杰•培根(1214–1294),将伊斯兰世界当作他最宝贵的灵感来源;他向欧洲人所解释的那些现象,穆斯林早已经发现了。而且和普遍认为的相反,郁金香并不是起源于荷兰,而是来自土耳其。

    当穆斯林的统治在世界上延伸时,人们并没有一股脑儿立即就皈依了伊斯兰。非穆斯林(称为次等公民)通常受到保护,但是他们要通过交赋更高的税来获得政府的保护,这是当时统治政府的一般做法。许多在穆斯林统治下生活的人宁愿选择这种相对比较慈善的体制,而不愿受他们在「基督教」拜占庭统治下所面临的压迫。当然,这些非穆斯林只是二等公民,很少有公民权。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中的许多人确实也皈依了伊斯兰,为的是确保交纳比较低的赋税或者是减轻对他们的压迫。其他人不断地逃离「基督教」的统治,以取得穆斯林统治者之下的受保护少数民族的社会地位(例如,犹太教徒逃离西班牙宗教法庭)。 

    在欧洲处于黑暗时代时,伊斯兰却欣欣向荣,在文化、艺术、医药、法律、工程和军事技术方面取得了长足的发展。穆斯林学者使古希腊时代著作重见光明,同时也使他们自己的理论得到发展,虽然当今许多人已经遗忘了他们的名字:Al-Battani, Ibn al-Baytar, Al-Biruni, Al-Idrisi, Hunayn ibn Ishaq, Al-Khawarazmi, Omar Khayyam, Ibn Rashud (Averroes), Al-Razi, Ibn Sina (Avicenna), Abu al-Qasim al-Zahrawi, and Al-Zarqali。有个研究历史的学者描述了欧洲文艺复兴的真正起源:

       真正的文艺复兴是在阿拉伯人和摩尔人文化复兴的影响下发生的,而不是在十五世纪开始的。西班牙才是欧洲复兴的摇篮,而不是意大利。当基督教的欧洲一步步沉沦进入野蛮之后,他们走向了无知和堕落的黑暗深渊。而此时,在撒拉逊人(Saracenic)的世界里,许多城市如巴格达、开罗、科多瓦、托莱多正在成为文明和文化活动的中心。新的生命正是在那儿兴起,并在后来成为人类进步的一个新阶段。自从人们感觉到穆斯林文化的影响,新生命就开始了它的勃勃生机。1

    经过生意人和神秘主义者等传教人员的努力,伊斯兰继续传播开来,甚至在十字军东征和穆斯林的领土被蒙古人占领期间也没停止过。通过垄断并控制丝绸、奴隶和香料的贸易路线,穆斯林渐渐拥有了世界上许多财富和权势力。直到科特斯(Cortez)来到了新大陆并获取了他能为西班牙找到的所有黄金之后,经济平衡才倾向到有利于欧洲的一方。虽然奥斯曼帝国的苏丹领导制在亚洲受到挫败,但奥斯曼帝国又维持了四百年的霸权统治,其他穆斯林统治者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南亚、中国和印度尼西亚也是如此。

    imprint on the Muslim world.<}0{>直到十九世纪后半叶,欧洲国家才在经济、军事和文化上真正赶上了穆斯林世界。但非常不幸的是,欧洲帝国主义在穆斯林世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0}.甚至现在,基督教社会和穆斯林社会之间在政治上和文化上的裂痕与宗教上的一样多。

    大部分穆斯林人民直到19世纪60年代才从欧洲殖民统治下获得自治权。直到1990年代其它的穆斯林国家才从殖民统治下独立出来。今天,世界最贫困人口中60%是穆斯林,80%世界难民是穆斯林,81%穆斯林为主的国家没有直接选举权。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如今的穆斯林社会已没有了过去的辉煌。一些穆斯林把这完全归咎于西方的贪婪和霸权,而另一些人则认为是穆斯林没有始终忠于伊斯兰。并且提出,一些问题可能是来自于真主的惩罚。为应对如此严峻的挑战,如今的穆斯林正在经历着变革与复兴。

    作为基督国度的子民,我们如何解释历史,并对历史作出回应?至少有一点我们可以认识到,耶稣基督来推翻了这个世界的逻辑,建立了真主的属灵王国。权势、财富、成功,甚至学问都不一定是真主祝福的迹象,或者表明站在了「真主这一边」。基督教社会和穆斯林社会都错误地判断了这点。耶稣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争战,使我不至于被交给犹太人」(约翰福音18:36)。

                                                - K.S. 编辑

注释:1.Robert Briffault, Rational Evolution: The Making of Humanity (New York: MacMillan, 1930),p. 138.

穆斯林文明简史

作者:布鲁斯 Bruce Sidebotham[1]

征服时期的倭马亚王朝(公元632-732)


    穆罕默德死后,伊斯兰发展迅速。政治统治区扩展到叙利亚、美索不达米亚、波斯、巴勒斯坦、埃及、北非和伊比利亚。基督教的主要文化中心,像安提阿、亚历山大、耶路撒冷和迦太基等都落入了伊斯兰的统治之下。

    伊斯兰统治在一些地方一度胜过基督教地区的统治。伊斯兰的对手拜占庭帝国和波斯帝国受内部矛盾的严重困扰,很快屈服于能够公平决断它们内部斗争的这个新的霸主。罗马和君士坦丁堡仍然是基督教统治的中心,而此时,大部分欧洲地区正处于「黑暗时代」。

巩固时期的阿巴斯王朝(公元732–1250)

    在西班牙能够强烈地感受到的伊斯兰影响并没有渗透进法国及其周边的欧洲地区,因为法兰克人的将军查理•马特尔(Charles Martel)阻止了穆斯林柏柏尔人对法国波瓦第尔和图尔斯的进攻步伐。

    伊斯兰文明经历了几百年的黄金时代。其文化在阿拉伯和波斯社会,还有如科尔多瓦和后来成为世界最大城市之一的新兴城市巴格达等一些城市得到空前的繁荣。在早期希腊著作的基础上取得了极大的文化进步。这些希腊著作涵盖科学、法律、哲学、医学、艺术、建筑、和诗歌等诸多方面。政治势力范围从阿拉伯半岛迁移到了埃及、巴格达、波斯,最后到了土耳其。

    在东方,许多人遭受着快速扩张的蒙古帝国的凌辱,蒙古帝国还使土耳其人入侵属于拜占庭帝国小亚细亚和今天中亚。蒙古人和土耳其人都最终归顺了伊斯兰,后来将伊斯兰传播到印度和中国,下一个时期在那里建立了帝国。

    在十字军东征时期(1095-1272),基督徒夺取了耶路撒冷和巴勒斯坦的部分重要地区。十字军东侵所引起的相关事件,给穆斯林和基督徒之间的关系造成了巨大的伤痕,但并没有显著地破坏整个穆斯林统治。欧洲文艺复兴的兴起,就是受了十字军所带回来的穆斯林文明知识和进步的巨大影响。

复兴时期的奥斯曼王朝(公元1250-1700)

    奥斯曼土耳其的穆斯林帝国是当时最大的一个帝国,整整统治了该地区六百五十年。奥斯曼人在1268年收复了十字军占领的城市安提阿,1291年收复了艾可(叙利亚),1453年夺取了拜占庭的君士坦丁堡。奥斯曼帝国在欧洲的扩张于1683年受阻于维也纳。这段时期,伊斯兰登陆巴尔干半岛,这一举动为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现代科索沃和波斯尼亚的危机埋下了祸根。

    通过征服和贸易,伊斯兰在十至十二世纪之间扩张到了印度和东非。在西非,廷巴克图(Timbuktu)变成了伊斯兰的文化中心。十三至十五世纪,传教士、神秘主义者和商人将伊斯兰带进了马来半岛和印度尼西亚。蒙古的征服促进了伊斯兰在整个中亚、南亚和东亚地区的传播和强化。中亚的统治者在南亚被称为蒙兀儿(Mughal),这些统治者控制了印度的大部分地区直到十九世纪。印度的第一位蒙兀儿统治者巴柏尔(Babur,1483-1530)既是中亚贴木儿(Timur,1336-1405)的后裔,又是成吉思汗的后裔。另一位蒙兀儿统治者沙贾汉(Shah Jahan)在印度伊斯兰鼎盛期建造了泰姬玛哈陵(Taj Mahal)。

    穆斯林控制了这一时期发展的许多全球性贸易。他们对香料的垄断使得哥伦布于1492年设法寻找另外的贸易路线,这使他发现了美洲大陆。新大陆的发现也导致了西班牙、葡萄牙和其他敌对的西欧帝国的发展。同一年,穆斯林摩尔人被赶出了西班牙和葡萄牙。

衰落的殖民期(公元1700-1979)

    在十七世纪和十八世纪,曾经不可一世的奥斯曼帝国,如今却腐败不堪,官僚横行,越来越四分五裂并最终瓦解。与德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结盟之后,奥斯曼帝国于1922年正式宣告结束。帝国制的西方势力渐渐统治了几乎整个穆斯林世界。从此,「基督教」的西方要左右国际关系,并为现代的穆斯林世界设定行政界线。

    随着穆斯林世界陷入政治衰败,有些穆斯林谴责「基督教」的西方引起了穆斯林世界的不统一,不稳定,和他们相对脆弱的局面。许多穆斯林地区快速增长的人口,石油带来的丰厚财富,还有对西方社会的憎恨,这些都点燃了伊斯兰传教活动和政治活动的烈火。这些不解的情结,加上经济的不稳定,促使部分穆斯林世界通过各种方式发生变革,不管是通过复兴、改革还是革命。

现代内部危机期(1979年至今)

    1979年,伊朗保守派废除了温和派沙阿(Shah)国王的王位,这是现代伊斯兰历史的转折点。许多国家的「伊斯兰主义者」穆斯林一直致力于重新将穆斯林社会团结在伊斯兰律法之下,他们取得了一些成效。伊斯兰主义者试图捍卫穆斯林,有时不惜采用极端的手段,寻求把穆斯林从外来思想和影响中解放出来。然而,许多穆斯林宁愿选择温和的或者是非宗教的生活方式。从阿尔及利亚到菲律宾,从车臣到苏丹,伊斯兰主义极端组织在与非宗教政府和他们自己的温和派同胞作斗争。对于形形色色的伊斯兰主义者而言,这种斗争与其说是一种宗教运动,不如说是一种政治的战斗口号和过去荣耀的象征。



伊斯兰的传播和发展

作者:格林 Colin Chapman


先知时代以来,伊斯兰是如何发展的,如果对此没有一些基本认识的话,就不可能理解当今的伊斯兰。这点对于基督徒来说显得尤为重要。因为十四个世纪以来,伊斯兰一直伴随着基督教在发展,而且很多时候,与基督教界的关系并不融洽,总是磕磕碰碰。

    下面是Kenneth Cragg总结的基督徒在反思这段历史时可能遇到的一些困难:

导致伊斯兰兴起的诸多因素中,有一点就是由于基督教会方面的失败。缺乏爱心,不够纯洁,不够热情,是属灵方面的失败。真理由于其传道者的属灵上的过失而受损。伊斯兰是在不完美的基督教环境中发展起来的,后来,借着其自己内部的势力,聚集力量来与纯洁的基督教信仰分庭抗礼 …

从基督教的角度讲,这是伊斯兰兴起的内在悲剧。它产生并传播一种新的信仰,以取代一个它从来都知之甚少的基督教信仰。数世纪来,两大信仰的外在关系长期不快。这种不认识基督教所奉基督的状态,因体制性基督教会继续缺乏爱心和忠心而日益加剧。1

伊斯兰早期的传播

    下面列出了我们需要注意的一些主要事件及其发生时间(都是公元后):

  1. 632年穆罕默德去世。

632-661年  首批四任哈里发统治麦地那。

661-750年  倭马亚王朝在大马士革的统治。

661年      逊尼派和什叶派分裂。

710年      穆斯林军队抵达印度河。

711年      穆罕默德伊本喀希姆在信德(巴基斯          坦东南部)领导运动。

714年      穆斯林占领西班牙。

732年      穆罕默德死后一百年,伊斯兰帝国从          西班牙延伸至波斯。

732年      查理•马特尔在法国的波瓦第尔和图

           尔斯打败了穆斯林军队。

750-1258年 阿巴斯王朝在巴格达的统治:伊斯兰         的黄金时代。

909-1171年 法蒂玛王朝统治埃及。

约1000年  伽色尼的马哈茂德入侵旁遮普(印度          西北);穆斯林在拉合尔设立政权。

 

阿拉伯语世界

    许多人会将穆斯林与阿拉伯世界联系在一块。虽然全世界大多数的穆斯林并不都是阿拉伯人,但伊斯兰确实植根于其创立者穆罕默德的阿拉伯文化和语言。而每年千百万穆斯林前往朝觐的地方——伊斯兰圣城麦加和麦地那都位于阿拉伯半岛。

    北非、阿拉伯半岛和中东地区包含有二十一个讲阿拉伯语的国家,拥有近二亿八千万人口。组成阿拉伯世界的这些国家是不同种族的,包括阿拉伯人、柏柏尔人、贝多因人、图阿雷格人和埃及人,总共有二百零九个种族。

    埃及曾是个基督徒占多数的国家,直到伊斯兰建立几百年后才打破这种格局。如今,其百分之八十六的人口是穆斯林。六千四百万人口中的大部分人居住在肥沃的尼罗河流域,成为了世界人口密度最大的地方之一。多数埃及人仍然是农民。尽管有些埃及人仍旧穿着长到脚踝的传统长衫,然而许多城里的男人也穿起了蓝色牛仔裤和运动鞋。

    其他一些主要的阿拉伯人聚居地集中在澳大利亚、加拿大、伊拉克、以色列、利比亚、阿曼、沙特阿拉伯、苏丹、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英国、美国和也门。

摘自:Operation World, www.joshuaproject.net.


    研究伊斯兰在最初几个世纪的传播时,我们需要特别注意在伊斯兰统治下犹太教徒和基督徒的社会地位,评论许多人还存有的伊斯兰是靠武力扩张的陈旧观念。

第一,有些地方的基督徒是欢迎伊斯兰来统治的。例如,在叙利亚,伊斯兰的统治把他们从拜占庭的高压下解放出来。在埃及,它帮助了科普特人废除了傀儡式的族长,重新召回了他们自己被流放的族长。科普特人加入穆斯林的军队一起驱赶拜占庭人。

第二,所有生活在伊斯兰统治下的非穆斯林都要交纳土地税(kharaj)。犹太教徒和基督徒需要缴纳额外的人丁税(jizyah)才可被当作是受保护的臣民。他们不允许参军,也不需要交纳穆斯林的课税。

第三,在印度次大陆、东亚、西非和东非,伊斯兰是通过生意人来传播的,其中的许多人最初是来自阿拉伯半岛。苏非派在伊斯兰的传播方面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第四,伊斯兰是「用刀剑来传播的」这个说法是非常片面的,是过度单纯化的讲法。因为这是一个广受争议的问题,在此很有必要比较一下针对伊斯兰在最初四百年里扩展情况的各种叙述。这些叙述出自四位作者之手,他们都从不同角度来论述了这个问题,而且都是根据特定的时期特定的地域来描述伊斯兰的传播。


不同的叙述

    第一个叙述由一个穆斯林Hammudah Abdalati所写,说的是早年阿拉伯半岛上那些拒绝信奉伊斯兰的人所背负的各种压力:

  

   那些抵制伊斯兰拒绝贡税,与其他教派合起来维持他们状况的人举步维艰。他们从一开始就采取作对的方式,故意制造麻烦,不象穆斯林新来者,新的皈依者和他们交纳贡税的同胞。这种行为,从国家的角度来看,意味着背叛;从人类的角度来看是卑鄙的;从社会的角度来看是冷漠的;从军事意义上说是具有煽动性的。所以从实际出发,它需要被镇压。不是为了安抚新来者,而是为了这些叛逆者生活所在地的国家。只有此时才使用武力,好让这些人清醒过来,意识到他们的责任:要么无条件地接受伊斯兰成为穆斯林,要么做个忠实的臣民,交纳贡税,能与他们的穆斯林同胞相安共处,享受同等的权利和义务。2


穆斯林妇女的头巾

   「你對信女們說,叫她們降低視線,遮蔽下身,莫露出首飾,除非自然露出的,叫她們用面紗遮住胸瞠 …」(古兰经24:31)。

    她裹在一件黑色飘逸的长袍里,只可以看见她的眼睛。>她朝我这看了看,我微微笑了笑,结结巴巴地打了个招呼。她抬起眼睛,我们四目相对。在这个亚洲国土上,我们都算是外国人,这次相遇,让我们彼此找到了朋友。我们分享喜悦,嘲笑男人和婚姻。我也谈到信主。

    我要是象其他人那样,仅仅擦肩而过,不看那个遮着面纱的穆斯林妇女,那我也会错失这个机会。是不是因为我们害怕或不知道该对她们说什么呢?也许我们只是不理解她们为什么穿得与众不同。

    严格遵守妇道的穆斯林女性,觉得戴面纱是件非常自豪的事情。面纱又称为hijab,burqa,chador,或abaaya。它盖住头发,有时还遮住脸。根据当地的习俗,穆斯林服装可以是全身长度的沙特式长袍(chadris);或者是象埃及普遍流行的那样,身上穿着现代款式的服装,但头上系着头巾(只露出脸);也可以是象巴基斯坦人那样,穿着宽松的裤子和长套衫,头上宽松地披着一块丝质的围巾。女性戴头巾是一个政治宣言,一个宗教或文化身份的象征,一个家庭荣誉的展示,一种得到安全和尊重的方式。

    一位在伦敦受过教育的,二十九岁的沙特阿拉伯女性说道:

    西方人认为头巾是压迫、阻碍或镇压女性的一种标记,我认为这种看法是非常错误的。对我而言,我戴头巾是因为它是我个人和宗教选择的标志。因为我在西方生活过,看到了所有的腐败和道德败坏…… 现在我更加深信我们当地的传统,我更加离不开它们。我想保留我的阿拉伯-伊斯兰身份,对我来说,这就是一种表示的方式。

摘自:Annee W. Rose, www.frontiers.org.   

