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中打妻子的

gulanjing nvren有关伊斯兰中打妻子的问题

伊斯兰中打妻子的问题

作者︰Silas

1) 导论 – 在伊斯兰中妻子的地位

2) 古兰经与伊斯兰中打妻子的问题

3) 传统 (圣训) 中有关伊斯兰殴妻的叙述

4) 传记性资料(Sira)中有关殴妻的论述

5) 伊斯兰的殴妻问题 – 学者的观点

6) 伊斯兰更多有关殴妻的着作

7) 殴妻带来的伤害

8) 美国当前的伊斯兰殴妻现象

9) 在世界其他地方的伊斯兰殴妻情况

10) 穆斯林对于殴妻的辩护

11) 问题

12) 结论

13) 该向何处求助

附录

14) 「 beat (殴打) 」 一词浅析

15) 「 nushuz (不顺服) 」 一词浅析

16) 对于穆罕默德 Asad 译本和注解的批判

17) 参考书目

1) 导论 – 在伊斯兰中妻子的地位

伊斯兰其中有一个颇具争议的问题,就是古兰经认可丈夫殴打不顺服的妻子。这点可见于 以 「妇女」 为题的四章34节。更多有关伊斯兰殴妻的资料,还可以在穆罕默德的传统(圣训 ) 和 Sira (传记资料) 中找到。许多人因为这个无情的认可而批评伊斯兰,而许多穆斯林 写文章想方设法去美化或维护它。回顾一下古兰经、圣训、和 Sira 中的实际教导,伊斯兰确 实当受批评。这个命令不单是一种对待妻子的残酷方式,它还描绘了伊斯兰已婚妇女低下的地 位。从古兰经、圣训和 Sira 中,还有从一些其他伊斯兰作品中,都可以看出,这种 「伊斯 兰式」 的殴妻问题是属于身体上的,而且是痛苦的。

请注意,打妻子不仅是伊斯兰才有的问题。它是全世界普遍发生的事情。有些文化比其他 文化更容易接受它。然而,伊斯兰接受这种行为到达一个程度,以致穆斯林社会没有把它视为 一个问题。

在继续详细阐述伊斯兰殴妻这个主题之前,我想暂停一下,先来分析更加重要的一点︰劝 导人殴打不顺从的妻子不是一个失常、怪异、脱节的观念,或者独立存在的元素;相反,在伊 斯兰女性的地位方面,殴打不顺从妻子的命令,是建立在妇女于伊斯兰中屈从 ∕ 次等的地位 上。你不能将打妻子的问题,跟她在婚姻关係中所处的劣等地位这个背景分割开。

要充份地理解伊斯兰中殴妻的问题,就必须先明白她相对于她丈夫的地位关係。殴妻之所 以得到允许,是因为她的地位较为低下。一个人要是感染了恶劣的病毒就会发高烧。当这高烧 成了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时,那其实是另一种疾病发作所产生的症状。殴妻是妻子在伊斯兰的 低下地位的一个征兆。除了丈夫殴打他们不顺从的妻子这种权利之外,还有一个更深层次、更 有害的疾病在作怪。打妻子只是一个劣根所结出的坏果实。一旦理解了这个因素,穆罕默德吩 咐殴打不顺从妻子的根本原因就水落石出了。

当我起初开始研究这个主题时,我没有意识到伊斯兰的婚姻有异于基督教的婚姻。它的规 定、角色和要求都大不相同。在基督教的婚姻中,丈夫担当一家之主的角色,妻子被要求顺从 丈夫的领导。然而,她在社会和宗教地位方面与他是平等的;她并不次于他。在伊斯兰当中, 丈夫是他妻子的管理人。她被认为是介于奴隶和自由人之间的人。妇女受到管辖和控制。已婚 妇女与她丈夫的关係,就类似于父母与孩子之间的关係。父母有责任监管他们的孩子并期望他 们顺从。当他们的孩子不顺从的时候,他们就会受罚,有时还会挨打。穆罕默德对妇女的看法 ,就是认为她们缺乏自制能力,因此为了她们自己的好处,也为了社会的好处,她们必须服从 她们的丈夫。她们必须顺服。虽然一个成年妇女比一个小孩要成熟得多,能干得多,但仍然不 如一个男人;所以必须依附男人。伊斯兰教导说男人比女人优越。当一个男人给了他的新娘一 笔嫁妆,他就得到操纵妻子的权利。一个女人要是接受了他的嫁妆,她就给予他的丈夫约束她 的权利。

我不是说妻子是丈夫的奴隶。她的地位比一个奴隶要高。穆罕默德呼吁他的追随者要善待 他们的妻子。他不愿看到她们无故挨打。他希望丈夫和妻子之间有良好的婚姻关係。然而,他 对于幸福婚姻和善待妻子的愿望,没有缓和他赐予男人超越女人的权力或者他赋予妇女的地位 。在伊斯兰的观念裡面,在穆罕默德的观念裡面,妻子没有和丈夫一样受到平等的看待,而是 一个较为低微、从属于丈夫的伴侣,虽然应该受到温柔善待,但仍然处于男人的权力底下。虽 然穆斯林的丈夫可能会爱他的妻子和尊重她,相当的善待她,但他们婚姻的基本原则仍然没变 。如果她坚持不服从他的意愿,他就有权利 – 甚至有责任 – 打她,使她再次顺服为止,并 重新建立 「幸福」 的婚姻。

在本文中,我将以古兰经、圣训和 Sira 上面的教导和着名伊斯兰学者的观点为基础,来 论述伊斯兰殴妻方面的基本主题。接下来,我将论述一下这种暴力从身体上和心理上给妇女带 来的伤害,然后研究一下目前在美国、中东和其他地方打妻子的现状。我会提出一些思考问题 ,提出一个简短的结论,并提供一些可以请求帮助的地方。在附录裡还包含了一些关键词的短 评,以及对于一位着名穆斯林学者试图美化穆罕默德殴打不顺从妻子的命令的短评。

2) 古兰经与伊斯兰中殴妻的问题

我列出了古兰经中称为 Nisa (妇女) 的4章34节的六种英文译本。我把这些译本全部列 出来并不是多余的,而是要说明这些译文是多么的相似。这些翻译都是出自公认为学者之笔。 我纠正了某些古老的拼写法。我的话加在中括号〔 〕 裡面。

古兰经4︰34的经文

RODWELL 〔1〕 : "Men are superior to women on account of the qualities with which God has gifted the one above the other, and on account of the outlay they make from their substance for them. Virtuous women are obedient, careful, during the husband's absence, because God has of them been careful. But chide those for whose refractoriness you have cause to fear; remove them into beds apart, and scourge them: but if they are obedient to you, then seek not occasion against them: verily, God is High, Great!"

〔 「 Refractoriness 」 的意思是困难的或不可能驾驭的,固执地坚决不服从的〕

DAWOOD 〔2〕 : "Men have authority over women because God has made the one superior to the other, and because they spend their wealth to maintain them. Good women are obedient. They guard their unseen parts because God has guarded them. As for those from whom you fear disobedience, admonish them and send them to beds apart and beat them. Then if they obey you, take no further action against them. Surely God is high, supreme."

PICKTHALL 〔3〕 : "Men are in charge of women, because Allah has made the one of them to excel the other, and because they spend of their property (for the support of women). So good women are the obedient, guarding in secret that which Allah has guarded. As for those from whom you fear rebellion, admonish them and banish them to beds apart, and scourge them. Then if they obey you, seek not a way against them. Lo! Allah is ever High Exalted, Great."

ARBERRY 〔4〕 : "Men are the managers of the affairs of women for that God has preferred in bounty one of them over another, and for that they have expended of their property. Righteous women are therefore obedient, guarding the secret for God's guarding. And those you fear may be rebellious admonish; banish them to their couches, and beat them. If they then obey you, look not for any way against them; God is All high, All great."

SHAKIR 〔5〕 : Men are the maintainers of women because Allah has made some of them to excel others and because they spend out of their property; the good women are therefore obedient, guarding the unseen as Allah has guarded; and (as to) those on whose part you fear desertion, admonish them, and leave them alone in their sleeping places and beat them; then if they obey you, do not seek a way against them; surely Allah is High, Great.

ALI 〔6〕 : "Men are the protectors and maintainers of women, because Allah has given the one more (strength) than the other, and because they support them from their means. Therefore the righteous women are devoutly obedient, and guard in (the husband's) absence what Allah would have them guard. As to those women on whom part you fear disloyalty and ill conduct, admonish them (first), (next), refuse to share their beds, (and last) beat them (lightly); but if they return to obedience, seek not against them means (of annoyance) for Allah is Most High, Great (above you all).

(马坚中译本为︰ 「男人是维护妇女的,因为真主使他们比她们更优越,又因为他们所 费的财产。贤淑的女子是服从的,是借真主的保佑而保守隐微的。你们怕她们执拗的妇女, 你们可以劝戒她们,可以和她们同床异被,可以打她们。如果她们服从你们,那末,你们不 要再想法欺负她们。真主确是至尊的,确是至大的。」 )

我将阿里的译本放在最后,是因为我对他的翻译想作一点重要的评述。阿里知道他是为西 方读者而写的,而打妻子在西方被认为是残忍的。因此,阿里在古兰经的原文中插进了他自 己的话,目的是使它看来没有那么残酷。阿里具有欺骗性。阿里在4︰34的经文中,有九处插 入了自己的话。我粗略地研究了整本阿里的古兰经译本,没有找到其他经文有这么多插入的 话。显然是有某些东西令他为难,才使他加进这么多话。请注意,当谈起允许一个男人殴打 他妻子的身体时,没有另一个译本稍微像他那样说「 lightly 」 (轻轻地) 。阿里的角色 是一个穆斯林的护教者,他在这裡的用意,是要隐藏和削弱古兰经的真正意思。

我注意到像阿里这样的穆斯林护教者经常说,殴打应该 「轻轻地」 。但在古兰经的上下 文中,这种惩罚必须是严厉的,才足以令她顺服。它必须产生一种比较强烈的心理效应,以产 生口头上的惩诫和性方面的离弃。换句话说– 它必须有所伤害。但丈夫不会像奴隶一样鞭打 妻子,或者严重地伤害她。

