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确据

isoa6这是我的故事。但这不只是我的故事,这是上帝赐给我恩惠的故事:是他怎样爱我、向我显明他的救恩的故事。让我从头开始讲起。

寻求确据(In Search Of Assurance)

isoa1

凯·楷·阿拉维 牧师
(Rev. K. K. Alavi)

  “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翰福音3:16)

  这是我的故事。但这不只是我的故事,这是上帝赐给我恩惠的故事:是他怎样爱我、向我显明他的救恩的故事。让我从头开始讲起。

  我的童年

  isoa2

我出生在礼拜五,那是一九五一年的七月十五号。我的父亲是一个小村子的穆拉(穆斯林宗教领袖),这村子坐落在印度南部凯腊拉省的切鲁卡奴,村里每一个人都尊敬我们的家庭,因为,我们严谨地过着敬虔的生活。我父亲特别的责任是将阿拉伯文的古兰经读给我们的穆斯林邻居听,但他也没有忘记教导他自己的孩子。

  我仍记得我们在晚祷后坐在我父亲他自己的膝盖上,听他诵读古兰经,跟他学习的情景。每一天生活的开始和结束,都是阅读古兰经和祷告。这严格的训戒影响了我们全家的生活。

  五岁时,我到附近的马加撒(穆斯林宗教学校)去学习阿拉伯文,以使我能够阅读古兰经。我们也学普通的课程。当我长到十岁大的时候,我上了离家不远在蔻塔卡的学校,在那儿我读了一年半。然而,在那儿,我没能完成我的学业,原因会在下文中讲清。

  重大的一天

  一个礼拜六,是考拉卡的市场日,我正和我的朋友们一起放学回家。这时,我们看见一大群人聚集在市场上,就走上前去,原来是一群基督徒在那里。他们正在向众人讲述他们的信心──从耶稣而来的新生命的故事。他们也分售基督教书籍。开始,我们笑这些基督徒,取笑他们。尽管如此,我们还是从他们手里买了两本书来。我的这本题为“帕克的心”,我朋友买的那本叫做“救恩之路”。在回家的路上,我们谈论这些书籍和基督徒。我朋友撕了他的书,我却将我的留下了,尽管我看不起基督徒。我回到家后,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坐下,开始读起这本“帕克的心”来。书中有着有趣的交谈,是一个基督徒和一个孩子之间的交谈。我读着这书,奇怪这书中所讲到的耶稣,是否就是我所知道的先知尔撒。在我心里,我明白这本书中的耶稣与古兰经中的先知尔撒不同。我读的这本书中,耶稣能够赦免罪,而且耶稣这样完全的赦免,改变了书中讲到的这个孩子,这使得我爱起耶稣来。

  当我读到这孩子灵里的状况时,我感到那基督徒也正在对我的心说话。事实上,我意识到我心里的境况比这书中少年的还糟。我怎样才能从这灵里的疾病中得着解脱呢?这书提供了治疗的方法。我却拒绝了它,因为我所受的教育告诉我,唯有安拉赦免罪,不是耶稣──一个先知。

  然而,无论如何,我无法使自己的心思离开这书中强有力的论证。因为认识到自己是有罪的,我变得不舒服起来。如果我死了,死后会怎么样呢?我不能逃避死亡和末日审判。我下决心要找出更多有关耶稣的东西,藉着这书中所提供的函授课程信息,我能够得到所需的帮助。

  进一步学习

isoa3


函授中心很快就寄来了教程。但不幸的是,邮递员将它送给了我的叔叔,让他转交给我。我叔叔打开了它,发现是有关基督教的材料。第二天他就把教材拿给我的父亲和其他的叔叔们看,于是,他们决定,要在我开始这个函授课程之前就结束它!

  那同一天的晚上,我放学回家,我父亲就把我绑在走廊的柱子上,用杖打我,直打到我疲软无力。第二天早晨,他却叫了我去,慈爱地对我说:“我们穆斯林不能读这样的书,这是被禁止的,特别是基督教书籍。由于他们的书是这样的吸引人,如果我们拿来读,我们也会成为基督徒的。若是那样,我们的家庭会怎么样呢?那会毁了我们的生活。我们的社会会弃绝我们,那对伊斯兰来说可是个咒诅啊。”于是,我答应我父亲我不再读这样的书了。