第二个叙述由一个基督徒的伊斯兰学者所写,名叫Michael Nazir-Ali,他描写了阿拉伯半岛内由哈立德(Khalid)领导的一些战役,而哈立德是穆罕默德死后立即当权的一位卓越的军事领袖:

       伊斯兰扩张的许多功劳得归于哈立德。除穆罕默德之外,哈立德在将伊斯兰发展成世界势力方面所做的贡献比任何其他人都要大。然而,我们虽然佩服他的军事能力,却无法恭维他的道义。他对Malik ibn Noweira背信弃义就是个典型的例子。Malik的部落投降哈立德,Malik已经声明信奉伊斯兰。然而,他还是与他的妻子和孩子被一起抓进了大牢,并在深夜被谋杀。哈立德当场就强行娶了Malik的妻子。这在当时的穆斯林军队中引起了一场骚乱。对哈立德的一份正式的谴责信摆在了艾布•伯克尔(Abu Bakr)的面前。尽管欧麦尔(后来成了第二任哈里发)极力主张对哈立德严惩不贷,然而哈立德只是受到轻微的指责。当欧麦尔成为哈里发的时候,他解除了哈立德的权力,开始是解除他在东方的指挥权,最后完全撤除了他所有的指挥权。据我们目前所了解的,哈立德的晚年是在贫困潦倒中度过的。3

    第三个叙述,讲的是对中东和北非的一些主要的征服战,也是由一个基督徒的伊斯兰学者所写,他叫John Taylor:

 

当伊斯兰在许多文明世界迅速扩张的时候,它首先扩张的是其军事和政治攻势;然而,要使被征服之地的居民自愿成为穆斯林的话,有时还要花上几个世纪的时间。另一方面,军事和政治扩张的背后,哈里发们心里的动机就是最终要使这些人皈依伊斯兰。象其他任何朝代一样,士兵的心里所想的就是希望得到战利品;但穆斯林征服军的纪律相当严明,严禁肆意地进行毁坏活动。4

    第四个叙述,讲的是十世纪对北印度的征服战,由曼彻斯特大学比较宗教学教授Trevor Ling所写:

    迦色尼的统治者马哈茂德为了抢夺旁遮普印度教庙宇中以黄金和宝石所做成的财宝,发动了一系列侵略战争。现在被译成「圣战」的伊斯兰jihad(吉哈德)观念,恰巧为这种侵略提供了一种宗教动机。如马哈茂德自己对他的行为所做的解释明确地表明了这点。他认为自己从事的是一场反对异教徒和偶像崇拜者的战争。他的行为让他赢得了「马哈茂德,偶像粉碎者」的称号。据说他还下令屠杀过许多婆罗门教士。他在土耳其穆斯林入侵北印度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就是那种人们经常认为是伊斯兰在各地进军的典型形象,拿着刀剑。正是为了反对这个观点,1913年,T. W. Arnold在《The Preaching of Islam》一书中关于伊斯兰扩张的叙述,对此提供了极其宝贵的修正。5


圣书

    穆斯林把古兰经和圣训,还有旧约摩西五书(妥拉Torah)、诗篇、和福音书当作是圣书。古兰经还肯定了这些早期经典的教义:

    你说:「我们确信真主,确信我们所受的启示,与易卜拉欣、易司马仪、易司哈格、叶尔孤白和各支派所受的启示,与穆萨、尔撒和众先知所受赐于他们的主的经典,我们对于他们中的任何人,都不加以歧视,我们只归顺他。」(古兰经3:84)

   假若你懷疑我所降示你的經典,你就問問那些常常誦讀在你之前所降示的天經的人們。從你的主發出的真理,確已降臨你,故你切莫居於懷疑者的行列。(古兰经10:94)

    然而,穆斯林却不信圣经,因为他们认为圣经已经被败坏了:

    只為他們破壞盟約,我棄絕了他們,並使他們的心變成堅硬的;他們篡改經文,並拋棄自己所受的一部分勸戒。除他們中的少數人

外,你常常發見他們奸詐,故你當饒恕他們,原諒他們。真主確是喜愛行善者的。自稱基督教徒的人,我曾與他們締約,但他們拋棄自己所受的一部分勸戒,故我使他們互相仇恨,至於復活日。那時,真主要把他們的行為告訴他們。信奉天經的人啊!我的使者確已來臨你們,他要為你們闡明你們所隱諱的許

多經文,並放棄許多經文,不加以揭發。有一道光明,和一部明確的經典,確已從真主降臨你們。

(古兰经5:13-15)

        但穆斯林受鼓励去亲自读一读圣经:

    你應當宣讀你的主所啟示你的經典,他的言辭,決不是任何人所能變更的。你絕不能發現一個隱避所。(古兰经18:27)                                           

                                        摘自:Encountering the World of Islam


十字军东征和中世纪穆斯林

与基督徒的关系

    基督徒能很容易发现,十字军东征在全世界的穆斯林心中留下了深深的伤痕。尽管它们早在七百多年就已经结束了,但对许多穆斯林而言,仿佛就发生在昨天。最近发生的一些事件,例如鲁西迪事件、海湾战争、波斯尼亚冲突等等,让很多人觉得十字军东征从未结束过。下面列出了一些关键事件及其发生时间:

1060年    开始了驱逐摩尔人出西班牙的战役。

1096-1291年 十字军东征。

1169年    萨拉丁从基督徒手中占领了耶路撒冷。

1206年    穆斯林土耳其人入侵北印度;在德里建    立苏丹政权。

1220-1249年在成吉思汗的统治下蒙古入侵波斯;    巴格达遭摧毁。

1291年    阿卡(Acre)沦陷。

1390年    马木路克王朝在埃及建立;开罗成了穆    斯林世界的中心。

1396年    土耳其人入侵东欧。

1453年    君士坦丁堡陷入奥斯曼土耳其人手中。

1503-1722年  萨非帝国统治波斯。

1512-1918年  奥斯曼帝国;以土耳其为中心。

1526-1858年  蒙兀儿帝国在北印度的统治。

1565年       击退土耳其对马尔他的进攻。

1683年       击退土耳其对维也纳的进攻。

    Ling只用了一句话就准确地总结出了十字军东征所留下的后遗症:「十字军东征的一个长期后果,就是世代恶化了基督徒和穆斯林的关系,并且造成了双方对彼此的大量错误认识与误解。」6

    同样地,Albert Hourani也谈论到了许多世纪以来,基督教世界与伊斯兰世界之间的斗争所遗留下的猜疑和仇恨:

    从圣战、十字军东征和吉哈德很容易看出基督徒与穆斯林的历史关系。这是有其历史原因的:穆斯林在基督教领土上的首次大扩张--叙利亚、埃及、北非、西班牙和西西里;基督教的首次夺回之地--西班牙、西西里和圣地;奥斯曼势力在小亚细亚和巴尔干半岛的扩张;然后是近两个世纪欧洲势力的扩张:所有这些过程都在双方产生并保持了一种猜疑和敌对的态度,并且仍然在提供,如果不是造成憎恨的理由,至少是一种可以自我表白的语言。7

    然而,Hourani继续解释说,在西欧这两种信仰之间的关系还要比此更复杂:

但十字军东征和圣战并没有涵盖基督教界与伊斯兰界之间政治关系的整个现实,更没有解释基督徒对伊斯兰的态度,和穆斯林对基督教的态度。的确,这两个宗教社会带着敌意跨地中海的对峙已经有一千多年了,但在他们眼里,也带有一种不自然的认同。

当西欧首次面临穆斯林势力的挑战时,它并没有真正了解它在和什么争战。恐惧和无知的结合产生了各种传说,有些是荒唐的,但全部都是不公平的。8


哪里是中东?

    远东、次大陆、近东、中东,所有这些术语都曾用来指亚洲甚至是非洲的某一特定地区。但这些称呼没有为人普遍接受的含义,而且经常给居住在上述地区的人带来负面的意义。被标为「远东」和「次大陆」的地方,其实更应该称为东亚和南亚。然而,「近东」,尤其是「中东」没有一个确切的替代叫法。

    有时「近东」被说成是包括中亚(国名中带有斯坦(-stan)后缀的国家)和伊朗(波斯)。有时伊朗、巴基斯坦、和阿富汗都被包括在「中东」的范围之内,虽然它们在语言上、历史上和文化上都是截然不同的。因为北非在语言上的关系,土耳其在历史上的关系(通过奥斯曼帝国),它们也被错误地标为「中东」的一部分,尽管土耳其人(和伊朗人)非常反感说自己是中东人。

    现代的土耳其确实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地理名词:安纳托利亚(Anatolia)。沙特阿拉伯、也门和其他阿拉伯海湾国家也有个独立的地理名词:阿拉伯半岛。象安纳托利亚、阿拉伯半岛、中亚、北非和波斯这样的叫法才准确地描述出了这些地区的地理位置,也被它们的居民所接受。更新我们的术语是很有必要的。(例如,西方人不再称东南亚为「印度支那」)。虽然我们把伊拉克(古美所不达米亚)、以色列、约旦、黎巴嫩、巴勒斯坦和叙利亚称为「西南亚」似乎有些不顺当,但总比称为「中东」要准确得多。

摘自:Encountering the World of Islam


欧洲的殖民主义和传教运动

    有些人无疑会反对将西方的殖民主义与基督教的差传使命联系在一起。一方面是传教士,另一方面是士兵、商人和管理者,将两者联系在一起会让他们感觉不太舒服。然而,从穆斯林世界的理解来看,这两种运动从根本上是来自相同的动机,那就是基督教的西方想控制世界的野心。

1757年      英国开始向印度扩张。

1792年      威廉克里开始在印度的差传工作。

1798年      拿破伦挺进埃及。

1805-1812年 亨利马丁在印度和波斯宣教。

1857年      印度兵变,独立战争爆发。

1910年      爱丁堡宣教大会召开。

1917年      英国艾伦比将军攻占耶路撒冷。奥斯曼土耳其人被击败。奥斯曼帝国宣告结束。

1922年      哈里发政权被阿塔土克废除。

1948年      以色列国建立。

    在欧洲和地中海,穆斯林和基督徒的关系经历了几个世纪的不愉快之后,十八世纪中叶的殖民时代则进一步加剧了穆斯林世界的危机。这里,Kenneth Cragg解释了两个世纪以来,「基督教」帝国主义对穆斯林世界意味着什么:

伊斯兰主要生存于分布广泛的非穆斯林政府之下。西方帝国主义的控制基本上没有影响到宗教方面。它并没有关闭清真寺,禁止斋月或朝觐,也没有禁止这种信仰。从所有这些「宗教」标准(在西方人眼里看来)而言,伊斯兰是完全自由的。但是,在政治方面,穆斯林在许多领域没有自治权。从伊斯兰的基本信仰来说,伊斯兰是必须要自治的。从哈里发的历史长河上看,伊斯兰都是统治者。从圣迁以来,伊斯兰一直是政教合一的。

                                                          

      所以,如果穆斯林没有统治权,无论在宗教实践上有多么自由,也不算有完整意义上的伊斯兰。它处于流亡状态,其困惑与痛苦在十九世纪引起了许多争论。例如,在印度,伊斯兰变得迷惘和萧条。9   


 

 


 


无条件的爱

    真主赐下他的儿子为全人类而死,让他们得着了救赎,这充分彰显了真主对人类无限的大爱,也证明了全人类都是真主所爱的人。他的大爱是无条件的爱,是不要求回报,也不期望回报的爱。真主的爱促使我们用真主在基督里展现给我们的无私的爱来爱他人。

    既然爱是一种选择,一种行动(不是一种回应或影响),那我们就可以通过对穆斯林邻居的尊重来展示这种爱。我们可以持不同于穆斯林的观点,但我们不应该藐视穆罕默德、伊斯兰教义,或其宗教领袖。我们可以用我们的言语和行动(比如问候,称呼和礼貌)来表达我们对穆斯林朋友、他们文化和世界观的尊重。我们可以了解他们的独特性。只要不要让政治、宗教或种族问题阻挡我们的道路,我们就可以找到建立彼此友好关系的桥梁。

    尽管古兰经说真主(真主)是至善至慈的,但许多穆斯林从根本上将真主看作是审判者和君王。结果,伊斯兰成了一个充满律法和制度的宗教。穆斯林生活在担心受怕当中,不确定真主是否会看顾他们,渴望经历他慈爱的大恩典。真主的大爱能为此开启大门。

    圣灵能帮助我们有爱心。他的第一个果子就是仁爱(参见加拉太书5:22-23),是真主爱我们的那种爱,是让我们被世人看出来的那种爱(参见约翰福音13:35)。请求圣灵激发你对穆斯林的特别的爱。我们是耶稣的手和脚。藉着我们,穆斯林就能够经历到基督的爱。我们要说我们爱真主,就必须像他那样去爱人。

摘自:Fouad Masri, www.crescentproject.org



伊斯兰的改革与复兴运动

    在这种绝望与受挫的背景下,我们就可以理解以下伊斯兰改革和复兴运动的九个领导人物的重要性了。我们必须牢记,推动复兴的动力有多少来自外部的影响,又有多少来自内部的原因,这往往不是可以简单下结论的。

1. 瓦里·阿拉(Shah Wali Allah,1702-1762)。他生于德里,为印度的伊斯兰复兴而努力。对他来说,这意味着要革除渗入伊斯兰的印度教元素,并鼓励穆斯林看到希望,穆斯林政府将会再次登上历史舞台。在瓦里阿拉的伊斯兰观点中,「一个广泛的人文主义的社会学基础被笼罩上伊斯兰的社会和经济教义,并冠以苏非派的世界观」(Fazlur Rahman)。巴基斯坦历史学家S. M. Ikram认为,「他对印度伊斯兰的宗教重建所做的贡献超过了任何其他人。」10

2. 穆罕默德·阿布德阿·瓦哈卜(Muhammad Abd Al-Wahhab,1703-1792)。他是一位阿拉伯酋长。在多年游历伊拉克和波斯之后,他在四十岁那年回到阿拉伯半岛,开始了纯化伊斯兰的运动。他抨击的目标是:(1)民间伊斯兰方面,比如敬拜圣人,到圣人的墓上拜祭,相信先知和圣人的代求,还有其他他所认为是「迷信」的宗教形式;(2)穆斯林当中道德标准的日益低下;(3)添加进伊斯兰基本信仰的内容和来自苏非派、哲学家和神学家的各种思想的做法。他主张将古兰经和圣行作为唯一可靠的伊斯兰来源,拒绝所有其他后来的穆斯林经典。

    瓦哈卜开始的这个运动所产生的果效被Trevor Ling概括如下:「瓦哈卜运动向伊斯兰内部败坏的道德发起挑战,特别强调穆斯林生活和思想方面道德元素的重要性,这些都产生了持久的作用,以至于成了后来无论是阿拉伯半岛上还是穆斯林世界其它地方各种改革运动的一个普遍的特征。」11

3. 赛义德·艾哈迈德·汗(Sayyid Ahmad Khan,1817-1898)。他生于德里,对于现代科学知识所采取的态度,比许多其他穆斯林要积极得多,认为现代科学知识完全可以与伊斯兰相融合。他也尽量使穆斯林同胞们相信,伊斯兰和基督教有许多共同之处。Trevor Ling说,「他在使印度穆斯林对伊斯兰在现代世界中的地位有了新的认识起了极大的作用。」12

4. 加马尔丁·阿富汗尼(Jamal al-Din al-Afghani,1839–1897)。他比较关注穆斯林的社会和政治问题,反对外来元素对政治、文化和宗教领域的入侵。为了联合整个穆斯林世界,他成为了号召建立伊斯兰世界统一国家的泛伊斯兰运动的领袖。

5. 穆罕默德·阿卜杜(Muhammad Abduh,1849–1905)。他是执教于开罗阿资哈尔大学(Al-Azhar University)的一位埃及神学家,他对许多正统神学家的墨守成规和保守主义持批判态度,认为他们的头脑似乎与现代世界完全隔绝。他主张比较自由与开放的伊斯兰,认为信仰和理智是协调一致的,信仰和现代知识之间没有必然的矛盾。他希望在伊斯兰律法的条条框框之间有更大的弹性,认为在某些情况下,传统的律法应该被新的律法取代,因为新的律法才更适合现实的社会背景。然而,他不准备应用现代的批判思想来研究古兰经。他的教义在中东兴起了一种新的世俗的现代主义,有些追随者呼吁政教分离。同时,阿卜杜的运动遭到主张回归古兰经和圣训教义的原教旨主义群体的反对。

6. 穆罕默德·伊克巴尔(Muhammad Iqbal,1873–1938)。他多年来担任穆斯林联盟的领袖,该运动创立于1906年,旨在鼓舞印度穆斯林的政治抱负。从1930年起,他就主张在印度建立一个独立的穆斯林国家,因为他的广泛影响,他被普遍认作是「巴基斯坦国的精神奠基者」13(他死了九年之后,巴基斯坦获得独立。)在谈论到伊斯兰律法时,他认为需要以一种激进的方式来解释律法。他还作为诗人和哲人而闻名于世。

7. 毛拉纳·艾布·毛杜迪(Mawlana Abu al-Ala Mawdudi,1903–1979)。他是一位记者,而且是自学成才的伊斯兰学者,1944年他创办了一个叫伊斯兰促进会的组织。虽然他起初反对建立一个独立的穆斯林国家,但1947年当巴基斯坦国成立的时候,他的主要目标变成了「将巴基斯坦政府彻底伊斯兰化,并且清除一切西方道德、精神和政治价值与实践。」14

8. 哈桑•班纳(Hasan al-Banna,1906-1979)。他是在埃及尼罗河三角洲的一个小村庄里长大的。他父亲毕业于开罗阿资哈尔大学。从他父亲那里,他学到了许多伊斯兰的知识。当他在苏伊士运河上的Ismailiyya当老师的时候,他敏锐地意识到穆斯林世界政治上、文化上、经济上的萧条。他和一些朋友宣誓团结在一起,自称为穆斯林兄弟会(Ikhwan al-Muslimun)。

    1930年代和1940年代期间,这个兄弟会运动发展得非常迅速。因为该组织主张以伊斯兰律法为国家法律,当时的政府因此正式取缔了该组织。在兄弟会的一名成员刺杀了取缔该运动的那位总理之后,班纳自己也被秘密警察暗杀。虽然兄弟会在一些阿拉伯国家受到正式的查禁,但它仍然很活跃,还继续呼吁恢复伊斯兰律法,有时通过和平手段,有时通过革命和暴力来实现他们的想法。

 

 

9. 阿亚图拉•霍梅尼(Ayatollah Ruhollah Khomeini,1900–89)。他出生于一个宗教世家,父亲和祖父都是宗教学者。他十九岁的时候就开始在什叶派学者的指导下学习宗教科学,大部分是在德黑兰南部的圣城库姆。老师和同事很快注意到他,因为他能将很深奥的灵性和神秘主义与对社会和政治问题的强烈关注相结合。

    他很反对伊朗的君主制,视其为想用文化、社会和政治的力量来消灭伊斯兰的极权主义专政。1943年,在他首次公开批驳政府之后,他成了一名受欢迎的领袖,他表达了其拥护者的心声。1963,他抗议一系列政府措施,认为这些措施将使国家陷入更深的外来影响,他因此而被捕,后来又获释。

    在土耳其、伊拉克和法国的流亡期间(1964–79),他的讲道和演说通过伊朗清真寺的网络而广为散布,传播方式既有文字印刷品又有有声磁带。于是,1979年,伊朗国王流亡国外后,他返回德黑兰时受到了热烈的欢迎。1988年,《撒旦诗篇》一书出版几个月之后,他在宗教法令(fatwa)中宣布判处该书的作者Salman Rushdie死刑。他仍然是伊朗伊斯兰革命的领袖,直到1989年去世。

    看过了以上对伊斯兰内部的复兴与改革运动的概述之后,我们应该能够理解面临今天穆斯林世界的一些问题了。

尾注:

1.  Kenneth Cragg, The Call of the Minaret (London: Collins, 1986), p. 219.

2.  Hammudah Abdalati, Islam in Focus (London: World Assembly of Muslim Youth, 1980), p. 150.

3. Michael Nazir-Ali, Islam: A Christian Perspective (Carlisle, UK: Paternoster, 1984), pp. 35–36.

4.  John Taylor, Introducing Islam (Cambridge:     Lutterworth Press, 1971), p. 33.

5.  Trevor Ling, A History of Religion East and West (New York: Macmillan, 1982), p. 300; he cites T. W. Arnold, The Preaching of Islam (publisher unknown, 1913).

6.  Ling, p. 302.

7.  Albert Hourani, Europe and the Middle East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80), p. 4.

8.  同上, p. 9.

9.  Cragg, Islam and the Muslim (Maidenhead, Berkshire, UK: Open University Press, 1978), pp. 78–79.

10. Author did not source Rahman or Ikram.

11. Ling, p. 300.

12. 同上p. 384.

13. 同上p. 387.

14. 同上., p. 395.


