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 爱你的邻舍:接触穆斯林的实用方法

穆斯林,基督徒和耶稣

第八章

爱你的邻舍:
接触穆斯林的实用方法

 

上帝所有的信息可以总结为简短的一句话:爱主爱人。圣经中八次教导我们去“爱你的邻舍。”这是重复最多的训诫之一。耶稣的教导很清楚的指出,我们的“邻舍”基本上是任何我们遇到的需要帮助的人(即:所有人。)
正如我们讨论过的,耶稣好像对“问题群体”有种偏爱。虽然我不想这么说,但是穆斯林可能就属于这一类!他们在西方是外来者:宗教不对、语言不对、性情不对。听起来就是耶稣偏爱的那一类人。
这一章中,我会尽量总结这整本书的内容,结束此书。越来越多的人发现有穆斯林住在自己周围或者与他们一起工作。这在很多方面都太好了!穆斯林通常会是你最好的邻居。他们善良体贴,喜欢有乐趣的生活,热爱美味的食物,也喜欢与人分享。
接下来是我的五条实用的建议,关于以耶稣之名用友谊接近穆斯林邻居或同事。每一点我都会用一个故事来阐述,然后由你自己在具体的情景下弄明白。


建议一:好好玩!

这就是我的建议。一起好好玩。实际上,这条建议与这本书的价值相等。我总是很惊讶,我们中那些有基督教背景的(特别是那些更保守类型的)不知道怎样玩乐。事实上,玩乐一词就可以让一些人紧张。我们会找借口说我们所面对的是生与死的问题(我们与上帝的关系)。这也不无道理。
有时候我会思考自己有没有变成廉价的毫无生命的模仿,而不是充满活力的去见证耶稣。车上贴着宗教贴纸或挂着耶稣鱼;壁炉台上摆放着本大的英王钦定本圣经;壁炉上方挂着耶稣像;还有在房间具体的某些地方挂着几幅带有经节的美丽图画,让所有人都能“知道”。
这些举措没有问题。但是对于走进你家大门的人来说,它们并没有任何深厚的意义。他们可能会对新邻居说你很虔诚。
但如果整条街(还有穆斯林邻居)都知道你家喜欢开派对,他们又会怎样说?如果你想玩得好,就去米迪里斯家:他们真的很擅长开派对。他们家有美妙的音乐、美味的食物和饮料;地下室有游戏玩;后院很大,还有排球网、火盆和超棒的烧烤设备。
我们需要注意的一件事是,如果有保守的穆斯林,不要提供酒类。除此之外,只有天空是局限了。
记得2000年的新年前夕,我们去住在贝鲁特市中心的挚友家迎接新年。大约有100个我们最好的穆斯林朋友也参加了。现场乐队震耳欲聋的音乐使吊灯摇晃。所有人都尽情跳舞。每个男士口中几乎都有根雪茄也喝了不少——这其中有些通常是不允许的。午夜时分,场面热闹得使我听不见自己的思考,但是等静一些的时候,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哇!谁会相信眼前的一切?如果有人15年前告诉我,我会去贝鲁特向穆斯林见证福音,我想象出的绝对不会是这番情景!
就在那种气氛当中,耶稣被高高的举起。在房间的各个角落,都有人谈论祈祷。那夜更深些的时候,我们在新年中“祈祷”。爱、团聚、友谊、还有主的国度的事情,充满了这个狂野的派对(没有不当的地方)。
学习点:如果你不知道怎么开派对,找那些会的人来帮助。我的朋友萨米尔(派对主人)经常告诉我说,我带给了他对耶稣的理解,他带给了我对怎样玩乐的理解。这是事实!但是你必须首先了解一些界限和文化准则,免得冒犯到的人比赢得的人更多。