分析

古兰经列出了一个渐进的步骤,来对付叛逆的妻子︰

1) 丈夫口头上劝诫她

2) 如果无效的话,就在性方面离弃她的妻子

3) 如果以上两种措施都无效的话,丈夫就被倡导殴打妻子的身体。

〔说明︰必须指出的是,如果丈夫命令妻子做某些邪恶的事情,或者会引起身体上的疼痛, 或者没有能力做的事情,她就不需要服从他的命令。〕

这段古兰经的经文为打妻子奠定了基础。如果缺乏了它,打妻子的理据就会稍嫌不足。打妻 子在圣训中得到充分的证明,但在古兰经中这句坚定的经文为允许殴妻奠定了坚固的基础。

正如我在导论中所指出的,不要只把目光集中在殴打执拗的妻子的命令上,也要分析为甚么 男人地位高过女人。重新研究一下开头的经文 – 男人是 「比 … 优越」 的,男人有 「权威 」 ,男人 「掌管一切」 ,男人是 「管理者」 ,男人是 「护卫者」 。穆罕默德显然将男人 放在女人之上,他是她的看护人,他有责任维护她,她得顺从他。这是伊斯兰婚姻的基本前提。

3) 传统 (圣训) 中有关伊斯兰殴妻的叙述

关于打妻子的问题,怎么会在早期伊斯兰文化中存在,圣训中包含有更多的资料。这方面 有多种的着述,它们阐明了丈夫 – 妻子的关係和丈夫攻击妻子身体的各种面貌。我将提及其 中的几项资料,以显示出妻子在婚姻关係中较为低下的地位,还有发生在穆罕默德时期,在他 允许之下,打妻子的确切类型。某些时候,由于篇幅的关係,我只会引用圣训中相关的部分。

4︰34上下文的歷史背景

下面是4︰34的一些参考背景。

「有一位妇女向穆罕默德诉苦,说她的丈夫打她的脸 (脸上还有手掌痕) 。先知起初对她 说︰ 「向他报復」 ,然后他又补充说︰ 「等等,我要认真考虑一下。」稍后,大概安拉向穆 罕默德啟示了4︰34,之后,先知说︰ 「我们希望一件事情,但安拉却希望另一件事情,安拉所 想的是最好的」 。 〔打妻子是最好的。〕

上面引用的话是摘自 Razi 所着的 《 At-Tafsir al-Kabir 》 对于4︰34的经注 (为 《揭 开迷雾》 ( Beyond the Veil ) 〔7〕 所引用。 Razi 是最伟大的穆斯林学者之一。)

这裡有一段摘自布哈里圣训集卷七,第715条中的圣训,它也证明有这件事︰

伊克里迈叙述︰里法阿休了他的妻子,于是阿卜杜拉赫曼娶了她。阿伊莎说,这个女人来的时 候戴着青色的面纱,向她诉苦,并给她看被打之后脸上留下的青肿。妇女们习惯彼此扶持,所以 当安拉的使者进来的时候,阿伊莎就说︰「我还从没见过任何妇女遭受的苦难比信道的妇女还要 多。你看!她的皮肤比她的衣服还要青!」 当阿卜杜拉赫曼听闻他的妻子去了先知那裡,他就带 着另一个妻子所生的两个儿子也来了。她说︰「我向安拉发誓!我没有做对不起他的事情,他自 己是阳萎者,像这东西一样无用」 ,说着就握着她的衣角展示了一下。阿卜杜拉赫曼说︰ 「安 拉的使者啊!我向安拉发誓,她在撒谎。我非常强壮,可以满足她,但她不顺从,还想回到里法 阿身边。」安拉的使者对她说︰ 「如果那是你的意图,那你该知道与里法阿復婚是不合法的,除 非阿卜杜拉赫曼与你发生过性关係。」 先知看一下他带来的两个小孩,就问(他) ︰ 「这两个 是你的儿子吗?」 对于这点,阿卜杜拉赫曼说︰ 「是的」 。先知说︰ 「你能保证你的控诉 ( 说他阳萎) 成立吗?但是我向安拉发誓,这两个男孩很像他,就像乌鸦像乌鸦一样。」

我们要注意这篇圣训中的几个要点︰

1) 一位妇女因为婚姻不和谐而被丈夫殴打。这个女人没有做过任何非法的性行为。她被殴打 并且有瘀伤,因为她的丈夫说她 「不顺从」 ,并认为她想回到她前夫那裡去。

2) 穆斯林妇女受的伤害比非穆斯林妇女还要多 (根据阿伊莎的话) ,注意阿伊莎用的是复 数。这告诉你穆斯林妇女背后实际怎样。她们的境况如此糟糕,以致她们不得不彼此「扶持」 。

3) 这位妇女被严重打伤。

4) 穆罕默德没有责备这个男人打他的妻子。实际上,他还责备那女人,因她说拉赫曼是阳萎 者。即使她被打伤,穆罕默德也认可这件事。

其他圣训和传统中论到殴打妻子的事

下面的内容是摘录自各种圣训中大量有关打妻子的实例或评论。同样的,由于篇幅的关係,我 只编辑了当中的几个例子。

艾布哲赫姆,一个众所週知的殴妻者

穆斯林圣训 〔9〕 ,第九册,第3512条︰

… 当我的 ’Idda 期完结的时候,我向他 〔穆罕默德〕 提到穆阿维叶本艾布苏富扬和哲赫 姆都向我求婚,于是安拉的使者说︰对于艾布哲赫姆,他没有卸下肩上的担子,至于穆阿维叶, 他是个穷人,没甚么财产;嫁给吴萨麦本栽德吧!我不同意他的意见,但他再次说︰嫁给吴萨麦 ;因此我就嫁给了他。安拉赐福我, (其他人) 羡慕我。

穆斯林圣训,第九册,第3526条︰

… 所以我告诉他 〔穆罕默德〕 。 (到那个时候) 穆阿维叶、艾布哲赫姆和吴萨麦 本栽德都向我求过婚。安拉的使者说︰至于穆阿维叶,他是一个穷人,没甚么财产。至于 艾布哲赫姆,他是一个严重殴打妇女的人,但至于吴萨麦本栽德 她摆摆手 (表示她不 同意嫁给吴萨麦) 。但安拉的使者说︰服从安拉,服从祂的使者对你来说是最好的。她 说︰因此我嫁了给他,我也成了别人羡慕的对象。

穆斯林圣训,第九册,第3527条︰

… 她说︰穆阿维叶和艾布哲赫姆是向我求婚者的其中两位。因此安拉的使者说︰穆阿 维叶很贫困,经济条件很差,而艾布哲赫姆对女人非常残暴 (也许他经常打女人之类) ,你可以选择吴萨麦本栽德 (作你的丈夫) 。

评论

这三段圣训表明,有些穆斯林丈夫可以名正言顺地打他们的妻子,而不会带来任何报 復性的后果。艾布哲赫姆是一位出了名的殴妻者,虽然穆罕默德可能没有太喜欢这件事, 但它显然在伊斯兰社会中是被允许的。

艾布达乌德圣训集中的圣训 〔10〕

因为在伊斯兰婚姻中,对待妻子的规定,包括殴打妻子,是很重要的内容,所以这本 艾布达乌德圣训集中就包含了一小章专门论到打妻子的问题。

709章 – 论到打女人

#2141 – 伊亚斯 Dhubab报导,安拉的使者如此说︰

「不要殴打安拉的侍女」 ,但是当欧麦尔来到使者那裡说︰ 「现在的女人在他们的 丈夫面前越来越放肆了」 ,他 (先知) 于是许可丈夫打她们。随后,有许多女人来到 安拉使者的家裡,抱怨她们的丈夫打她们。因此安拉的使者说︰「许多妇人来到穆罕默 德的家裡投诉她们的丈夫。她们不是你们当中最好的妇女。」

请注意,穆罕默德在此怎样论到那些向他的妻子们诉苦的妇女们︰ 「她们不是你们 当中最好的妇女」 。穆罕默德对于丈夫们殴打他们的妻子们没有任何意见。

#2142 – 欧麦尔报导先知如此说︰ 「一个男人不会被问及他为甚么打自己的妻子」 。

艾布达乌德对于2141条的注解为︰ 「这表明妻子应该服从他们的丈夫 … 」 。对于 2142条,他说︰ 「这意味着,一个男人应该尽全力来纠正他的妻子,但如果无效的话, 他就可以打她,以此为最后一种手段。这个传统没有意思说一个丈夫可以凭白无故地殴打 他的妻子」。

阿伊莎 – 穆罕默德的妻子

作为穆罕默德的妻子,有许多重大的益处。然而,即使是阿伊莎和哈芙赛 (穆罕默 德的两个妻子) 也受过身体上的惩罚。当注意,在每段记载当中,阿伊莎被打的时候, 已经嫁了给穆罕默德,那时她可能还不到十六岁。

穆斯林圣训,第四册,第2127段︰

… 这一夜轮到我跟安拉的使者一起过夜了,他转过身,穿上他的披风,脱下鞋子,把 它们放在脚边,并将他围巾的一角铺在他的床上,然后躺了下来,直到他认为我已经睡着 ,他又起来了。他慢慢拿起他的披风,穿上他的鞋子,打开门,走了出去,并将门轻轻地 关上。我蒙上我的头,戴上面纱,繫紧腰带,跟着他的脚步一路走出去,直到他来到白吉 尔门口。他站在那裡,站了好长的时间。然后他举起他的双手三次,之后就回头,我也跟 随回头。他加紧脚步,我也加紧脚步。他跑我也跑。他进了(屋子) ,我也进了 (屋子) 。然而,我在他前面进了 (屋子) ,我就睡到床上,这时他 (神圣的先知) 进了 (屋子) 裡,说︰这是怎么回事,阿伊莎,你怎么上气不接下气的?我说︰没甚么。他说︰实话告诉我吧,否则蛛丝马迹会让我知道的。我说︰安拉的使者,但愿我的父亲母亲为你付赎金,然后我告诉他(整个事情的原委) 。他说︰我面前所看到的岂不是 (你阴影) 的黑暗面?我说︰是的。他就打我胸部,令我疼痛不已,还说︰你是否认为安拉和祂的使者会不公正地对待你呢? …

评论

这段圣训说穆罕默德打阿伊莎的胸部,并 「令她疼痛不已」 。在我看来,这种行为 在最严格的意义上来说并不是 「打妻子」 。然而,它表明一个女人在某些情形下可以被 打。穆罕默德的自尊心受到挑战,他可能因在深夜裡看到她的影子而害怕,所以,一气 之下,就动手打了阿伊莎。