  我撕了这书,烧了它,一边还责备自己为什么没有像我朋友那样早这么做。从那时起,我成了个虔诚的穆斯林,每日诵经祷告。然而,尽管岁月流逝,每每想到这书,想到我自己心灵的状况,我就没有平安。每晚,我重复诵读古兰经时,我怎么也不能忘记“耶稣”这个名字。因此,我决定要探究古兰经中和其它穆斯林书籍中有关耶稣的一切。我懂得阿拉伯文不多,但我靠着我的朋友──约孰夫·摩拉维的帮助,坚持探究不息。我朋友是我家附近一所阿拉伯学校的穆斯林教师,也是我们家的好朋友。我发现在古兰经或在哈第斯或穆斯林的传统中,尔撒都有着非常重要的位子。对我来说,在古兰经中,他的位置甚至比我的先知穆罕默德更为重要。不久,我的教师和我的家庭都开始怀疑起我对于尔撒的研究兴趣来。他们温和的劝戒我应当把注意力集中在穆罕默德身上。可我仍旧奇怪些古兰经中的文段,似乎是与耶稣有关的,讲到他奇妙的出生和他奇妙的作为。

  “(并且记住)当天使说到:噢,马利亚!看哪!安拉给你大好的信息,从他有一话语赐给你,他的名叫弥赛亚,耶稣,是马利亚的儿子,在今世和来世显明,是靠近(安拉)的。

  他将在摇篮里对人类说话,以他人的样式对人类说话,他是全然公义的。

  她答到:我的主!我还没有出嫁,怎么可能有孩子呢?他说:安拉照他的旨意行创造。他若命令一事,只需对它说:有!就有了。

  而且,他将教他经文和智慧,律法书和福音书。

  还将使他成为以色列子孙的信使,(说):看哪!从你的主那里,我来给你一个记号。看哪!我用泥土给你塑一只鸟,我要吹气在它里面,它就成为鸟,由安拉所为。我要医治生来瞎眼的,和麻疯病人,我要使死人复活,由安拉所许可。我要宣告,你当吃什么,你当储蓄什么在仓里。看哪!如果能成为相信的人,这对你来说确实是个个奇迹。

  (我来)是要确定在我之前的旧约,使其中一些对你们来说原是禁止的,成为合法。我从神那里带给你一个记号,使你对安拉尽责,又听从我。”(3:45-50)

  我还注意到古兰经特别提到讨拉(圣经旧约)和尹支力(圣经新约),敦促我相信它们,因为它们是“引导和光亮”(05:46)。另一段经文更是特别经常地进入我的心里:

  “如果你(穆罕默德)怀疑我们所启示给你的,那么,你就当去请教那些读圣经的人……”(10:94)

  当我读这段经文时,我记起了基督徒和他们的书。对伊斯兰来说,基督徒也就是读圣书的人们。如果古兰经都鼓励穆罕默德为自己的疑问去向基督徒们请教,那么,为什么我不能这么做呢?然而,要接近基督徒对我来说很不容易。我与他们很少有接触,况且,我的家庭也不同意!


  离我家不远有个基督教教会医院。一天,朋友阿布杜拉和我决定悄悄地去那里。当我们到达医院时,医院的药剂师昆宇坤宇,和善地带我们去见传道人。我们年纪轻,又紧张,不知道该盼些什么。但是,传道人友好地问候我们,使我们感到轻松了许多。

  讨论了一会儿之后,传道人建议我们参加主日学,并且带我们去了基督教阅览室。在那儿,我们遇到了阅览室的工作人员。后来,他成了我们最亲近的朋友和忠诚的兄弟,在许多困难的时候帮助了我们。他帮助我开始了以约翰福音为基础的函授课程。阿布杜拉和我参加了几个礼拜的主日学,我们的父母不曾知道。有时候,我的朋友好心地给我公共汽车票;有时,我们步行五英里。一次,偶然地,我们的邻居逮着了我们,他们问阿布杜拉,又揍他,直到他最终吐露出了我们的秘密行动。第二天晚上,当我放学回来时,我看到我母亲和我的妹妹在哭,因为她们知道我父亲已经准备了什么在等着我。我一进们,我父亲就出现了,他大声叫喊着。他抓住我,把我绑了起来,又推我靠在墻上,打我,打得我在地上滚,又把鲜辣椒粉往我脸上和眼睛里撒,一面使劲地问我,为什么我要读基督教书籍?为什么我要和基督徒有联系?我母亲晕了过去。过了一会儿,邻家妇女和我嫂嫂帮着我,让我去水槽洗涤。

  第二天早晨,我父亲叫了我去,要我重申伊斯兰信条:“除了真主没有别的神,穆罕默德是先知。”他带我通篇诵读。然后,他警告我,基督教有关耶稣基督的教训是错误的,神圣的新约圣经是不可靠的,和基督徒的败坏生活。他要我嫂嫂去烧了我的基督教圣经,她照作了。所有这一切,大大地影响了我,我痛苦地大叫,我心里没有了平安,为我失去了本可从福音书来更多了解耶稣的机会,为我的基督徒朋友们所遭受的损失。

