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穆斯林皈依者

xintu今天,那些在穆斯林中间作工的人都有一种共识,会竭力避免让穆斯林皈依者抛弃自己的文化, 并且要避免企图把他们西化,而且他们应该在伊斯兰的背景下履行他们对耶稣的信仰,要么就组成一个分开但却依照传统伊斯兰方式进行礼拜的 团体,要么就继续留在他们自己的清真寺和社会裡,以更直接的伊斯兰方式来表达他们对耶稣的信仰。

1. 穆斯林应该完全与伊斯兰决裂吗?

我在基督教会中处理伊斯兰皈依者这个问题时有点惊恐和有所保留。这是因为那些有伊斯兰基础的 皈依者在宗教和文化上都要面对着相当多的困难,而在穆斯林中间的基督教宣教士,都经验过要帮助皈依 者适应自己新找到的信仰及基督教会的困难。

  对于那些在穆斯林中间作工的基督徒来说,也许没有比照顾新皈依者更令人困惑和难以解决的事 情了。 (韩瑞屈, 「身心疲惫的皈依者」 ,穆斯林世界,卷十八,246页)

  这种困难来自许多不同方面。一方面,穆斯林皈依者,特别是在穆斯林佔主导地位的国家,会遭 到来自他家人的反对,还可能遭到他团体的排斥,把他赶到社会的边缘;他更有可能失去就业的机会,甚 至会因为他叛教而遭受致命的处罚,就是被处死。(在本书的姊妹篇中,我已经针对背叛伊斯兰的结果这 个主题进行了全面的论述,因此,我在这裡就不再重复了,读者可参考前面写的那本书。) 另一方面, 皈依者总是沉缅于伊斯兰的文化中,成为基督徒后没有必要希望或企图抛弃自己的传统。基督教总是希望 成为一个在任何文化背景下都能够表达它自己的世界性信仰。但不幸的是,基督教已经成为西方文化的代 名词;今天,对许多人来说,皈依基督教就好像要适应西方的生活方式。这只会令问题恶化,因为事实上 伊斯兰的宗教和文化相当纠缠不清,两者有时很难区分。

  今天,那些在穆斯林中间作工的人都有一种共识,会竭力避免让穆斯林皈依者抛弃自己的文化, 并且要避免企图把他们西化然而,近几十年来,这个值得讚扬的目标促使基督徒普遍相信应该完全允许 穆斯林皈依者继续留在他们自己的社会和团体中,并保留他们在全球穆斯林 ummah 乌玛 中的位置。甚至 有人提出他们根本不应该称为基督徒,而应该称为 「信耶稣的穆斯林」 或 「尔撒的信徒」 ,而且他们 应该在伊斯兰的背景下履行他们对耶稣的信仰,要么就组成一个分开但却依照传统伊斯兰方式进行礼拜的 团体,要么就继续留在他们自己的清真寺和社会裡,以更直接的伊斯兰方式来表达他们对耶稣的信仰。

  不管怎样,这些观点都有助于分析这个难题 - 怎样带领穆斯林归向基督,同时又不使他在文化上 迷失自己。从一开始,我就必须承认这个问题根本不可能有非常容易的解决办法,而且我非常同情那些正 努力解决这些问题的人。因此我继续讨论下去的时候,要很谨慎和有所保留。然而,我确信圣经提供了某 些我们应该遵循的指导方针,因为今天传播的许多理论,有作出妥协的极大危险,似乎会把我们从一个极 端走到另一个极端。我将首先阐述我认为甚么是我们可以采取的唯一安全和正确的立场,然后我会尽力分 析我们在实践中遇到的困难,并提出一些意见和建议。

  我仍然相信,那些相信耶稣基督作他们的主和救赎主并仰望祂得着永生的穆斯林,必须脱离伊斯兰 ,并且成为与基督的宇宙教会联合在一起的基督徒。我认为这是我们在任何情况下都没有资格妥协的一个 理想。就算是在伊斯兰作工的伟大使徒撒母耳池维谋,在他那个时代,当他听到有人首次提出非常类似我 刚才所提到的那些建议时,就坚持他的立场,严厉地反对它们。以下是他引用一位美国教授的话来详细说 明这种新的处理方式:

  「这种方法不要求穆斯林慕道者抛弃他与穆斯林的社区关係,而是劝告他继续生活在穆斯林的团体 中,这位年轻的皈依者会在那个社会裡跟随耶稣的道路 … 他们的论点是,我们会拥有一个真正本土化的 穆斯林基督教神学、和一个真正本土化的穆斯林基督教组织」 。 (池维谋, 「福音工作的动力」 ,穆斯林世界,卷三十一,110,111页)