穆斯林圣训,第九册,第3506条︰

根据贾比尔本阿卜杜拉报导︰艾布伯克尔来了,要求获准见安拉的使者。他看到很多 人坐在他家门口,但他们当中没有一个人获准进去,但艾布伯克尔获得准许,他就走了进 去。后来,欧麦尔也来了,他也要求获准进去,也获得了准许。他发现安拉的使者面带愁 容,与他週围的妻子们一同静默地坐在那裡。他( Hadrat 欧麦尔) 说︰我要说些保证 让圣先知大笑的事情。于是他说道︰安拉的使者呀,我真希望你看到当哈里哲的女儿问我 要钱时 (我是怎样对待她的),我站起身打她的脖子。安拉的使者笑道︰你也看到了, 她们围绕着我要求额外的钱。艾布伯克尔于是站起来走到阿伊莎那裡,打她的脖子;欧麦 尔也站到哈芙赛面前,打她,并且说︰你要求安拉的使者给你他所没有的东西。她们说︰ 我们向安拉发誓,我们没有问安拉的使者要任何他没有的东西 …

评论

这段圣训的上下文是讲到穆罕默德对他的妻子们感到心烦意乱。他几乎想把她们全 都休了。当他正心烦意乱的时候,他最亲密的朋友来振奋他。欧麦尔说起他打妻子的事 情,因为她要求更多的钱,超过他觉得可以给她的。当穆罕默德听到她被打的事情时, 就笑了起来。然后他指出他的妻子们也是向他要更多的钱。结果,两家的父亲都各自打 自己的女儿。所以在这件事当中,穆罕默德没有动手打他的妻子,但他让别人替他打了 ,他同样该受责备。

布哈里圣训,卷八,第828条︰

阿伊莎记述︰艾布伯克尔朝我走过来,用他的拳头猛力打我,并且说︰ 「因着你的 项链而耽搁了所有人。」 虽然我被打得非常疼痛,但我仍然一动不动,像死人一般, 免得吵醒安拉的使者。

评论

这段圣训的上下文讲到穆罕默德延迟了拆营的时间,因为要找阿伊莎的项链。这事对 他的追随者来说是一件艰难的事,因为没有太多的水了。阿伊莎的父亲艾布伯克尔一气 之下,就挥拳猛力打她。穆罕默德就睡在她旁边,头还靠在她腿上或腿边。虽然这不是 「殴妻」 ,也说明穆斯林妇女被贬低的地位。

布哈里圣训,卷七,第132条︰

宰姆阿记述︰先知说︰ 「你们不该像鞭打一个奴隶一样鞭打你们的妻子,然后在一 天的末了与她行房。」

此处,穆罕默德没有说禁止打妻子,相反,他只是不希望她们像穆斯林奴隶一样被猛 烈地殴打。

这些圣训使我们粗略地了解早期的伊斯兰生活。它们向我们说明了人们对妇女有甚么 看法,而她们又受到怎样的对待。后来的伊斯兰学者能够从这些事例中逐步显示出伊斯 兰的生活制度。妇女在其中是输家。但是,根据圣训看来,学者和穆斯林领袖所做的事 情是正确的。如果打妻子得到穆罕默德许可的话,那么这种做法应该延续到今天。今天 的穆斯林妇女所处的地位与里法阿的妻子和被打的妇女相同︰服从,否则肉体上要受惩 罚。

4) 传记性资料 (Sira) 中有关殴打妻子的记载

穆罕默德的临别演说

在穆罕默德被一个犹太妇女毒死 ( http://answering-islam.org/Silas/mo-death. htm ) 的前一阵子,他在麦加对着一群穆斯林发表演说。他论及了好几个问题,包括对 待妇女的问题。这裡引用了其中相关的部分。摘自伊本伊斯哈格的着作 《 Sirat Rasulallah 》 , Guillaume 译〔11〕,651页︰

「你们对于自己的妻子有权利,而她们对于你们也有权利。你们有权利不让她们玷污 你们的床,她们也不应该在公众面前做不得体的事。如果她们做了,真主允许你们将她们 隔离起来,并且殴打她们,但不要太过激烈。如果她们克制自己不再做这些事情,并且 服从了你们,她们就有权利吃饱穿暖,受到善待。要和善地向女人们提出指令,因为她 们是受你们监护的人,她们没有控制自己的能力。」

请注意这裡的几点︰

1) 伊斯兰对于 「受监护的人」 一词的定义,是一个合法地受监护的人或被法院照 管的人,或者指一个在另一个人的保护和控制之下的人。换句话说,穆斯林的妻子被置 于她们丈夫的掌管之下。

2) 男人照管妇女就像照管一匹珍爱的马。

3) 穆斯林作者 ∕ 学者阿里 Dashti ,在他的着作 《二十三年,穆罕默德先知生 涯的研究》 ( 23 Years, a Study of the Prophetic Career of Muhammad ) 〔12〕 中,对上面这段的第四句是这样翻译的︰ 「好好地照顾好女人!她们是囚犯,完全不能 控制自己」 。这段文字中的阿拉伯文 「 awan 」 被翻译成 「 ward (受监护的人) 」 或 「 prisoners (囚犯) 」 ,这表明女人是介于奴隶和自由人之间的一种人。换 言之,因为女人没能力控制她们的情感,男人获授权管辖她们。

像圣训一样, Sira 就妻子暴力这个方面也提供了许多重要的轶事秘史。上面引用的 那段经常被许多作者所使用。这是因为穆罕默德为一个女人的社会地位下了定义:「她 们是囚犯,完全不能控制自己」 ,并允许打她们作为惩诫 – 很大程度上就像一个大人 教训一个小孩那样。

5) 伊斯兰的殴妻问题 – 学者的观点

下面的内容是引自一些伊斯兰歷史上最伟大的学者对殴妻这个问题的论述。

伊本 Kathir 〔13〕

伊本 Kathir是一位杰出的伊斯兰学者。他的经注 ( tafseer ) 颇受逊尼派穆斯林 的亲睐。下面是节选自他对于4︰34伊斯兰殴妻方面的注释。引文很长,但它在描绘妇女 在伊斯兰中佔有怎样的位置,还有怎样将丈夫打妻合理化方面,具有重要的价值。因为 他写得很详细,我觉得有必要引用将它全部的相关注释。下面是摘自50至53页的话︰

在这句经文裡面,安拉说男人是女人的领袖,如果她做错事的话,男人可以惩诫她。 「因为安拉造的男人比女人优越」 ,这是因为男人比女人优越,也就是一个男人比一 个女人优秀。因此,先知身份和至高的王位只限于男人,就像先知所说的︰「一个选择 以女人作他们领袖的民族不会成功的」 。这句圣训是布哈里所记述的。像法官等人也 支持这种立场 … 「又因为他们从他们财富中所花费的。」 在此,安拉指的是嫁妆和 开支,这些花费是安拉在古兰经和圣训中所规定的;并且男人比女人优秀,因此让男人 成为女人的保卫者和维护者是恰当的,正如安拉所说的︰「男人的权利,比她们高一级 」 (2︰228) 。

因此,一个女人应该服从她的丈夫,是按照安拉的吩咐,服从于丈夫和安拉。她应该 好好地对待他的家人,守护他的财产。 Muqatil 、 As-Sudiy 和 Adh-Dhahhak 也持这 种说法。

根据阿里的典据,伊本 Mardawaih 记述︰一个来自 al-Ansar 的男人,跟着一个女 人来到先知那裡,那女人说︰安拉的使者啊!据闻她来自 al-Ansar 的丈夫打她并侵袭 她的脸。先知回答说︰ 「他不应该那样做。」 当时涉及身体惩罚的这句经文 「男人是 女人的保卫者和维护者」 就啟示出来了。因此,先知说︰ 「你希望的是一回事,而安 拉所希望的又是另一回事。」

「因为安拉使一方比另一方优秀,又因为他们从他们财富中所花费的」 。Ash 舍尔 比说明这种优秀是指婚礼用的钱;因为如果丈夫训斥她,他不会受到惩罚;如果她训斥 他,她就会受到鞭打。「因此正当的妇女是忠诚地服从」 她的丈夫。 「并且在丈夫不 在的时候,也保卫好」 她的贞节和他的财产。 「就是安拉吩咐她们保卫的。」 这部 分经文的意思,是说到受保卫的人是受安拉保卫的人。

引述艾布胡莱赖的作品,伊本哲利尔记述先知说︰ 「最好的妇女,就是当你看她的 时候,她能取悦你;当你给她命令的时候,她会服从你;当你不在的时候,她会看管好 自己和你的财产。」 先知于是朗读︰ 「男人是女人的保卫者和维护者…」

「至于那些行为不当的女人 ( nushuzuhunna ) 。」 在此是指那些表现出不顺服 的女人。也就是说一个 nashiza – 此词源于动词 nashaza = 不顺服 – 就是一个不 服从她丈夫指令,反对和不喜欢丈夫的女人。因此,如果一个丈夫感觉她有不服的迹象 时,他应该劝告她,警告她安拉会因为她不服从丈夫而惩罚她。这是因为安拉已定规一 个妻子对于丈夫有她的责任,并且她必须服从他。由于他的优秀,她不服从他就是非法 的。先知在上下文中说道︰「如果我要命令某人屈服于另一个人,那我会命令女人屈服 于她们的丈夫,因为这是她对于他的巨大责任。」

「拒绝于她们同床」 。伊本阿拔斯说︰ 「如果她接受的话,男人就应该劝诫她。 否则,他应当拒绝与她同床。」 引用伊本阿拔斯的话: 「同床的意思是︰一个男人不 与他的妻子做爱,在床上背着她而睡。」 引用穆阿维叶伊本 Hida al-Qushairi 的话 说,据圣训集 (艾布达乌德,伊本马真等人的圣训) 和 Musnad 记述︰ 「安拉的使 者啊!一个男人对女人的责任是甚么呢?」 先知回答说︰ 「当你餵饱自己时,也要餵 饱她;当你为自己买衣服时,也要帮她买;不要打她的脸,不要责骂她,不要与抛弃她 ,除非在家裡。」