建议二:抛开计划

我知道我们每个人都有计划,耶稣也有。他的计划是多方面的。去服务、去教导十二门徒、去活出父的样子、去爱、去牺牲。而且他所遇见的人好像没有觉得被他“利用”。他从未留给有罪的妇女或者盲眼的乞丐坏的印象。他会直视别人的眼睛;忙碌的时候会停下;他触摸麻疯病人;并允许妓女洗他的脚。当他治愈或拯救人后,通常都会让他们不要告诉任何人。我知道我自己做了了不起的事情时,会告诉所有人。
但是如果我们的“计划”真的就只是去行善,服侍人呢?当然,是以耶稣的名。不是去转变他们、修正他们或者拯救他们,而只是爱他们。有点像这一章的题目:“爱你的邻舍。”
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胆小,或者不去分享这奇妙的福音。正好相反。当我们的心灵满溢时,很难闭口不言。但是我们不能急着为他们“做决志祷告”。或者“带领他们到耶稣面前”。我们首先应该愿意像耶稣,像耶稣那样说话、像耶稣那样去爱人。这就意味着我们清理他们门前的雪和垃圾(我在丹佛有很多的机会);在他们需要的时候,我们接他们的孩子放学;多多微笑,下午可以在彼此的信箱旁聊聊;并且只要可能,就谈谈我们的生命之爱。不是去“使他们成为基督徒”,而是因为我们是基督徒。
我最佳的和最差的故事,可能就是这个。我们十个人在贝鲁特我的家中举行小组聚会。祷告敬拜后,我们进入了“策略时间”。我们正谈论怎样为上帝“接触”贝鲁特人。然后门铃响了。是希沙姆。噢,不妙。他是“他们”中的一员,一位穆斯林邻居。我们正策划如何接触的那些人之一。
我将门半掩着,尴尬地说,“你好,怎么了?”
透过门看到几位朋友后,希沙姆说,“哦,你们在玩乐,怎么没有请我啊?”之后便直接走了进来。他问候了他认识的人,然后问我们在干什么。
“哦,也没有什么,”我撒谎道。“就是祷告之类的……”
然后他就坐了下来。我们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当然会和他说话,但是我们很明显都有点厌烦。毕竟我们的计划很紧,再有半个小时我们的聚会就能结束,我们就能回到正轨(接触贝鲁特人)。
希沙姆肯定觉察到了紧张的气氛,因为他20分钟后就离开了。他走之后,我们都觉得难受。我们知道所发生的事情,但意识到的太迟了。
讽刺也仁慈的是,上帝将希沙姆在接下来的那个星期的同一时间带了回来。这一次,我邀请希沙姆进屋,请他坐下,并告诉他,“我们中的很多人离开自己的国家和家人来到贝鲁特是想看看上帝会怎样祝福这个城市,祝福黎巴嫩这个国家。你能不能帮我们弄明白上帝会怎样做呢?”他分外欣喜,最后成了我最亲密的朋友和伙伴之一。
如果你想评价自己的动机,那就问问自己是否真正希望别人好,还是你“服务”他人的同时会得到隐藏的利益。如果你有利己的计划,你的穆斯林朋友会被特别地调入此计划中。去爱他们,就够了。


建议三: 不要笃信宗教

这条“不要笃信宗教”的建议也包括了建议一和建议二的一些内容,但是我想强调之前未提到的几点。
一天,我在哈佛大学做完讲话后,一个犹太研究生来见我。她胸有成竹地走进来,准备要辩论。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希望你知道我是犹太人,我不相信耶稣就是弥赛亚。”她坐了下来,自信的气势让我觉得自己是只小虫子。
“好吧。哦,顺便说一句,我叫卡尔。你呢?”
“梅利莎。但是你是怎么想的?”
“什么怎么想的?”
“关于耶稣不是弥赛亚,”她有点恼怒地说。
“哦,没关系。其实我不是他的辩护律师。关于他,你想怎么认为都可以。”
她看了看房间里的其他三个人,他们也都对我毫无反应的反应有点震惊。(我觉得他们可能认为我和他们是“同一条船”上的,而他们通常不会那样回答。)我能看出梅丽莎几乎很想在护教学的辩论上和我来一两个回合。我想着,她已经想好了怎么回复我给出的回答。所以,为什么还要回答她呢?那就一点乐趣也没有了(也会违背上文的建议一)。
她没有退缩,继续追问,“那,你认为他就是弥赛亚吗?”
“事实上,我怎样理解这些高远的事情根本不重要。我深信耶稣认为自己是谁才最重要,我怎样理解也改变不了什么。”
她不吃这一套,说,“如果你确实对此有自己的理解,那你到底是怎样理解的呢?如果让你向我证实他就是弥赛亚,你的绝招是什么?”
“我没有什么绝招,”我坚持说道。
“那么,我究竟为什么要来这里?”
“老实说,我真的不知道。是你来找我的。能告诉我你来这里的原因吗?”
“我来这里是想告诉你耶稣为什么不是弥赛亚,并听听你怎么反驳这一点。”她越来越绝望。
“哦,不好意思。你可能找错人了。我真的不喜欢‘证明’事情。但是我们可以谈谈别的。”我真诚的说。
她最后一次说:“好吧,如果要你来说服我相信耶稣,你会怎么说服我?”
我能看出来这句话含有一丝真的疑问,所以回答说,“他喜欢你。”
她翻了个白眼。“真是可笑。这就是你的绝招吗?”
“就是。我告诉过你我没有绝招的,但是你不相信我。”
她坐在那里摇着头,咕哝着一些关于“他喜欢我”的话。
然后她突然哭了起来。过了一会,她回复了平静,为自己辩护说,“我仍不相信他就是弥赛亚。”我只是笑了笑。
(最新故事:这位年轻的女士在这之后加入了哈佛大学的福音学习班,和一些朋友一起学习圣经,已经离主的国很近了。)
说到“不要笃信宗教”,我有这么几个想法:
1. 不要去辩护。其实没有需要你辩护的事情。上帝的名誉不需要我们来帮忙维护,圣经本身就站立得住。争论中的辩护方通常是脆弱的一方。笃信宗教的人喜欢辩护。
2. 不要去争论,就是不要。看看下次别人说些你不喜欢或者不同意的话时,你不争论会发生什么。试着去不管怎样也不要争论。笃信宗教的人喜欢争论。
3. 不要总表现出自己知道所有的真理。我们认识本身是真理的那位,随着我们日渐接近他,我们便懂得的越多。但是你到底对耶稣了解多少?我估计我对他的了解大概有0.1%。
我发现当我感觉到需要为基督教而辩护时,我是为自己挖了一个无法逃脱的深坑。基督教是一个宗教。但我并不笃信宗教。伊斯兰教是个宗教。犹太教、印度教、佛教是宗教。宗教之间相互争斗。它们争执、竞争,想使其他宗教都归于自己。但我们不是那样。我们只是要高举耶稣,呈现耶稣——福音。我们跟随他、爱他、服侍他。但是他也不擅长笃信宗教。所以我们应努力效仿耶稣,远离自称无所不知的宗教人士,走到那群落魄的罪人中。