  当我再去到我烧了“帕克的心”的地方时,我只有后悔自己烧了这书。我回忆这书中的对话,同样的压力再次向我心头袭来,要我面对:书中那少年罪蒙赦免的喜乐经历,和压在我心上沉重的罪担。作为穆斯林,我得知我们必须为自己的罪承担责任;没有人能够担负其他人的罪担(古兰经6:165)那么,耶稣怎么可能饶恕人呢?无论如何,我向神祷告,祈求进一步的带领。

  对自己有罪的认识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一直搅扰着我的心。两个礼拜后,我再次强烈的感到要去见我的基督徒朋友。我必须和他们讲述我的

困难和疑惑。传道人鼓励了我,并且,回答了我有关基督教信仰与实践的问题。他的回答,大多使我满意,因为他也知道古兰经及穆斯林宗教。

  我回来时,带回了整本的福音书,是我的朋友给我的。尽管我非常高兴拥有这本福音书,可我害怕家里人会看到它。因此,我将这本新约圣经放在一个塑料袋里,把它藏在了树林里的一块石头下面。我常常去树林读这圣经,特别是约翰福音。有一段经文,是耶稣的话语,给了我安慰:

  “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你们信神,也当信我。”(约翰福音14:1)

  “也当信我”,那时,这话在我心里留下了很深的印像。尽管我在担心,在心里作难,但这圣经的话语安慰了我。

  下一个礼拜天,当我去上主日学时,我注意到我的叔叔也在同一辆公共汽车上。我战兢地想到,如果我叔叔向我父亲告发我,我父亲将会怎么对待我。尽管如此,我还是参加了主日学,且有时间和那传道人在一起。在我遇到我的基督徒新朋友之前,我对基督教有很强烈的反对情绪,因为,我听到的净是有关他们不好的传闻。然而,当我自己观察传道人的品格,他的生活方式,和他对穆斯林的态度,我知道,我所听到的那些对基督徒的诽谤完全不能用在他身上。这使我思想,他的爱心是否比穆斯林的更大呢?比之我们的先知给我们所做的,弥赛亚耶稣是否给他做了更多更多?我为自己所持有的从穆斯林而来的观念所糊涂了,在穆斯林的信仰中,如果其他的人,包括基督徒,若相信耶稣是弥赛亚,就是不信的人,是为神所弃绝的。古兰经中说:

  “他们确实不相信,竟这样说:看哪!马利亚的儿子是弥赛亚,是神。弥赛亚自己说:噢,以免列的子孙啊,当敬拜真神,我的主和你们的主。看哪!无论谁自称是与安拉同等的,不得进天堂,他的住处是在火里。因为作恶的没有帮助者。

  他们确实是不信,竟说:看哪!安拉是三个中之第三,除了唯一的神之外没有别神。如果他们不停止这样说,痛苦的地狱会落在他们这些不信的人身上。”(05:72,73)。

  我还记得,我曾以为,因为我是个穆斯林,是已经将自己奉献给了神的,我以为自己比基督徒更神圣。但是,随着我对自己的罪性的更多的认识,我深深认识到,像那位传道人那样的人,才是真正把自己奉献给了神的人,因为他的品格为此作了证明。我能说的就是,他的爱是从基督耶稣那里来的。正如那本“帕克的心”中所写的。

  耶稣的爱,就像磁石在吸引着我。我思想,如果耶稣也是我的主人,我会怎样地爱他!然而,当甘愿成为一个基督徒的意念在我心中交错时

,我却拒绝它,就像拒绝从撒旦而来的坏思想一样——因为我是个穆斯林。

  从学校回来时,我心里害怕极了,准备接受父亲会给我的任何一切。但是,两天过去了,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到了第三天,我从学校回家时,父亲捉住了我,将我扔进树丛里。然后,他抓起一根棍子就重重地打我,打得我几乎死去。我母亲跑来救我,但是,连她也遭了打。唯有神的恩典,使我康复了。我不得不再次承认穆斯林信条,答应我父亲不再与基督接触。我这样做是否仅仅为了不再遭毒打!