如果通过劝诫和性隔离都不能使她们放弃不顺服的话, 「就打她们」 。然而,殴 打的时候应该是 dharbun ghayru nubrah ,也就是说应该轻点,根据穆斯林圣训的传 述,根据贾比尔引述先知在他临别朝觐中所说的话︰「女人要敬畏安拉,因为她们是你 们的帮助者,她们对你们的义务,就是不与你们所不喜欢的人共眠。所以,如果她们不 顺从你们,就轻轻地打她们,你们对于她们的义务,就是以合理的方式供养她们,给她 们买衣服穿。」

有学者说︰ dharbun ghayru 的意思是︰丈夫可以轻轻地打他的妻子,就是以不致 打断她四肢或严重影响她的方式。

「但她们若服从,就不该再找她们的麻烦。如果一个女人服从她的丈夫,完全听从 他对她的要求,并且在合法的界限之内,他就不该打她,也不可遗弃她。」

引用伊本 Kathir 的话到此为止

评论

1) Kathir 说 「 nushuz 」 是指那些表现出 「不顺从」 的人。有些穆斯林认为 「 nushuz 」 只牵涉性行为不端的问题。很明显,这种立场是不正确的。它完全是涉 及妻子持久地不服从丈夫。注意 Kathir 的说法: 「因为他的优秀」 ?这个意思连 于 「男人比女人高一等。」

2) 他说打的时候必须轻一点。为 「轻」 打下定义,他引述穆罕默德临别的演说。 他补充道︰ 「丈夫必须轻轻地打他的妻子,就是以不致打断她的四肢或严重地影响她的 方式。」

我完全同意他的说法。殴打永远都不应当打断骨头。 「严重地影响她」 ,意思是说 不要令她受到严重的伤害。先前,我们看到穆罕默德允许人打女人的脸,允许另一个女人 被打得有瘀伤。又一个穆斯林则是公认的「打妻大亨」 , 「棍子从来没有离开过他的 肩膀」 。因此,一个穆斯林男人可以殴打他不顺服的妻子,打伤她,引起她的疼痛。

3) 另一点也很有意思︰伊本 Kathir 提到一个男人掌掴他妻子的圣训。翻译伊本 Kathir 着作的人指出这个圣训没有一个 「连贯的叙述( muttasil sanad ) 」 。然 而,这并不意味着这个圣训是虚假的,只是这个叙述不完全。伊本 Kathir 显然认为它 是真实的。这是我所注意到的4︰34的唯一背景。

Al-Nawawi〔14〕

Nawawi 是一位伟大的伊斯兰法学家。他是十三世纪夏斐依派 ( al-shafii ) 的学 者。他的着作被 Ahmad Naqib 所引用,写进了《旅行者的依靠》 ( Reliance of the Traveller ) 当中。这本书是 「伊斯兰神圣律法的经典手册」 。下面是摘自10.12的 部分,「对付一个背叛你的妻子」 ,540页︰

当一个丈夫发觉妻子有背逆 ( nushuz ) 的迹象时,不管是否是言语上的,比如她 以往是回答得相当客气的,却回应得冷冷淡淡的;或者他叫她上床睡觉,她却拒绝,与她 通常的习惯相反;或者不管是否行动上的,比如他发现她对他爱理不理的,而她以往都是 充满亲切和乐意的,这时他应口头警告她(不要离弃她或打她,否则她就可能会找藉口。 可以这样劝诫她: 「尊敬安拉将你归给我的权利」 或者向她解释反叛会让她失去他对她 的供养义务,并且让其他妻子代替她一次,或者告诉她「你服从我是信仰上的义务」 ) 。如果她有反叛行为的话,他就可以不作声地不与她睡觉 (不与她有性生活) ,也可 以打她,但无论如何不能伤害她,意思是他不可以(打伤她) ,打断她的骨头,把她 击伤,或者使她流血。 (打一个人的脸是不合法的。) 他可以打她,无论她只是背叛 了一次还是多次,然而有一个较少说服力的观点认为,他不可以打她,除非她多次的背 叛。

如果一个妻子没有履行上面提到的这些义务中的任何一个,她就被称为 「背叛者」 ( nashiz ) ,她的丈夫会采取以下的步骤来纠正这些问题︰

(a) 警告和建议,向她解释背叛的非法性、它对婚姻生活的危害性,并听听她对于 这个问题的看法;

(b) 如果警告不能奏效,他就与她隔离,不与她同床,这样让彼此了解他们各自在 多大程度上需要对方;

(c) 如果与她隔离还不能奏效的话,如果他相信这样可以让她回到正道的话,就允 许他打她;然而如果他不这样认为,就不允许这样做了。他打她的方式不要弄到她受伤 ,而这是拯救家庭的最后办法。

(d) 如果以上各项措施还不能解决争执,双方就选出一位仲裁者来解决争端,或者 离婚。

引用的话到此结束

评论

我在这篇引文中唯一有不同看法的,就是有关 「打伤她」 这点。人很容易受伤的。 而且瘀伤是在殴打之后发生的。圣训告诉我们一个女人被打伤了,而这件事对于穆罕默 德来说是可接受的。另一方面,我当然同意穆罕默德说过不要打断骨头、不要引起创伤 、不要流出鲜血。

当注意,如果妻子对丈夫的态度不好,那他就获准打她。 「背不背叛」 是由她丈夫 决定的。他把自己的标准应用到她身上。如果他的标准变了,她也要作出相应的改变。而 且,由于每人对于服从的标准或多或少都不一样,所以每个男人的标准也不一样。注意这 种权利 – 判断是否背叛的权利 – 是怎样把丈夫置于如此有权力和高人一等的地位上 ?他评价女人的态度和行为,作出判决,执行他的惩罚。丈夫和妻子不会总是沟通得那 么清楚。他可能会作出错误的决定或作出错误的判断。他可能受到被错误引导的情绪左 右;也可能因着一个误会而虐待妇女。

法蒂玛 Mernissi 〔15〕

法蒂玛 Mernissi 是主张女权的穆斯林。她不被视为一位伊斯兰学者。我在此引用 她的文章,是因为她引用了许多着名伊斯兰学者的话。她在伊斯兰世界中不太受欢迎, 因为她批评她所看到的一切。她写了几本有关当今伊斯兰妇女在她们的伊斯兰国家裡面 受压迫的情况的好书。她认为在最初的时候,伊斯兰对待妇女要比今天好得多。对于这 一点的确有几分真实。然而, Mernissi 忽略了许多圣训中关于伊斯兰妇女的低下地位 的叙述。像大多数挑战他们的文化和信仰并与之决裂的人一样,她在将女性受压迫的原 因部份归咎于伊斯兰的压迫性体制时,遇到很大的艰难。

这裡是一系列从她书中摘录出有关妇女低下地位和伊斯兰殴妻问题的论述,她所着的 书名叫 《面纱和男性精英》 ( The Veil and the Male Elite ) 。

对于4︰34的注释,她在第155页写道︰ 「如果我们继续读这节经文,我们就会意识 到,在 「 nushuz 」的情况下 – 也就是在背叛男性权威的情况下– 它给予了男人殴 打妻子的权力 … 」

在此, Mernissi 认同了对于 「 nushuz 」 一词的正确理解,也就是持久地不顺服 男性的权威。 Mernissi 非常有价值地引用了《 Tabari 》 中对于 「 nushuz 」 这 个词的定义︰

「 al-nushuz 的意思是妻子傲慢地对待她的丈夫,拒绝与他过婚姻生活;它是不顺 服 〔 al-may’siya 〕 以及明显不愿履行丈夫要求服从的一切的表达。它是向她丈夫 表明憎恨〔 bughd 〕 和反对 〔 I’rad 〕 的方式。」

她继续写道︰ 「在一场猛烈的争吵中,一个 Ansari 男人打了他的妻子。那个受伤 的妇女赶往先知那裡,要求他作为 hakam (即法律意义上的仲裁者),应用报復的法律 ,受理这个纠纷。穆罕默德正准备下决定成全她的要求时,这句经文就啟示出来了。真 主有不同的决定 … 「我想要的是一回事,而真主想要的又是另一回事。」

她在这裡使用的圣训提到一个妻子被打,脸上还留有伤痕。 Mernissi 使用它显然是 相当适合的。这是我所知道唯一提供4︰34上下文背景的圣训。

穆罕默德对他的妻子们发脾气,但没有打她们, Mernissi 对这件事,也发表了自己 的评论。如果 Mernissi 将穆斯林的圣训看得再深入一点,她将会发现,正如我们先前 提出的,穆罕默德允许其他人打他的妻子。穆罕默德在这点上没有得分。就算他得着一 些分数的话,因着他不像一个男人那样去履行安拉指示穆斯林去做的事情 – 殴打反叛 的女人 – 而失分。

最后, Mernissi 从 Tabari 中引用了另一段有关4︰34的话︰

「经文说 『男人照顾女人』 ,意思是他们可以惩罚她们,使她们规规矩矩地履行对 真主和她们丈夫的责任,这是因为安拉赐给你们一些人驾驭其他人的权柄。」 他告诉我 们说,这权柄是因当缔结婚约的时候,男人付给她们妻子的 sadaq (嫁妆) 而产生的 … 因为男人他们在女人身上花了钱财,就有驾驭她们的权柄。虽然所有的专家都认同男 人超越女人,但对于这种权力的程度还没有达成一致的共识,尤其是关于 nushuz 的问 题,性背叛的问题。 Mernissi 说, Tabari 认为 「 banish them to their bed 」( 把她们摈弃在床上) 的意思是将女人捆绑在床上!