建议四:不要带入西方文化或基督文化

这一条不容易。紧接着的问题是,“我们怎么才能知道西方基督文化和好东西的区别?”问得好。回答:这个很难区别。因为不管我们所读到、所听到、所相信的是什么,我们的经历总会将之取代。当我们“直接从圣经中”向朋友教授东西时,他们真正感受到的却是我们的所作所为。
对于这一点,我们怎么祈祷就是一个简单的例子。穆斯林做非正式的祈祷时,可能会站立着,睁着眼睛,双手掌心朝上置于身体前方。当然我们都知道“真正”的祈祷应该需要低头合眼。虽然我尽了最大的努力不去将自己的风格强加给别人,可我现在看到自己大部分皈信基督的穆斯林朋友都低头合眼祈祷。
别人向自己学习没有问题,但是这并不是关键。我们教给别人的是我们自己。在不同的教会中也能看到这一点:有些教会觉得必须大声讲话并伴着动作才能使上帝听得见;有些却深信上帝可以读懂心思,因为你绝不会听到他们发出任何声音;有些教会会举手;有些会屈膝;有些牧师会大喊一个小时;而有些则会背诵一篇十分钟的讲道词;有些教会会跳舞赞美;而另有些则丝毫不动;硬板凳;软座椅;合唱团;摇滚乐队;尖塔和彩色玻璃;有些也认为他们能在家里遇见上帝。有趣的是他们都用经文来为自己的文化习惯撑腰。
当遇到“成就教会需要什么?”一类的问题时,事情就变得更复杂。是年长者?是执事会?是资深的牧师和同工?还是大型教堂或咖啡店两三人的聚会?教会成员投票;牧师掌权;每周共享圣餐;每月共享圣餐;为所有人常施洗;半浸水礼; 浸水礼;点水礼,这些都通过了圣灵的批准。
需要相信什么才能“加入”?这个问题真的很困难。从小就有人告诉我必须要做“决志祷告。”有些人说除了做决志祷告,还需要通过受洗公开承认信仰。其他人说这些不够,还需要正确的教义。哪些教义?当然是他们的。基本的教义如:因信称义;因恩典才得救赎;代替赎罪;认罪悔改。然后有些人说甚至这些还不够,还需要用圣灵受洗。
回到我们的问题。应该怎样区分哪些属于我们的文化传承?哪些真正需要与我们的朋友去分享?下面是我关于必须分享的事物的列表:
1. 耶稣
这不算是列表,是吗?
有些人会说,“卡尔,你应该给我们更多内容。”
真的吗?光有耶稣不够吗?我希望你们能分享所有关于耶稣的正确的、真实的、有道理的东西;分享他在你生命中所做的;分享我们称之为圣经的66卷书中的东西。请用某种逻辑顺序去分享这些东西。最好不要用故事的结局作为开始,让故事自然展开。对于我和我的妻子,这就意味着:
1. 我们尽量用非宗教的方式谈论耶稣。我经常会说,“你知不知道……耶稣。那个两千多年前住在中东的家伙。你知道……那个家伙。”或者会这样说,“我出生于一个保守的基督教家庭,但是我认识到自己并不喜欢基督教这个宗教。但是我害怕自己可能把那婴儿(耶稣)连同基督教的污水一起倒了出去。所以我一直在想怎样把他找回来,把其他的丢掉。”我会这样告诉他们我的工作:我努力通过教授耶稣的道理来使穆斯林、基督徒和犹太人和解。这些都是关于我们的信仰和如何表达信仰的非常规想法。
2. 我们参与到他们的生活之中。这一点需要(宝贵的)时间。去了解他们的孩子;只要有机会就邀请他们做客;他们一打电话我们就取消所有其他的计划。
3. 我们绝不会邀请他们参加查经会。基督徒有查经会。世界上没有什么人会围坐在一起“研究”一本书。我们邀请他们参加讨论小组(其实我们刚和邻居讨论完。)我们让别人来带领。小组漫聊时,我们也不去控制。我们就只是研究这位有趣的备受争议的历史人物——耶稣。我尽量使自己不要听起来像是他的推销员。
4. 我们努力让邻居自己决定聚会与否。我们已经若无其事的和邻居对此谈了好几个月。比如,“哎,我们应该找个时间把这条街的人聚在一起谈谈这个。”当我们决定这么做时,就先去我们认为最具影响力的一家,问他们是否想与我们一起聚会讨论。他们说好之后。我们就分头花几个礼拜去其他人家,征求他们的支持。我们会说,“罗布,克里斯塔,我们想举办一个小组讨论会谈论耶稣。可能会在我家见面,或者其他地方,讨论那些可能和我们生活相关的耶稣的事情。嗯……就只是个想法……你觉得怎么样?”
5. 我们谨记这些人比我们的计划更珍贵。因此,如果一开始行不通,可以先作罢之后再尝试。或者和能来的一对夫妇一起做些其他的事情。或者随便怎么样……就是不要硬坚持实施你的计划。