  我的朋友阿布杜拉将这消息传遍了整个地区,使我的生活变得很难。人们嘲笑我,大叫我的名字,甚至向我扔石块。在放学回家路上,他们大声喊叫:“这是个被诅咒的人”,“看哪,这来了个马太,一个拿撒勒人(基督徒)!”甚至我的亲戚、朋友和老师也残酷地对待我。我困惑了,感到灰心、孤独,更是委屈。这段时期中,神圣的福音书成了我忠实的伴侣。每次,我一有机会,就去树林里读福音书,学习神的话语。

  当我秘密地读福音书时,那个压力重新在我心头产生。很清楚地,在根本点上,真正的福音不同于我自己的伊斯兰信仰。这对一个穆斯林来说有多困惑啊,然而,耶稣的话语又是多么耐人寻味,使人深受启发。耶稣说:

  “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翰福音14:6)


  “认识你独一的真神,并且认识你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这就是永生。”(约翰福音17:3)

  “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赐他们权柄,作神的儿女。”(约翰福音1:12)

  “人若爱我,就必遵守我的道,我父也必爱他,并且我们要到他那里去,与他同住。”(约翰福音14:23)

  没有人为我解释这些经文的意义,然而,我继续灵求神的引导。

  慈绳爱索

  我身体上的疼痛和创伤痊愈了,然而,基督徒之爱所产生的印记和那本书所产生的影响却留下了。我感到里面有力量催我去重叙这友谊,就决定再去见我的朋友们。我出去的时候,亲戚和邻居看到了我,我感到害怕。事实上,我决定了离开那地方。我到了传道人的家,就把我的因难告诉了他。我将我的创疤给他看,请他帮助我去慕守,我已婚的姐姐的住处。我姐姐爱护我,她和她丈夫会让我呆在那里的。然而,传道人却建议我回家。他告诉我,以后,等我长大了,我可以离开。在那个时候来到之前,我应该安静地呆在家里,在信心和爱心中成长,影响我的家庭和朋友。他说,神会作我的救赎主、我的保护者和朋友。那时,我正上七年级。

  由于那是个夜晚,我很害怕,就请求让我留在基督徒阅览室里过夜。我又与我的朋友乔治在那儿呆了一天。从我们地区来了一些人,他们知道我在那里,就带着警察来捉我。他们要我的朋友把我交出来,甚至指控我的朋友绑架我。他回答到:“阿拉维是自己要呆在这里的。你们可以带走他,但是不许再打他。”这时,有几个穆斯林过来,帮他们的基督徒阅览室朋友的忙,因此,穆斯林和穆斯林自己吵了起来。他们正热闹地争论着,我就从后门跑了出去穿过空地,跳进一条水渠里,装作是在洗澡。

  不一会儿,几个穆斯林过来找着了我。他们把我带到穆斯林阅览室里,这阅览室叫做“马批拉·那都”,在那里,他们问我问题,向我大声叫喊,恶待我。这同时,我母亲一直在我亲戚的家里找我。就在那时,我姐夫找到了我,救了我。我们一到家,我父亲就叫我妹妹去把我的叔叔们找来。这时,一群人已经聚集在了我家的门前。

  大家都到齐后,我父亲就问每一个人,“我们当怎样对待阿拉维?我们已经尽力要他远离基督徒。我们还能作什么?”长叔要我父亲割我的

喉咙杀死我,二叔果断地作了同的回应,第三个则有不同的主意,他建议让我饿死。如果他们像长叔所说的那样杀死我,全家就会进监狱。这时,我母亲叫到:“先杀了我再杀我的儿子!”这使我痛哭来。我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对待我,我无法描述当时心里的痛苦与惧怕。我的一个叔叔毒打我,直到我父亲制止了他。我父亲将我的双手绑在背后,我就这样呆了三个礼拜。他命令家人每天只给我一顿饭,但当他不在时,我母亲就给我食物吃。

  一天,我父亲和他的弟弟带着一个铁匠回家来。我叔叔要我在我父亲面前再次承认穆斯林信条。但是,这些话却不能从我的口里出来。我的母亲,姐妹,和其他人都对着我大叫,叫我诵读它,但是,我仍旧不能。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不能说。最后,我父亲叫那铁匠在的的腿上上了两条铁链,并上了锁。我被这样锁了六个礼拜。我先前的朋友阿布杜拉来看我,就是撕了他的书的那位,他问我为什么成了这样子。他知道,是因为那本书!我没有回答他,但是,尽管我被锁链,我却记得圣经福音书中的话语:

  “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你们信神,也当信我。”(约翰福音14:1)

  “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翰福音8:32)

  我看着我的锁链,难道我记忆起耶稣的这些话语是在自嘲?也许正是这样艰难的处境,使我们最能够经历从耶稣而来的安慰。耶稣与我非常接近,甚至比我在树林里读圣经福音书的时候更亲近。

  上帝拯救了我

  六个礼拜之后,我逃了出来,我母亲的堂兄帮助了我。一天,没人在家的时候,他打开了锁链。从那时起,我得着了自由,因为没有人再想给我上锁链了。事实上,我的家人和亲戚也开始好待我。有两个礼拜我呆在家里。然而,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生活在这样的家庭和社会之中,它们在我的心里造成的恐惧远比平安更多。我决心要离开。