 


伊斯兰和文化的发展


作者:沙特阿拉伯王国大使馆


伊斯兰是一个以知识为基础的宗教,因为拯救人类的根本上是对独一真神真主的认识,结合信仰和对真主的完全信靠。古兰经充满着叫人使用他的知识去思考、默想和了解的经文,因为人生命的目的就是去发现真理。这真理不是别的,正是敬拜独一的真主。

    圣训也有多处提到知识的重要性。象先知这样的话,「甚至在中国寻求知识」,「从出生到死亡都要不断寻求知识」,「确实,有知识的人就是众先知的继承人」,一直回响在伊斯兰的历史长河中,它们激励着穆斯林无论何时何地都设法寻求知识。在其大部分历史中,伊斯兰文明一直是真正注重知识的见证。这就是为什么每一个传统的伊斯兰城市都拥有公立和私立的图书馆,还有一些城市象科尔多瓦和巴格达以拥有四十万藏书的图书馆而夸耀于世。这些城市也有书店,有些书店出售大量的图书。这也是伊斯兰社会中的学者通常最受人们尊敬的原因。

对前伊斯兰科学的同化

    随着伊斯兰向北传播至叙利亚、埃及和波斯帝国,它直接面临着那些遗留在中心城市的古希腊科学的冲击。现在这些城市变成了伊斯兰世界的一部分。几个世纪以来,亚历山大一度是一个主要的科学和文化的中心。在亚历山大培植出的希腊文化受到拜占庭人的抵制,他们在伊斯兰到来很久以前就焚毁了当地的图书馆。然而,亚历山大的文化传统并没有灭绝。它被东部的基督徒转移到了安提阿,从那里开始进一步向更远的东方传播,到达诸如奥德赛(Odessa,黑海的港口城市)这样的城市,东部的基督徒跟拜占庭完全对立,他们希望拥有自己独立的文化中心。而且,波斯王沙普尔一世(Shapur I)将荣迪沙帕尔(Jundishapur)建立成波斯的第二大文化中心,可以与安提阿相媲美。除了邀请在叙利亚教授知识的基督徒学者和用巴拉维语作为讲授语言的波斯人之外,他甚至还邀请印度的医师和数学家到这个主要的文化中心讲学。

    在倭马亚王朝时期,穆斯林建立起新的伊斯兰秩序,就将注意力转移到这些保留下来的的文化中心,并设法熟悉这些文化中心所教导和培育的知识。他们开始协调一致地努力翻译他们所能得到的一切哲学和科学著作,不但翻译希腊语和叙利亚语(东部基督徒学者所使用的语言)的著作,而且还有巴拉维语(前伊斯兰时代波斯的学术语言),甚至是梵语(印度的古典文学语言)。许多有成就的翻译家都是阿拉伯裔的基督徒,比如侯奈因·伊本·易司哈格(Hunayn ibn Ishaq),他还是一位杰出的医学家。还有一些翻译家是波斯人,比如伊本·穆格法(Ibn Muqaffa),他对开创一种表达哲学和科学作品的阿拉伯新散文风格起到了主要的作用。翻译大运动从八世纪初叶一直持续到了九世纪末,哈里发马蒙在九世纪初叶时建造的智慧宫(Bayt al-hikma)使该翻译运动达到了顶峰。

    伊斯兰社会面临着各种古希腊哲学和科学的挑战。为了用自己的语言和依照自己的世界观来理解和消化它们,穆斯林便广泛动员起来,努力将大量的作品文献翻译成阿拉伯语:亚里斯多德及其学派的大多数哲学和科学著作,柏拉图和毕达哥拉斯学派的许多作品,还有希腊天文学、数学和医学方面的主要著作(比如托勒密的天文学大成,欧几里得原理,希波克拉底和加伦的著作),都被翻译成了阿拉伯语。此外,还从巴拉维语和梵语中翻译了许多天文学、数学和医学方面的重要著作。结果,阿拉伯语成了许多世纪以来世界上最重要的科学语言,许多古希腊智慧和科学也就是用这种语言保存下来的。

    穆斯林并非出于担心在政治或经济上受人支配而对其他文明的科学和哲学著作进行翻译,而是因为伊斯兰本身的结构就是以知识为基础的。他们也没有把这些形式的知识看作是「非伊斯兰」的,只要它们肯定真主唯一性的教义。伊斯兰认为每一个来自真主的真正启示的中心就是真主的独一性。一旦这些科学和哲学承认了独一性原则,穆斯林就会把它们当作是自己的东西。穆斯林让这些知识成为他们世界观的一部分,并开始以他们所翻译的、分析的、批判的和吸收的知识为基础,培育出伊斯兰自己的科学,并且抵制一切与伊斯兰看法不一致的东西。


数学科学

    与独一性教义的抽象特征相一致的数学科学,始终吸引着穆斯林。数学科学在传统上包括天文学、数学本身,和许多今天所称为的物理学。在天文学方面,穆斯林将印度、波斯、古近东,尤其是希腊的天文学传统整合成一体,掀开了八世纪以来天文学历史崭新的一页。托勒密的天文学大成(Almagest of Ptolemy,有关天文学、地理学和数学方面的论文集,公元150年)的英语名显示出这个名字出自于拉丁文的阿拉伯语翻译(源自阿拉伯语的al-majisti,最伟大的意思),穆斯林对这本文集进行过彻底的研究,它的行星理论受到几位伊斯兰东西方天文学家的批评,导致十三世纪的纳速拉丁图西(Nasir al-Din al-Tusi)及其学生尤其是库特卜丁谢拉滋(Qutb al-Din al-Shirazi)对这个理论进行了大量的批判。                                      学习古兰经的男孩儿

 


    穆斯林也很仔细地观察天空,发现了许多新星。苏非(Abd al-Rahman al-Sufi)的天体论书籍被阿方索十世(Alfonso X el Sabio)翻译成了西班牙语,这本书对欧洲语言里恒星的命名产生了很深的影响。英语中许多星体的名字起源于阿拉伯语,比如毕宿五星(Aldabaran,源自阿拉伯语dabaran,跟着昴宿星转)。穆斯林从事了许多新的观察,观察结果记录在叫做zij的天文图表里。其中最敏锐的一个观察者就是巴塔尼(Battani)。他的工作被许多其他观察者接手来继续完成。马蒙的天文表(在巴格达的观察),开罗的Hakimite天文表,扎卡里及其同事的托莱多天文表,纳速拉丁图西的Il-Khanid天文表(在马拉盖的观察),乌鲁伯格的天文表(在撒马尔罕的观察),这些都是伊斯兰最著名的天文表。它们对西方的天文学发展发挥着巨大的影响,一直影响到泰戈布拉赫时代(Tycho Brahe)。实际上,穆斯林是首先建造天文台作为科学研究机构的人,这第一个天文台就是图西在波斯建造的马拉盖天文台(Maraghah),它成了后来欧洲天文台间接的模型。穆斯林还发明了许多用来观察天相的天文仪器,最有名的一件就是星盘观测仪(观察天体的位置测出其海拔高度)。Ibn Samh甚至还完成了机械星盘的发明,它可以说是现代机械时钟的鼻祖了。

    天文学观察也有其实际的应用,比如为朝拜者找到了麦加方向,还有推算出了年历(年历的英文是almanacs,这个词本身就出自于阿拉伯语)。穆斯林还将他们的天文学知识应用到计时和历法当中。至今尚存最准确的阳历,就是十二世纪在欧玛尔海亚姆(Omar Khayyam)指导下所发明的贾拉里历法(Jalali),波斯和阿富汗仍然延用这种历法。

    至于数学方面的成就,象天文学一样,受到来自古兰经的直接推动力,不但因为古兰经里面涉及到了数学结构,而且因为古兰经里所描绘的遗产法需要相当复杂的数学公式来计算。穆斯林在数学方面同样综合了希腊和印度的数学成就。第一位伟大的穆斯林数学家就是九世纪的花拉子密(al-Khwarazmi)。他写了一部算术方面的专著,它的拉丁文译本将我们熟悉的阿拉伯数字带到了西方。直至今天,派生于他的名字的一个词「guarismo」,在西班牙语里的意思就是数字或阿拉伯数字,而「algorithm(算法)」一词仍然为英语所使用。

    花拉子密还是第一个写有关代数学著作的人。穆斯林在早期希腊和印度基本代数学著作的基础上发展了这一学科。「algebra(代数学)」这个词正是取自于花拉子密的一本书其书名的开头部分,这本书叫作《Kitab al-jabr wa’lmuqabalah》。Abu Kamil al-Shuja’ 用五个未知数讨论了代数的方程式问题。这一学科在其他一些人比如卡拉吉(al-Karaji)的研究下得到进一步的发展,海亚姆(Khayyam)将其推向了顶峰,他将三次方程按种类和级别进行了分类。

    穆斯林在他们艺术当中反映出的几何学成就也是胜人一筹的。九世纪的班努•穆萨兄弟(Banu Musa)    也许是第一位杰出的穆斯林几何学者(几何学专家)。他们同时代的塔比特(Thabit ibn Qurrah)运用穷尽法,为积分的发展奠定了基础。许多穆斯林数学家,比如海亚姆和图西,也研究过欧几里得第五公设,以及在欧几里得几何的范围内证明这个公设的问题。

 

    穆斯林发展的另一支数学分支就是三角学,比鲁尼(al-Biruni)将它作为数学的一个独立分支而建立起这门学科。穆斯林数学家,特别是巴塔尼(al-Battani)、阿卜尔维法(Abu’l-Wafa)、伊本尤努斯(Ibn Yunus)和伊本海赛姆(Ibn al-Haytham),还发展出球面天文学,并将其应用到天文学问题的解决当中。

    穆斯林热衷于研究幻方和亲和数,这些研究导致他们发展出数论。Al-Khujandi发现了费马定理(Fermat’s theorem)- 「一个数的立方不可能拆成两个数的立方和」- 的一个特例。卡拉吉(al-Karaji)分析了算术和几何级数,比如13 + 23 + 33 +…+ n3 = (1 + 2 + 3 +…+ n)2 。比鲁尼也研究过级数,而卡尚尼(Ghiyath al-Din Jamshid al-Kashani)则将数论在穆斯林当中的研究带到了顶峰。



「我不得不考虑永生的问题」

    穆拉特(Murat)出生在乌兹别克斯坦的一个穆斯林家庭。年轻的时候,他跟一些外国基督徒一起踢足球,后来开始和他们一起学习圣经。当穆拉特病重住院的时候,他的基督徒朋友会来看望他。穆拉特说,「他们奉耶稣的名为我祷告,我就从病魔中得到释放。我仍然喜欢伊斯兰,但我能看到耶稣之名的大能。」

    虽然穆拉特开始在对基督的理解中成长并归信了基督,当他父亲死了的时候,他却经历了波折。作为一个儿子,他的家庭责任就是完成盛大的当地伊斯兰的葬礼。生活在家里,他面对着巨大压力,而且只能按伊斯兰的教导去做事。穆拉特的母亲反对他继续敬拜基督,而他又不想做让他母亲不高兴的事情。他知道她比自己聪明。早在几年前,她劝戒过他不要娶他所爱的那位同学为妻,但他没有听,后来他们的婚姻以离婚告终。现在她告诉他不要跟随基督。

   

在叙利亚牧羊

    最后,穆拉特意识到他必须跟随基督,即使那样做意味着会给他的家庭带来痛苦和麻烦。「如果我按我母亲的话去做,可能会使她很高兴,但我就会去地狱。我不得不考虑永生的问题。我能够在这一辈子听她的话,但我以后来生怎么办呢?」

摘自:Marti Smith, calebproject.org


物理学

    在物理学方面,穆斯林的贡献特别体现在三个领域。第一个就是继阿基米德之后对物体比重的测量和杠杆平衡的研究。在这个领域,比鲁尼和哈滋尼(al-Khazini)的著作出类拔萃。第二个领域,他们批判了亚里斯多德的抛物线运动理论,并试图量化这种运动。伊本西纳(Ibn Sina)、Abu’l-Barakat al-Baghdadi、Ibn Bajjah和其他一些人的批评导致了冲量和动量思想的发展,在西方直至伽利略早期作品对亚里斯多德物理学的批判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第三个领域就是光学领域,伊斯兰科学在这一领域造就了在托勒密和维特络(Witelo)之间最伟大的一位光学大师,他就是十一世纪的哈森(Ibn al-Haytham,拉丁文称作Alhazen)。哈森在光学方面的主要著作《Kitab a al-manazir》,就是在西方广为人知的《光学辞典》(Thesaurus optics)一书。哈森解决了许多的光学现象(其中一个是以他的名字来命名的),研究了透镜的性质,发现了针孔成像现象,正确地解释了视觉过程,研究了眼睛的结构,并首次解释了为什么太阳和月亮在地平线上看起来会更大一些。两个世纪后,库布(Qutb al-Din al-Shirazi)和卡马尔(Kamalal-Din al-Farisi)又继续了这一对光学的研究。库布是第一个对彩虹的形成原因作出了正确解释的人。

    必须提醒的一点是,象许多其他科学领域一样,在物理学方面,穆斯林也会通过各种观察,测量和实验来研究问题。他们发展出了后来所谓的实验方法,这点必须予以肯定。

医药科学

    先知的圣训包含许多有关健康,还有饮食习惯的教导。这些话成为了后来人们所熟悉的先知医学(al-tibb al-nabawi)的基础。因为在伊斯兰中,非常注重身体的健康和卫生,所以在伊斯兰早期的历史中,穆斯林就开始致力于医药领域的探索。他们再次借鉴了希腊、波斯和印度的一切可以得到的医学知识。起初,穆斯林当中的一些伟大的医师大部分都是基督徒,但是到了九世纪的时候,确切地说,是随着塔百里(Ali ibn Rabban al-Tabari)的纲要书《智慧的乐园》(Firdaws al-hikmah)一书的出现,伊斯兰的医药技术开始崭露头角。塔百里将希波克拉提斯(Hippocratic)和伽林式(Galenic)的医学传统与印度和波斯的医学传统综合起来。他的学生拉奇(Muhammad ibn Zakariyya al-Razi)是强调临床医学和观察的最伟大的医师之一。他是诊断学、身心医学和解剖学大师。他是第一个诊断出并能治愈天花的人,第一个使用酒精作为消毒剂的人,第一个将汞作为腹泻剂来使用的人。他的《医学集成》(Kitab al-hawi)一书是伊斯兰医学史上最长的著作,直到十八世纪,西方都一直把他看作是一位医学权威。

    然而,所有穆斯林医师中最伟大的一位当属伊本西纳(Ibn Sina)了,他在西方被誉为「医学之王」。他的主要巨作《医典》综合集成了所有伊斯兰的医学,成为历史上所有医学经典中最著名的一部。在欧洲近六个世纪以来,它都成为解决医学问题的最具决定性的权威之作,在仍然保留伊斯兰医学的地方,比如巴基斯坦和印度,它仍然是作为教科书在使用。伊本西纳发现了许多药物,确诊并治愈了象脑膜炎等多种疾病。但他最伟大的贡献是在于他在医学哲学领域的造诣。他创造出一种医学体系,在这种体系里面,医疗实践得以实施,身体和心理因素、药物、饮食等都被有效结合。

    在伊本西纳之后,伊斯兰医学分成了几个分支。在阿拉伯世界当中,埃及仍然是医学研究的主要中心,特别是在眼科医学方面,在哈基姆(al-Hakim)执政期间达到了医学顶峰。开罗拥有最好的医院,医院还从其他地方请来医生,包括有著名《健康日历》的作者伊本巴特兰(Ibn Butlan),还有伊本那菲斯(Ibn Nafis),他提出了血液小循环(肺循环)理论,比被普遍认为是这一理论发现者的迈克尔•赛尔维特(Michael Servetus,西班牙人,1511–1553)早了很多年。


引文

    艾布•伯克尔说话的时候,欧麦尔坐了下来。艾布•伯克尔赞颂荣耀真主,说道:「毫无疑问﹗「谁要敬拜的是穆罕默德,穆罕默德死了,谁要敬拜的是真主,真主是活着的,且永远不会死。」

---布哈里,《布哈里圣训》

「苏丹的头巾好过主教的帽子」(引自一位十字军东征时期东正教教会领导人的话)。

---Michael Llewellyn Smith,《君士坦丁堡的没落The fall of Constantinople》,「历史创造者」篇。(London: Marshall Cavendish, Sidgwick & Jackson, 1969), p. 189.


    西方的伊斯兰国家,包括西班牙,得益于一些杰出医术家的出现,比如科多巴的Sa’d al-Katib,他写了一部妇科医学的论著和外科学方面最伟大的穆斯林医生,十二世纪的扎哈拉维(Abul-Qasim al-Zahrawi),他的医学名著《医学手册》(Kitab al-tasrif)就是西方人广为所知的《Concessio》。我们还必须提到的有出了好几位杰出医师的伊本•祖尔家族(Ibn Zuhr)和马立克(Abu Marwan ‘Abd al-Malik),他是马格里布(Maghreb)最杰出的临床医师。著名的西班牙哲学家伊本图非勒(Ibn Tufayl)和伊本路西德(Ibn Rushd)也都是卓越的医师。

    在伊本西纳的影响下,伊斯兰医学继续在波斯和伊斯兰世界的其他东方国家进一步发展,出现了许多波斯医学概要,比如Sharaf al-Din al-Jurjani的《医学宝库Treasury》,Fakhr al-Din al-Razi和Qutb al-Din al-Shirazi的《医典注释》。甚至在蒙古入侵之后,医学的研究仍然在继续,这可以从Rashid al-Din Fadlallah的著作里看出。而且第一次出现了有关中国医学的翻译书籍,并且在穆斯林当中显示出对针灸疗法的兴趣。伊斯兰医学传统在萨菲(Safavid)时期得到复兴,当时有几种疾病,比如白日咳,都是第一次被诊断和治愈,而且开始了对药理学的极大关注。许多波斯的医生,比如设拉子(Shiraz)的Ayn al-Murk,还在那个时候去了印度行医,在这个次大陆上开创了伊斯兰医学的黄金时代,也种下了伊斯兰传统医学的种子,在这块土地上这颗种子至今依然生机盎然。

    在继承伊本西纳医学的基础上,奥斯曼帝国世界也是医学活动的大舞台。奥斯曼土耳其人因为建造了大医院和医学中心而特别闻名。这些医疗机构不但有治疗身体上的疾病的病房,而且还有治疗心理疾病的病房。奥斯曼人还是首先受到现代欧洲医学影响的人,不光在医药学方面而且还在药理学方面都广受影响。

    说到伊斯兰医院,有必要指出的是,所有伊斯兰主要的城市都有医院。象巴格达这样的一些城市中的医院是教学医院,而有些医院,比如开罗的纳斯里(Nasiri)医院却有数千个病床,几乎能治疗任何疾病。在这些医院中非常注重卫生,al-Razi写了一本关于医院卫生方面的专论。有些医院还专攻某些特殊的疾病,包括心理疾病。开罗甚至有专门治疗失眠症的医院。

    伊斯兰的医学著作也经常关注药理学的重要性,许多重要的著作,比如《医典》包含有专门研究这一主题的书籍。穆斯林不但是诸如迪奥斯科里斯(Dioscorides)著作里所包含的希腊药理学知识的继承人,,而且是波斯和印度广博草药药典的继承人。他们研究了许多药物,尤其是草药的医学效用。在医药领域贡献最大的是来自于马格里布

乌兹别克斯坦的宗教学校  Shir Dar Madrasa

的科学家,比如Ibn Juljul 、Ibn al-Salt和穆斯林药理学的奠基人,十二世纪的科学家伽菲奇(al Ghafiqi),他的著作《简易药物学Book of  Simple Drugs》一书对穆斯林熟识的植物的医药特征描述得最好。伊斯兰医学将药物的使用与日常的饮食有效地结合了起来。按照伊斯兰教义发展而来的整个生活方式就是综合了这些方面,尽管现代医学被引入了大部分的伊斯兰世界,但它至今都没有灭绝。

博物学和地理学

    伊斯兰世界的广泛扩展,使穆斯林的博物历史学得到发展。其研究不仅基于地中海世界,如希腊的自然历史学家,而且包括大部分欧亚地区甚至非洲。将各地矿产、植物和动物的知识组合到一起,最远至马来世界(将印度洋和太平洋隔开的,延伸至澳大利亚的东南亚群岛)。伊本西纳在他的《医疗手册》一书中第一次将它们综合了起来。象麻苏迪(al-Mas’udi)这样的大博物学家将自然历史和人类历史融合在一起。比鲁尼在研究印度的时候,致力于博物学和该地区地质学方面的研究,正确地描述了恒河盆地的沉积性地貌。他还写过穆斯林当中最杰出的有关矿物学方面的著作。

    至于植物学方面,最重要的专著写于十二世纪的西班牙,那就是加非其的著作。这个时期也是著名的有关农业方面的阿拉伯语著作《农业之书》(Kitab al-falahah)写成的时期。穆斯林在动物学尤其是对马的研究方面显示出很大的兴趣,贾瓦里其(al-Jawaliqi)的经典著作可以为此见证。他们还对猎鹰和其他捕猎鸟类有过研究。贾希滋(al-Jahiz)和达米利(al-Damiri)的著作在动物学领域特别有声望,对动物的研究有纯粹动物学方面的,也有涉及文学,道德甚至神学的层面的。还有专门写创造奇迹的书,Abu Yahya al-Qazwini的《创造的奇妙》也许是最著名的一部了。