  池维谋只用了一个字来总结他对这个观点的直接反应 - 「不」 。他表示他本人反对任何必然会导 致宗教混合的传道形式,他同时也提醒他的读者,耶稣呼召跟随祂的人做得人的渔夫;他说:

  我们若在他们自己的环境中喂养这些飢饿的鱼时放弃使用所有的钓钩和渔网,就不会有很大的进展 … 除非我们要求穆斯林的慕道者作出一个乾净利落的决定,结束他的过去,在基督裡接受一种新的生活 方式,否则的话,我们就真的待他不公道了。宽敞的道路并不是福音的道路。(池维谋, 「福音工作的 动力」 ,穆斯林世界,卷三十一,111,112页)

  最后那句简短的话,我相信是我们探讨整个主题至少必须依据的基础。我们真正打算尽量避免扰乱 穆斯林皈依者的文化和传统到甚么程度呢?我们又打算尽力使这条耶稣曾经说过将是艰难且崎岖的道路( 马太福音7:14) 变得平坦到甚么程度呢?西方国家在二十世纪晚期得到了两百年以来不断进展的工业革 命和文明进步带来的所有好处。它们带给我们的一个好处是迄今为止前所未前的舒适程度。不但如此,西 方的基督徒也是过着令人迷惑的安逸和舒适的生活。在欧洲、北美以及其他西方国家 / 基督教世界其它 地区绝大多数的基督徒都过着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舒适生活。电热器、电热毯、汽车、普遍的财富、太阳 能热水器、空调、医学专门技术和它之可以现成应用、钻井技术、精密复杂的卫生设施、加工过的食品、 保险、製冷技术、电视、电热炉和飞机的出现 - 我们还可以列出更多 - 所有这些都保护我们在各方面免 受几乎每一种天灾人祸的衝击。这些东西不只大量存在于我们的家中,而且它们也存在于那些我们为了「 神的荣耀」 而不计成本建造起来的华丽建筑物中 - 我们喜欢称之为教堂。

  受苦、迫害、贫困、被拒绝、赤身露体、飢饿等诸如此类的观念,与二十世纪我们为自己如此忙碌 才建立起来的舒适和安逸的生活完全对立,并且似乎有很大的距离。结果今天甚至流行宣讲神乐意赐给我们 这些东西 - 健康、财富和幸福,而生病和苦难几乎被等同犯了罪或者代表了不蒙神喜悦。值得注意的并非 在于出现了这种教导,而是这种教导相当的普遍,而且从未遭到人们的非议。这事展现了我们的病状 - 我 们全都变得软弱了,我们喜爱舒适,逃避为福音忍受所有的迫害、苦难和艰难。我们失去了我们蒙召的异象 ,同时也忽略了从伊斯兰悔改归主的含义。

  新约圣经的呼召显然包括了家人的敌对和个人受逼迫的可能性。 「人的仇敌就是自己家裡的人」 。 「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 … 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我们不可以企图为着自己或他人生活上的便 利而违背了这个呼召的本质。使徒时代的教会已经埋在地下的墓穴裡了。付出高昂的代价永远都是作基督门 徒的特有成份。( Cragg ,尖塔的呼声,345页)

  穆斯林永远都需要为了他们相信耶稣而付出代价,而那些企图带领穆斯林归向基督的人所付出的代 价与穆斯林改变信仰所付出的代价可能是相同的。然而我们在耶稣自己身上看到了一个美好的榜样,因着祂 的受苦和死亡,使我们得以活过来。使徒保罗可以如此自信地说:「你们该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样」 (哥林多前书11:1) ,他经常提到他为了福音所遭受的艰难。他在写给哥林多教会的信中说: 「直到如 今,我们还是又饥又渴、又赤身露体、又挨打、又没有一定的住处」(哥林多前书4:11) ;他在第二封信 中又补充说他经常 「受劳碌、受困苦、多次不得睡;又飢又渴、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体。」 (哥 林多后书11:27)就像耶稣受苦并非为了自己的缘故,而是为了使其他人可以得救一样,保罗也以同样的方 式提到了他的苦难:

  「所以,我为选民凡事忍耐,叫他们也可以得着那在基督耶稣裡的救恩,和永远的荣耀。」 (提 摩太后书2:10)