  一天,午饭后,我看着我母亲的脸,我眼里充满了泪水——因为我母亲并不知道我的打算。那是我向我的家告别的时候。我告诉我母亲,我要去洗澡,就离开了屋子。愿上帝饶恕我所说的这个和其它的谎言,我永不该说谎!我步行了大约十英里,到了一个叫做提如尔的火车站,上了去凯里卡特城的火车,这城有三十英里远。在那儿,我想要找工作。至少,我找到了一个在咖啡馆里的工作。但是,我的生活仍旧非常不安定。

  后来,我获悉在我被拘禁的时期里,我的基督徒朋友也分享了我的苦难。他们为我祷告,试着想方设法,要帮励我,但却是不能。同时,穆斯林宗教头人命令众人远离基督教教会区域,并要他们的孩子离开那里的护士学校。我的朋友们也遭人连着名字漫骂。医院不得不在每个入口安置守卫,免得闲人进入。穆斯林只被允许进基督教医院的门诊部,只为看病。然而,不久,情势转为正常了。另一个大嗓门的叫到,“让我们停止找基督徒的麻烦吧,多注意些安拉的工作!”此后几个礼拜,麻烦止住了。


  咖啡馆的主人是个穆斯林,他不喜欢我参加的另一个圣经函授课程。我继续在咖啡馆工作了五个月。然后,我离开了凯里卡特,到我那住在慕守的姐姐家去。在那里,我写了封信给我的朋友乔治,他把我的消息也传给我其他的朋友。这是他们第一次获悉,神已经救我脱离了锁链。在信的结尾我这样写上,“我一切都好。我在继续用主祷文做祷告。”

  在慕守与我的姐夫一起工作了一年之后,又在凯里卡特郊外的一个商店工作了一年,这之后,我返回了自己的家乡,又见到了我的朋友和其他的朋友。见到我,他们都很高兴。我没能见到那个传道人,因为他返回了他的祖国。从那里,我又折回去慕守,我的姐夫曾雇用我在他的旅店里工作。通过他的介绍,我得到了一份在邮政局作学徒的工作,是在电报部作线务员。但是,不幸再次向我袭击,由于肾部的毛病,迫使我放弃了这个工作。

  我决定返回马拉巴接受治养。这时,我的朋友正在教会医院工作。他帮助我作了病况检察。那位传道人现在又返回了印度,他很高兴见到我,询问了我所发生的一切,问及我被捆锁的时候以及后来的流动生涯。他告诉我,许多人都一直在为我祷告。然后,他又给我介绍了另一个传道人,他对治疗我的疾病能够有帮助。我真高兴与这位新朋友相识。后来,他成了我灵命上的父亲,他的妻子成了我属基督之生命的母亲。由于这位传道人和一个医生的帮助,使得我能够上凡罗尔的基督徒医学院附属医院去接受治疗。

  从医院回来之后,我参加了印度挨家挨户十字军,那是在慕守,一直有三个月。就这样,我发送福音单张,和人们分享有关基督耶稣的好信息。然而,当我姐姐和姐夫知道了这事,他们很生气,禁止我再上他们的家去。于是,这位好心的传道人为我找了个地方,让我和一个基督教牧师的家庭住在一起,这牧师和他的家人住在宫达鲁匹特。与他们相处是一段美好的经历,并且,我得着机

会学习了四个月的基督教教义课程。这之后,我参加了一个与印度福音路得宗一起协办的书籍流动车项目,花了一年的时间在印度南方不同的地区发送基督教书籍。就这样,神引导我进入了他的事工之中。

  我迫切地希望能够更详细地学习圣经,因此,1970年六月起,我在协和神学院学习了一年的圣经课程,那是在纳格尔蔻。我记得,我为自己能有机会参加这一圣经学习课程,曾是多么兴奋。在学院的图书馆里,我也发现了许多好书,论到伊斯兰教,这些好书帮助我澄清了许多疑问。

  找到亮光

  现在,在学院里,我能够学习,我专心致志于基督本身、在他的工作上。我在基督里成长的信心中,在增长的圣经知识中,重又研究古兰经中有关基督的说法。

  我主要的疑问是有关耶稣的无罪性,和他饶恕世人罪过的权柄。在耶稣的无罪性和古兰经中所记载的其他先知的罪过之间,要避免对比是很困难的。在古兰经中,特别论到穆罕默德,说:

  “安拉饶恕你过去和后来的罪过,他完全赐福给你,引导你走正路。”(48:2)(参40:55;47:1

9)

  没有负担的灵魂才能担当他人的重担。(35:18)那么,穆罕默德和其他先知又怎么能够担当别人的重担呢?