引用一些伊斯兰学者对这个问题的描绘,就能够看到歷史上伊斯兰对于妇女的看法。 他们研究的学者分析了早期伊斯兰作品就这个问题的看法,他们也就按照这种看法来教导 。在大部分的地方,所有早期的着名伊斯兰学者对于殴妻问题都有一致的看法。他们所描 绘的大画面是女人应该屈服于男人,而顺服是男人应得的。

6) 伊斯兰更多有关殴妻的着作

《伊斯兰中的妇女》 ( Women in Islam ) 〔16〕

在伊斯兰的出版物中,由巴基斯坦拉合尔市的伊斯兰出版公司出版的 《伊斯兰中的 妇女》 一书,也叙述了伊斯兰殴妻的理由性和合法性,第35页写道︰

「家庭生活应当和谐。如果有甚么地方不对或有任何的误解,可以依照下面的四步骤 来处理这种情况︰1」 口头上的劝诫和警告,2」 暂停家庭的关係,3」然后可能在身体 上作出轻微的改正 (轻轻地打) ,如果必要的话,第四步就是借助一个家庭会议来解决 分歧了。」

本书在第36页中进一步详细阐述︰ 「如果她仍然反抗,那他就可以在身体上采取轻微 的改正。他需要鞭打她。当他鞭打她的时候,要必须记得他打的是自己的妻子。当他在气 头上的时候不该打她;不管他生气的原因是甚么。鞭打绝对不可以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的伤 疤。必须轻打,不要打得太疼痛。」

我想再次在此指出的是,穆斯林护教者总是说打的时候应该 「轻点」 。但从上下文 来看,必须打得够猛烈才能使她顺从。它必定产生一个较强烈的心理效应,而这种效应是 如由口头的惩诫和性隔离所引起的。换言之 – 必须作出伤害。但是丈夫并不是要像鞭打 一个奴隶那样打她,或者严重地伤害妻子。

《你问,伊斯兰答》 ( You Ask and Islam Answers ) 〔17〕

在伊斯兰的出版物中,有一本书名叫 《你问,伊斯兰答》 ,第94页,阿卜杜 Mushtahiri 说: 「如果警告和性隔离也不能产生正面的效果,并且那女人也是属于无情 与固执那类型,古兰经就赋予男人一种权利,就是藉着惩罚和打她的方式使她回到正道上 ,只要不打断她的骨头或者令她流血。许多妻子属于这种爱抱怨的类型,就需要用这种惩 罚方式来使她清醒过来。」(摘自 《揭开面纱》 ( Beyond the Veil ) ,79页) 。

伊斯兰网站 http://www.aol40.com/beating.htm 〔18〕

下面引用了这位穆斯林作者所着有关伊斯兰殴妻方面的文章。

a) 「然而要点在于,崇高的经文4︰34 – 36不应该使任何一个穆斯林妇女担心, 因为一个好的妇女是不会故意不服从她的丈夫,因为至高的安拉已经给他超越她的权柄 ,她也不会主动和别的男人打情骂俏!所以经过前两次的警告,到了第三次的时候,就 绝对需要采取一些惩戒性的措施来对付她了。」

b) 「丈夫对他妻子来说,就像一位 『真主』 。妻子必须时刻尊重她们的丈夫︰」

c) 「必须了解一个重点,就是根据伊斯兰,丈夫在家裡应该时刻受到尊重,仿彿他 就是 『真主』 。做妻子要很好地意识到这个事实是很重要的。固执的妻子在伊斯兰中是 没有地位的︰」

d) 「盖斯伊本赛尔德记述︰ 『我来到 al-Hirah 那裡,看见他们 (众人) 俯服在 他们官吏的面前,于是我说︰安拉的使者 (愿平安归于他) 才有最大的权利要求人们俯 服在他面前。当我来到使者那裡 (愿平安归于他) ,我说︰我去过 al-Hirah 那裡,看 见他们俯服在他们的官吏面前,但你,安拉的使者,才有最大的权利叫(人们) 俯服在 你的面前。他说︰告诉我,如果你路过我的坟墓时,你会在它前面跪拜吗?我说︰不会 。他于是说︰因此不要这样做。如果我要求某个人必须在另一个人面前俯首跪拜,那我 会命令女人们必须在她们丈夫面前俯服,因为安拉给予丈夫驾驭她们的特别权利。(译自 艾布达乌德圣训,婚姻 ( Kitab Al-Nikah ) ,卷十一,第2135条) 』

e) 「妻子有责任取悦她的丈夫并保证他时刻满意。那是她的伊斯兰义务!」

f) 「对妻子来说,根据伊斯兰,她们的丈夫就像她们的 『真主』 ,这点也很重要 。如果在伊斯兰中,没有禁止除了至高的安拉之外,还可以跪拜其他人这种说法的话, 先知穆罕默德(愿平安归于他) 会命令女人跪拜她们的丈夫。」

g) 「伊斯兰允许丈夫打妻子的唯一时候,是当她有意不顺从她丈夫的时候,而这是 至高的安拉允许他超越她,或者当她第三次卖弄风情或显露不忠的时候。」

评论

对于上面的引文,我想作几点评论。

#1. 这位伊斯兰作者在伊斯兰殴妻的托辞上和我的讲法一致︰妻子不顺从她的丈夫。 (引用 a & g )

#2. 这位伊斯兰作者同样强调男人的地位高过女人。他引用圣训说明如果可能的话, 穆罕默德会命令女人们向她们的丈夫跪拜。为甚么?因为安拉赐予他们驾驭女人的特殊 权利。下等人要向上等人鞠躬。这位作者还说穆斯林男人就像控制他们妻子的「真主」 ,也就是说他们支配她们,他们是被服侍的。 (引用 b, c, & f )

7)殴妻带来的伤害

身体的伤害

对于女人被殴打所产生的身体伤害,在这裡没必要过多地详述。只需要说明身体伤害 可以从小小的瘀伤到肌体损伤,还可以导致断骨残废,就足够了。

心理的伤害

许多的医学研究证明,当一个女人受到殴打后,不但会遭受肉体上的伤害,也会造 成心理上的伤害。也许打过几个星期之后,瘀伤就会消失,但心理上的伤害会持续几年 ,并留下不可磨灭的伤疤。这裡摘录了相关的文字。

1) 《受虐待》 ( Battered ) ,作者︰ Parker, Veronica F 〔19〕
引自︰ RN, v58nl, 26 – 29页,1995年1月
编号︰02211876 特征︰参考;插图 版权︰Copyright
医学经济出版公司,1995

「身体上受虐待的表现范围,从小小的短暂瘀伤,到永久性的损伤和死亡。虽然偶而 的虐待不会留下伤疤,也很少身体上的症状,但几乎总会引起心理上的痛苦。研究人员 认同家庭暴力受害者具有的共同特征,就是缺乏自尊、低下的自我形象,产生沮丧和忧 虑的倾向,以及与身心相关的疾病。」

2) 《婚姻暴力中的女性受害者》 〔20〕
主题︰妇女 – 对妇女的暴力罪行;全国家庭暴力调查,1985
来源︰ 《家庭关係》 ,1996年一月,卷四十五,第一期,第98页,九段,两个图, 两张表
作者︰ Demaris, Alfred; Swinford, Steven
ISSN︰0197-6664

婚姻暴力中的女性受害者︰影响她们心理恐惧程度的因素

这份研究报告采用了1985年国家家庭暴力调查中心的数据,以便研究三百五十六 位曾经受过同伴虐待的已婚或同居妇女,对于未来再受虐待的恐惧心理的预测。我们 发现下列这些妇女的恐惧程度较高︰曾经被她们的丈夫施予暴力,或者被迫进行性行 为的妇女,还有那些感到自己在使用暴力的时候、将会招来灾难性后果的妇女。出乎 意料的是,如果这些人获得庇护人、律师或临床医生的帮助,她们的恐惧会更大。恐 惧不仅发生在某一个时刻,也许可以解释这些发现。

家庭暴力更加负面的其中一个影响,就是那些受害者产生的恐惧倾向。不管暴力的 程度相对来说是比较小还是比较严重,是相对的罕见还是较为频繁,恐惧将会再现是 一个永远存在的现实。

3) 《过渡住所对心理健康有正面影响》 〔21〕
主题︰家庭暴力 – 心理方面;受虐的妇女
来源︰女性健康週刊,08∕26∕96 – 09∕02∕96ˉIssue N ,第13页,两篇论文
作者︰ Marble, Michelle

过渡住所对心理健康有正面的影响

「自尊心低落、感情控制的对外倾向、以及情绪低落都可以成为妇女受身体虐待 的心理后果。口头辱骂也会导致心理健康下降。身体受虐待的妇女据报发生这种心理 疾病的比率,较没有受过身体暴力的妇女要高。

在这两个群体之间,从她们对个人能力、沮丧和自尊的感受方面,可以觉察出显着 的区别。三分之一受虐的妇女能够测出忧郁指数三十分,高于贝克曼的忧郁指数( Beckman Depression Inventory ) ,可谓严重的沮丧,而忧郁指数会随着受虐的频度 和严重程度的增加而升高。」

评论

正如你很快就会看到的,在伊斯兰世界裡的许多妇女生活在被丈夫殴打的可怕畏惧中。 伊斯兰允许殴妻,这也是一个主要的社会问题。还有穆斯林教士坚持打不顺服的妻子是正 当的事情。他们觉得,如果宣佈殴妻为非法,他们宗教的权利就被侵犯了。

值得深思的事情

我还想说明的是,研究表明,许多在母亲被打的家庭中长大的孩子,让他们渐渐认为这 是一种可以接受的行为。因此殴妻得到了鼓励。男孩子长大成为男人,就认为虐待他们的 妻子是许可的,女孩子们长大以后也认为挨打是许可的。

8) 美国当前的伊斯兰殴妻现像

最近,几位有担忧的穆斯林建立了一个网站,谴责在美国的伊斯兰妇女受虐的问题。 他们揭露在美国许多穆斯林妇女正受到殴打和虐待。我们听到的这类事件不多,因为伊斯 兰社会对于这些事情相当的保密。我欢迎这些穆斯林所做的事情︰揭露伊斯兰丑陋的一面 。

这裡是从下面这个网页上摘录的相关段落︰

http://www.steppingtogether.org/article_01.html 〔22〕

虽然下面引用的话很长,我并没有完全引用整篇文章,我只是摘录了与主题相关的部 分。然而,我鼓励每个人都完整地阅读这篇文章。

穆斯林社会中的虐妻现象

作者︰ Kamran memon

在北美的穆斯林大声抗议发生在波斯尼亚、有广泛证据的塞尔维亚人虐待穆斯林妇女 的同时,许多在北美的穆斯林妇女同样受到她们自己丈夫虐待的事实却被社会隐瞒和忽视 。

根据穆斯林领袖、社会工作者和北美的积极分子所提供的资料,北美穆斯林妇女委员 会表示,有近百份之十的穆斯林妇女受到她们的穆斯林丈夫情绪上、肉体上和性方面的虐 待。(这还不是确实的数字,因为社会的领袖还没有对这个众所週知的问题进行认真的调 查。)