信仰故事

巴士拉酋长
在伊拉克的巴士拉市中心,我跳出了我们租的白色萨博班,大声喊道,“谁是这里的负责人?”
我们做这类事情。
我们身边立即围了一群人,很快就得知有个叫做阿里酋长的是这个镇的大人物。到巴士拉的第三分钟,我就发现自己坐在一个陌生人的奔驰后座上去见一位我从未听说过的人——南伊拉克最重要的什叶派酋长。
该城市最大的清真寺归阿里酋长管辖;这座清真寺能轻易地与美国最大的教堂校园相媲美。这里还有一所学校、一所大学、一个酋长培训中心和给穷人准备的住所。
我们到的时候阿里酋长正在主持一个大型的伊斯兰领导人集会,但是出于阿拉伯人的热情好客,他看到我们四个人后就立即站了起来,离开了他的会议来问候我们。
“你们来这里所为何事啊?”他问道。在2003年5月,这样问一个美国人很合情理。
“哦,我不是很擅长,但是我在努力追随耶稣,我们到这里来是为了寻找他。你看见他了吗?”(这番话引起了他的注意。)“我们几个星期前在黎巴嫩祈祷,突然冒出一个想法,耶稣可能在伊拉克。两千年前他总是在那些与他同时代的宗教领袖认为他不会出现的地方。你见到他了吗?我重复道。
酋长从老花镜的上方眯着眼睛,抚弄着胡子,微笑着朝他的朋友那边靠了靠,说,“这个问题很有意思。我们没有见到耶稣,但是这个问题应该是,如果他在这里,他会在做些什么?”
我目瞪口呆。也许他有一个WWJD手镯(WWJD:what would Jesus do.耶稣会怎么做)。他怎么会知道这个问题?之后阿里酋长和他手下的酋长散了会,开始讨论这个问题。
我们反复讨论着这个想法有三十分钟之久,直到他们带着完结的神情宣布:“他应该是在帮助孩子,照顾穷苦之人。因此,如果耶稣在那样做,我们也应该更多地关注穷苦的人和孩子,特别是,穷苦的孩子。”阿里酋长看了看我,然后笑了笑。“你的问题真是个好问题。”
接下来,我又张口说出了我脑海里冒出的话。“我还有一些真正的福音给你。你知道如果你是我的敌人,对于你来说是件好事吗?”我觉得自己的两个问题都那么古怪!
“怎么会呢?”
“耶稣明白地说要以这三种方式对待你的敌人:爱他们,祝福他们,为他们祈祷。他说任何人都会爱自己的朋友和兄弟,但是能爱敌人才更为高尚。所以……你不是我的敌人,但如果你是的话,就会对你有益,因为受我跟随的那位的教导,我就有责任去爱你、祝福你、为你祈祷。”
阿里酋长真的很喜欢这个。他站了起来,从黑色的长袍下伸出他的大手,说:“那么,我就做你的敌人!”然后他咧嘴大笑,并且拥抱了我。
没有遵循任何固定地进展顺序,我决定给他们讲那个好撒玛利亚人的故事,耶稣曾用这个故事又一次使“好人”难堪,“坏人”长脸。你知道的:有一个人,从耶路撒冷祈祷回家的路上遭到了抢劫和毒打,被人丢在一边等死。两个“好人”——一位祭司和一个利未人,忙于做好人的事没有驻足相助。但是一个“坏人”——受人厌憎的外国人停下了脚步,花了很多时间和金钱挽救了这个陌生人。
对于酋长,我稍稍个人化了这个故事。我说如果我现在生活在巴士拉,肯定是那好人之一,而他肯定是那个坏人。事实上,我甚至开玩笑地告诉他,如果我的朋友知道我来会见他,肯定会在努力为我祈祷,因为他是坏人,作为好人,我需要很多帮助来克服他的坏。他不仅听出了我的玩笑,还说定会转述给其他人。
借着这个故事,他站了起来,伸出手说:“这是我的城市,我将之赠与你和你的朋友。无论你们想在这里做什么,我都会帮助你们。来住在我这里。你可以在这里储存你的人道主义供应。我会告诉所有人你们没有问题,不要找你们的麻烦。”
我接过这句话。“看哪,”我说,“对于我你就是那位好撒玛利亚人。你逆转局面当我是兄弟。我来是要帮助你,现在却是你帮助我了。”
(故事更新:这个人一直信守自己的承诺,真的成了巴士拉的和平使者。)