    同样,在地理学方面,穆斯林将他们的地平线延伸到了远远超过托勒密王朝的地方。因为陆地和航海旅行,还有伊斯兰世界统一的结构使得思想的交流变得容易,而且朝觐使来自伊斯兰世界各地的朝觐者聚集一起交换思想(除朝拜真主屋宇之外),这些因素使得从太平洋到大西洋广泛地区的大量知识都汇集到一起。Al-Khwarazmi是九世纪穆斯林中该领域的奠基人,从他开始,穆斯林地理学家开始研究除美洲以外几乎整个地球的地理。他们将地球划分成传统的七种气候,每种气候都从地理学和气候学角度来进行仔细的研究。他们还开始绘制地图,有些地图显示了非常准确的地貌特征,比如尼罗河的源头,西方在很久之后才发现。穆斯林地理学家中最重要的一位就是易德里斯(Abu Abdallah al-Idrisi,1093–1154),他在西西里岛罗杰二世的宫廷里工作,将他的名著《世界地理》(Kitab al-rujari)献给了他。他的地图是伊斯兰科学史上最伟大成就之一。实际上,就是借着穆斯林地理学者和航海家的帮助,麦哲伦才能够跨越好望角进入印度洋。甚至哥伦布在发现美洲大陆的时候也用到了他们的地理知识。

化学

    「alchemy」(炼金术)一词,还有其派生词「chemistry」(化学)都是来源于阿拉伯词语al-kimiya。穆斯林精通亚历山大,甚至某些中国元素的炼金术,并且在很早期的时候就造就了他们最伟大的炼金家,八世纪的查比尔•伊本哈扬(Jabir ibn Hayyan)。将炼金术的宇宙性和象征性方面放到一边不考虑的话,我们可以断言是这种技术导致了不同物质的实验法,并且在拉奇的手上转变成了化学学科。直至今日,某些化学仪器比如蒸馏器(al-anbiq)仍然承用它们原始的阿拉伯名字;伊斯兰炼金术里的汞-硫理论仍然是化学中酸碱理论的基础。拉奇将物质划分成动物、植物和矿物的理论仍然盛行,伊斯兰炼金家和化学家所积累的大量有关物质的知识在东方和西方都流行了几个世纪。例如,伊斯兰艺术中染料的使用,从地毯到绘画或是制作玻璃,都与这部分知识有很大的关系,西方是完全照搬过来的,因为在十一世纪之前还没有将阿拉伯著作翻译成拉丁文,炼金术并没有在西方得到研究和实践。

技术 

    伊斯兰继承了先前一千年各种技术形式的经验,这些经验来自进入了伊斯兰的各族人民和成为了伊斯兰世界的国家。大范围的技术知识,从罗马人建造水轮到波斯人的地下水系,成为了新秩序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穆斯林还从远东引进某些技术,比如从中国带来的造纸术,后来他们将此技术又传给了西方。他们发展了许多以早先知识为基础的技术,比如铸造著名的大马士革剑(来自大马士革的有高度装饰的金属制品),这种技术源于伊朗上几千年前的炼钢技术。同样地,穆斯林发展了新的圆屋顶建筑技术、通风方法、染色技术、纺织技术、灌溉技术和众多其他应用科学,有些东西延用至今。

    总之,伊斯兰文明强调人与自然的和谐,如我们在伊斯兰城市的传统设计上所能看到的那样,最大限度地利用自然元素和力量,人类则顺应自然而不是逆着自然来和谐地创建。有些穆斯林的技术工艺,比如一千多年屹立不倒的大坝,抗地震的圆顶屋,展现冶金技术之高超的炼钢术,证明了穆斯林在许多技术领域取得了不同寻常的成就。事实上,十字军在其试图占领圣地的时候,正是这种高超的技术首先给他们留下了深刻印象,许多技术被十字军带到了欧洲的其他地方。


真主对穆斯林的应许

    世界三大宗教 ——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其起源都可追溯到一个有强烈信仰的人,亚伯拉罕(希11:11,17-19)。真主与亚伯拉罕立了一个约,应许赐福于他的子孙和所有万族(创12:1-3;15:1-19)。在新约中,我们被告知,因着信耶稣,我们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是照着应许承受产业的了」(迦书3:26-29)。亚伯拉罕在圣经中被称为真主的朋友(代下20:7;赛41:8;雅2:23);在伊斯兰中,他同样有这个称呼,Khalil Ullah(至交的意思,古兰经4:125)。穆罕默德的阿拉伯半岛各部落和穆斯林至今追溯他们的祖先到亚伯拉罕跟夏甲所生的儿子以实玛利,而不是亚伯拉罕跟撒拉所生得儿子以撒。

    不幸的环境导致夏甲逃离了她的家,但真主给了她极大的怜悯。当以实玛利出生的时候,真主应许夏甲说她的子孙将极其繁多不可胜数(创16:9-11;17:20;21:8-21;25:13-16)。今天有超过十亿三千万的穆斯林(每五人中就有一个)视自己为从她所出。

    夏甲呼喊的时候,真主给她的孩子取名以实玛利,就是真主听见的意思(创16:11)。并且,「真主保佑童子,他就渐长」(创世记21:20)。真主与夏甲和以实玛利的关系是真主对人类无限大爱的典型体现。即使在今天,真主也没有忘记千百万的夏甲和以实玛利的后裔。他仍然垂听他们的祈求。

    以赛亚书(60和61章)描述了一壮观的景象,地上的万民都聚到天上:「你举目向四方观看。众人都聚集来到你这里」(60:4)。这一章节和许多其他章节都为我们的穆斯林朋友应许了希望。以实玛利的儿子们将带着他们的羊群敬拜复活的基督:「基达(阿拉伯沙漠的一个地方)的羊群,都必聚集到你这里,尼拜约(以实玛利的第一个儿子)的公羊,要供你使用。在我坛上必蒙悦纳」(60:7)。

摘自:Don McCurry, Healing the Broken Family of Abraham (Colorado Springs: Ministry to Muslims, 2001).mtmsims.org

建筑学

    伊斯兰文明的一个主要成就当属建筑学领域,它将建筑工艺和审美艺术完美地结合。伊斯兰建筑学上的伟大杰作——从科尔多瓦大清真寺和耶路撒冷的圣岩圆顶寺,到印度的泰姬陵,充分展现了伊斯兰艺术原理和非凡建筑技术的完美搭配。西方许多杰出的中世纪建筑,事实上要归功于伊斯兰的建筑工艺。当你看到巴黎圣母院或其他哥特式大教堂的时候,你就会想起穆斯林的建造技术。尖端拱门和内部庭院等等许多这些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的欧洲建筑,会提醒观看者想起它们最初的原型是来自于伊斯兰的建筑。实际上,伟大的中世纪欧洲建筑传统是与伊斯兰世界最直接相关的一个西方文明元素。伊斯兰建筑的魅力可以在摩尔人风格的建筑中体会到,这些摩尔式建筑无论是在西班牙和拉丁美洲,还是在美国西南部都能看到。

伊斯兰科学和文化对西方的影响

世界上最古老的大学应该是具有一千一百多年历史的摩洛哥的伊斯兰斐兹大学,也就是我们熟悉的Qarawiyyin。伊斯兰文化通过西班牙大大地影响着西方,因为居住在那里的穆斯林、基督徒 建于公元786年La Mezquita de Cordoba

和犹太教徒,在许多个世纪中大部分时候都和平共处。十一世纪开始,伊斯兰作品被翻译成拉丁文,主要在托莱多进行这种工作,翻译的人通常是犹太学者,他们能读懂阿拉伯语而且通常还能写阿拉伯语。因为有了这些翻译品,使得西方了解到伊斯兰思想,又藉着伊斯兰思想了解了希腊思想,西方的文化学派也开始百花争艳。甚至伊斯兰的教育体制也被欧洲仿效。直至今日,大学里的职位「chair」一词反映出阿拉伯语kusi(字面意思是椅子)的意思,它是供伊斯兰大学里老师教学生时坐的。随着欧洲文明的发展并在中世纪达到巅峰,伊斯兰的影响在文化领域或艺术形式里几乎无所不在,无论是在文学上还是建筑上。这样一来,伊斯兰文化成了西方文明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尽管在文艺复兴到来的时候,西方不但推翻了自己中世纪的历史,还试图不承认它与伊斯兰世界所长期共享的关系。这种关系是基于文化方面的尊重,而不在乎宗教上的对立。

    第一课的基本阅读到此结束。请看阅读和活动推荐。

问题讨论:

  1. 1.伊斯兰从其原始背景扩展的时候,被其他文化所吸收。它是如何改变了那些文化?
  2. 2.伊斯兰是以什么方式保留了那些文化,并使那些文化和世界受益?
  3. 3.非穆斯林社会的人是因为什么理由被今天的伊斯兰所吸引?
  4. 4.在你的文化当中,谦虚的意思是什么?该怎样做才是谦虚的?
  5. 5.

    土耳其绅士

     
    排除利益关系,你会怎样应对外来势力对本社会的控制?


[1] Bruce Sidebotham博士在印度尼西亚花了七年时间进行跨文化的服事。他领导了一个向未触及福音的人群服事的机构,叫做起床号行动,专门培训和配备跨文化服事人员。

第四课 - 当代穆斯林

走进伊斯兰世界 

第四课

当代穆斯林

思考问题:

• 自从伊斯兰在第七世纪的创立以来,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穆斯林是怎样应对这些变化的呢?

• 我们怎样才能向穆斯林表示我们的理解并设身处地感受他们今天面临的挑战?

• 福音要求基督徒对别人的苦难遭遇应有怎样的回应?

• 基督徒在应对变化时应采取怎样的态度?

课程目标:

描述伊斯兰运动从其在第七世纪阿拉伯文化的雏形发展到今天各种伊斯兰形式。主要包含以下问题:

1. 伊斯兰的萌芽:始于一个弱小的受迫害受苦难的改革运动。
2. 伊斯兰的转变:在穆罕默德在世时期,伊斯兰转变为一个包罗万象的社会体系。
3. 希吉拉(圣迁)之后,伊斯兰统治和势力的推行。
4. 伊斯兰确定其领导权的斗争,奥斯曼对古兰经的编撰与统一,阿里统治下政治-道德领导观的辩论。
5. 伊斯兰的演变:成为一个多元文化的宗教和逊尼派、什叶派等其他派别的形成原因。
6. 伊斯兰对现代世界力量的三大主要回应:
a. 回到好战及政治和暴力的原始状态。
b. 进行现代化建设,通过改革和世俗化与世界融合。
c. 设法在激进派和自由派之间寻找中间道路。

本课阅读

重点阅读: 引言………………………………………………………..………..72页
多元化的穆斯林社会…………………………………….….……..75页
坦诚相对:穆斯林统一社会与基督教教会…………….…….…..81页

基本阅读: 多元化的穆斯林:分析报告……………………………….….…..86页


完整阅读: 伊斯兰基要主义:使命的暗示 ……………………………..… R25页
第四课下:伊斯兰美籍非洲人的增长………………………… R30页
引言

古兰经源于第七世纪的阿拉伯文化。然而,随着穆斯林统一社会(umma)的壮大和与其相关的事物受到挑战,伊斯兰的表现形态亦发生了改变。在应对这些挑战时,穆斯林社会不是适应这些变化,就是固守旧的模式。这些不同的反应使穆斯林社会分裂成许多不同的支派(例如,逊尼派、什叶派、瓦哈比派、阿赫默底亚派、伊斯兰国,等等)。

当穆斯林逃离了麦加的迫害,开始在麦地那创建成功社会的时候,伊斯兰的性质就第一次改变了。新掌权的穆斯林社会开始征服非穆斯林,包括麦地那的犹太部落。此时,穆斯林社会转换了其中心,变成了一个以阿拉伯人为中心的宗教。不庆祝犹太人的赎罪日,不向耶路撒冷方向朝拜,此时朝觐的目的地和方向都改为麦加。穆罕默德死后,又出现了另一个转变。当时,文化的差异以及在如何选举穆罕默德接班人方面的争执,引起了穆斯林社会内部的反叛和内战。穆斯林今天还在为这些问题斗争不休。事实上,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社会、政治、科技和经济所发生的变化,比从穆罕默德时期以来所有穆斯林历史所发生的变化的总和还要大。结果,象所有其他社会一样,今天的伊斯兰 摩洛哥男人聚集做礼拜
更加多元化,与瞬息万变的世界的斗争也比以往更
加激烈。


虽然穆斯林群体之间存在差异,但穆斯林拥有共同的精神上的血缘关系,形式上也大同小异。所有穆斯林在礼貌、清洁和衣着方面都具有相同的风格。大多数人使用阿拉伯名字。全世界的穆斯林庆祝同样的节日,重复同样的祷告词。他们展示出全球性的伊斯兰社会,并以此为豪,团结在其周围。伊斯兰认为只有两个群体:Dar al-Islam ( Dar as-Salaam)),穆斯林之境,即和平之境,另一个就是Dar al-Harb,即非穆斯林之境。这种目的的同一性: 捍卫他们的群体并寻求扩张,生动地反映出穆斯林社会的同一性和穆斯林信奉唯有一个神的共同信仰。

Tawhid,或者说独一性,意味着拒绝将世俗和宗教分开。穆斯林认为真主掌管着一个人的全部,包括心灵和生命,不只是其中的一部分。生活中的各个领域,包括个人、宗教、经济、社会和政治等各方面全部藉着伊斯兰服从于真主。Muhammad Iqbal说:「宗教不是一个分开独立的事务;它既不纯粹是一种思想,也不纯粹是情感或行为;它是整个人的一种表达。1」

虽然建立这种合一和成功的理想主义穆斯林社会鼓舞着穆斯林的传道事业,但许多穆斯林社会遭受着「伊斯兰」政府的压迫,根本达不到这种理想状态。早些世纪的穆斯林帝国纷纷退出历史舞台,哈里发政权被瓦解。许多穆斯林居住在多文化社会中,或者移民到西方社会。如此看来,今天的穆斯林社会到底是什么样呢?

在现实中并非只有一个伊斯兰,或者说只有一个穆斯林模式,而是有几个常见的派别。有些比较活跃,非常担心他们的文化道德会随波逐流向现代主义发展,而其他派别则更趋向现代化和西方化。有些穆斯林是民族主义者,为他们自己(身为穆斯林)而自豪,但大多数人还是普通大众,需要房子、食物、教育、卫生保健和更多的工作机会。这些广义的范畴是有流动性的,也是可以自由交叠的。

所以,尽管第三课帮助我们了解穆斯林的宗教实践,第五课将讲到普通穆斯林的日常生活,但我们还需要探讨一下穆斯林如何面对今日的世界。伊斯兰有宗教和世俗的改革运动,以寻求信仰现代化。伊斯兰也有反复的复兴努力,企图再次团结穆斯林社会,使其回归理想状况。虽然这些努力对普通的伊斯兰信众来说,可能不是太西方化就是太阿拉伯化了,但他们的抱负正影响着我们的世界。当我们论及这些广泛的主题时,我们必须记住,我们是去听取穆斯林朋友的观点,去对他们的需要做出回应,而不是按照陈规来回应或思考。

穆斯林生活在一个新近被民族主义、资本主义、社会主义、现代主义、唯物主义、世俗主义和种族主义撞击的世界。穆斯林在这些哲学方面失败的经历,使得他们幻想破灭。许多人会问:「真主是不是已经抛弃了我们?也许他正在惩罚我们,要使我们返回伊斯兰」。这个信息吸引许多类型的穆斯林,包括过着现代生活的富裕年轻的一代,受压迫的贫穷妇女;也包括经济拮据中产阶级的生意人,和因城市犯罪被关押的美国非裔男子。

由于穆斯林幻想的破灭,他们有时将愤怒发泄到那些所谓的导致失败的原因上面。他们觉得富裕的西方国家,以消费者为目标的利己主义社会,在主要程度上应该对他们的遭遇负责,或者至少没有主动减轻一点他们的苦难。在许多穆斯林的眼里,二十世纪的帝国主义在今天仍然横行着,通过西方的商业和电视、电影、色情向外传播,对他们进行着经济和文化的压迫。因为这些事情,穆斯林非常担心他们的孩子吸收邪恶的西方价值观。他们为他们的家庭和群体的未来而担忧。

有些穆斯林坚决地认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都只是跨国公司的傀儡,它们强迫穷人过苦日子,追求自己的经济利益,从不赔偿他们在独裁政权下做出的不良投资。许多穆斯林说,西方国家所制定的政策只考虑西方的利益,只知道以提供财政援助和出口军事设备支撑非法政权。美国对以色列的坚定支持就是个主要例证,它是西方实行双重标准和干涉他国的典型写照。穆斯林只有忍受痛苦和羞辱,无力解决他们的政治问题。他们觉得那种耻辱不该隐藏,而是必须报复。

我们处在他们这种形势下会作何反应呢?作为编辑,虽然我不认同穆斯林就当前时事所持有的所有观点,但我同情他们的境遇。我承认心中无神、背教、信异端邪说是现代人通常的特点。我也承认即使我受到小小的侮辱也会勃然大怒,因而就不知在没有其他选择的情况下,是否也会诉诸于暴力。但当我听说我的穆斯林朋友不分青红皂白地使用暴力,杀害妇女儿童、老弱病残者和穆斯林同胞,以宣泄他们理想幻灭后的愤怒时,我意识到他们急需要其他更好的选择。


民主的真正面目

在伦敦的一个孟加拉人邻居家里,我看到一张海报,上面宣称, 「民主政治就是奴隶制度」。地上放着一堆传单,上面写着:

• 民主代表着以人为本的生活方式。人控制着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他为自己制定法律,根据自己的意愿评判好与坏。民主意味着人独立于造物主。

• 在西方的自由和民主社会中,同性恋、男女乱淫和私生子等现象,被认为是正常的价值观。

• 民主意味着人民大众是法律的奴隶,而法律是由不合格的政治家们制定的,只为保障他们自己的利益。

• 自由和民主文化教导我们,穆斯林和犹太人、基督徒、印度教徒、无神论者、偶像崇拜者等等所有人之间没有任何的区别。

• 西方通过给你洗脑让你相信民主,其目的
是要你远离伊斯兰强有力的真理。

• 伊斯兰遵循的是真主(安拉)的律法,不
是人的律法。

• 穆斯林的意愿服从于真主完美的旨意。

荣与辱 「除血之外,没有什么能够洗耻雪辱」(阿拉伯谚语)。

在每一种文化当中,家庭、社会和政府都教导他们的孩子哪些行为是可接受的,应该受鉴赏,而又有哪些行为是不可接受的,应该受惩罚。这些价值观和教导这些价值观的方式,每个社会各有不同。许多西方文化注重真理、诚实、对与错、有罪和无辜。孩子们在受责骂的时候得到的信息是「不能做那事﹗」,法律体系保护自由和权利。欺骗是不允许的,因为那样不公平。歪曲或隐瞒事实真相是不礼貌、不尊重、不文明的行为,即:不能信任说谎者。

然而,在大多数非西方文化当中,孩子受责骂的时候得到的信息是「那是羞耻的」,他们被教导隐瞒事实是有礼貌的行为,而不是失礼的行为。让人蒙羞还通常当作是对犯罪行为的惩罚,法律体系捍卫一个人为保护他的荣誉所做的行为。为维护颜面,可以给当权者馈赠礼物,而这种行为被认为是出于尊重。对西方人来说,这些做法显然是撒谎和贿赂。但是,在非西方社会里,那些忽视了这些义务的人可能被认为是不礼貌的人,不懂尊重、不文明的人,即:不能信任不要脸面的人。

荣与辱是强有力的社会推动力。在许多文化里,一人受荣,全家和全社会一起沾光;而一人蒙羞,则是对所有人的冒犯,而且必须报复。一个人要是使他的家庭不光彩的话,他可能被家庭所摈弃,最极端的情况就是被杀害,以恢复这个家姓的名誉。许多圣经经文反映出一种荣辱文化:「弃绝教管的,必致贫受辱。领受责备的,必得尊荣」(箴言13:18;还可参见民数记12:14;撒母耳记下13:1-32;希伯来书12:1-3)。

摘自:Encountering the World of Islam

穆罕默德和基督之路的对比

跟随希吉拉(出走麦地那) 跟随十字架
逃离迫害 坚持不懈
受苦是不正常的 受苦是正常的
寻求建立世俗国家 拒绝建立世俗国家
借律法革新 以酵母、盐和光的方式革新
需要权势 需要救世主
否认十字架:拒绝缺点和软弱 背起十字架:借着缺点和软弱来改造自己

摘自:David W. Shenk, “Islam and Christianity: A Quest for Community,” unpublished paper, 14 January 1983.