虐待穆斯林妇女的形式

美国医学协会表示: 「家庭暴力是在家裡进行,从身体上、心理上和 ∕ 或性方面, 令人渐渐衰弱的一种虐待行为。」

虽然伊斯兰承诺妇女受到保护,不会发生这样的问题,但在许多穆斯林家庭中的真实 情况却不一样。最普遍的虐待形式,就是情感和精神上的虐待。在穆斯林的家庭裡,这种 虐待包括︰恐吓休妻、再娶或带小孩离家的口头威胁,假如妻子没有严格地按照所吩咐的 去做;胁迫和伤人的威吓;贬低、污辱、谩骂奚落、起花名,还有批评;虚假的控诉,以 及每样事都责备她;忽略、拒绝或不理会她的需要;忽视和沉默对待;监视她;说她是个 失败者,还会下地狱;曲解伊斯兰的教义,使她感觉自己没有价值,是因为自己是个女人 ;限制她衣食住行、医疗保健、金钱花费、交朋友或社交活动的权利;身体和社交上的隔 绝;极端的妒忌心和佔有;撒谎、食言、毁坏信用,等等。情感虐待既可以在公共场合发 生,也可以在家裡发生。

而且,心理上的虐待可以导致身体上的虐待。

身体上的虐待包括︰攻击、勒喉、掌掴、拳打脚踢、和鞭打;以武器攻击;捆绑;当 她生病或受伤的时候拒绝帮助;将整个人扔出房门外等等。身体的虐待在次数上和严重程 度上呈现上升趋势。

第三种虐待形式就是性虐待,包括强迫、暴力的性行为。例如妻子因为身体不适,不 想行房,但他的丈夫无论如何都要强迫进行性生活。

另外,如果她们的妻子敢大声地说出或质疑他们的命令,这些男人就会曲解古兰经中 提到怎样对待不顺服妻子的经文,并利用它作为他们施虐的许可证。

在那些到达到容忍极限并想寻求帮助的穆斯林妇女当中,许多人向伊玛目求助,但她 们往往发现他们不能提供帮助。伊玛目总是告诉这些妇女们要忍耐,并且祈求这种虐待结 束。有些伊玛目令受虐的妇女觉得内疚,他们告诉她们,她们是自招羞辱,并且教导她们 回家去取悦她们的丈夫。还有一些伊玛目,态度是诚恳的,却错误地曲解伊斯兰,将一个 家庭的隐私凌驾于妇女个人可能受到的伤害上,告诉妇女们家丑不可外扬,除了自己丈夫 外,不可跟任何人讨论这些问题。伊玛目的这些反应是源于他们的无知、胆怯、或者与施 虐的丈夫有交情或血缘关係。相对而言,只有少数的伊玛目有智慧和勇气去解决这个当前 的问题。结果,许多受虐的妇女并不想打搅伊玛目来帮助她们。

引用的话到此结束

在伊斯兰当中殴妻现象显然是个一个问题。它比外人所以为的要严重的多,因为许多 穆斯林妇女并不愿意、或者不能得到帮助。许多穆斯林妇女把这种虐待视为安拉的旨意 而接受了它,因此,她们不会寻求帮助,因为这样做是在更大的程度上背叛她们的丈夫 和真主。对这些不幸的女人们来说,这真是个进退两难的悲惨局面。她们同时受到施虐 的丈夫和允许施虐的真主两者的限制。

9) 在世界其他地方的伊斯兰殴妻情况

在也许有大群穆斯林存在的社会,就会有婚姻虐待的问题。自从全世界的妇女得到越 来越多的权益和法律的保护 (关于妇女权益方面,中东的伊斯兰国家落后于世界大部份 的地方),被古兰经教义认定为合理的伊斯兰婚姻虐待问题,就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

西班牙

近来,一位穆斯林的伊玛目在西班牙出版了一本叫 《怎么办》 ( how to ) 的书, 论及伊斯兰殴妻问题。这书在那些一向致力结束婚姻虐待的妇女们当中,激起了强烈的抗 议。这裡摘录了英国广播公司的某篇文章。

「这位伊玛目写道,为了避免严重的伤害,一个丈夫千万别在极度愤怒或失去理智的 情况下打他的妻子。他千万不要打她身体的敏感部位,比如脸部、头部、胸部和胃部。他 只可以用一支又细又轻的小棍打她的手或脚,这样就不会在身体上留下疤痕或瘀伤。他说 ,丈夫殴妻的目的是引起心理上的痛苦,而不是要羞辱他的妻子或虐待她的身体。

离婚和分居妇女联合会 ( Federation for Divorced and Separated Women ) 的一 位发言人提出诉讼,说这本书违反了西班牙的刑事法典,是非法的,这位伊玛目煽动用暴 力对待妇女,应承担罪责。」

评论

如果煽动以暴力对待妇女是违法的,他们也必须宣佈古兰经是不合法的!

土耳其

与西班牙相似,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土耳其。原教旨主义穆斯林分子企图确立打妻子 的权利,以此为他们信仰中不可缺少的一个部分。

我从2000年8月9日土耳其新闻报当中以下这篇文章中编辑了一些非实质性的评论︰

http://www.turkishdailynews.com/FrTDN/latest/dom.htm 〔23〕

该不该殴打女人?土耳其人最近正目睹了宗教事务理事会 ( Religious Affairs Directorate ) 与虔诚基金会 ( Pious Foundation ) 之间就伊斯兰中妇女的地位展开的辩论。

安卡拉 – 土耳其每日新闻

为了回应虔诚基金会出版的 《穆斯林手册》 ( The Muslim’s Handbook ) 上许可 打妻子的说法,宗教事务理事会决定出版一本书来纠正人们对于伊斯兰妇女地位的迷信看 法。

土耳其人最近正目睹了宗教事务理事会与虔诚基金会之间就伊斯兰中妇女的地位而展 开的论战。虔诚基金会是宗教事务理事会的附属机构。虔诚基金会的出版物为宗教事务理 事会发起对于伊斯兰进行更现代化诠释的努力,已完成了大半的任务。

这本倍受争议的 《穆斯林手册》 ,详细论述了妇女怎样才会被丈夫殴打,还有这样 做的根基何在。这书建议信士们打妻时不要太用力。根据这书的说法,一个男人在某些情 况下可以同时有两位妻子在家。

书上说: 「如果一个女人病了,有小孩子需要照顾,而她的丈夫又有经济困难请不起 一个护理人员,他就可以再娶一个妻子。」

宗教事务理事会对于妇女在伊斯兰中的角色问题,根据其史料和迷信的根源方面发起了 科学的研究。理事会说在伊斯兰中不存在性别歧视,伊斯兰也没有在社会生活中孤立妇女 们。

宗教理事会的理事 Mehmet Nuri Yilmaz 在理事会月刊中的一个专栏中如此记述: 「 违反女性权益的做法,其根源是来自传统而非信仰方面。」 Yilmaz 记述: 「伊斯兰并不 认为做家务是妇女的基本责任。她们可以按其意愿履行这些义务」 。 Yilmaz 补充说: 「在伊斯兰早期的时候,妇女前往清真寺,她们可以随意地跟先知穆罕默德坐在一起,并 问他任何的问题。」

在辩论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这本书引起了公众和女性代表们的强烈反响。议会人权委 员会的主席 Sema Piskinsut 说︰ 「用精神和宗教的教条来支持暴力是一种不正确的态 度。」 Piskinsut 说明伊斯兰是一个以和谐为基础的宗教: 「伊斯兰禁止男人对女人施 压。」

凯瑟利真道党 ( DYP ) 的代表 Sevgi Esen 说︰ 「这个问题不仅是殴妻的问题。 没有人有权利打另一个人。企图通过用宗教来将殴妻合理化,是一种违反人权的行为。那 些主张女人可以挨她们丈夫打的人,应该意识到,每一个人 – 不管他们是甚么性别 – 都是一个人。」

中东国家的伊斯兰殴妻状况

下面摘录了一些从书籍或报纸上提及或涉及伊斯兰殴妻问题的内容。

英国保卫人週刊 ( Guardian Weekly ) 在1990年12月23日的一篇文章中记载︰ 「 1987年,一位埃及的法官,遵循由阿拉伯律师联合会( Syndicate of Arab Lawyers ) 对于古兰经诠释所提出的建议,裁定丈夫有教育妻子的义务,所以他有权利按他的意愿 惩罚她。」

在此请注意,随着目前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在中东的蔓延,一群穆斯林律师想立法允许 丈夫打妻子。这是以古兰经 ∕ 伊斯兰的律法 – Sharia – 为基础的。他们的理据与 古兰经4︰34有关。既然男人要对女人负责,他应该被允许以他认为合适的方式惩诫他的 妻子。这种推论的模式是 「因责任而产生了权力」 。

《沙地人》 ( The Saudis )

在中东盛行伊斯兰的殴妻。 Sandra Mackay 在她所着的 《沙地人》 一书中论述那 裡殴妻的普遍性︰

「女人的生存完全掌握在男人手中。一个女人身体的需要正是在这种主仆的关係上 才会得到满足 … 不平静的声音受到压制 … 服从是安全的保障。」

「男人在家庭中对女人的绝对权力,是透过恐吓来维持的 – 身体上对暴行的惧怕 ,经济上没有安全感的惧怕 … 」 (138页) 。

「我的翻译者低下她的头,平静地说如果男人发现女人不服从时,她们就会被殴打 。」 (139页)

在Mackay的书中还有更多涉及虐待妻子的内容。

《公主》 ( Princess )

1992年, 《公主》 〔25〕 一书出版。作者 Jean Sasson 借用她沙地一位亲密朋友 的作品,执笔写了这本书。以下引用的这些话显示了妇女屈从的地位和身体所受的虐待 ︰

21页︰ 「虽然古兰经说过女人次于男人 …

22页︰ 「沙地男人的权力是无限的;他的妻子和小孩的生存由他决定。 … 从小时 候起,男孩就被教导说女人没有甚么价值︰她们存在只是为了让男人觉得舒服和便利 … 教导他主人对于奴隶的职责,难怪到他长大娶配偶的时候,自然视她为他的奴婢, 而不是他的伴侣。」

在整本书中,讲述了许多虐待妇女的事例。有些内容提到这些妇女被杀死、被她们的 丈夫虐待、被她们的家人锁起来单独监禁、被家庭的男性成员殴打等等。

虽然 「西方化」 的穆斯林会主张沙地人的行为是属于文化上的,而非伊斯兰的宗教 上的,但我觉得,西方的穆斯林这样说,要不是否认,就是无知。沙地阿拉伯是伊斯兰 的诞生地。穆罕默德在麦加长大。沙地从那时到现在都是伊斯兰的中心。我认为如果世 界上有哪个地方是奉行真正的伊斯兰,那这个地方非沙地阿拉伯莫属。