  我们必须为使穆斯林归向基督而准备忍受许多苦难,而且也必须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耐心和坚毅为 他们树立榜样。我们也必须鼓励他们完全委身于基督并脱离伊斯兰,大胆地宣称忠于基督和祂的教会。如果 这样会带来许多损失、艰难和困苦的话,那就让它来好了。那些真正跟从耶稣的人要走这条道路。

  「因为你们蒙恩,不但得以信服基督,并要为他受苦。你们的争战,就与你们在我身上从前所看见 、现在所听见的一样。」 (腓立比书1:29,30)

  教会歷来最伟大的宣教士保罗这样问世人: 「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甚么相干呢?」 (哥林多后书6 :15) 许多有幸向穆斯林传福音的人都一致认为穆斯林皈依者必须脱离伊斯兰并加入基督教会。其中有一 位根据他的经歷这么说:

  值得注意的是,我发现许多接受基督信仰的人起初都热心努力与他们自己的家人一起生活在穆斯林 的环境下。但是我注意到每一次都是不可能的。这个人要么就被迫在他基督徒的行为和信仰上妥协,要么就 被迫离开他的家庭和穆罕默德教的环境。这个决定充满了苦楚和心灵上的折磨,但是在基督裡的新人似乎只 有经歷这样的痛苦,才能脱弃伊斯兰重生,使教会在穆斯林领土上建基。(克利斯蒂威尔逊, 「穆斯林皈 依者」 ,穆斯林世界,卷三十四,175页)

  另一位作者仔细思考皈依基督教的穆斯林是否可以继续留在伊斯兰、或者归入一个在基督宇宙性的 教会以外的团体中,他清楚阐述这个问题时开始说:

  如果基督教是由人类所製订的生活计划,那么提出以下的问题似乎就有些道理: 「是否应该劝告穆 斯林皈依者与基督教会联合起来呢?」 另一方面,如果基督教是源于神 - 显明于我们主耶稣基督身上,问 这个问题也就是答了这个问题。 (菲力浦斯, 「穆斯林皈依者应该与基督教会联合起来吗?」 穆斯林世 界,卷二十六,120页)

  继续从原则本身进到主观方面,就是从实践与经验来看,他自然地得出同样的结论:

  那么,让我们试问一下,穆斯林皈依者若在理性上被说服相信福音的真理,如果他拒绝脱离伊斯兰 、拒绝接受浸礼并公开与看得见的教会联合,是否仍然可以在属灵上充满生命力、在主耶稣基督的恩典和知 识中成长呢?这是从来没有人做到的,根据我们自己这个时期并从以往全世界的宣教经验来看,我们很有把 握地 - 我们不怕有人会反驳我们 - 宣称,这是不可能做到的。 (菲力浦斯,出处同前书,125页)

  正如我已经说过的,我非常同情那些在穆斯林佔主导地位的社会和文化背景下作工的人,他们真诚 地看待这个问题,并尝试藉着引导穆斯林归向基督却又不扰乱他们的生活和文化传统来解决这个问题。然而 ,这本书主要是写给那些生活在西方国家 - 在他们中间的穆斯林团体只属少数 - 的基督徒,我已经概述了 在这种情形下我们拥有绝好机会和优势,特别是在我们中间的穆斯林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接受了西方的文化, 并且生活在我们自己的环境中。在西方国家,成为基督徒的穆斯林更容易认同基督教会,而不用放弃他们的 传统。教会的数量超过清真寺,穆斯林的就业机会决不会受到改变信仰的影响,皈依者会发现自己更有意义 地认同这个社会,而非像在整个穆斯林世界会被排斥到边缘那样。

  根据我自己的个人经验,我也认为那些成为基督徒、却拒绝脱离伊斯兰及其惯例、拒绝加入基督教会 的穆斯林,不久之后总是被引诱恢復伊斯兰的信仰,至少在外表上是如此,并且倒退了,失去了他们「起初 的爱心」 (啟示录2:4) 。得救的喜乐消失了,成长的机会受到了阻碍,皈依者经常变得不开心、好批评 、妒忌那些很好地投入了教会的皈依者。我们的头脑至少需要清楚知道,必须呼召穆斯林脱离伊斯兰,归向 基督和祂的教会,不能在这个原则上妥协。

 