  但是,古兰经引用天使加百列的话,来讲说马利亚的儿子:

  “他说,我只是你主的信使,要赐你一个完美无缺的儿子。”(19:19)

  这事实,也有哈第斯的说法作支持:“人类的每个婴孩都被撒旦的指头所碰过,除了马利亚和她的

儿子以外。”

  圣经新约清楚指明了耶稣的纯洁性和无罪性。“你们中间谁能指证我有罪呢?我既然将真理告诉你们,为什么不信我呢?”(约翰福音08:46)

  圣经新约还继续讲述耶稣基督除去了我们的罪:

  “凡犯罪的就是违背律法;违背律法,就是罪。你们知道主曾显现,是要除掉人的罪,在他并没有罪。”(约翰一书3:4,5)

  是否因为耶稣自己的灵魂没有负担,所以他能够背负他人的重担呢?尽管古兰经宣报耶稣是纯洁的,却不曾为神为何要赐给马利亚一个完美无缺的儿子提供任何线索。

  进一步地说,古兰经对耶稣所持的态度不同与对其他先知和使徒所持的态度。耶稣被描述为神的话语和从神而来的灵:

  “噢,读圣经的人们!也不要不顾及安拉保护的真实。弥赛亚耶稣,马利亚的儿子,只是安拉的信徒,和他的话语,传报给马利亚的,是从他而来的灵。因此,相信安拉和他的使者的和不说‘三’——停止!这对你来说更好!——安拉是唯一的一

位神……”(4:171)

  天使加百列也对马利亚说下面的话语:

  “……他说:就这样。你的主说:对我来说很容易:我们可以使他成为对人类的启示和由我们而出的怜悯,这是预定的事。”(19:21,参21:91)

  关于耶稣,无论古兰经说了些什么,至少说明了耶稣是独一无二的:他作为神的话语和从神而来的灵,启示神;他的创造性行动,他的医治的能力,他的从死里复活(3:49);他的升天和他现今在天上的事实。

  通过进一步的研究、学习,我还明白了圣经中“神的儿子”这一词条的重要意义与古兰经中“神的儿子”这一词条的理解有多么的不同。古兰经中否认在物质意味上的,神生的、或从神生出。在此意义上,圣经也没有用这样的词条。然而,最终,我接受了:耶稣应被称为“神的儿子”(正如圣经所解释的这一词条的意义),在属灵的意义上,同样的,也在此意义上,他被称为神的话语。在此,我再次感谢,古兰经竟不自觉地作了我完全理解圣经中“神的儿子”这一词条重大意义的桥梁,这一词条仅能用在耶稣身上。

  无疑,在苏拉·乌·尼撒的基础上,穆斯林已经拒绝了圣经所记叙的耶稣的死亡,复活和升天:

  “因为他们说:我们杀了弥赛亚耶稣,马利亚的儿子,安拉的使者——他们杀了他虽然不是不钉十字架,而是事实向他们显明如此;看哪!那些不同意此事的人是在怀疑之中;他们无知无识,只是捕风捉影;他们不确定是否杀了他……”(0

4:157

159)

  当然,另外的地方,古兰经也涉及到了耶稣的死。但是,穆斯林评注者对这些有关的经文提供了互相矛盾的观点。下面是一些重要的文段,由匹兄特豪所译:

  “平安覆庇我出生之日,和我死亡之日,和我复活的那日。”(19:33)

  “记得安拉说:噢,耶稣!看哪!我正聚集你,使你升回归我,我正洁净那些不信你的,把那些跟从你的置于不信你的之上,直到复活那日。于是,你将完全回返于我,我将在你们中间作判断,一如你所区别的。”(03:55)

  “我只对他们说,你命令我,敬拜安拉,我的主,他是你的主。我住在他们中间,我是他们的一个见证,你带着我,你是他们的看顾者。你是万事物的见证。”(5:17)

  但是,关于“我正聚集你”(3:55)和“你带着我”(5:117),匹克特豪的翻译正确吗?