约旦

从 《荣誉的代价》 ( Price of Honor ) 〔26〕 一书的第278页中,节录了一位 约旦妇女的故事︰

「根据 Risha 的讲法,婚姻是一个暴力的婚姻。 『如果我在服从的时候稍有怠慢, 就会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我的鼻子被打裂了。当我家裡人来看我时,他们告诉我以遭毒 打为由提出离婚。但是我害怕离婚;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是件不光彩的事情。他总是告诉我 的家人说:「她很固执,不听话。」 到了最后,我认为他是对的。』 在结了婚的头七年 裡, Risha 流过几次产,她认为是由于自己所处的紧张状态所导致的。」

在 AOL (美国在线) 上

(在 AOL 上) ,有相当多关于殴妻问题的讨论。一位穆斯林女性描述自己是怎样被 她丈夫不断地殴打。她去到清真寺,与那裡的伊玛目们交谈,请求他们帮助她处理她的丈 夫。他们没有帮助她,他们不理会她的事。她继续挨打。最后,他用棒球棍打她。她去警 局报警。她的丈夫成了逃犯。清真寺的领袖看到她瘀伤的身体后,他们才相信她的话。

有一位穆斯林评论说: 「每一个我所认识的女性,只要她们的脸有伤痕,就说明她已 经嫁人了」 。他还说,他所知道受虐待的妻子,往往家裡只有一个妻子(即丈夫没有娶 别的妻子) 。

许多穆斯林关于殴妻问题的说法有时很可笑,有时又很可悲。有些人说打妻只可用手 帕。有些人说可用小树支,有的说根本不要这样做,另外有人说,如果男人根据伊斯兰 的教规做是可以的,诸如此类。

世上有将近二十亿的基督徒和十亿的穆斯林,婚姻虐待的事继续发生。然而,新约圣 经没有吩咐男人打不顺从的妻子,而古兰经却这样吩咐了。

10) 穆斯林对于殴妻的辩护

我跟来自世界各地的穆斯林谈及有关殴妻的问题。我收到了范围相差很大的回应。其 范围从 「今天它已经无效」 ,到 「要用一根大牙签来打」 ,到「如果按照伊斯兰的指 导方针来做,殴妻是许可的」 ,到 「如果她不喜欢挨打的话,她可以提出离婚」 ,到 「如果她不顺服,就该打她」 。

我想评论一下以下几种回应。

1) 「如果她觉得无法再维持这种关係的话,古兰经允许她提出离婚」。

乍看起来,这句话似乎很好听。西方的读者认为离婚并非难事 (在西方) ,而且几 乎每一次妻子都会得到一些金钱补偿。丈夫通常要付出相当的一笔钱给妻子为以后的生 活使用。

然而,在伊斯兰世界,离婚的法规就大不相同。直到最近,埃及的穆斯林妇女才获准 离婚。在其他伊斯兰国家想要离婚几乎是不可能的。即使获准离婚,她们从丈夫那裡得到 生活上的经济援助也是少得可怜。可怜的女人只能靠自己养活自己,而她们当中许多人只 有一点点或根本没有工作技能,不然她们只得靠亲戚们勉强供应一点。而且,像那个约旦 妇女所谈及的,在伊斯兰社会裡,一个离异的女人是羞耻的。进一步来说,她已经结过婚 ,想要再婚也极非易事。伊斯兰是以甚么为一个女人离婚的条件呢?对此没有真正固定的 答案。不同的穆斯林学者对于妻子怎样做才能离婚有不同的看法。离婚也许要拖几年时间 ,她一直要继续遭受丈夫的虐待。

2) 「伊斯兰关于殴妻问题方面的体制是健全的,真正的问题是穆斯林的男人没有遵循 殴妻的指导方针。」

乍看之下这种说法似乎也可以接受。 「如果任何事情都按照法规去做,那么一切都会 很美好。」 如果人类是机器人,这个回答也许切实可行。然而,人类不是机器人。因此 ,在伊斯兰,我们看到许多妇女被严重打伤、骨头断裂、被撞伤、被毁容、以及有精神抑 郁症。男人获准打他们不听话的妻子。如果男人超越「伊斯兰的指导方针」 ,妻子会伤 得更严重。穆罕默德不应该将打妻问题制度化。看 「伊斯兰的体制」 是多么的失败?它 是不足以健全的去适应真实的生活。

考查一下不同穆斯林五花八门的回应。在他们之间对于殴妻的基本原则没有一致的看 法 … 在殴妻者和殴妻者之间的差异岂不会更加大呢!?

事实在于人类不是机器人,因此,虐妻是伊斯兰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穆罕默德为贬 低妇女开闢了一条宽广的大道。伊斯兰体制写在纸上看来是好的,但在现实中,它是一个 失败的体制,并不能处理现实的生活。

11) 问题

关于古兰经4︰34、圣训和穆罕默德临别演说的含义,有几个问题需要提出。

1) 穆斯林的 「安拉」 为甚么告诉男人在寻求家庭理事会和解之前,可以先打他们 的妻子呢?「安拉」 真正的想法是甚么呢?

2) 「安拉」 为甚么将殴妻的命令包含在古兰经裡,而没有吩咐男人要爱护他们的妻 子呢?

3) 在丈夫和妻子之间建立的是哪一种基本关係呢?我认为丈夫和妻子有持不同意见 的权利,甚至可以拒绝做某些 「非罪恶」 的事情。我们每个人都有权利在我们的生活中 作出个人的选择。

4) 穆罕默德认为女人缺乏自制力、并且置男人于女人之上的说法,会怎样影响一个 女人的自尊以及她与丈夫和家人之间的关係呢?

5) 甚么是4︰34真正所提到的女性社会地位呢?穆罕默德为甚么用那个意味着女人介 于奴隶和自由人之间的习语,来置女人的地位低于男人呢?

6) 假如女人最后意识到,她们的身体受男人的支配,并且当男人开始怀疑他们的妻 子不顺服他们时,她们会被丈夫殴打,这样对妇女们有甚么社会和心理的含义呢?

12) 结论

伊斯兰建立了一种妻子依附丈夫的地位︰他是她的监护人。他照顾她,而她服从于他 。如果妻子坚持不顺从她丈夫的要求,古兰经吩咐丈夫打他们的妻子。这是使女人屈服的 一种残忍方式。像沙地和其他地方那样,这样导致妇女几乎变得非人化了。因着认定了︰ 女人没有管理自己的能力,任命男人为女人的 「管理人」 ,甚至吩咐男人殴打女人,所以女人在生活中被降到一个仆人的地位了。 就像一匹珍贵的供养动物那样,女人是应当好好对待的人,但当她们出轨时又要被严厉 地惩诫。没有甚么方法可以支持伊斯兰所允许和吩咐的这种有辱人格、制度化、在身体 和心理上虐待妇女的作法是正当的。伊斯兰不是解决办法,它是问题的所在。

13) 该向何处求助

附录

14) 「 beat (殴打) 」 一词浅析

古兰经4︰34中表达 「殴打」 的词是使用阿拉伯文的 「 idreb 」 。它是 「 daraba 」 的动词形式,其基本的意思是 「打、敲、击」– Hans Wehr 现代阿拉伯字典 〔27〕 ,第538页。 「 daraba 」 一词的其他定义有︰ 「砍头,应用某句谚语、射击、剥壳、创作音乐、刺伤、分离、强迫、巡游、移民等等」。 「 Daraba 」 有更多的意思,不胜枚举。

因此, 「 daraba 」 、或者它成对的派生词、以许多类似的方式用在古兰经当中, 可以用在身体上的打击、或者用作一个谚语。其他应用 / 翻译是 「旅行」 。

「 daraba 」 一词的字根是 「 darb 」 ,其意思是 「打、敲、击、炸、铸、塑、 造」 。 (出处同上,539页)

有些穆斯林声称这个词既然有其他的意思,那么根据上下文,它也可以有口头惩诫的 意思。

我同意用一个词的上下文有助于理解这个词在文中的真正意思。上下文在理解一个段 落的时候是至关重要的。正如我所指出的,在这个情形所使用的相关词是「 idreb 」 。 我们必须把注意力放在这个词上,才能决定它在段落的上下文中的意思。我们也应该使用 古兰经来解释古兰经。

研究一下古兰经中 「 idreb 」 的用法。我在古兰经中找到十二处地方使用这个词。 从2︰60开始

2︰60 – 你用手杖 「打」 那磐石吧

2︰73 – 「打」 他的身子

4︰34 – 和她们同床异被,可以 「打」 她们

7︰160 – 你用手杖 「打」 那磐石吧

8︰12 – 「重击」 他们的头

8︰12 – 「断」 他们的指头

18︰32 – 为他们 「打」 一个比喻

18︰45 – 为他们 「打」 一个生命的比方

20︰77 – 为他们在海上 「开闢」 一条旱道

26︰63 – 用你的手杖 「击」 海

36︰13 – 为他们 「设」 一个譬喻

38︰44 – 你当亲手拿一把草,用它去 「打击」 一下

不计算 「 idreb 」 在4︰34中具争议的用法,这个词有两种使用方式︰

1) 有八次用于身体上的打击行为

2) 有三次在上下文中讲到或应用在一句谚语上。

因此很清楚,这个词在上下文中使用最频繁的意思是身体上的打击。

注意,所有古兰经的翻译本都是将它翻译成 「打」 或类似意思的词。没有哪个译本 将它与 「应用为一句谚语」 联繫起来。所有的翻译都是使用某种形式打击身体的词。

因此,4︰34的上下文意味着甚么呢?