建议五:做你自己

这一条做起来比看起来要难。很惊异我们花了那么多时间来做别人。我的半生都这么做了。甚至是我们“要像耶稣”的努力,上帝也要求我们用自己的特色去“像”耶稣。上帝独特地创造了我们每一个人,让我们的思考方式和举止行为都各不相同。这正是上帝所创造的精彩世界的一部分。
我最喜欢的耶稣的特点中,有一点是他从不虚假。他一直是他自己,这句话听起来几乎有点可笑。要定义耶稣,着实不易。我们也需要做到多维度。他深奥;满身正直,又带有许多层面。
你有没有注意到人其实有令人难以置信的虚假指示表?他们能在千里之外就闻到江湖骗子的痕迹。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不喜欢虚假的销售人员,并不是因为他们要卖给我们东西,(整个世界都在卖给我们东西),或许我们真的需要他们所卖的。真正的原因是他们不相信自己的产品。他们讲话速度快,摆了一大堆事实,但是却不知道其实我们真的需要他们的产品。
我们会自动地怀疑销售人员,因为我们知道这是他们的工作。有人付钱给他们来说服我们。但是如果他们不是为钱而做呢?我们会更倾向于购买。我们会想,如果他们用自己的时间来做,那肯定是相信这个。
有一天我和来自苏丹的一位朋友一起。他来丹佛看望我,我们又谈到了往日常谈的内容。耶稣和……我记不得其他的东西了。在我的皮卡车里我们的谈话大概是这样:
“卡尔,我很喜欢把你介绍给我的穆斯林朋友,因为他们总是备受鼓舞。你总是那么地自然。”
“哦”我故作深沉地说,“除了做我自己我不知道还能做什么。如果我能鼓励他们,又能谈论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那就太好了。”
“是啊,但是我也遇上过许多想改变我,让我像他们那样思考的人,他们只是让我和我的朋友厌烦。而你不会那样,但是我们最后还是会谈论耶稣研读圣经。你不是非常厉害就是非常狡猾。”
“我试过去变得狡猾,但是没能成功。我也试过去做其他人,也没成功。所以我想就做自己吧,看看会怎么样。”
上个星期,我和一位传教士进行了一番很平常的谈话。他想知道关于怎样在他自己的穆斯林背景下去事工,我有什么看法。可以说,他满腔热忱地开始。他是一位“意在改变穆斯林信仰的基督教传教士。”
他正直,诚实,直率、豪爽。但是这一两年之后,他意识到自己所传的信息好像根本没有价值,因为没有人能明白。(我们对自己所说的话怎样想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别人听到的是什么。)
所以他改变了战术,要做个织帐篷的人。毕竟使徒保罗就是织帐篷的。我的朋友不知道怎么织帐篷,但是他大学时上过商学课程,所以他开了一个小的咖啡店。(这是个真实的故事,其实我也有过上百次类似的战术变化。)
他极其努力地工作,直至自己精疲力竭。他现在有一个明确的身份。他不再是基督教传教士,而是一位业主了,一位真正的合法生意人。当然,他现在一周工作70个小时,没有时间与家人一起,更别说他的邻居了。他放弃了所有那“基督徒传教的一套”,想更“自然地”扮演生意人的角色。但是发现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分享自己的信仰了,一部分是因为太忙,一部分是因为他不知道放弃了宗教角色后怎样去谈耶稣。
他的故事也是很多人的故事。我给他的回答是我对自己很多朋友所说的:那要不就做你自己怎么样?我的意思是:
1. 只在你愿意的时候分享耶稣。坚持读下去,不要抓狂。让我来解释。我的很多朋友分享耶稣是因为他们觉得这是种义务。我将此等同于“要爱克里斯因为她是我的妻子。”那如果我爱她就是因为爱她呢?这样不是更好吗?如果我告诉她我爱她是因为我就是爱她,真的爱她,而不是告诉她我爱她是因为这是我在婚姻研讨会上学到的。当然这其中艰难的环节就是我必须实实在在地爱她。而我想分享耶稣是因为我爱他,因为他在我和我的朋友的生命中所做的那么多。
2. 做你擅长的事,我极其不擅长管理人。我管理人时,总会伤人伤己。我擅长思考,擅长构想规划,擅长促使事情发生。但让我维持却很难。我尝试做过“商人”、“人道主义工作者”、“传教士”,还有“经常与人相聚喝咖啡的家伙”。我做过性格测试,做过能力倾向测试。我知道自己属于哪一类,ENTP、高D型,A型(不同的性格测试结果。ENTP:外向、直觉、思维、知觉;高D型:实干家;A型:雄心勃勃,脾气暴躁)要我说就是乱七八糟。试图与人相聚,但只是出于某种目的。重要的是,如果你是商人,就经商。如果不是,就不要这么做。如果你的目标是服务穷人,那就加入世界宣明会做个人道主义工作者。如果不是,就不要这么做。
3. 说你相信。因为事实上我相信我写的这些东西,我会坦白告诉人,“我身体里没有宗教的血液,但是我真觉得耶稣很了不起。我相信你如果试着去了解他的话也会喜欢他的。”我甚至还会说,“我以前曾是个基督教传教士,然后我遇见了耶稣。现在我只是跟随他,我发现这样就够了。”他们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这样也很有趣,因为丰富的谈话总会接踵而至。