  一些受人尊敬的穆斯林评注者将这动词译为“使之死亡”,指明耶稣的死是在他升天之前。

  无论怎样,关于耶稣死亡的时间,地点和环境,圣经的记载没有给予任何多种解释的余地。耶稣曾经被钉在十字架上,曾经死亡,曾被埋葬。他被钉十字架是在耶路撒冷城外;是彼拉多在犹大地作巡捕的时候所发生的。这些都是历史的事实。圣经再三以明确的语言讲到耶稣的死亡。圣经也同样清晰、明确地叙述了从耶稣的死亡、到他从死里复活、到他升天的一切,也同样清晰明确地讲述了耶稣生命中这三个大伟大事件意义所在。

  这样,在圣经新约所叙的基督生平的光亮之中,古兰经中的这些段落和其它的一些段落,对我来说就变得清晰了。关于耶稣的与神同在,这些段落不仅给出了特别的启示,而且确定地指出了神差遣耶稣——他的话语和仆人来到这罪恶的世上的特别目的。我再次想起了那本书册“帕克的心”。我得出结论:唯独通过耶稣,通过耶稣在十字架上的死亡,和耶稣从死里复活,神向所有的疑惑也一个一个地都被清除了。

  然而,有一个问题仍然困窘在我心里:关于穆罕默德,到底是什么?照古兰经的说法,耶稣预言了他的出世?

  “马利亚的儿子耶稣说:噢,以色列的子孙啊!看哪!我是安拉差给你们的信使,坚立在我之前的律法书所启示的,引进在我之后传好信息的信使,名叫赞美者。然而,他已经来到他们中间,带着清晰的明证,他们说:这简直不可思议。”(61:1)

  阿拉伯语中“赞美者”是“阿罕默德”,与穆罕默德有着相同的词根的意义。难道这段话不是在说耶

稣预言了穆罕默德的出世?那可是我所受教的教育和所相信的。

  我考查圣经,要明白关穆罕默德,圣经说了些什么,但是,我没有能找到。我问我的老师们同样的问题,他们也说圣经里面没有。但是,当我考究穆斯林有关古兰经的评注时,却发现那里节录了一些圣经经文来支持穆斯林对苏拉61:6节的理解。主要的圣经经文是:

  “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赐给你们一位保惠师,叫他永远与你们同在。”(约翰福音14:16)

  在希腊语中,“保惠师”一词用的是“派冉克勒透丝(Parakletos)”,(希腊语是圣经新约的原用

语)穆斯林评注者却说,希腊文原来用的词是“泼瑞克鲁丝(Periklutos)”,意思是“赞美者”,是基督徒用“派冉克勒透丝(Parakletos)”取代了“泼瑞克鲁透丝(Periklutos)”,挪去了涉及先知穆罕默德的话语。

  我不懂希腊语,由于当时对我来说,仍旧很难于弃对穆罕默德的信仰,我真的感到作难了。当时,穆罕默德在我心中,仍有着重要的地位,我发现自己很难放弃对他作为先知的信仰。我为这些词,询问了希腊文教授。他回答说,在约翰福音的希腊文本中,没有“泼瑞克鲁透丝(Periklutos)”这个词。然后,他又清楚地讲解了原文圣经中的词,派冉克勒透丝(Parakletos),和耶稣的应许(约翰福音14:16)怎样由圣灵的降临(圣经.新约.使徒行传2:1

11)应验了,这圣灵总是住在神的子民中间,作神的子民的保惠师和引导者。

  我将这问题放在神的面前,求他给我清楚的理解能力。一晚,我祷告之后上床休息,却不能入睡。我听到有声音,或感到,就像听到一样,在说:“起来,读!”我以为这只不过是我的想像。但我一再地听到他。我就起来,打开了我的圣经。我数次读到约翰福音14:15

17节中的话语:

  

isoa5

“你们若爱我,就必遵守我的命令。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赐给你们一位保惠师,叫他永远与你们同在

,就是真理的圣灵,乃世人不能接受的,因为不见他,也不认识他;你们却认识他,因他常常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

  我读着这些经文,许多问题涌上我的心头。我不禁问自己:你可在古兰经和哈第斯里读到穆罕默德是真理的灵,他总与你同在,作你的保惠师,世人不见他,也不认识他,或者,说,他是住在你里面的?于是,我认识到,这些话语不含有任何对将出世的先知的预言,也不可能应用在任何人的身上。还有,我记起约翰福音中的这段预言,应验在了使徒行传2:1

11节的记载上,应验在了那些最初相信耶稣基督的信徒的生命之中。现在,我明白了这个伟大的真理。耶稣所应许的保惠师是圣灵,是永生神的永久的灵,而不是天使加百列。


  后来,我在自己的生命中,也经历了圣灵的大能。通过他,我来就基督耶稣。荣耀归与天父:耶和华我们的真神!阿门。

  