你是否依然相信民主?

虽然这个特殊的穆斯林政治团体对民主的看法有别于我,但我也认识到,许多的民主达不到理想状况,伴有非经意的、难以解决的结果。象许多穆斯林那样,我也是首先努力地服从真主,而不是服从有缺陷的人类体系。

象哈马斯(HAMAS)这样的激进组织,经常以贡献于他们的社会、扶贫济困、帮助孤儿寡母来吸引穆斯林。圣经也要求我们这样去做。穆斯林需要人权,需要社会福利,需要经济发展机会和宗教自由,这也是基督徒应该认可和追求的责任。所以许多穆斯林问道:「跟随和效法耶稣的基督徒在哪里?」所以81页David Shenk的文章很重要。

我们需要做一个有根据的回应。但在此之前,我们需要评估一下:基督教各样的宗派是如何给穆斯林留下了一种分离又互相矛盾的基督形像?这些形式的基督教怎样与我们的文化相关联?信圣经的基督教如何能够适应不同的时代和地域?我们的教会如何适应世界的变化,既不墨守成规,又不自由放纵?《美国伊斯兰面貌的改变》(The Changing Face of Islam in America )一书的合著者Car Ellis说,我们呈现出来的基督好像裹在了西方文化的塑料袋中。难怪未来的接受者会无法下咽生命的粮﹗

基督的道路不同于这个世界的道路。耶稣不追求成功、财富和权势。他自己卑微,为我们背起十字架。现在,他号召我们沿着他的足迹,要建立一个永恒的属灵王国,而不是一个世俗的社会。穆斯林可能永远不会批判耶稣,他是无懈可击的。问题是,我们未能够让穆斯林看到我们象耶稣那样行事为人。我们该怎么做呢?


- K.S., 编辑


尾注:

1. Muhammad Iqbal, The Reconstruction of Religious Thought in Islam (Lahore, Pakistan: Ashraf Press, 1968),
p. 2.


多元化的穆斯林社会
作者:费尔•帕沙Phil Parshall

先知预见到在他的门徒当中将兴起不同的教派。有一个最著名的传统记载穆罕默德说过:「实在地告诉你们,宗派分裂将会发生在我的子民身上,正如以色列后裔那样。以色列的后裔分裂成了七十二个宗派,我的后裔将分裂成七十三个宗派。除了一个宗派之外,其他所有宗派都将进地狱。1」

穆罕默德的设想就是,异端将会很容易地被辨认出来。所有不走正道的人都会被穆斯林社会交付给地狱。只有真正的穆斯林才有特权进入天堂。实际上,一个宗教或意识形态中的异端,从来都是不容易鉴别的。任何组织里都混有许多教义、解释和实践做法。纯正与否只是相对而言。

在伊斯兰里,同与异,和与分,爱与恨都可以融入宗教、世界观、社会、仪式和原则。高于一切的统一,是一种广为追求但却难以实现的现象。大部分穆斯林都对伊斯兰的穆斯林社会达不到先知所叙述的那种理想的大统一而倍感气馁。


伊斯兰中的什叶派

火把怪异地照亮着旗帜,表演者每个人右手拿着一串黑色的链子,身穿黑衣,眼睛发亮但显疲惫,汗流浃背,这是我完全陌生的一种宗教经历。缓慢而有节奏的礼拜赞歌强烈而从容,始终如一,链子向下的摆动,领拜者拖长的吆喝声,还有金属在身上的拍击声,都跟着圣歌的节奏有规律地进行着。以古老尊贵的形象,这些年轻人再次表现出百万朝觐者的精神:克己、谦卑和悔罪,这些都是什叶派伊斯兰的精髓所在。

「至大至荣的侯赛因啊,我们在此悼念你,」领队者这样叫道,然后向后退着,用有节奏的步子一步一步走向大街上的通道。此时,人们手中的链子象香炉一样摆动,越过身体,晃到另一边;众人光脚一齐跺地,间歇半拍之后,链子再次摆了过来,重击在赤裸的肩膀上。

「Yaaaa—Husayn」,年轻人嘴里念念有词地应和道。他们的肩膀因这种击打仪式而青紫,围在头上的方巾被汗水湿透。他们还是继续吟唱着,有规律地击打着,链子再次象香炉一样摆动着。当百来个受难剧的扮演者(taziyas)在清真寺内等候轮到他们的时候,链子发出重击的声音,在这持续进行仪式的半拍间歇间,数十、百人越趋高昂的吟唱声,从远处都可以听到。

「Ohhhhhh-Husayn,我们深爱的殉教士,我们在此深痛悼念你,」领队者这样高呼着。站在我附近的男人抽泣着,泪如泉涌,女人们那撕声裂肺的哭声诉说着他的死带来的无尽损失和痛苦,表达着他们对他深切的怀念和哀悼。2

以上就是Elizabeth W. Fernea在伊拉克卡尔巴拉什叶派庞大的朝觐中心参观侯赛因之墓所经历的情景。整个伊斯兰世界的什叶派,在侯赛因周年祭日的时候都会举行类似的仪式,以悼念他们的领袖、英雄,最重要的还是殉教士。

穆罕默德继承人的问题:逊尼派和什叶派的分裂

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最初、也是最基本的分裂因素,就是继承人问题上的分歧,认识到这一点是很重要的。这个问题本来就是一个政治问题。今天大约百分之八十五的穆斯林是逊尼派的,而只有百分之十五是什叶派。

穆罕默德死前没有指定谁做他的继承人。这就为伊斯兰的第一次主要危机埋下了伏笔,因为各方都极力让自己成为继这位超凡的独裁领袖之后,政教兼并的统治势力。

艾布•伯克尔、欧麦尔和奥斯曼是继穆罕默德之后的三位领袖。奥斯曼被暗杀之后,阿里成了哈里发。他是穆罕默德的第一个堂弟,通过与法蒂玛的结合成了先知的女婿。很快,阿里与奥斯曼的一个亲戚即叙利亚的统都穆阿维叶(Muawiyah)发生了冲突。逊尼派和什叶派的分道扬镳就是从这里开始的。阿里被什叶派认可,成为第一位合法的哈里发。什叶派认为,阿里的儿子哈桑(Hasan)应该成为合法的领袖,随后的继承人当属阿里的另一个儿子侯赛因。在侯赛因正要真正继承领导地位的这个历史关键时刻,穆阿维叶的死党在卡尔巴拉战役中,却杀害了侯赛因和他的七十位追随者。什叶派拥护从阿里及其殉教的儿子侯赛因开始传下的继承线,而逊尼派则认同艾布•伯克尔、欧麦尔、奥斯曼、阿里和穆阿维叶这根继承线。

什叶派给穆罕默德继承人的称号是「伊玛目」(Imam),而不是「哈里发」。这些伊玛目被认为是历史上确实可靠的真理的指路人。最大的什叶派组织认为他们有十二位伊玛目,这个世系中的最后一位就是穆罕默德•穆塔扎(Muhammad al-Mutazar),也就是马赫迪(受正确指引的那位)。他被认为在公元878年的时候消失(隐身)在伊拉克的萨马拉清真寺。「十二人」(twelver)什叶派相信他仍然活着,并积极地参与引导信徒。在世界末日的时候,他将重新出现,让全世界都皈依伊斯兰。忠诚于马赫迪是那些什叶派教徒当中的一条重要教义,这些人通常被称为「十二人」什叶派。

什叶派特色


随着伊斯兰历史的变迁,什叶派发展了许多自己的特色,使它们与其他穆斯林传统有一些区别。例如,他们的古兰经跟其他伊斯兰世界所使用的古兰经比起来,还包含了一些古兰经异本3。而且,什叶派「有他们自己的圣训集,是在十世纪的时候编纂的,当时正是白益(Buyid)王朝统治巴格达的时候。4」什叶派与逊尼派之别的一个标志是临时婚姻(muta)。在远离家乡出外征战的战士当中,这种做法尤其盛行。双方会签订一个婚约,并规定支付女方一定数目的金钱。这临时婚姻的长短期限写明在婚约里面。正统的逊尼派领导人谴责这种做法无异于通奸5。古兰经4:28经常被解释成是对临时婚姻的支持和许可:「真主欲减轻你们的负担;人是被造成儒弱的」。

阿亚图拉•霍梅尼对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分歧的看法

这里有必要花时间讲一讲伊朗阿亚图拉•霍梅尼(Ruhollah Khomeini)对于这两派的看法。霍梅尼是当代最著名的「十二人」什叶派人,他非常强调在所有穆斯林之间建立兄弟友谊的必要性,这样所有穆斯林就能联合起来向「美国和犹太复国主义」宣战。

比民族主义更可悲更危险的是,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的纷争和在穆斯林同胞当中有害的宣传。赞颂并感谢真主,在我们的革命里,这两派之间并不存在区别。我们所有人都是肩并肩的兄弟姐妹。遍布伊朗为数众多的逊尼派人有他们自己的宗教学者(Ulama)和寻道者(shieks);他们都是我们的兄弟,与我们是平等的,他们也反对某些罪犯,美国和犹太复国主义的代理人,正在制造分歧的企图。穆斯林世界的逊尼派同胞们必须知道,撒旦超级强权的代理人并不希望伊斯兰和穆斯林安宁。穆斯林必须摆脱他们,对他们各样的恶意宣传不予理睬。我向全世界所有虔诚的穆斯林伸出友谊之手,请他们把什叶派当作宝贵的兄弟,让我们一起挫败外来者险恶的阴谋。6


必须提到的是,霍梅尼是一个极力推行重实效的穆斯林统一社会的人。他将其视为进一步实现他革命目标的统一力量。确实,伊斯兰世界目前的政治割据造成了宗教上的分歧。1983年,我参观了底特律一个什叶派清真寺。外屋的墙上挂着霍梅尼的一个巨幅画像。革命的小册子堆满了一张大桌子。很明显,在这个清真寺里做礼拜,没有一个伊拉克逊尼派穆斯林会感觉自在,即使他们的大部分教义学问题跟伊朗人的密切相关。我不由得将它跟1974年我在洛桑世界宣教大会上看到的兄弟精神相对比。大会上,信仰基督的孟加拉国人和巴基斯坦人,南非人和津巴布韦人,东德和西德人,他们超越正常的政治对抗,自由地彰显出约翰福音十七章里所要求的基督同一性。

这里再引用穆斯林奈斯尔(Seyyed Hossein Nasr)的一段话,奈斯尔极大地缩小了逊尼派与什叶派的差距。引用这段话的目的是调查分歧的根源,让不同传统的穆斯林考虑这些问题:

逊尼派和什叶派都属于正统的伊斯兰学派,并未以任何方式来破坏其统一性。对传统统一性的破坏不是来自于对它不同的应用,而是来自对它的原则、形式还有连续性的破坏。实际上,作为「统一的宗教」,伊斯兰比其他世界宗教显示出更多的同一性,同时表现出更少的宗教多样性。逊尼派和什叶派在伊斯兰里都是其中的一元,并不是要破坏其统一性,而是要叫更多的人和不同的属灵类型参与进来。逊尼派和什叶派念的都是同样的清真言,「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只是是在不同的风气里所表达的,带有多少有些不同的属灵馨香。7


苏门答腊的男孩儿

瓦哈比派

1691年,穆罕默德伊本•阿布杜•瓦哈布出生在北阿拉伯半岛的Ayinah。他遵从四大教法学派中最严格的学派罕百里学派的教律,坚持严格的伊斯兰教义。瓦哈布到处游历,在麦加、巴格达和麦地那求学受道。有一年他被当作是苏非主义的拥护者。最后,他成了伊本•塔伊米亚赫(Ibn Taimiyyah)思想的追随者,塔伊米亚赫是十四世纪罕百里学派的一位神学家,他极力坚持严格遵守伊斯兰律法和仪式。

伊本•阿布杜•瓦哈布被逐出了家园,然后避难到Dariya的小村庄,受当地首领穆罕默德•本•萨德(Muhammad bin Saud)的保护。

这段插曲决定了阿拉伯历史的整个进程。在沙地家族的援助下,瓦哈比派教徒开始攻打周边的城镇和部落,每征服一个地方,就将瓦哈比派的教义强加给当地。到了十九世纪末,瓦哈比派控制了现在被称为沙特阿拉伯的大部分地方。这个名字也暗示说「阿拉伯半岛属于萨德家族」。萨德家族从那时到现在,一直控制着阿拉伯半岛的重要区域,期间有两次重要的中断,第一次是土耳其的占领(1818-1833),第二次是穆罕默德•本•拉希德(Muhammad bin Rashid)在1891年至1901年的统治8。

伊本•阿布杜•瓦哈布的目标是清除穆斯林历三世纪之后加进伊斯兰的所有东西。他在游历中惊异地看到穆斯林越离正道的做法。下面列举了一些瓦哈布宣布的仪式、信仰和禁令,它们反映出他对自己所遵从的伊斯兰的关注:

• 必须认可四大教法学派和六大圣训集。
• 除真主之外,所有的崇拜对象都是假的,
所有崇拜别神的人都要处死。
• 禁止为取悦真主并赢得他的帮助而去参拜
穆斯林圣徒之墓。
• 在祷告中说到任何先知、圣徒或天使的名字,都 是一种多神教的行为。
• 只能向真主代为求情。
• 不能向任何人立誓言。
• 宣讲基于古兰经和圣行之外的知识是没有信仰
的行为。
• 参加公共礼拜是必须履行的义务。
• 禁止吸烟,否则处以四十大鞭的惩罚。
• 禁止刮胡须和说辱骂性的话语。
• 所有收入都要课税。
• 禁止使用念珠。真主之名要用手指节数。
• 瓦哈比派清真寺的建筑要最大程度上简朴;不允
许有尖塔或装饰物。
• 不能庆祝穆罕默德的生日。
• 禁止使用丝绸、金子和银子。
• 不允许任何音乐。
• 相信真主神人合一。关于真主的手、他的听和看以及升天做王的古兰经经文要按字面意义来 解释。
• 必要的时候,圣战或者说宗教战争被视为每个人
必须参加的义务。
• 不允许立墓碑。9


严格的律法解释

瓦哈比教派一贯坚持对伊斯兰律法进行严格的解释和应用。有时,瓦哈比派在贯彻社会习俗时的严格性甚至超出了古兰经。对阿拉伯公主及其男友因通奸罪而处死刑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这种严厉和极端的处罚并不是古兰经里所规定的。很容易看得出,当今的瓦哈比主义(大部分是作为一场运动看待)更偏重于保守的律法解释。利比亚、伊朗、沙特阿拉伯和巴基斯坦,就是这样几个激进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盛行的国家。这些国家寻求回到早期原始的伊斯兰状态。利比亚和沙特阿拉伯不惜倾出大量的石油收入来支持穆斯林传教。在现今时代,全世界范围建造清真寺的热潮达到空前规模。如果伊本•阿布杜•瓦哈布今天还健在的话,看到这场「伊斯兰革命」,一定会由衷地高兴。


阿哈默底亚派(Ahmadi)

阿哈默底亚运动的创始人米尔扎•欧拉姆•阿哈默德(Mirza Ghulam Ahmad),1839年出生于印度旁遮普的卡迪安(Qadian)小村庄。米尔扎(mirza)的称谓表示他的祖先是随着莫卧儿王朝(Mughals)的征服进入印度的。阿哈默德接受了良好的阿拉伯语和波斯语教育。他还从事过宗教研究。据说他经常有听到不知从何而来的声音的神秘经历。约1880年,他得出结论,说他是受到真主的呼召,要他行使特殊的使命。此后不久,他出版了《阿哈默底亚的论证(Barahini Ahmadiyya)》一书,从一开始,此书就被穆斯林同胞广泛接受。

在1889年3月4日那天,阿哈默德宣称他受到天启,授权他发展自己的信徒。此后,他开始解释一系列新的教义。他很快就吸引到一群很能干的追随者。传统穆斯林反对阿哈默德的声音随之响起。这种论战一直持续到1908年他去世为止。


阿哈默底亚派教导了一些与众不同的教义:

• 古兰经没有一句经文被废除,也不能被废除。如果某经文看起来跟其他经文相矛盾,那是经注的失误。
• 圣战已经失效了,宗教绝不允许强迫。
• 说穆罕默德是封印的先知,并不表示他是最后一位先知。封印是一个标记,它体现了先知的完美性;但在他之后还可以出现先知或使徒,就像穆萨(摩西)之后出现了其他西伯来先知那样。
• 耶稣死了,象其他先知一样,他的身体并没有提升到天上。
• 火狱(地狱)不是永恒的。
• 背教不该处以死刑。
• 对宗教做法的任何创新和改变都是有罪的。崇拜圣徒就是对真主至高权力的侵犯。
• 共识(Ijma)或群体公议通常只限于先知的同伴。
• 启示将永远是真信徒的特权。
• 信米尔扎•欧拉姆•阿哈默德为弥赛亚-马赫迪是最基本的信条。没有它的信仰是不完全的。
• 宗教的灵性修养比律法约束更重要。阿哈默底亚派教徒不需要归属任何特别的教法学派。
• 不必遵循中古世纪的伊斯兰学者对古兰经和圣
训的解释。10


阿哈默底亚派广受争议的声称

在这套信仰教义里可以找到阿哈默德所有最具争议的声称。在思考穆斯林有关伊玛目-马赫迪的教导时,他指出索罗亚斯德教、印度教和佛教的经书里面都预言了一位伟大的老师将要到来。过了一段时间,阿哈默德感觉他自己就是真主派下来的穆亚迪(复兴者),目的是叫他恢复伊斯兰的真信仰。他于是宣称自己就是应许的弥赛亚,马赫迪和穆亚迪。「同样,因为真主会时不时地差派一些宗教复兴者,他就声称,作为马赫迪身份的他,自己正是穆罕默德的第二次再临。实际上,他就是『圣先知的形像』」11。

如卡内斯•克莱格(Kenneth Cragg)评述的那样,阿哈默德「最严重的潜在的异端倾向,就是将他自己的声称原封不动地说成是伊斯兰的启示」12。但阿哈默德对于他的先知或弥赛亚身份到底是怎么说的呢?穆罕默德阿里断言从技术上讲,阿哈默德从没有说自己是先知。阿里认为,阿哈默德使用一些如先知身份、启示、不信道这样的词,是带苏非派寓言性和比喻性意义的13。一旦苏非派深奥的言语引进到了争议里,就不允许有任何专一性,因苏非派词语带有许多不同的意思。现在的主要问题是,当今的阿哈默底亚派教徒就坚决认为米尔扎•欧拉姆•阿哈默德为真主的一位先知。

东南亚

马来族

马来族,有好几百个族群,超过三亿的人口,分布在东南亚一些岛屿国家如文莱、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还有菲律宾、新加坡和泰国南部。

这些国家对待宗教的政策有惊人的不同。伊斯兰是文莱的国教,而新加坡政府却允许相对的宗教自由。在穆斯林占百分之五的菲律宾,天主教会却有相当大的影响。即使逊尼派伊斯兰在西马来西亚半岛是官方宗教,但东马来西亚的穆斯林却是一个少数的群体。在印度尼西亚,有百分之八十的人至少名义上是穆斯林,但政府宣布,所有的公民可以选择以下五种宗教中的一个:佛教、新教或者天主教、印度教、伊斯兰教。

印尼苏门答腊岛北端三百万的亚齐人(Aceh)几乎百分之百是穆斯林。他们有作为农民和渔民而居住在乡村的,也有的居住在城市,身份从低收入的体力劳动者到显赫的政府官员。