基本注意事项

对于这一点,我之前已经分享过很多,但是把这些列成一个表,可能更有帮助。
1. 绝对不要攻击穆罕默德或者《古兰经》。对于穆斯林,这是两个最敏感的话题,请在真正的友谊建立之前尽量避免这两个话题。
2.可以拜访当地的清真寺。他们会欢迎的,我保证。
3.尽量不要用上帝之子、基督徒或教会这些词。尽量用这些词代表的真理来解释而不是直接使用这些词本身。(再一次,并不是我不相信这些词代表的真理,只是这些词本身完全无益。)
4.要对圣经充满敬意。不要将之置于地面,开合的时候要小心。穆斯林总是对我们对待上帝圣言的态度很震惊。(也要同样地尊敬《古兰经》。)
5.称呼耶稣的名字时加个头衔来显示敬意。例如,称他为尔撒麦西哈(耶稣基督,弥赛亚)。穆斯林也承认并接受这个称呼。
6.斋月时,不要在街上或穆斯林面前吃东西。
7.不要从正在祈祷的穆斯林前面走过。
8.祈祷时,站立、跪着或伸出双手,手心朝上。
9.有穆斯林在附近时,女性穿着应该得体。(其实这也是圣经中的观念,只是穆斯林更认真对待。)
10.女性不可以主动去和穆斯林男性握手。如果他先伸出手,就没有关系。
11.不要断定自己知道某个穆斯林信仰什么。总是先去问他们。
12.可以去读《古兰经》。这本书并不差,而且大体上是赞同圣经的。
13.如果可能,避免谈论政治。这个话题对于穆斯林永远都会是个敏感话题;而你也永远 “赢不了”这场争论。
14.要注意猪肉、酒和狗在伊斯兰教中都是“肮脏的”,是穆斯林一直回避的。
15.避免露出自己的脚底。
16.绝对不要用左手握手或吃饭。
17.对西方道德和精神的现状表示悲伤。在“西方基督教 ”与真正跟随耶稣之人中间划清界线。
18.总是提出为穆斯林朋友祈祷。穆斯林极其尊重祈祷和献上祈祷的人。为他们的家、家人和工作祈祷。请求上帝的灵来触摸他们。就在当场大声祈祷。
19.用自己的经历来分享,讲故事,要做到真实。
20.谈论你自己的家庭,询问他们的家庭。他们都是以家庭为重的人。
21.最重要的是——倾听。做个好的听众。你听的时候就会赢得对方的心!