我继续仔细地、全神贯注地阅读圣经。在圣经中,我找到了如此珍贵的一切,是我从来不曾梦想过的——圣经有着大能,向那些真正寻求神的启示和引导的人说话。圣经也向我显示出我真实的自我,我的罪性和负罪的心灵,也向我显明我灵里的眼睛曾是瞎的。这一切,使得我带着我的众罪和所有的问题,奉弥赛亚耶稣的名来到神面前。他来到这世上寻找我!他为我的罪受死,并且复活了;他升天,而且他会再来。我真正信服了:圣经确实是神的话语。

  圣经为曾经困忧我的问题带来了答案,这活水能够满足我的灵。在我以往的信仰经历中从未发现过的东西,我现在发现了。我越来越相信,圣经是耶稣的事工和教训的忠实地、准确地记录,耶稣——这神之永恒话语的奥秘,成了人的样式,来到我们人世间。现在我真正信服了这真理:他曾经死亡,复活了,已升天,并且他还要再来。这真理,在我未曾明白之前甚至恨恶过。可现今我真正信服了,明白了这些事实。圣经载着神之大能救赎世人的信息,载着他对我和所有人的爱,这大好的信息带给我们平安。神的大爱明亮地聚焦在了耶稣的身上,他为世上罪人经受死亡,并且复活了,例如保罗,回应了耶稣的救恩,成了他的使徒,他在圣经新约中告诉我们:

  “我当日所领受又传给你们的,第一,就是基督照经所说,为我们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圣经所说,第三天复活了,并且显给矶法看,然后显给十二使徒看。”(哥林多前书15:3,4)


  无疑,许多穆斯林朋友还会继续认为圣经是不可靠的,是古兰经所废止的。

  然而,让他——特别是,如果他意识到神圣洁和自己的罪——那就让他对其信息作认真的思考吧。就像我所经历一样,由他自己来作结论吧。


重大的决定  

 
 1970年7月19日,我向弥赛亚耶稣献上了自己。我向救主耶稣承认我的众罪和疑惑,通过受洗礼与他相连,进到他饶恕的爱中,我的整个身体都震颤了,我能够感到神的能力进到我里面。我从跪下的双膝站起来的时候,已是一个蒙改变了的人,我的灵里满了平安,喜乐在我心中满溢,并且,在我里面有了得救的确据。直至今日,我仍然拥有这同样的喜乐,这同样的希望,和这同样的确据。尽管我无法解释它,在我心里却是确信,我所有的罪都已经由耶稣的宝血净了。我已经得着了能力,在神的爱中有了新的生命,主耶稣基督亲自掌管着我的心灵。

  在他的事工中

  不久,机会来了,是与一个叫作OM(Operation Mobilization)的组织一同工作。这给了我机会,去到印度的不同地方传讲基督耶稣的福音,我继续这工作大约有两年之久。这期间,我学到了更多作基督耶稣的跟从者的意义。我很感谢主耶稣,也感OM的朋友们,是他们给了我机会,使我能够与他们一起工作。在困难的时候,他们帮助了我。后来,我又回到了协和圣经学院学习,并在1975年完成了我的神学学业。

  我现在关心的是将福音、将神的光亮带给我自己的百姓,无论他们在哪里,特别是在我自己的地方。愿他们也来接受耶稣基督的邀请,他将这邀请给了所有的人,愿人人都能知道上帝伟大的救恩。

 isoa6

 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翰福音14:6)

  “认识你独一的真神,并且认识你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这就是永生。”(约翰福音17:3)

  耶稣又对众人说:“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约翰福音8:12)

  结论:

  我已经接受耶稣基督作我个人的救主。他已经将我的生命改变成了一个真正幸福的生命,一个充了喜乐、平安和希望的生命。我软弱,他加力量给我。作为永活的上主,他来到我的生命中,使我的生命有了新的目标,并且应许我将来在天家会享永生,永无止境。我知道我已属于神天上的家庭。我相信大卫——伟大的先知和君王所说的:“我父母离弃我,耶和华必收留我。”(诗篇27:10)

  在我所遇到的一切困难、疑惑和试探中,仰望耶稣的面光,使我足能胜过。在我孤单、疲倦、失望的时候,我为神的恩典赞美耶稣。

  耶稣说:不是你们拣选了我,是我拣选了你们;并且分派你们去结果子,叫你们的果子长存,使你们奉我的名,无论求什么,他就赐给你们。我这样吩咐你们,是要叫你们彼此相爱。(约翰福音15:16)

  我不曾拣选他,但他拣选了我。通过他,帕克的故事成了我——凯·楷·阿拉维的故事。荣耀归与至高真神,直到永永远远。阿门!

来源于:www.ysljdj.com

联系我们:

你的邮箱:
QQ号码:
我们想听到你的经历和问题:
Captcha
请输入验证码:

关注天经微博

回族祷告指南

daogao zhi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