1976年,部分亚齐人发动了一场独立运动。在随后与印尼军队对抗的游击战中有成千上万的人丧身。亚齐人也面临重视道德高标准和社区精神(包括对邻居的积极负责态度)的传统伊斯兰文化,和经由媒体他们日益熟悉的物质主义西方生活方式之间不断加剧的冲突。2004年十二月,亚齐省遭受了海啸的巨大破坏。

摘自:Operation World, www.joshuaproject.net



在伊斯兰主流之外

于是阿哈默底亚派在伊斯兰主流之外兴起了一套新的信仰和实践的宗教结构。他们发展出一位新的先知、一个新的修炼焦点、一项新的使命、一个新的属灵中心、新的仪式还有新的宗教领导阶层。这些特征使阿哈默底亚主义上升到了一个新的宗教水平上。选择皈依阿哈默底派的穆斯林必须弃绝旧的体制和人物。

而且,还要指出的是米尔扎提高了先知身份的标准,并宣称所有不接受他声言的人都是伊斯兰世界的不信道者,而伊斯兰世界已经被各种纷争搞得四分五裂了。这样一来,米尔扎在自己和穆斯林之间筑起了一道铁墙。墙的一边是米尔扎几千之多的信徒,墙的另一边是其余的穆斯林世界,这个世界范围从摩洛哥到中国,并且有很出名的人物,有效的改革运动和有价值的体制。他们陷于孤立,并对立于这整个世界。所以,他没有必要地给穆斯林添加了困难,更加恶化了他们的不团结,而且给他们面临的问题增添了新的复杂因素。14

据说阿哈默德是位严厉不屈的人。他个性中不可抗拒的力量和他的使命感似乎吸引了他的门徒。他具有磁性般的吸引力,能让众多的人宁愿抛弃一切来跟从他。人们说他行了许多神迹。他还能够通过祈求和念咒将灾祸降临到他的诽谤者。关于他猛烈攻击传统穆斯林领袖的一个例子有案可查:「所有动物中,最肮脏最讨人嫌的就是猪。但比猪还肮脏的是那些为了自己基本欲望而隐瞒现实真相的人。吃人尸体的毛拉﹗肮脏的邪灵﹗出于敌意而隐瞒伊斯兰真相,你们真是可悲﹗黑暗的虫子﹗你们怎么能够隐藏真理的射线?」15
打有烙印的非穆斯林

由于发表了如此激烈的言辞,阿哈默德被烙上了异教者、亵渎者、信仰之敌和行骗者的罪名。他受到排斥,并被禁止使用清真寺。后来,阿富汗许多阿哈默底亚教徒因异端而被处以死刑的惩罚。1953年,巴基斯坦的逊尼派与阿哈默底亚教派之间发生了暴乱。这场相互的对抗斗争一直持续到1974年。这一年,巴基斯坦议会颁布了一项法案,正式宣布阿哈默底亚教派的信徒为非穆斯林之列。阿拉伯半岛的一篇文章补充说明了巴基斯坦的这种局势:

巴基斯坦政府禁止卡迪安(阿哈默底亚的一个派别)使用穆斯林的术语。1984年4月通过的新法案对有以下行为的卡迪安派或拉赫里派(另一派别)人处以三年的监禁和罚金:口头提起或者书写,或者明显暗示米尔扎•欧拉姆•阿哈默德的继承者或其同伴,或他的妻子萨哈巴为ummul-Monineen,或称他的家庭成员为「Ahle-Bait」,或把他崇拜的地方叫做Masjid。

直接或间接以穆斯林自居的,或称自己的信仰为伊斯兰,或宣讲他的信仰,请别人接受他的信仰的卡迪安派人都会受到同样的惩罚。该法令还授权地方政府,查封卡迪安派出版的所有报纸、书籍或其他文献。16

据他们自己的数据显示,该派别的信徒有五十万之多,近一半居住在巴基斯坦。其总部设在巴基斯坦的Rabwah,该派在那里有很强的主导地位。阿哈默底亚派信徒以各种渠道慷慨捐赠。他们有强大的出版系统,在整个穆斯林世界宣传着他们的信仰。而且,他们还非常强调建造学校和大学。他们先前中心所在地的人,Kadiyan人,在整个印度是受教育最多的。

阿哈默底亚派在拉合尔有一个相对较小的宗派。该派别视欧拉姆阿哈默德为穆亚迪(复兴者),但不认为他是先知。他们同样重视在拓传计划中印刷大量的册子和书籍。

敌基督倾向

阿哈默底亚派极端敌视基督教。他们相信耶稣旅行到了克什米尔,今天他们还能在斯利那加指出他的坟墓。我花了一些时间,希望追溯他们的另一个声称,就是寻找著名的耶稣母亲马利亚之墓。据说它位于巴基斯坦穆里(Murree)附近的一个山腰上。然而,我却没能够找到。

我在一个特别的穆斯林国家的一个城镇里居住了几年,那里有一支狂热的阿哈默底亚小派别。他们在社会上并没有很大的力量,但他们却能给我们的传教小分队添麻烦。有一次,他们的领导者过来跟我们一位正在学习语言的新传教士谈话。这位宣教士开始并不知道他们的身份,他亲切热情地接待他们,尽量诚实地回答了他们提出的许多问题。事后几天,地方报纸上的一篇文章,控告我们的传教人员是美国中央情报局派来的人。这些阿哈默底亚派客人显然是告密者。

在这座城市里,阿哈默底亚教徒有他们自己的小清真寺,专为他们自己人使用。他们从不与逊尼派人一起参加任何穆斯林仪式。

这个派别的宗教热情让我吃惊不小。他们是些目的高度明确的人,甘愿为了他们的信仰忍受一切,甚至连死亡都不惧怕。实际上,他们好像是越受迫害越兴旺。他们是伊斯兰社会的一员吗?这是整个穆斯林世界持续争论不休的问题。但他们认为自己就是穆斯林,注意到这一点是很重要的。


真诚的你

大使命要求基督徒去造就门徒。再仔细地看这经文,我们就可以看到「去」和「造就门徒」一起组成了我们的宗旨:「走到哪里,门徒造就就到哪里」。

我们在家庭、学校和工作的日常活动中,都要时刻记得与基督有交通。我们就能够让别人看到我们对主耶稣的热爱和服从,而且不管他们对福音的反应怎样,我们都要向众人彰显基督的爱,以此作为我们行事为人的目标。

无论我们到哪里,都应该邀请我们的穆斯林朋友。邀请他们一起野餐,或者参加你孩子学校的演出。如果他们与你有同样的运动爱好,可以邀请他们一起来比赛或者看电视赛况。不要以为为了使你所认识的穆斯林对你印象深刻而需要刻意献一些不实际的殷勤。要真诚,寻找分享你生命的合适方式。

同时,我们要请穆斯林朋友告诉我们关于他们的文化。我们完全可以承认我们的无知,我们向他们提出的问题表明我们的兴趣,通过这些问题,可以建立理解并达成共识。「你出生在哪个城市?你家乡的有什么特色?你那儿的政府会为民众做哪些事情?你是怎样来到这个国家的?这里与你们的文化有哪些不一样?你最想念什么?请谈谈你的家庭。」

穆斯林会更多地谈论他们的家乡的文化,而不是他们的宗教,他们可能把这两者看作是一样的。当我们在了解穆斯林朋友的时候,主耶稣将引导我们如何分享好消息。


更多了解请参阅:
David Zeidan, Sword of Allah: Islamic Fundamentalism from an Evangelical Perspective
(Waynesboro, Ga.: Gabriel Publishing, 2003). www.gabriel-resources.com

尾注:
1. Mishkatul-Misabih, bk. 1, chap. 6, pt. 2.
2. Elizabeth W. Fernea, (Garden City, N.Y.: Anchor, 1965), pp. 242–43.
3. Maurice Gaudefroy-Demombynes, Muslim Institutions, trans. John P. Macgregor (London: George Allen and Unwin, 1950), p. 38.
4. Ibid., p. 39.
5. L. Bevan Jones, The People of the Mosque (Calcutta: Baptist Mission Press, 1932), p. 135.
6. Imam Khomeini, Islam and Revolution: Writings and Declarations of Imam Khomeini, trans. Hamid Algar (Berkeley, Calif.: Mizan, 1980), p. 302.
7. Seyyed Hossein Nasr, Ideals and Realities of Islam (New York: Praeger, 1967), pp. 147–48.
8. Michael Nazir-Ali, Islam: A Christian Perspective
(Exeter: Paternoster, 1983), p. 96.
9. Samuel M. Zwemer, Islam: A Challenge to Faith (New York: Student Volunteer Movement for Foreign Missions, 1907), pp. 150–51.
10. Alfred Guillaume, Islam (Baltimore: Penguin, 1954), pp. 126–27.
11. L. Bevan Jones, Christianity Explained to Muslims (1937; Calcutta: Baptist Mission Press, 1964), p. 169.
12. Kenneth Cragg, Islamic Surveys 3: Counsels in Contemporary Islam (Edinburgh: University Press, 1965), p. 156.
13. Abul Hasan Ali Nadwi, 卡迪安m: A Critical , trans. Zafar Ishaq Anseri (Lahore: Shaikh Muhammad Ashraf, 1965), p. 121.
14. Ibid., pp. 136–37.
15. Ibid., p. 86.
16. “卡迪安—Non-Muslim,” Arabia (June 1984), p. 72.
摘自:Fouad Masri, www.crescentproject.org

坦诚相对:穆斯林统一社会与基督教教会
作者:David W. Shenk

「为什么基督徒不仿效耶稣的做法?」一个穆斯林这样问道。在华盛顿蓝尼罗河饭店,我正与一个亲密的穆斯林朋友一起吃饭的时候,他靠近我,问我这个令人揪心的问题。

他继续缓慢而疑惑地说道:「当我读到福音书的时候,我欣喜若狂。耶稣的生活和教导是如此美妙,真的是非常美妙。但请给我举出一些甘心效仿耶稣的基督徒。」

我们在沉默中喝了一口豆蔻茶,然后他继续说:「我遇到了几个,极少几个人,愿意仿效耶稣。但他们只在他们的私人生活方面效仿他。结果,你们美国社会就变得非常邪恶。在我看来,你们基督徒似乎并不相信耶稣的道是体现于实际生活的。这让我感到非常心痛。」

这些话让我想起了一位熟人和他的一些神职界同事跟阿亚图拉•霍梅尼在1979年圣诞节的一段类似的谈话。这位阿亚图拉恳请这些神职人员更认真地对待耶稣,然后还补充说,如果美国的基督徒真正信耶稣并跟随效仿耶稣,那么美国不公正对待伊朗的悲剧就不会发生。

神学上和实践上的问题

穆斯林社会和基督教教会都是由敬畏真主(安拉)的信徒组成的群体。两者都认为他们在今世收到了来自安拉(真主)的使命。在彼此交锋的时候,都经历了痛苦。实际上,伊斯兰对基督徒作为真主子民的理解和责任是个极大的挑战。对此有以下几个理由。

敬神者穆斯林

伊斯兰是敬神的人发起的后基督教运动。在新约中,敬畏神的外邦人受到赞赏,认为他们是比多神教人更接近真理的人(参见使徒行传10:34-36;13:26)。这些前基督教的敬神者特别能够接受基督教信仰。另一方面,伊斯兰呈现了一个新约中不曾出现的神学问题,这便是后基督教时代的一神论信仰,它诞生于基督教的环境中。
在伊斯兰中,我们可以看到基督教信仰的影子。伊斯兰就像亚流派基督教的一种形式1,但与亚流派不同,伊斯兰超越了教规,抛弃了基督教的见证和圣经的启示,独立门户并繁荣起来了。因而,虽然亚流派最终被扼杀在教会之内,但伊斯兰却作为一项运动超越了教规的束缚,一步步壮大起来。

敞开胸襟的伊斯兰

伊斯兰始于人们对接纳成为神子民的追求。伊斯兰希望吸收一切敬畏安拉(真主)的人,也渴望被一切敬畏安拉(真主)的人所接纳。开始时,是阿拉伯人寻求被人接纳,而现在它反又邀请万族万民都来参与到这种包容的祝福中来。

第七世纪的时候,阿拉伯人的岛屿阿拉伯半岛,大部分被基督教的人包围着。阿拉伯人外围的埃塞俄比亚人、埃及人和叙利亚人都被先进的基督教文化所同化,有了他们本土语言的圣经。异教徒、游牧的阿拉伯人则生活在蒙昧无知(jahiliyyah)当中,这种长期蒙昧状态是因为受到持经的人的排外而造成的。对新生的伊斯兰而言,阿拉伯经书(古兰经)和阿拉伯人的先知宣告了阿拉伯各族现在也可以分享的好消息。伊斯兰的邀请就成了好消息,它邀请万民都来加入这和平的社会,来做真主的子民。穆斯林坚信无论出生在何地的人,一生下来就是穆斯林。这种信念使他们能够广纳信徒,并且憎恶一切排外主义。因此,伊斯兰的宣教成果是无法统计的。所有人生来就是穆斯林;伊斯兰的使命就是邀请人们确认这个事实。

伊斯兰在基督教地区的扩张

伊斯兰宣教早期最快的扩张是发生在基督教社会。在它诞生的第一个世纪里,伊斯兰已经控制了半个基督教世界。在穆斯林政府统治的所有基督教社会里,总有稳定的皈依浪潮从教会转到伊斯兰。政治上的策略,比如一方面给予教会受保护的地位,另一方面则对想要皈依基督教的穆斯林行使各种背教法,两者结合一起,保证了总的皈依趋势总是有利于伊斯兰。在穆斯林政府统治的所有国家里,日益缩小的基督教群体就是典型的例子。穆斯林将他们政治所控制的地区叫作和平之境(Dar al-Islam)。哪里建立了和平之境,哪里的教会就面临着负增长。

伊斯兰声称它是所有真先知所持的信仰

穆斯林认为伊斯兰是人类最初的宗教、中期的宗教也是最后的宗教,是给全人类的慈悯。它是亚当、亚伯拉罕和穆罕默德的信仰。实际上,所有真正的先知都属于穆斯林。所有必然的真理都简要地概括在古兰经里,古兰经成为所有真理的标准。敬畏真主的人听到有人诵读古兰经,都会欣喜地哭泣。在伊斯兰看来,评判一个人是否是信道者,最基本的标准就是看他对古兰经的个人反应,以及对伊斯兰先知的信仰程度。与承认是信徒的人交往时,穆斯林脑海中最首要的问题就是:「你对古兰经和先知的看法如何?」如果对先知和古兰经缺乏完全的信赖,那他的信仰宣言就不是真正发自内心的,与其的对话经常也会随即终止(参看古兰经84:20-25)。

伊斯兰强调真主的独一性

伊斯兰对真主独一性的忠诚,极大地影响着穆斯林对社会的忠诚。信真主唯一性在实际中反映在生活于真主律法之下的社会的统一与和谐当中。Ali Shariati博士(伊朗什叶派思想家,卒于1977)说,信唯一真主就是致力于驱除所有不安定因素。所有形式的不和谐都是以物配主(shirk)。真主要求社会保护群众的信仰,远离以物配主思想的侵害。群众必须受到保护,避免所有的不协调情况的发生,包括因无规则的宗教多元化,或因把生活分为世俗和属灵两方面而产生的社会不稳定。信唯一真主是个人和社会在真主所启示的旨意下整体与和谐的经历和表现。在真主唯一性的框架内,教会的增长,从任何意义上说,都是对统一社会(umma)的完整性和和平之境(Dar al-Islam)政治权威的威胁,通常被看作是不协调因素的制造者,是一种以物配主的表现形式。(注:umma就是穆斯林社会,Dar al-Islam就是穆斯林政治和领土的势力范围)。

对如上简述的伊斯兰的世界观,教会从神学上该做怎样的回应呢?这是个不容回避的问题。有趣的是,当代教会成长的文献大大地倾向于沟通理论和人类学的探讨,而缺乏神学上的思考。在科罗拉多喷泉市的对穆斯林的宣道大会上(1978),十三份基础文件中,只有一份涉及神学问题的深度考查。有七份文件都是有关文化动态学的。人们潜在地认为,伊斯兰反对福音的基本原因是西方文化的影响,也就是说,如果福音以适当的文化形式来包装的话,那神学上的异议就很容易超越。情况果真是那样的吗?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次科罗拉多穆宣大会上,所有的个案研究都来自于接近伊斯兰化的民族。对如何与生活在正统穆斯林政府统治下虔诚的穆斯林分享福音却没有严肃的反思。


穆斯林如何看西方妇女和基督教

当穆斯林妇女拿自己与西方或基督徒妇女作比较时,她们会得出什么样的结论呢?一位黎巴嫩的穆斯林妇女认为:

与穆斯林妇女比较起来,基督徒(西方)妇女更享有优越性。我们没有学校;我们不能上大学;我们找不到工作。所以我们有理由要为之而奋战。相比而言,基督教妇女是生在「天堂」里。她们还有什么要争取的呢?许多西方国家会代表她们讲话,而没有人会代表我们讲话。2

但穆斯林妇女也认为,西方妇女在得到特权的同时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一位阿拉伯妇女这样说到:「西方妇女失去了她们的家庭。当我们围坐 面对西方的文化
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西方妇女就体会不到这种难得的感觉……我们很高兴能给予我们的家庭和家人如此之多。」3

基督教妇女因与西方文化相关而有愧,因西方文化要求有堕胎的权力,可以离婚,政府资助照料小孩,与男人平等,公共衣着和举止不端庄,这使得许多穆斯林妇女不屑于西方的「解放」诱惑。应该承认,在缩小男女差别上,西方妇女获得了许多权利,但在穆斯林妇女的眼里,她们却已经失去了她们的尊严,最终失去的是她们对社会独特有力的贡献。西方一贯认为伊斯兰应该受到鄙视,因为其妇女受到不公正的待遇。穆斯林对西方的这种思维定式感到很无奈。

怎样才能让基督教妇女远离这种西方妇女身份的负面形像呢?作为基督教的妇女,应该与穆斯林妇女建立信任的桥梁,关注穆斯林妇女也关注的事情:家庭在一个不保护家庭的世界的未来。「跟我们聊聊天;看看我们」,一位沙特妇女说,「我们没有太多的权利,这是事实。但我们与你们要应付一样的问题。」4

摘自:Fran Love, www.frontiers.org.

参阅: Leila Ahmed, Women and Gender in Islam (New Haven, Conn.: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92).


穆斯林社会给教会提出的问题

我们犹豫着不敢在神学观或社会观上从事对伊斯兰的探讨,是否因为穆斯林社会向教会所提的问题困扰着我们?然而,如果我们愿意倾听的话,我们可能会通过伊斯兰向我们提出的这些问题发现,我们自己的福音观将会得到净化。在净化的过程中,福音本身不仅对于基督徒,而且对于我们的穆斯林朋友来说,都会变得更加具有吸引力,带来更大的生命改变。

穆斯林社会给教会提出许多尖锐的,令人反思的问题。一个已经在引言里讲过的问题:「你们为什么不效仿耶稣」?换另一种问法就是,「你们信耶稣的人,为何不像耶稣那样生活行动,献身于真主的国呢」?

许多穆斯林怀疑我们其实在实际行动中并不信耶稣。我经常被问及这样一个问题:「一个人怎样才能爱他的仇敌」?我在东非的时候,经常去清真寺听他们的布道。使我吃惊的是,穆斯林布道者经常宣称,伊斯兰是一个有实际作用的信仰,不像基督教,太理想化了。「你为什么不效仿耶稣?」这个问题是穆斯林的一种见证形式,实际上是婉转地邀请你跟随这位注重实效的先知穆罕默德。

然而,这个问题也反映了穆斯林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的信念,即认为生命的每个维度都统一在真主的掌管之下。认识基督徒的穆斯林认为,许多西方基督徒违反了真主的独一性,安逸地将生活分为世俗与神圣、公共与私人、属世与属灵的,因而穆斯林对他们表现出的随意态度,往往感到反感和不安。

耶稣其实也要求我们遵守真主的独一性。实际上,在圣经看来,耶稣就是真主的独一性的完美启示。他是历史上真主的国圆满的体现。在穆斯林看来,按拉(真主)单一不变的旨意奇妙地启示在古兰经里,而圣经的见证却是,永恒的道启示在耶稣里。书(古兰经的指引)与人(耶稣,救世主)之间的分歧问题在伊斯兰和基督教之间导入了一个神学上和实践上的楔子。这个分歧使得伊斯兰更加朝着以律法经典为准绳的社会发展,反之,新约派基督徒则更加趋向于属灵方面。在伊斯兰里,人们极大地关注如何服从编成的经典。然而,在基督徒的经历里,却是受召活在耶稣基督的圣灵里面。

耶稣是主吗?