信仰故事

不公平的优势
大约一年前,我受邀参加一家教会举办的全市讨论,讨论的话题是不同宗教之间的对话。随着主持人的介绍,几百人挤满了大厅。介绍基本上是这样的:“受人敬重的穆斯林酋长,优素福艾哈迈迪阿訇,科罗拉多州斯普林斯伊斯兰协会的领袖。”然后,“博士、酋长、伟大的思想家,阿里?本?穆罕默德阿訇,美国穆斯林伊玛目协会的主席(还有其他一些很重要的头衔)”然后是两位拉比:“来自(某个听起来非常重要,我记不得的犹太教堂)的约西?古忍拉比”和“科罗拉多第一位女拉比,(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什么,我记不得了)的创始人兼主席。最后,他们介绍了一位主教,他曾是也将永远是科罗拉州多斯普林斯地区的天主教领袖。
然后主持人来到了我这里,我没有撒谎,他说:“最后这位是……嗯……”
“卡尔。我的名字叫卡尔。”他明显有点窘迫,既不知道我的头衔又不了解我的成就——其实我两者都无。所以他就只说,“卡尔先生”,所有人都笑了。
那晚,我们每个人都要回答两个问题。第一个是,“你的宗教要怎样才能进天堂?”
那两个穆斯林表现不错,阐明了各种伊斯兰教关于怎样才能进天堂的观点,其实归根到底还是“上帝的旨意。”那两个犹太教的拉比解释了他们死后世界的不确定性的理论,然后集中谈论了关注当下的重要性。那个天主教的主教帮助我们理解了关于后世和怎样去天堂的基督教内的不同解释。
然后轮到了我。我一直祈祷能说些重要有意义的话。这是从我口中出来的话:“事实上,我的宗教不能让你去天堂。”其他的专家组成员不舒服的在椅子上挪动着,主持人问我能不能进一步解释一下。
“好的,”我说。“我从未见过任何宗教能拯救人。所有的宗教都擅长列出一些基本规则——可做与不可做的事项——对我们的生活有益的规则,但是它们都不能真正为人提供希望或任何永恒的保障。宗教似乎最终制造了而不是解决了更多的问题。
“那么,”主持人说,“你们到底怎样才能进天堂呢?”
这是个非常基本的问题,但我觉得还是说得明显一点的好。“通过耶稣。他并没有开创新的宗教;他到世上是为我们提供一个生活的典范,提供通往上帝的道路。相信他并跟随他就是这条路。是他带我们去天堂,不是什么宗教。”
接下来是第二个问题:“你的宗教怎样应对恐怖主义?”
那两个穆斯林对于这个问题有些为自己辩护的感觉,但是很巧妙地谴责了所有形式的恐怖主义,阐明了《古兰经》中绝对没有提及或鼓励恐怖主义。两位拉比用大部分时间试图说服两位穆斯林关于这一点他们误解了自己的书。主教则谈论了仁慈与正义相结合。
我?我说,“我其实也不太清楚。我不知道自小长大的宗教会怎样或应该怎样应对恐怖主义。但是关于耶稣会怎样应对恐怖主义我有一些想法。”心底的紧张减慢了我的呼吸。“耶稣并没有怎样应对当时的各种‘主义’。他用奇特的方式来对待人而不是他们所代表的思想意识(那些宗教领袖是个有争议的例外)。所以我也不知道耶稣会怎样应对恐怖主义,但是我很确定我们能自己得出结果,因为他的好友圈子里就有两个恐怖分子:一个狂热信徒和一个税吏。他们一个是政治反叛分子,一个是压榨普通民众的经济恐怖分子。对于这两个人,他所做的是将他们当成自己的密友,当成自己的学生、门徒,使他们成为早期拥有信仰的使徒。
“我实际上觉得一个人越坏,耶稣就越喜欢他。他不只是如我们所想的傻傻地、情意绵绵地对他们施以‘慈爱’。这慈爱带着教训。这慈爱带领人远离过去,成为新造之人。耶稣就是这样对待他们中最坏的。他只对一种人严苛——像我们这样的人。”我看着我们这一排笑了笑。“像我这样的人,假冒伪善之类的。”
就在此刻,我确定他们当时肯定都在想为什么要请我。接下来是20分钟的问答,然后我们就结束了。
之后,有一小群人来问我问题。一位女士很生我的气,说:“你竟然提都没提三位一体。”
“哦,”我回复说,“但是这场谈话没有提到这个问题……”
“但是你相信三位一体,对吧?还有一些你应该但却没有提到的,比如说赎罪。”
我知道应该小心处理这种情况。每个人都活在某种背景下,对美国基督教的背景最好应该也像对其他人的背景那般敏感。所以我只是说,“你说的对,我相信这本书中所有的内容,”我举起我的圣经,让她看看我的圣经被读得有多旧。
然后一个年轻人加入了我们的谈话。“我是穆斯林。今晚我是和阿訇一起来的。”他转向那位刚和我说话的女士,说,“如果今晚这个人(指着我)谈论神学或者教义或者甚至是基督教的话,我肯定不会感兴趣。但是他以一种我从未听过从未想过的方式谈论耶稣。我觉得很令人惊赞。”
值得赞赏的是,她说,“哦!也许你说对。我在想我自己有没有将自己的宗教和救主混淆?”
就在那时,当地的阿訇来到我们跟前。“卡尔,卡尔,卡尔啊。你今天得了一个不公平的优势。”他笑着在我面前挥舞着他的手指。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您是指什么?”我有点胆怯地问。
“我们几个忙着为我们的宗教和立场辩护的时候,你却只谈论耶稣。你作弊!”然后他大笑了出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做得好,”然后就走开了。
我其实想知道这能否已算是总结。我们有不公平的优势,我们认识造物主。我们与真正的王是好朋友。我们明白真理。我们知道什么能带来生命,什么能赐予生命,知道永恒的生命处于何方。其他人解释和辩护不同的“主义”和“学说”的时候,我们只是在将人们指向我们的朋友。他是揭露人罪恶和解除人防备的那位。他带领人到他自己那里。这是故事的开始也是故事的结束。
了解身边的穆斯林
总有人问我是如何拥有这“对穆斯林的爱。”我通常都会这样回答,“我不爱穆斯林。”我爱萨米尔,爱艾哈迈德,爱阿里还有他们的家人。
去爱一个群体或一种思想意识或一项原则本身就是个可笑的想法。耶稣也只是爱单独的个人。
也许你已经认识一些穆斯林。他们可能是你的邻居、同事或同学。或许和他们谈话你会有些含羞,但是你知道他们的存在。我想随着穆斯林的数量通过信仰转变、移民和生育日益增加,这应该会是常有的事。
如果你已经有点认识某个穆斯林——准备强调这一点——去多和他/她聊聊。用简单的对话开始,比如“你好,最近怎么样?”然后到“你们家祖籍是哪里?”不要轻率地问,“你是哪里人?” 这个问题常常会冒犯移民,因为他们现在也是“这里”的人。所以加上“你家”和“祖籍”会听起来更友善。如果你想和他们做朋友,肯定想知道他们来自哪里,所以就问吧。
我还发现了一个赢得人心和赢得他人信任的秘诀。食物!不只是随便任意的食物,而是美味的食物。而且要很多。容我直言,对于美国人,这确实是一个挑战。我们并不擅长热情好客。我们被教导只邀请真正亲密的朋友到自己家里来。而且如果我们为他们做饭的话,总是只准备刚好够吃的分量——没有剩饭是好事!
我在中东从未遇到过去人家吃饭,他们不准备两倍以上分量的情况。但那是一项好的经验法则:做自己认为所需的两倍,然后剩下的第二天当午饭吃。
还有一点:穆斯林到你家做客时,给他们足够的选择,果汁、碳酸饮料、咖啡或者茶。在很多东方文化里,出于礼貌他们总会对邀请先说几次不要。所以如果你问他们要不要喝点什么,他们几乎都会肯定地说不要。不用再去问。就拿出几种饮料直接给他们。如果你说,“你要喝咖啡还是茶?”他们会说不要。但是如果你说你有咖啡和茶,只是问他们谁要你已经准备好的咖啡或者茶,这样他们就会要了。
其实真的不难。就一直坚持让他们尽可能的吃和喝。美味的饭食,可口的饮料,准备很多很多。
邀请新朋友到家里时:就做你自己。我们几个星期前邀请了几个沙特的学生到家里来,为每个人准备了苹果派和冰激凌做甜点。并不是中东的菜,但是他们都非常喜欢。
做些你知道怎么做的饭菜。记住,如果他们来自印度而你决定做自己最拿手的咖喱,味道永远不可能像他们妈妈的那样。所以做你最拿手的菜。但是要记得,不能有猪肉。
坐下来吃饭前你可以这样说:“我们家有个传统,就是为这顿饭和你们的到来感谢上帝。我们这么做你们介意吗?”他们不但不会介意还会很喜欢的。他们会抬起头睁着眼睛,所以不要让这一点影响你。事实上,我现在也通常抬起头睁着眼睛祈祷。让你的祈祷自然,真实,更像是对话。我经常发现,这一点是整顿饭的亮点。不要害怕祈祷。
最后,也是在所有与穆斯林的谈话中,让他们知道你是有信仰的人。或许不是“笃信宗教”,但你确实有信仰。他们会尊敬这一点,因为他们也是有信仰的人。让谈话自然发展,不要勉强,要真实。专注于你的缺点和他们的长处。这些是基本的人际技巧。
觉得舒服的时候,你可以问问你的新穆斯林朋友是否想偶尔聚聚一起读读经文,谈谈生活和信仰中的问题。如果他们有时间,肯定会想加入的。(和世界上其他人一样。)
不要因为不了解《古兰经》而恐惧。你的穆斯林朋友对圣经的感觉和你对《古兰经》的感觉是一样的,所以你们双方都需要克服不安全感。有道理吗?承认自己是个需要极多恩典的糊涂人,然后继续努力。尽量将时间集中(至少开始时)在意见一致的方面。已经读到了这里,你知道我认为我们都同意的第一点就是耶稣。所以集中在他身上。可以做个耶稣阅读。阅读《古兰经》中所有关于耶稣的段落和路加福音。不用计划,就只是读。对于计划什么的,圣灵会掌管,所以你大可放松,去享受。
如果你不认识任何穆斯林,但想和一些人见面聊天,这其实很容易。如果你是大学生或者住在大学附近,找找看有没有什么穆斯林协会,然后联系他们。许多在美国上学的穆斯林都很孤单,也从未受邀到美国人家里做客。还有一个了解伊斯兰和可能交到新朋友的办法是去中东或亚洲的食品市场。穆斯林准备肉类的方式和犹太食品标准很像。清真的食物味道很好,对你也有益。
最后一个主意是给当地的清真寺或伊斯兰教中心打电话(先在电话薄里在“清真寺”或“伊斯兰教中心”一栏中找到电话号码),然后告诉他们你想了解伊斯兰教或者见见一些伊斯兰教徒;问问什么时间去拜访比较合适。我经常这样做,而且总是得到百分之百肯定的回答。
拜访清真寺的时候,只有两件需要注意的事:女性受欢迎,鞋子不行。进去的时候脱掉鞋子——门口会有放鞋的地方。如果没有,问一下你见到的人鞋子应该放在哪里。
如果你是女性,某些地方可能不允许你入内,但是他们会告诉你,或者会有一个标志牌写道“男士专区。”但除此之外,女性可以随意进入主楼;但你可能必须坐在祈祷区域的边上或者后排。(有时候,女士不能进入主祈祷室,但是,记得先问问别人或者找找标志牌。)