首先,男人已经尝试用口头上的方法。他已经劝告过他的妻子,但无法令她顺服。其 次,他停止与她同眠。这意味着他不再与她有 「关係」 〔我想知道到底谁在这种方式 中受到更多的惩罚,是丈夫还是妻子。〕 而她仍然拒绝服从她的丈夫。所以,她现在若 继续反叛下去的话,某些更戏剧性的事情必定要发生。 「应用于比喻」 是不会产生戏 剧性的。口头警告已经无效了,男人和女人现在也不能享受性生活。既然4︰34描述的是 接下来必须采取的更强烈行为,按照古兰经叙事的进展,就需要采取某种更强烈的行为了 。

下一步就是 「 idreb 」 了。它只能是身体 「打击」 的意思,它是在古兰经中最常 关係到 「 idreb 」的词。因此,根据4︰34的上下文,清楚显明把这个词翻译成「打、 鞭打或折磨」 是正确的。

15) 「 nushuz (不顺服) 」 一词浅析

关于翻译成 「顺从」 的讨论

将阿拉伯文的词语 「 nushuz 」 的意思翻译成 「倔强」 , 「反叛」 ,或者 「顺从」 ,人们对此有不同的看法。那些希望缓和殴妻的理由的穆斯林,只容许在一 种情况下殴妻,那就是当妻子在性方面有不道德行为的时候。这个理由不符合记载。

首先,回顾一下学者们的翻译︰ Rodwell 用的是 「 refractoriness (倔强) 」 ,达乌德用的是「 disobedience(不顺从) 」 , Pickthall 用的是 「 rebellion (反叛) 」 , Arberry 用的是 「 rebellious(反叛的) 」 , Shakir 用的是 「 desertion (叛离) 」 ,阿里用的是 「 disloyalty and ill-conduct(不忠 和恶行) 」 。很显然,所有这些翻译都包括了对丈夫的 「不顺从」 。

古兰经另一处出现 「 nushuz 」 的经文是4︰128。达乌德将这句经文翻译成︰

「If a woman fears ill-treatment or desertion on the part of her husband … 」 (如有妇女,恐遭丈夫的鄙弃或疏远)

并且

在 Hans-Wehr 的阿拉伯字典第966页对 「 nushuz 」 的翻译是 「 hostility, discord, violation of marital duties on the part of either the husband or wife, specifically, the recalcitrance of the woman toward her husband, and brutal treatment of the wife by the husband (对夫妻任何一方有敌意、不和、违 反婚姻责任,特别指女人对她丈夫的反抗 ( recalcitrance ) 和丈夫对妻子的残忍对 待) 」 。

Recalcitrance 的意思是 「 抵制权柄或控制,不听话,难以对付或管理」 。所以 很清楚,妻子对丈夫的不顺从包括在 「 nushuz 」 的定义裡面。有些穆斯林主张4︰ 34中 「 nushuz 」 一词只是涉及妻子一方在性方面的不忠或有不正当的性行为,但从 古兰经的上下文和字典裡的定义看来,其意义并非那么简单。

上下文中的 nushuz

深入一点看看古兰经的经文。在经文将近中间部分,在每一个版本裡面都摆明了打妻 的理由︰ 「 As for those from whom you fear 『 disobedience 』 , ( or 『 rebellion 』 ) 」 (至于你们所担心的那些 「不顺服」 或 「反叛」 的女人) 。我 要指出的是,这裡的不顺从,不是个人的某一个小方面的选择,而是对她丈夫意愿的一种 严重漠视。

在经文将近结尾的地方,在每一个版本上都说 「 then if they obey you (如果她们 服从你们) 」 ,意思是如果她们顺服的话。男人打妻子的理由是因为她反叛或不顺从。 这句经文的意思是,如果女人持续地不顺从她们的丈夫,令他们心烦的话,男人就可以打 他们的妻子。

如果这种不顺服表露在妻子的态度和行为上,不管是针对丈夫还是孩子,而没有正确 地履行婚约中落在她身上的责任和义务,那么他就被给予了一家之长的权力来惩戒和纠正 妻子的态度和行为。

这裡的难题,在于 「 nushuz 」 是由丈夫来决定的。他如果觉得她犯了 「 nushuz 」 ,他就可以采取惩诫的步骤,惩罚起来就可能导致打她。请仔细看4︰34。它说「至于 你们所担心那些不顺服的女人」 。那就是说男人可以单单根据自己的判断力对妻子进行 惩罚。就像穆罕默德所说的: 「不该问一个男人他为甚么打他的妻子」。

16) 批评穆罕默德 Asad 在他的古兰经译本中的 注释

下面是从穆罕默德 Asad 的古兰经译本中找到他对于殴妻方面的注释︰

「当上面这句准许殴打执拗妻子的古兰经经文啟示出来的时候,据闻先知说︰ 「我 想的是一回事,但真主所希望的又是另一回事 – 真主的意愿必定是最好的(参阅 Manar V ,74页) 。」 因着这点,他在临别前不久的最后一次朝觐演说上规定,应该 只在以下这种情况才采用殴打︰如果妻子 「犯了罪,在行为态度明显放荡不羁」 ,而 且打的时候 「还必须不引起疼痛 ( ghayr mubarrih ) 」 ;带有这种意思的可靠传 统可见于穆斯林 ( Muslim ) 、铁密滋( Tirmidhi ) 、艾布达乌德 ( Abu Dawud ) 、纳萨义 ( Nasai ) 、伊本马真 ( Ibn Majah ) 的传统。根据这些传统,所有 的作者都强调,如果采取行动的话,这种殴打或多或少也是象征性的 – 「用一根牙签 ,或其他类似的东西」 ( Tabari ,引用最早期学者的观点) ,甚至 「用一折疊的手 帕」 ( Razi ) ;还有一些最重要的穆斯林学者 (例如 Ash-Shafii ) 认为殴妻只 是勉强获得允许而已,最好是儘量避免,他们是凭先知关于这个问题的个人感觉来证明 这种观点是正确的。」〔28〕

引用的话到此结束

Asad 是相当近代的一位作家。像优素褔阿里一样,他写书的时候脑子裡是向着西方 读者的。因此,他像阿里那样,在翻译古兰经时歪曲了它的意思,使它更能被受过教育 的、有道德的西方读者所接受。

考查一下 Asad 的注释就会发现问题。 Asad 强行将穆罕默德在临别朝觐上所说的话 强加到4︰34中。如果 Asad 对殴妻方面的史料真正熟悉的话,他就应该知道不仅可以因 着不道德的性行为而殴妻,而且也可以因着一贯的不听话而打妻。没有理由将一段话强 加在另一段话之上。

他的下一个错误,就是将 ghayr mubarrih 翻译成 「不致引起疼痛」 。 Guillaume 的翻译是 「不要太激烈」 。打人怎么可能会不痛呢?这两个概念无法相容。如果我打你 ,就会使你疼痛,否则就不是打了。

接着他引用 「象征性」 、 「牙签」 和 「手帕」 之类的注解。伊斯兰所有的史料 都表明,从伊斯兰早期开始,殴妻是很疼痛的事情,是用手甚至用棍子打。

穆罕默德不喜欢打妻子,也不打自己的妻子,但他允许这种做法。他曾经掌掴阿伊莎 的胸部 – 但在伊斯兰的思想裡这也许算不上是打。因为他经常叫人们为他做一些龌龊的 事情,所以当她妻子们出现问题时,他也允许欧麦尔和艾布伯克尔掌掴他们的女儿。穆罕 默德没有动手打他的妻子们;他使其他人为他做了。他显然并非那么憎恶这样的事情。

17) 参考书目

1. Rodwell, J. M., “The Koran”, Everyman, London

2. Dawood, N. J., “The Koran”, Penguin, London, 1995

3. Pickthall, M., “The Meaning of the Glorious Koran”, Mentor, New York, 1953

4. Arberry, A. J., “The Koran”, Oxford, 1983

5. Shakir, M. H., “The Quran”, Tahrike Tarsile Quran, Inc., Elmhurst, NY, 1993

6. Ali, Abdullah Yusef, “The Quran”, Tahrike Tarsile Quran, Inc., Elmhurst, NY, 1997

7. “Beyond the Veil”, available from VOM, 918-337-8015

8. Bukhari, Muhammad, “Sahih Bukhari”, Kitab Bhavan, New Delhi, India, 1987, translated by M. Khan

9. Muslim, Abu’l-Husain, “Sahih Muslim”, International Islamic Publishing House, Riyadh, Saudi Arabia, 1971, translated by A. Siddiqi,

10. Abu Dawud, Suliman, “Sunan”, al-Madina, New Delhi, 1985, translated by A. Hasan

11. Guillaume, A., “The Life of Muhammad”, Oxford, 1955

12. Dashti, Ali, “23 Years: A Study in the Prophetic Career of Mohammad”, Mazda, Costa Mesa, CA, 1994

13. Kathir, Ibn, “Tafsir of Ibn Kathir”, Al-Firdous Ltd., London, 2000

14. Misri, Ahmad, “Reliance of the Traveler”, Amana, Beltsville, MD, 1994

15. Mernissi, Fatima, “The Veil and the Male Elite”, Perseus, Reading, MA, 1991

16. Hatimy, Said, "Women in Islam”, Islamic Publications, Lahore, Pakistan, 1991

17. "You Ask and Islam Answers", page 94, Abdul Mushtahiri,

18. http://www.aol40.com/beating.htm

19. "Battered", By Parker, Veronica F, Citation: RN, v58n1, page 26 – 29, January 1995, Medical Economics Publishing Inc. 1995

20. Swinford, Steven, “Female victims of spousal violence”, Family Relations, January 1996, Volume 45 Issue 1, page 98

21. Marble, Michell, “Transition shelters have positive impact on psychological health”

21. Women's Health Weekly, 08/26/96 – 09/02/96 Issue N, page 13

22. http://www.steppingtogether.org/article_01.html Article on Islamic wife beating in America

23. http://www.turkishdailynews.com/FrTDN/latest/dom.htm Article on Book dealing with wife beating

24. Mackay, Sandra, "The Saudis", Signet, New York, 1990

25. Sasson, Jean, "Princess", William Morrow and Co, 1992

26. Goodwin, Jan, “Price of Honor”, Plume, (Penguin), New York, 1995

27. Hans Wehr Dictionary of Modern Written Arabic, Spoken Language Services, Ithaca, NY, 1976

28. Asad, M., “The Message of the Quran”, Dar al-Andalus, Gibraltar, 1980

wife-beating.htm

Revision A: 1997-8-1, Revision B: 1997-12-30, Revision C: 1998-3-19, Revision D: 1999-2-5, Revision E: 1999-4-6, Revision F: 2000-8-6, Revision G: 2001-8-25

这篇文章是翻译自 Silas 的在线文章 ‘WIFE BEATING IN ISLAM’
http://www.answering-islam.org/Silas/wife-beating.htm

来源于:www.ysljdj.com

联系我们:

你的邮箱:
QQ号码:
我们想听到你的经历和问题:
Captcha
请输入验证码:

关注天经微博

回族祷告指南

daogao zhi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