伊斯兰对基督徒生活和责任的不解,并不一定在于对启示的和平本质有不同的观点。相反,穆斯林社会问我们,为什么我们总是没有完全委身于我们的主及他所启示给我们的和平。耶稣就是真主的国在地上的降临,在他使命的一开始,他就宣称他是将好消息传给穷人的,叫被虏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叫受压制的得自由(路加福音4:16-21)。在他的一生,耶稣启示出这种国度的新秩序,在根本上是通过救赎以及患难与共的爱来实现的,他的十字架受难和复活就是这一切的至高证明。在耶稣里所启示的真主的国,就是全心全意地爱人如爱己,甚至爱你的仇敌。但没有受难,是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的。这就是问题所在。

西方的基督教已经发展成将神学纯粹当作挡箭牌。因为许多基督徒认为,神国的生活只适用于个人生活,不适用于公共生活。我们演变出双重的公民神学,将生活分成属灵生活和世俗生活。耶稣是属灵生活的主而不是世俗生活的主。


伊斯兰的问题其实是个请求,或者邀请,叫基督徒认真看待真主的独一性问题,在生活的每个方面都真正反映出真主的国。伊斯兰经常提出这个问题,纽约联合国的一次穆斯林与基督徒的对话论坛上就说到了这个问题。Ala Eddin Kharafa博士向我们作演说。当时他是北美穆斯林世界联盟的主席,也是该联盟在联合国的代表。他指出该联盟的绝对基本宗旨,就是建立超越民族主义的穆斯林统一社会。他向我们保证说,世界上只有一个穆斯林国家。所有分裂伊斯兰国大统一的民族主义都脱离了伊斯兰的本性。

对穆斯林来讲,各自为政的民族国家还是一个新现象。它是随着西方帝国主义对伊斯兰国家的入侵,以及土耳其革命期间(1924)哈里发政权的颠覆而产生的结果。尽管他们取得了独立,但在许多穆斯林心中仍存在深深的忧虑,因为民族国家代表了一个四分五裂的穆斯林社会。Kharafa博士指出,对穆斯林而言,任何对国家的忠心若取代了对整个信仰社会的效忠都是不对的。什叶派神学家Ali Shariati博士把穆斯林内的国家分裂视为shirk(偶像崇拜)。真主的独一性就是和睦,就是彼此兄弟般互待,就是不被国家主义分割的伊斯兰之境。

不同的价值观
二十世纪初直到第二次世纪大战,在西方殖民统治的穆斯林世界里,百分之九十的穆斯林脑海中都留下不可磨灭的被压迫的烙印。今天,穆斯林世界努力克服的问题,就是如何学到西方的科学技术而不接受西方的哲学思想。西方的文化价值观与伊斯兰的价值观之间的碰撞,刺激穆斯林产生了广泛的不同的反应,从全盘西化到完全抵制,各种反应都有。

Don McCurry, Healing the Broken Family of Abraham: New Life for Muslims (Colorado Springs: Ministry to Muslims, 2001), p. 103. www.mtmsims.org


圣经上的信条也教导说,对国家的忠心不能取代对神国的忠心,当这两者发生冲突时,耶稣的信徒只有唯一的选择,那就是走耶稣的道。正义、和平、正直、帮助贫穷无依无靠者,盛情邀请人得着救赎的生命,分享与真主和全体信众在一起的快乐,这一切都是神国生活的方方面面。耶稣明确宣称,真主的国是超越国界的,号召他的使徒要求真主的国,而不是那些外邦人所求的(路加福音12:30-31)。而且在耶稣被抓的那个晚上,他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争战」(约翰福音18:36)。

伊斯兰恳请基督徒认真考虑真主的独一性的意义,这应该能在基督徒当中重新燃起对真主诚挚的敬虔,使他们活在真主的光芒里,并可以见证这个事实,即真主的意图是「使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里同归于一」(以弗所书1:10)。教会的使命是信实地体现,真主给宇宙的计划已经进入了历史。教会作为最可信的全球性群体,在全世界所有民族国家设有圣会或团契,具有独特的地位来见证,基督正在建造一个被救赎社会,而这个社会是超越民族国家界线的。

教会给穆斯林社会的邀请

虽然基督徒和穆斯林都应该认识到真主的国是独一的,但他们各自对使命,社会和神国本质的理解存在着明显的分歧。为简单明了,我认为这种分歧,其实显露在希吉拉(Hijra)与十字架的对比当中。

希吉拉是指从受苦的麦加逃到得胜的麦地那。当穆罕默德还在麦加的时候,麦地那人就邀请他做他们城市的统领。这次出走就是去接受这个邀请。在麦加,穆罕默德是一个遭受迫害的孤独先知,而到了麦地那,他不仅是位先知还是领导者。在麦加,穆斯林是不完善的,它不是权力的标志。在麦地那,所有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宗教机构,都通过这位先知的领导被带到了真主(安拉)的统治之下。在麦加,先知是他仇敌的口中肉,但在麦地那,他是仇敌的战胜者;穆斯林在军事上的胜利成了真主支持建立穆斯林社会的体现。

希吉拉代表了伊斯兰和基督教之间神学上一条很大的分界线。它反向于六世纪前拿撒勒的耶稣所选择的道路,是一种反方向的神学运动。希吉拉就是肯定安拉(真主)的旨意不受恶人诡计的破害。它是根本拒绝真主用以对待人类的十字架道路。类似于穆罕默德,加利利的信众也给了耶稣政治和经济的手段。加利利人也希望他做这个初始乌玛的统率,他们的乌玛就是一个致力于通过政治力量建立自由和神权统治的社会。但耶稣明确地拒绝了走这条政治领导之路来建立真主的统治。相反地,他从此「定意」向耶路撒冷去,在那里遇上了十字架。他选择牺牲他的生命,表现出完全的无能为力,而不是通过政治或军事手段来保全自己的生命。十字架是真主完全救赎的脆弱性的最高体现。真主是通过救赎的爱来建立他的国。

十字架与希吉拉(出走麦地那)

这是伊斯兰和基督教之间最基本的神学对峙。这种对峙非常深刻,以至于伊斯兰被引诱,进而明确屈服于诱惑,拒绝接受基督十字架受难。对十字架的拒绝不是历史标准的产物,而是神学必然性的产物。

伊斯兰肯定耶稣就是弥赛亚。如果他是弥赛亚,那么他当然不可能被恶人钉死在十字架上。一位亲爱的穆斯林朋友近来说道:「我真的不能接受说耶稣死在了十字架上。一个普通人这样死了还有点道理。十字架对我来说似乎代表了真主(安拉)的软弱。我不能相信真主(安拉)会允许弥赛亚遭这种罪。」

希吉拉和十字架是基本的神学方向,它们明确而含蓄地告诉我们穆斯林社会和基督徒教会对他们自己和他们各自在世界上的使命的理解。举几个例子就足以说明这点。穆斯林社会开始是不完善的,直到它拥有了政治力量才变得完全。教会可能设法用正义的方法来影响政治进程;然而,新约的教会观反对拥有政治组织。穆斯林社会企图通过施行伊斯兰律法来改革社会。新约教会试图通过做社会的酵和光来从内部改造社会。穆斯林社会认为为义受苦是不正常的,是需要纠正的事态。教会则认为为爱受苦是真主救赎万民的根本方式。当教会因爱需要受苦时,它是最忠实的响应者。

然而,没有任何地方教会完全彰显了真主在耶稣里所彰显的爱。教会是被救罪人的一个团契。作为基督徒,我们的见证就是我们是被恕的罪人,我们赞美这宽恕的恩典,即耶稣在十字架上的死成就的恩典,他死的时候还大声疾呼,要宽恕那些处死他的人。对他的十架受死,全人类都有同罪;宽恕的恩典因此也是给所有的人的。

我们必须抵制诱惑,不要成为「伊斯兰化的基督徒」。这两个群体是建立在不同的神学基础之上的。这些根本不同的基础告诉我们,他们对待广泛不同问题有其各自的处理方法,这些问题包括:人权和自由,宗教和国家,对穷人和弱势群体的照料,人类和经济发展,世俗化和对待仇敌的态度,传教和皈依的方式,进步和改变,甚至婚姻和家庭。最重要的是,希吉拉和十字架说出了人类状况的本质,神国的本质,宽恕与救赎的本质。

羔羊的迹象

尽管希吉拉和十字架的方向是相反的,但在伊斯兰精髓里也有十字架的迹象。古兰经说,当亚伯拉罕(易卜拉欣)将要献祭他的儿子,来顺服真主(安拉)的旨意时,真主提供了一个「巨大」的祭品作为替代。亚伯拉罕的儿子因着这个祭品得以从死里被救赎。每年麦加朝觐的时候,所有的朝觐者和全世界的穆斯林,都宰杀动物来献祭,以纪念亚伯拉罕的儿子被别的献祭品替代从而得着救赎。

「你为什么要信弥赛亚?」我问一个以前是穆斯林的基督徒。

他回答说:「一个朋友给了我一本约翰福音。我看到第一章就说耶稣弥赛亚是真主的羔羊。伊斯兰精髓里的一个秘密立即被解开了。我知道,每年朝觐时我们献祭的无数动物,就是指代弥赛亚的一个迹象,他就是给真主的献祭羔羊。」

「谁向你解释这个的?」我问道。

「圣灵﹗」我的朋友回答得干脆有力。

战胜过去

「每当我看到十字架的时候,我就会全身战栗。」这位漂亮的年轻妇女承认说没有什么东西能象这个古老的符号那样令她神经紧张。十字架代表了一切想摧毁她的民族鞑靼人的外来势力。也许这就是因为这个,福音在她的那个俄罗斯城市喀山没有一点起色。

自成吉思汗时代开始,受到外来势力控制的喀山人民,从1552年恐怖的伊凡和他的传教者强迫当地人民皈依基督时起,就一直忍受着公开的伤害。「冬天人们被带到河边,推进一个在冰上开凿的洞里,那些不愿接受洗礼的人就会连同他的孩子一起淹死」,当地的一位穆斯林领导这样讲述道。

「恐怖的伊凡所做的一切都是充满罪恶的,它深深地伤害了鞑靼人的心,在通往耶稣基督的道路上增添了不少障碍」,一位当地穆斯林背景的信徒拉希姆(Rahim)说,「在我叔叔知道我信了耶稣基督的时候,他走进我的房间说,『你是我们民族的叛徒。你要是信了耶稣基督,你就背叛了我们的祖先,我们的宗教,也背叛了我』」。

零散的一些「受洗」了的鞑靼人声称,几世纪前他们的祖先就已经皈依基督了,但他们既不被俄罗斯人所容纳,也不被鞑靼人所接受。他们被认为是背叛了他们的文化,只有自成一族,他们的名字用来当作是咒语。甚至对名义上的穆斯林来说,背叛伊斯兰加入他们都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他们被禁止进入俄国东正教堂。作为一个基督徒的鞑靼人,生活好像天生就伴随着混乱,不知所向,特别是在没有看到任何同路人的时候。拉希姆感觉就是一位先锋,他尝试能让他的民族所理解的、跟随基督的新模式。


摘自:Marti Smith, “The Volga Tatars,” Echo Magazine (winter 1999).

尾注:

1. 亚流派是个异端,是由第四世纪亚力山大城的亚流所创导。他们认为耶稣与真主不同,他是被造物中最完美的一个。
2. Bouthaina Shaaban, Both Right- and Left-Handed: Arab women Talk about Their Lives (Bloomington and Indianapolis: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1991), p. 97.
3. Ibid., p. 113.
4. “Voices from behind the Veil,”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cited 22 December 2001). www.csmonitor.com


多元化的穆斯林:分析报告
作者:Javeed Akhter

伊斯兰的一个主要目标,就是通过真主的同一来成就全人类的统一。人类大统一的首要步骤,就是穆斯林社会(乌玛)的大统一。古兰经清楚明确地训导穆斯林要保持统一:「你们当全体坚持真主的绳索,不要自己分裂」(古兰经6:159)1,「你們當銘記真主所賜你們的恩典,当时,你们原是仇敌,而真主联合你们的心,你们借他的恩典才变成教胞」(古兰经21:92-93)。伊斯兰对于那些破坏穆斯林群体统一,“为教义而分裂成许多宗派”(古兰经23:52-53)的人憎恶至极,毫不含糊。在多种情况下,对先前已经分裂成各宗派的群体的谴责似乎也很严厉(古兰经6:159;21:92-93)。

因此,看到穆斯林社会中的分裂程度,就不免让人感到惊讶与不解。违背有关古兰经和先知穆罕默德圣行的原始宗教观点的非正统派伊斯兰似乎成为了穆斯林世界的主流,而不是个别例外现象。实际上,要找出一个被普遍接受,真正代表古兰经原则的派别是件很难的事情。不过,大部分学者还是勉强承认,占穆斯林总数百分之八十的逊尼派伊斯兰为可鉴定的正统派(当作是正统派)。当前,世界上存在为数众多的伊斯兰和类似伊斯兰的宗派。举个例子,有个非正统宗派却发展成了一个完全崭新的宗教——大同教。伊斯兰由来已久并将持续下去的这种不一致的非正统现象,值得我们仔细研究与分析。

导致伊斯兰出现各宗派和运动的原因

虽然按年代来叙述伊斯兰各种运动和流派是可行的也是有所用处的,但看看它们的起因更有启发性。了解那些导致偏离正统标准的原因,比纯粹地罗列不同的信仰和实践更富有意义。下面的每一个原因都将得到进一步讨论,最后探讨从每个讨论当中得到的教训。
1. 关于继承权方面的政治矛盾:分离派(Khariji)与什叶派。
2. 对「行为自由」和「真主意志」的不同观点:艾什尔里派(Ashari)和穆塔扎里派(Mutazali)
3. 神秘主义的影响:苏非派和拜尔维斯派(Barelvis)。
4.返朴归真运动:瓦哈比派和沙拉菲派(Salafis)。
5. 改革运动:印度赛义德•阿赫默德汗的阿里迦穆斯林大学和埃及穆罕默德•阿卜杜的原始沙拉菲派运动。
6. 超凡领袖的追随者和期盼救世主组织:阿萨辛派(Hashashians)是哈桑萨拉的信徒,阿赫默底亚派是米尔扎•欧拉姆•阿哈默德的信徒;期盼救世主或哈里发的组织团体,如伊斯兰解放党(Hizb ut Tahrir)。
7. 自杀性好战派。
8. 传教者:塔布里派(Tablighis)。
9. 混杂派:卡尔马特派(Qarmatians),一个共产主义信仰的派别;大同教,起源于伊斯兰的一个分支,但现在发展成一个独立的宗教。

关于继承权方面的政治矛盾

穆斯林第一次内战期间的公元669年(伊斯兰历37年,另有史料说是657年),阿里(Ali)和穆阿维叶(Muawiya)在隋芬(Siffin)达成一致,同意通过仲裁的方式来解决继承权的争端。跟随阿里的一群清教徒反对这样做,并分裂出来,形成了伊斯兰历史上第一个非正统教派。他们认为只有真主可以决定继承权的问题。(真主如何来决定,对我来说始终是个迷。)

该派人称为分离者(Kharijis),他们其中的一条信仰就是认为,任何犯了大罪的人实际上已经成了一个背教者,应该受到死刑的惩罚。虽然他们还是忠于他们的信仰,但分离者是顽固不化的独断专行者,是早期伊斯兰大多数暴力的罪魁祸首。他们的后代称为伊巴底斯人(Ibadis),由一位早期领袖阿卜杜拉•本•易巴德(Abudullah bin Ibad)而得此名,他们的思想较为温和。

继承权方面的政治矛盾还导致了阿里党派的形成,即现在什叶派的出现。什叶派占了穆斯林总人数的百分之十到十五。他们认为,他们的宗教领袖或者说伊玛目(Imam)必须是阿里的直系后裔,而且是一贯圣洁的人。伊玛目是宗教指示的唯一来源。什叶派当中还有许多支派。各支派大部分是在一任伊玛目死后,传系链被认为中断的时候产生的,最后一位伊玛目是隐遁起来的,而非死亡。伊朗人(Ithna Asharis,十二伊玛目派,十二人派)认为传系链是在第十二伊玛目的时候终止的。另一方面,伊斯玛仪派(Ismailis)则认为,到第七位伊玛目的时候传系链就结束了。 伊斯玛仪派将数字七视为神圣数字,并指出天有七重,头有七孔,知识有七层次,大先知有七位,世界每七千年转一个轮回。
什叶派哲学非常强调千禧年观念(信仰千禧年的到来),等候那位「隐遁的伊玛目」的再临。伊玛目不在时,他的代理人,例如阿亚图拉,就有绝对的权柄。在伊玛目侯赛因(阿里的儿子,先知穆罕默德的孙子)和他的追随者被屠杀于卡尔巴拉之
后,什叶派产生了狂热的殉教主义热潮。每年伊斯兰历第一个月的第十天就是这次被杀事件的纪念
日。

 

「行为自由」与「真主意志」

瓦绥勒•伊本•阿塔(Wasil ibn Ata)跟他的著名的导师哈桑•巴士里(Hasan al-Basari)决裂以后,创立了穆塔扎里(Mutazalite)运动。Mutazila的词根Italaza就是退教的意思。问题的焦点是,一个犯了大罪的穆斯林,该怎样给他定位。他是否,如哈利吉派所声称,是位背教者,应该被处死呢,还是如巴士里所教导的,仅仅是个伪善者呢?瓦绥勒•伊本•阿塔则认为,犯大罪者的地位介于这两者之间。

穆塔扎里派本质上是理性主义者,认为人有自由意志。他们声称,古兰经是「时代创造的产物,不是真主自存的话语」。他们的思想受希腊哲学的影响很大,主张应用理性的推理来解决所有的问题。他们在公元844年(A.H. 212年),哈里发马蒙在位时期盛极一时,并开始迫害别的宗派。下一任哈里发上台后,反过来对他们严加迫害,该任哈里发统治期间艾什尔里派稳住了势力。
穆塔扎里派信徒的艾什尔里(al-Ashari)创导了反扎里派运动,该运动以他的名字命名。这个派别主张「人没有能力控制他的意志,但能控制他的责任,即使这种责任是出自真主的意志」。著名的尼扎米亚学院(Nizamiyah School)就是在那时候建立的,以传播艾什尔里的观点。艾什尔里派关于人的自由意志观点,至今在伊斯兰世界里仍然很盛行。

神秘主义影响

苏非主义是对伊斯兰正统刻板的仪式主义的一种反抗运动。它注入了很重的神秘主义气氛,被广泛接受为是伊斯兰的「内在奥妙」。苏非派信徒在实践修行中提倡禁欲苦行,他们的话语都是非常委婉隐蔽的。在苏非派演讲中,经常会用到葡萄园与爱的比喻。纪念真主,进入入迷状态的齐克尔(Dhikr)仪式是他们很重要的修行部分。南亚、中亚和伊朗分布着许多苏非教团。大部分苏非派教团隶属于逊尼派。有些苏非派的做法似乎受到波斯的萨满教和印度的印度教影响。在印度次大陆,拜尔维斯派信徒遵从了许多苏非派的宗教修行,包括使用音乐和老师代祷。


暴力的升级

历来就一起和平共处的人们,怎么突然就会用暴力相对呢?无论是因为生活在压迫性政府的统治下,或少数群体觉得那些当权者不了解他们的需要,还是多数族裔把他们的问题归咎于少数族裔,他们走向暴力冲突的步骤却是一样的。1
1. 人们对一个外部群体总是持有成见。
2. 对那个外部群体长期加以口头的抱怨。
3. 对外部群体的歧视日益严重。
4. 因为经济剥夺或其他压迫,内部群体经受着社会压力。
5. 受到压迫的人们开始不信任理性的方式能解决他们的问题了。非理性的解释和解决手段变得越来越有吸引力。
6. 不满者纠结成了反抗组织。
7. 个人从组织中获得了勇气,组织怂恿他们的暴力冲动。
8. 冲突事件发生:微不足道的挑衅都会引起暴力的爆发。
9. 暴民心态克服了个人不情愿参与暴力的心理,使破坏性活动得以持续。

1776年以前,当英格兰控制美国的殖民地时,大部分殖民地居民并不想反抗乔治王。但许多次向乔治王要求公平待遇的请愿被置之不理之后,那些有革命野心的人用激进的言辞吸引了一大帮的追随者。这最终导致了独立宣言的发表和美国革命战争的爆发。与独立战争不同,恐怖主义(它是对非武装人员的攻击)是一种不可饶恕的暴力形式。然而,感到绝望的人们又必须采取行动来保护他们自己,我们不能为对那些穷苦受压迫的人缺乏同情而辩解。

1 Nabeel T. Jabbour, “Islamic Fundamentalism: Implications for Mission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Frontier Missions, 11, no. 2 (April 1994), p. 85; adapted from Gordon Allport’s classic analysis on prejudice: Gordon Allport, The Nature of Prejudice (New York: Doubleday Anchor Book, 1958), pp. 56–58.