结语


穆斯林是我们的朋友。他们善良、可爱、随和、生活均衡。他们尊敬上帝尊敬他人,热爱生活。他们深爱自己的孩子。他们为身边看到的道德沦丧而忧虑。他们珍视生命,珍视家庭,珍视信仰。他们和我们一起工作,和我们的小孩一起上学,和我们一起在超市购物,一起在饭馆吃饭。在许多你我同样热衷的当地政治问题上,穆斯林是我们的盟友。他们梦想的生活和我们所梦想的生活一模一样。他们是朋友!
通过写这本书我认识到对于读者我有两个愿望。第一个是希望你能够更清楚的看见耶稣。希望他的样子更清晰,在某种意义上更容易接近。希望跟随他的路不再满是理论和神秘,而是更加实用和真实。
第二,我希望你能看见穆斯林。耶稣总是能看见人。别人都没看见麻风病人时他看见了。他看见了那些盲眼人、乞丐、妇女和那为看他爬上树的人。那些寻找他的人还未看见他,他就先看见他们了。耶稣寻找人并能看见人。当耶稣看见他们时,总会将他们最需要的赐给他们。
我们应该从穆斯林邻居身上看到什么呢?他们也是照着上帝的形象造的?或者身处异乡的他们感到孤独?感到被误解?
我们穿过马路时是要学那利未人和祭司还是要担当起那撒玛利亚人的角色,看见那需要恩典的人?这是一个真正的问题,答案就在我们脚下。该走向哪个方向呢?
愿我们跟随主的脚步时,越来越像他。

联系我们:

你的邮箱:
QQ号码:
我们想听到你的经历和问题:
Captcha
请输入验证码:

关注天经微博

回族祷告指南

daogao zhi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