2. 从伊斯兰改变信仰遇到的问题


  那么,若有穆斯林愿意承认他相信耶稣基督,却不肯听劝,表示自己不愿意受浸或加入基督教会,那 又怎么办呢?在受浸这个问题上我们必须再次坚守立场。受浸是信徒与耶稣基督在死和復活上联合的外表象 征,受浸的命令清楚地记载在新约圣经中。耶稣以这个命令差遣祂的门徒出去使更多人作祂的门徒:「奉父 、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 (马太福音28:19及马可福音16:16) ,在五旬节那天,彼得对那些在场 的人说: 「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使徒行传2:38) 。因此,基督徒必须鼓励穆斯林皈 依者顺服去受浸。事实上,情况通常都是这样的,当穆斯林告诉他们的家人他们希望成为基督徒时,他们家 人的反应是,如果他们希望相信耶稣基督,就让他们信好了,但是却要他们避免受浸或成为教会的成员。由 于伊斯兰非常强调仪式和习俗,许多穆斯林似乎觉得,只要自称相信耶稣的人至今还遵循伊斯兰的所有仪式 ,那么他心裡实际上仍然是一个穆斯林。只要他不顺服受浸 - 这是一个明显的加入基督信仰的仪式 - 他就 尚未成为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因此,受浸是穆斯林最终脱离伊斯兰和接受基督教的象征。

  穆斯林通常视受浸为坚定脱离伊斯兰的表示,因为受浸包括一个公开相信基督的宣告。 (玛诗,与 穆斯林分享你的信仰,88页)

  根据在所有不接受基督教信仰的国家的经验,显明了人们似乎意识到一个事实,就是受浸使一个人在 社会中的身份产生了真正的变化。 (可瑞思丁森,接触穆斯林的实际方法,153页)

  因此,我们必须鼓励来自伊斯兰的皈依者顺从我们主的命令受浸。这件事不由得个人去选择,这是公 开承认基督的福音的一种表现。当第一批外邦人成为信徒和领受了圣灵时,彼得就立即 「吩咐奉耶稣基督的 名给他们施洗」 (使徒行传10:48) 。受浸不是一件可以随意选择的额外事,而是承认这信仰必须做的事; 顺从的人会变得非常的坚强。

  那些早期传福音的人相信耶稣告诉他们要到全世界去传道、教导和施浸,是非常认真的。如果我们这 一代的宣教队也像初期教会的宣教士一样被圣灵充满,那么就决不可能提出有关为穆斯林皈依者施浸是否适当 的问题。(菲力浦斯, 「穆斯林皈依者应该联于教会吗?」 穆斯林世界,卷二十六,123页)

  然而,我们仍然必须考虑到那些准备成为公开的信徒却不希望受浸或加入地方教会的穆斯林。我们拒 绝他们吗?绝对不 - 我们承认只有藉着相信耶稣基督才能得救,如果任何人表明这种信心,我们必须接受他 们为弟兄。我们必须像关心其他皈依者一样关心他们,并设法尽我们所能的帮助他们、建立他们,并且尽量多 与他们相交。不过,我们应该令这些皈依者明白他们并非忠于基督,而可能是经歷一次「残缺不全的宗教体验 ,假使他在家庭和团体的事务上没有全面的联繫这个源于基督的环境」 (引自1938年 「穆斯林福音传道的调 查报告」 ,作者阿狄森,基督徒接触穆斯林的方法,306页)。我们的方法只能是劝告、鼓励并支持那些信心 软弱的人,永远要记住他们每一个都是 「基督为他死的那弟兄」 (哥林多前书8:11) ,也是神所深爱的人 。

  所有人都同意有相当多未受浸的耶稣信徒存在,他们当中有少数人正准备见证他们的信仰。所有人都 同样为着这个事实感到高兴,并且承认这种门徒的身份比根本不是门徒要好得多,这种门徒为基督教的发展 创造了一个充满希望的阶段。(阿狄森,基督徒接触斯林的方法,307页)

  阻止皈依者完全委身于基督的最大试探也许会来自他自己的家庭。在此,我们必须特别的敏感,因为 在我们中间很少有人在寻求耶稣基督的信仰时需要在家庭方面作出牺牲。事实上,我深信我们应该鼓励皈依者 尽他们所能保持良好的家庭关係。当我们觉得他们自己的选择太过偏向他们的家庭、因而在他们的信仰上妥协 时,我们仍然必须避免批判他们,应该尽量同情并谅解他们,就算他们不理会我们的劝告。有些皈依者宁愿因 着他们的见证而受到至大的刑罚 - 死 - ,也不愿意与他们的家庭完全决裂,有一个作者针对这个事实发表评 论说:

  他们当中绝大多数人都声称如果有必要的话,他们乐意为了他们的信仰而死。防碍他们公开宣告自己 信仰更大的因素,是这会使家庭生活的关係破裂,并且不但令他们自己、也会令他们自己所爱的家人遭受诽谤 和逼迫 … 社会对皈依者甚至他整个家族的排斥是一个非常真实的事实。 (克利斯蒂威尔逊, 「穆斯林皈依 者」 ,穆斯林世界,卷三十四,172页)

  有一句谚语说得很好: 「血浓于水」 。因此,一个伊斯兰的皈依者成了基督徒后就会马上遭到他家 人的反对、否认和驱逐。同时,他必须非常坚强地面对这些后果。然而,家庭的紧密联结往往导致家人放弃他 们的敌意,如果他也没有竭力使他们皈依基督教,他们甚至会欢迎他回来重新成为家庭的一员。这时,撒但会 利用他这个「暂时」 (路加福音4:13) 的机会,而皈依者也会发觉,自己对家人的相应的爱,很可能成为 一个令他作出些妥协的巨大诱惑。我们在这样的时期,必须保持高度的敏感和警惕,「免得撒但趁着机会胜过 我们,因我们并非不晓得他的诡计。」 (哥林多后书2:11)

  我想起了另一位来自严格的穆斯林家庭的皈依者。当他的父亲得知他叛教时,他对儿子的态度非常冷 淡,甚至不跟他的儿子说话。他的母亲含着热泪责备他。想想他面对的试探是多么的强烈!他爱自己的父母, 就好像我们爱自己的父母一样。他们痛苦的情景令他心如刀割。他有权利使他们遭受这样的痛苦吗?如果他一 开始就这样激怒他们,那他哪裡还有希望引导他们相信他的新信仰呢?他智慧地离开家独自生活一段时间, 直到他母亲乞求他回去:因此他战胜了这次试探。但是这种阻力是很大的,就像家人的爱或者情投意合的关係 的联结那么大。(在波斯的一个宣教士, 「穆斯林皈依者的试探」 ,穆斯林世界,卷二十三,350页)

  看来正确的传道方法总是要让犹豫不决的皈依者明白 - 忠于基督,就必须坚定,就像祂对我们的爱 也是坚定的。但是当我们的劝告达不到预期的效果时,我们仍要儘可能温和、富有同情心、且宽容地对待他们 。应当记住,我们也有自己的缺点,并且我们相信基督时可能没有遭遇过同样的后果。

  他们了解到自己在没有这么严厉的情况下在作门徒上也有失败,所以不打算论断这些秘密的信徒。他 们反而会在见到他因着永活基督能力的激励而显出的任何征兆而欢喜。他们也不会强迫他加快他在基督徒成 长路上的步伐。但是,这种同情心和谅解,也同时要带着最坚决的决心指出,任何达不到无条件顺服基督的 作基督门徒的形式,是不完全的 … 为了将一个人紧密地联于基督的身体,就必须利用 - 在圣约上和团契上 - 从神和从人而来的资源,如果缺乏它们基督徒就永远不能长成基督的身量。(阿狄森,基督徒接触穆斯林 的方法,308页)

3. 基督教会的接纳

  以上讲述了有关皈依基督教的穆斯林可能不会完全忠于他的主的可能性;但是在结束前,我同样也要 反过来讲述我对教会现况的担忧,因为教会可能会因着拒绝欢迎皈依者和对他不够关心而同样没有履行它对基 督的责任。

  基督教的地方教会,特别是在穆斯林佔主导地位、甚至是在只有少数穆斯林的环境下,通常都不愿意接 纳穆斯林皈依者,因为他们害怕承担因穆斯林团体可能会迁怒于他们的后果。我认为这样的懦弱和缺乏信心是 绝对不可原谅的。成为基督徒的穆斯林总是必须为他们的信仰付出相当大的代价 - 难道我们因着害怕自己的 安逸和满足会受到威胁而对他们冷眼相待吗?不幸的是,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许多刚刚从伊斯兰皈依的基督 徒告诉我说,他们得不到教会同情接纳。我想不到地方教会有任何合理的客观因素可以拒绝与来自伊斯兰的弟 兄热情地相交;我也确信,无论在哪裡发生这种事情,根本的原因没有别的,只是因为教会担心它自己既得的 利益会因此受到损害。