摘自:Encountering the World of Islam


在清真寺做礼拜

返朴归真运动

形成于二百多年前的瓦哈比教派,抵制先知穆罕默德年历第三世纪之后伊斯兰出现的一切革新。瓦哈比派反对圣徒崇拜,并且相信人类的一切活动都有天命安排。他们遵循严格的伊斯兰教法解释,非常不能容忍苏非主义和革新的思想。维持瓦哈比派思想继续盛行的一个主要原因是沙特皇室的保护:瓦哈比主义是沙特阿拉伯的官方信仰。瓦哈比派严格拘泥教义的一个例子,就是否认妇女有权驾驶汽车,因为要「保护她们的尊贵」。印度次大陆的德奥班德运动(Deobandi)其实是瓦哈比主义的一个打了折扣的翻版。

沙拉菲改革运动是在二十世纪初发起的,它的目标是追求向前发展,废弃因循守旧的思想,提倡教义解释学的方法论(ijtihadi)。参见下文暴力产生过程的第五点。

象穆斯林兄弟会那样的许多政治上敏感的运动,都是把返朴归真当作他们的动力。这些运动的根本理念认为,要摆脱当前穆斯林群体的衰落,其出路就是回到其原始状态中去。

改革运动

其他一些改革家认为,穆斯林的复兴可以走现代化的道路,在旧原则的基础上为新问题找到创新性的解决办法。(ijtihad)

赛义德•阿赫默德•汗(Sayyid Ahmad Khan),也就是人们熟知的赛义德爵士,他创建了阿里迦穆斯林大学,目的是把西方的教育带给穆斯林。他的一生也遭受了许多骂名,但他还是个相当成功的人。在这个大学刚建立的时候,巴基斯坦许多统治层的精英们都是阿里迦大学的毕业生。

另一位重要的改革家穆罕默德•阿卜杜(Mohammad Abduh)和他的弟子拉西德•里达(Rashid Rida)在埃及发动了沙拉菲运动。他们说古兰经关于人类制度的经文, 反映的是先知的思想,而不是真主的话语。沙拉菲运动现在已经演变成瓦哈比主义的翻版了。

还有许许多多的改革家,如什叶派传统的阿里•沙里亚提(Ali Shariati);能言善讲但文笔欠佳的贾玛鲁丁•阿富汗尼(Jamaluddin Afgahani);巴基斯坦伊斯兰思想的学者,在芝加哥大学完成其大量工作的法扎卢尔•拉赫曼(Fazlur Rahman);还有居住加利福尼亚的当今学者卡莱德•阿卜•法德勒(Khaled Abu Fadl)。然而,这些改革家一直没能够掀起大众化全民参与的改革运动,其影响力只限于少数的穆斯林。

超凡领袖的追随者和期盼救世主组织

阿萨辛派(Assassins,「大麻吸食者」)是哈桑萨拉的信徒。这个教派有很深的什叶派伊斯兰伊斯玛仪派的烙印。活跃于1112年(伊斯兰历480),据说他们会至死不渝地跟随他们的领袖,听从领袖的指示。传说他们在执行暗杀任务或自杀袭击的时候会服食大麻,并且视死如归, 毫不踌躇。这些故事大部分似乎是不断受到这个派别肆无忌惮攻击的十字军编造出来的。阿萨辛派的幸存者被称为科贾人(khojas),他们的领袖是阿迦汗(Aga Khan)。他们应该被称为是一个准伊斯兰的宗派。

米尔扎•欧拉姆•阿哈默德(卒于1908年)以改革家开始。后来他在不同的时期为自己标榜了许多名号,包括说自己是先知,是伊斯兰的马赫迪,是被应许的基督徒的弥赛亚和印度教的克利须那神。阿哈默底亚运动基本上是一种个人崇拜,后来又分裂成卡迪安(Qadiyani)派和拉赫里(Lahori)派。巴基斯坦国已经宣布它为非伊斯兰组织。然而,南非的法庭却成功地对此提出反对。正如早先的巴哈教派那样,阿哈默底亚派很可能宣布自己是一个独立的宗教。

伊斯兰解放党是一个相对较新的组织,其主要目标是建立哈里发的统治,把哈里发当作穆斯林的救主。他们认为, 所有穆斯林应该统一团结成一个单一的, 由伊斯兰律法来管理的伊斯兰国家。任何不受伊斯兰律法管治的人不是被当作是背教者(faslq)就是当作非信士(Kafir)。他们的经济体制要求国家收入从多方面收集,包括通过战争获得战利品(maal-e-ghanimat)。在俄罗斯的「斯坦人」当中, 它是一个重要的也是主要的和平抵抗运动。在美国和西方,伊斯兰解放党规模不大, 但也有一帮不可小看的追随者,他们扰乱他们所认为是伪善者的其他派别和组织的集会的策略是众所周知的。

自杀性好战分子

伊斯兰反对自杀的态度是很清楚的,它是无条件地拒绝自杀。这种拒绝是基于相信生命是来自真主的神圣礼物,即使到了死亡边缘的那一刻,人都不应该擅自结束它。伊斯兰对杀戮甚至伤害无辜者的行为, 同样也是明确禁止的:

除因复仇或平乱外,凡枉杀一人的,如杀众人;凡救活一人的,如救活众人。(古兰经5:32)

所以,最令人吃惊的是,二十一世纪的今天, 还能看到穆斯林好战分子采用自杀式袭击来为反压迫而战。他们反抗压迫的愿望是可以理解的,他们面对伪善冷酷的野蛮行径时所感受的无能为力和耻辱也是可以理解的。然而,利用自杀式袭击,加之还造成许多无辜生命的死亡,却是难以理解的。
这些组织认为,他们所攻击的目标群体或国家, 就是那些在地球上制造混乱(fasad)的人,他们以此来证明他们对军队和平民的袭击是正当的行为。有位学者在引述巴勒斯坦平民的死亡人数(其中包括大量被害儿童)时说,在以色列国内搞自杀式袭击是合理的,但在以色列之外并不合理。自杀式袭击者视自己是为崇高事业而牺牲的殉道士,并认为自己的自杀行为是大公无私的创举。他们似乎拒绝使用许多其它能够带来政治和经济改变的非暴力手段。他们忘却了先知穆罕默德从未派遣任何人执行自杀使命。伊斯兰以勇敢和殉教为荣。然而,先知穆罕默德总是为出去争战的人祈求平安归来。

什么是吉哈德(圣战)?

在阿拉伯语中,「jihad」(吉哈德)的意思是挣扎,奋斗,尽力,或是战斗,取哪个意思要看其上下文。原始的宗教意思就是「与某人邪恶的心理倾向作斗争」或是「让不信教者皈依的努力1」。自从穆罕默德时代开始,穆斯林就一直尽力于推进伊斯兰社会,叫所有民族都皈依伊斯兰(服从真主)。

你们应当为真主(的道)而真实地奋斗 … 你们当谨守拜功,完纳天课,信托真主。(古兰经22:78)

信士,只是确信真主和使者,然后没有怀疑,能以自己的财产和生命为主道而奋斗的人;这等人,确是诚实的。(古兰经49:15)

尽管大众媒体经常把「吉哈德」说成是「圣战」,但只是在过去五十年间有一个非常小的穆斯林派别在他们的领域之外使用暴力和恐怖来对付穆斯林和非穆斯林, 从而使吉哈德的意义变了味。「为了使他们对同样信奉伊斯兰的穆斯林的侵犯合理化,极端分子就给他们扣上非信士的帽子,说他们不拥护和执行伊斯兰的一个特殊解释」2。大部分穆斯林认为战争是用于防御和保护伊斯兰的。

你们当为主道而抵抗进攻你们的人,你们不要过份,因为真主必定不喜爱过份者。你们在那里发现他们,就在那里杀戮他们;并将他们逐出境外,犹如他们从前驱逐你们一样,迫害是比杀戮更残酷的。(古兰经2:190-191)

当禁月逝去的时候,你们在哪里发现以物配主者,就在那里杀戮他们,俘虏他们,围攻他们,在各个要隘侦候他们。如果他们悔过自新,谨守拜功,完纳天课,你们就放走他们。真主确是至赦的,确是至慈的。(古兰经9:5)

当抵抗不信真主和末日,不遵真主及其使者的戒律,不奉真教的人,即曾受天经的人,你们要与他们战斗,直到他们依照自己的能力,规规矩矩地交纳丁税。(古兰经9:29)

死于圣战中的穆斯林就得到了被救赎的保票,并且可以立即进入天堂(乐园)。这些殉教士不需要等到末日那天, 听判他们的善功是否重于他们的恶行。

为主道而阵亡者,真主绝不枉费他们的善功,他要引导他们,并改善他们的状况,且使他们入乐园——他已为他们说明那乐园了。(古兰经47:4-6)


1. John L. Esposito, ed., Oxford Dictionary of Islam,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3), pp. 159–60.
2. 同上., p. 160.

摘自:《走进伊斯兰世界》



伊斯兰传教者

排在麦加朝觐之后的穆斯林第二大圣会, 是塔布里•扎马特(Tablighi Jamaat)信徒的集会。创立于十九世纪中叶的印度,旨在向北印的新穆斯林宣教讲道的扎马特组织,变得十分受欢迎,声称已有信众数百万。塔布里派遵循的是一套简易但难度高非常结构化的惯例。他们非常讲究如何穿着、饮食、睡觉和怎样跟人交往。他们的纲领有六大步骤,包括做信仰见证(kalimah),按规定仪式做礼拜(salat),学习知识念赞真主(ilm-o-zikr),社会行为要求尊重所有的穆斯林(ikram-e-muslimeen),真诚的举意(ikhlas-e-niyyat),为真主留时间(tafriq-e-waqt)。这最后一点要求, 信徒得抽出几天到几个星期的时间, 成群结队地出去,向其他穆斯林传教,同时也更新他们自己的信仰。如果有消息说塔布里•扎马特的人正在访问当地的伊斯兰寺院,那一点也不奇怪,传教队的领头人在礼拜之后还会开布道会。

杂门杂派

穆斯林历史上有许多不同的运动派别,比如卡尔马特派就是一个共产主义宗派。为了加入这个组织, 就必须拿出你的财产和妻子, 与大家共享。他们被指控偷走了克尔白天房的圣黑石(al-Harjar al-Aswad),并把它藏匿了二十年,这使他们声名狼藉。

伊斯兰影响了许多当地的一些其他宗教和传统,激起了印度教的一神论运动的火花。然而,一个新的宗教大同教(也称巴布教), 也是从伊斯兰中产生出来的。大同教的非凡的创始人赛义德•阿里•穆罕默德(卒于1850年), 是一个有穆斯林背景的人。后来他声称自己是真理的门(Baab),神圣的真理是通过这扇门来启示出来的。在不同时期,他还称自己就是马赫迪,是佛教徒的弥勒(Maitrya),是拜火教的沙伯郎(Shah Behram)。


学到的教训

回顾一下这林林总总的教派, 给我们的印象是,尽管有些运动确实有些离谱,但大多数还是可以理解的,是一个社会群体成长的结果。它们是宗教多样性的表现,是宗教对话辩论的产物,是受伊斯兰传播过程中接触到的信仰和传统所影响的结果。对于偏离标准教义的容忍度之如此地狭隘,这也是很惊人的。非正统派别所遭受的迫害程度, 有时是极度残忍的。在许多情况下,这种迫害驱使了非正统派别完全与主流脱离,形成不同的教派,甚至是演变出一个新的宗教。很显然,如果占优势的正统派当时能够有点宽容和同情,就应该可以阻止这些大部分教派的出现,至少可以调整驾驭它们。

有关继承权的政治矛盾

政治矛盾是可以通过双方的妥协让步来化解的,因为政治本身就是一门妥协的艺术。什叶派和逊尼派的不和可以说是个历史的偶然,这么说不无道理。这两派之间有许多方面是共同的。难就难在注重这些共同点,达到团结一致。

政治纷争不仅仅是个历史现象, 今天的穆斯林世界仍有许多政治矛盾。值得指出的是,代议制国家是最能处理政治纠纷的。

概念上的差异

任何大宗教团体都肯定会出现真诚的概念上的争论。导致了许多纠纷,有时甚至是流血的是因不能容忍别人的观点。如果培养了如何尊重善意的不同意见这门简单的艺术,那么很多这样的纠纷就都可以避免。事实证明,真诚的观点上的差异, 对于任何一个社会群体的成长都是有益的。如我们讲过的那样,关键是有异议但不要有敌意。这是穆斯林应该学习的宝贵教训,不但要从早期先知穆罕默德的同伴对待伦理的不同观点中学习,还要从尊重不同观点的现行的西方文化中学习。穆斯林对非穆斯林显示出的容忍度, 大于他们彼此之间的容忍度,这真是一件真正自相矛盾的事情。

神秘主义影响

苏非主义思想是伊斯兰在南亚和中亚大部分地区传播的工具。它还是伊斯兰在美国和西方传播的重要媒介。它继续给予数百万的人精神上的安慰。它对伊斯兰的贡献是巨大的,显然成为了伊斯兰的一部分。

然而,值得一提的是,诗人兼哲学家的穆罕默德•伊克巴尔(Muhammad Iqbal)认为, 苏非主义是带坏了穆斯林的一个主要弱点。许多正统派穆斯林都赞同这一观点。虽然如此,苏非派还是应该被接受为伊斯兰的主流。苏非派信徒在所有清真寺里都应该觉得舒畅. 在星期五的聚礼上, 他们的领头人也应该与其他人一样有机会上讲台。苏非派人往往不大容忍瓦哈比和沙拉菲教派。他们应该认真审视一下自己受印度教和萨满教很深影响的宗教仪式,还应该重新审议一下关于代祷和自我毁灭的教义。

返朴归真运动

很容易理解返朴归真运动的演变过程。其是对于伊斯兰随着时间而发生的改变的一种反应,也是对伊斯兰辉煌过去的一种渴望。如果它们能够调整他们的极端主义思想,他们就能在伊斯兰社会的进化中扮演一个健康的角色。苏非派和沙拉菲派的分裂就是今天穆斯林摩擦的一个主要方面。


改革运动

虽然现代化的运动完全反对瓦哈比-沙拉菲运动,但它的目标同是改革穆斯林社会,恢复其元气。他们改革伊斯兰的方式, 完全不同于瓦哈比派。他们利用创新的方法或独立的推理法(ijtihadi),跟瓦哈比-沙拉菲派的照搬照抄(不加质疑模仿前例)的方法完全相对。现代主义的方法为重新激发穆斯林的活力提供了最好的机会。然而,现代主义学者们在将其推动为平民化的全民运动方面做得相当不成功,很大程度上仍然停留于精英阶层。如果他们能够孕育一场平民化的大众运动, 或创建自己的教学制度,那将极大地有益于伊斯兰和穆斯林。

超凡领袖的追随者

只要周围有容易上当的、幼稚的人存在,超凡领袖们就能为他们自行其事的意识形态找到充分的理由。而且,许多穆斯林希望寻找到一位超凡的领袖,比如哈里发,来做他们的救主。这些自封超凡的领袖们和各宗派, 正是利用了这个普通大众的渴望心理,以达到他们对追随者任意控制的目的。因此,对付它的唯一解药, 就是在普通大众当中增加教育水平,提高他们的思想觉悟。正统的主流派应该保持与这些外围集团的交流,而不是花费精力进行徒劳无功的对峙。我们越是抵制这些集团,它就越有可能完全与我们对立。

自杀性好战分子

自杀性好战分子产生于年轻人当中,他们对全世界穆斯林的压迫者充满了极端的愤怒。伊斯兰这个非暴力的宗教出现了暴力的信徒, 真是个时代的错乱。他们的自杀性使命是对他们所遭受的不公正的一种反应,而不是一种被接受了的神学或哲学产物。在国内和国际关系上恢复公平公正的「游戏规则」, 将大大地消灭自杀使命的动机。

传教主义者

一些有形式的传教活动是任何宗教都不可避免的一部分。这种派别的聪明领导人, 可以有机会将其巨大的精力用到实际的善行上去,比如为无家可归者建房子,使文盲接受教育,并供给食物和住处。
结论

穆斯林的教育和觉悟水平是否会最终达到可以避免宗派分裂发生的程度呢?答案还未为可知。然而,911事件之后, 穆斯林无法继续分裂。

在穆斯林当中消除不统一和异端的温和派运动产生的最好机会还是在西方。西方的穆斯林所受的教育水平要高于任何其他以穆斯林为主国家的穆斯林。他们可以自由地接触各种出版物和不同的见解。这使得他们可以亲自检验不同的意识形态,不必经过过滤。而大多数穆斯林国家呈现的就是经过过滤的意识形态,不是带着偏见,或者需要经过国家的审查,就是受到社会群体的知识压迫。西方的穆斯林同样受当地言论自由,为他人的观点辩护的传统的影响。一个标新立异的人在西方通常是可以被包容的,有时甚至还很受欢迎,而不是被挤压排斥。

异端问题的解决不仅仅在于态度的改变。一个模范的穆斯林国家,应该是能体现公义和多元化的,经济上是比较成功的,在世界事务中是有尊严和影响力的,并且能够在伊斯兰原则(Shuracracy)的基础上实行民主,这样一种模范国家的出现才是穆斯林当中许多极端主义倾向的最佳良药。穆斯林可以朝这种成功的榜样看齐,也就可能不再试图复制过去。

支配西方政治文化的、极度自我为中心的,马基雅维利主义的世界观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吗?有没有一个穆斯林国家会克服其内部的挑战,作为今天穆斯林的榜样而出现呢?答案还尚未可知。目前,唯一符合这个角色的候选国家就是马来西亚。在现代主义穆斯林领导下的土耳其,而不是在现行思想狭隘的、世俗军队统治下的土耳其,将来也有可能担当起这个角色。

在穆斯林完成古兰经训令,实现全人类统一之前,很显然,实现穆斯林社会(乌玛)的大统一是第一步要做的事情。

 


问题讨论

1. 这十几个世纪以来,伊斯兰是如何变化的?它又是如何保持本色的?它曾面临的独特的挑战是什么?

2. 时过境迁,基督教是如何调整以适应时空的变化?它是否需要更多地改变一点,为了在全世界传播繁殖,亦或是需要更少的改变,为了保持其纯正性和统一性?

3. 穆斯林怎样看待基督教内部的许多支派?我们怎样才能促进基督教的统一,而不陷入教条主义?请看歌罗西书1:9-14和3:12-17。

第1页 共3页

联系我们:

你的邮箱:
QQ号码:
我们想听到你的经历和问题:
Captcha
请输入验证码:

关注天经微博

回族祷告指南

daogao zhi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