  尤其重要的是,来自伊斯兰的皈依者,可能会与他们的家庭以及他们的伊斯兰社会断绝关係,他们必 须被接纳为基督教会所深爱的成员。 (米勒,基督徒对伊斯兰的回应,141页)

  另一位作者也表达了这件事的严肃性,他说: 「教会当务之急是让皈依者有家的感觉」 ,他认为我 们必须有体谅的心,欣然接纳那些为了基督的缘故自愿放弃家庭和传统的人(克利斯蒂威尔逊, 「穆斯林皈 依者」 ,穆斯林世界,卷三十四,176页) 。教会如果是基督的身体,它就不可以拒绝和任何与基督联合以 及同在一位圣灵裡的真信徒相交。

  我担心今天在西方的教会正过着无忧无虑的舒适生活,若有任何威胁它都会立即避开 - 不是对于它身 份的威胁,而是对于它舒适状态和自满状态的威胁。我们在新约圣经中经常读到苦难、困苦和逼迫,但没有读 过那被称为教堂建筑物的。在今天的西方社会裡,我们拥有过多精緻的教堂建筑物、加软垫的靠背长凳、和各 式各样的现代奢侈品,但是却不用遭受困苦或逼迫。我们神圣建筑物的四堵墙壁非常有效地把我们与外面的世 界隔离开来,外面的世界本来应该是敌对的但因着明显的原因而并非如此。不管我们是否愿意承认,「互相容 忍」 是我们的方针。只要我们的信仰在自己的教堂内表达出来,就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因此不会给这个世 界带来麻烦,这个世界也不会麻烦我们。在西方的这种环境对于促进穆斯林的福音工作是非常不利的,因此我 们必须为穆斯林皈依者创造一个有利的环境。这裡的情况和在穆斯林佔主导地位的世界不会相差太远。从伊斯 兰转变信仰的皈依者会引致我们有麻烦,我们必须面对这些麻烦。

  我们是否想过改变信仰对穆斯林来说可能意味着甚么呢?我们是否了解到任何穆斯林想要成为耶稣的 门徒可能需要付出的代价?我们又是否了解到我们自己可能需要付出的代价呢?(查普曼,你去做同样的事情 ,55页)

  实在需要用一整本书来阐述西方教会需要做的事情:使它睡醒并 「要变卖所有的赒济人」 (路加福音 12:33) 、使它放弃安逸的生活、使它像初期教会一样深入这个世界、并使它准备承受无可避免的敌对后果。 此时,我们只能鉴定教会需要张开双臂欣然接纳来自伊斯兰的皈依者并且分担他们的试炼。不只一位在穆斯林 中间有过传道经歷的作者评论说,确实需要在教会中拟定计划,使他们注意到伊斯兰、并接纳那些愿意加入教 会的人。

  如果任何教会想成为那些从伊斯兰归向基督的人在属灵上的家、手足情深的团体、属灵的花园,那么 教会就必须制订一个非常明确且周详的计划,在基督信仰上教导并训练他们;而且教会也必须确定它对于他们 人道上的需求应付的责任,并准备承担这些责任。一个教会如果以一个体贴和爱的精神作好这样的准备,就已 经达到它作为一个家的理想的大半了。一个教会如果没有作这样的准备、或者缺少周密的准备计划,都会使它 自己难以成为一个家,它当然也不会明白地宣称它认为自己就是皈依者的家。(盖尔德纳, 「基督教会作为从 伊斯兰归向基督的皈依者的家」 ,穆斯林世界,卷十四,241页)

  只有那些有指导计划争取皈依者的教会,才会不断地形成一个关心他们、足以令他们感到温暖的气氛。 难道教会把他们的重点转向穆斯林的福音工作的时候还没到吗?(韩瑞屈, 「身心疲惫的皈依者」 ,穆斯林 世界,卷十八,249页)

  我相信这部份的内容在某种程度上解决了有关怎样使来自伊斯兰的皈依者适应他们新找到的信仰和他们 在基督教会裡的处境问题。这些问题即使未解决,也不应限制在穆斯林中间进行的福音工作,而且我们必须带 着盼望和信心奋勇前进,举起我们的眼目仰望我们所有属于基督的人在天上最终的家,我们在地上讨论的问题 在那裡会像早晨的薄雾那样退去和消失。

来源于:www.ysljdj.com

联系我们:

你的邮箱:
QQ号码:
我们想听到你的经历和问题:
Captcha
请输入验证码:

关注天经微博

回族祷告指南

daogao zhi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