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 站在桥上的: 追随耶稣的穆斯林

穆斯林,基督徒和耶稣

第七章

站在桥上的:
追随耶稣的穆斯林

 

对于穆斯林,最为严重的异端就是离弃伊斯兰。那些离弃伊斯兰的穆斯林通常都会被遗弃、受排斥、遭受家族隔绝,在某些地方,甚至会被处决。离弃上帝的道转向任何事物,都会惹怒上帝,穆斯林生活在这种畏惧之中,这也是他们虔诚的部分根源。
因此,关于和穆斯林朋友谈论耶稣,我总结了一些具体的指导准则。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满是术语的福音”抛到一边。一个相关的例证:
我问一个朋友,追随耶稣是否意味着他变成了基督徒时,他回答我说:“但我仍是穆斯林。”
“哦?”我好奇地说。
“是啊,”阿里说。“我是个追随耶稣的穆斯林。”
“这真的行吗?”我问他。“那你家里是怎么想的?”
他奇怪地看着我说,“他们什么也没想。我是个穆斯林。他们能想什么?”
他的话我思索了一会,然后我突然懂了:接受耶稣为他的领导者,带给了他耶稣究竟是谁的启示——救主和主。耶稣肯定没有告诉我的朋友,“你必须换个名字,参加西方风格的教会,放弃你的家族和族人。”
相反,耶稣对阿里说了他大约2000年前对同一地区的几个人说的一句话:“跟随我。”

希望

事实上,世界上越来越多的穆斯林保留着自己“穆斯林”的文化身份,但是却选择跟随耶稣的灵性教导和道德教导,做耶稣的信徒,同时也实现了“穆斯林”真正的意义:顺从上帝。
我知道这个问题引发了相当多的争议。有些基督徒可能觉得不能接受,所以我们要问三个关键问题。
1. 一个称自己为“耶稣追随者”的穆斯林,仍然是穆斯林,从神学上的角度上,这可行吗?
2. 对于一个穆斯林来说,既保留穆斯林身份,同时又追随耶稣,文化上行得通吗?
3. 有没有必要为了在神学和文化上追随耶稣,而变成术语上的“基督徒”?
总之,我们需要知道这个观念是否与经文,与耶稣自己的教导相统一;是否在穆斯林的文化中真正行得通。3号问题在三个问题中最不重要,但是探究基督教这个术语是否重要这个问题,有些人可能很难接受。
通过浓郁历史背景,穆斯林这个身份十分重要。如果他变成“基督徒”,就会遭受即时和终极的排斥。如果他可以保留自己的文化身份,不用将自己的宗教头衔改为“基督教”地跟随耶稣,他就可以仍然拥有自己的家庭和正常健康的人际关系。他也可以开始进行我喜欢叫做“内部人士认耶稣为基督所开展的运动。”
虽然穆斯林不管耶稣多伟大,只接受他为先知,但历史上也存在一些例外。
我最近在读好友克里斯汀(Christine Mallouhi)的《向伊斯兰发动和平》一书(其实本书中早已有摘录;这本书在我个人的图书馆中处于重要地位),书中看到这样一章,题目叫“伊斯兰中的神秘势力”。下面的信息都是摘自她的著作。
克里斯汀描述了苏非派穆斯林,他们最初是修士,为了远离他们所认为的伊斯兰普遍的腐败而隐居。他们中很多人有意生活在贫困之中,寻求灵性上的滋养,而且他们中很多人都按着耶稣的教导而生活。
这令我着迷——着迷于耶稣的智慧和怜悯是如何进入伊斯兰的心。
这些苏非穆斯林相信事奉上帝就是要爱上帝,完全地,简简单单地。他们热情地用歌曲和舞蹈,对创造万物创造他们的上帝用纯粹的敬拜,来保持与上帝的爱的连结。他们认为所有其他的事物都是虚空,一种浪费。
一个第八世纪的神奇故事,有一位名叫拉比亚(Rabia al- Adawiyya)的妇女,说,“如果我敬拜你(上帝)是因为害怕地狱,就将我扔进地狱去燃烧。”她坚信不应该出于恐惧来爱上帝,而是因为他值得爱,因为他是美善的。克里斯汀还写道,“为了能见到上帝,她渴望死亡。”
(附加说明:苏非派穆斯林是最早承认男女平等的宗教派别之一。女子可以成为苏非,也可以成为男子的老师和领导。)
另有一个苏非,伊本阿拉比,很多人喜欢他,但更多人憎恨他。他被认为是最伟大的穆斯林思想家之一。他相信耶稣是上帝的话语、上帝的灵和上帝的仆人。甚至是上帝的代言人。他曾写道,“凡得了基督之病的人,永远不会痊愈。”
还有一位名叫鲁米(Jalal al-Din Rumi),对祈祷前的洗礼仪式有自己的解释,他说,“主啊,洁净我。我的手能洗净我身体的部分,但是我的手洁净不了我的灵魂。我可以洗净我的皮肤,但是只有你能洗净我的内心。”
这直接与穆斯林宗教观念中认为肉身所行至关重要的观点相矛盾。鲁米还相信他可以在基督教会、犹太教会堂或者穆斯林清真寺同样敬拜上帝,用他的话说,是因为“我只看见一个祭坛。”
还有一位苏非因为信仰被认作是异端而殉道。他说,“我意欲死于那拥有最高典范的十字架上。因为我追求的既不是麦加,也不是麦地那。”
这位神秘人士的名字叫侯赛因?伊本?曼苏尔?哈拉智。因为与他同时代的人认为他是秘密的基督徒,因此他受折磨,被焚烧,又被钉于十字架,后又惨遭肢解。他遭受折磨时,大声呼喊,“你们杀了我,其实是给了我新的生命。”
所以问题是,耶稣是否要求穆斯林必须“皈依”基督教?
事实上,耶稣从未用过基督徒一词。对于这个问题,保罗也没有。彼得提到过一次,告诉信众他们可能会为基督的名而受辱骂:“如果因为作基督徒而受苦,不要以为羞耻……”(彼前4:14-16)。基督徒一词在圣经中还出现了一次,在使徒行传中,路加说“门徒称为基督徒,是从安提阿开始的。”(11:26)。虽然如此,该词的词源“小基督”,在安提阿可能是用作贬义。
圣经从未要求我们、从未训诫我们或者鼓励我们使用基督徒一词。它毕竟只是一个词,就此而言,是一个负载词,满是隐藏的含义和历史恩怨。有一个更好的短语,我自己常用,叫“跟随耶稣的人"。这个短语意义明确,说明了一切,它强有力却又真实。我们的确是在跟随耶稣。
事实是,耶稣是个犹太人,生于上帝和人类,是宗教团体的眼中钉,同时又发展了许多平民跟随者,为了这些跟随者,他献出了生命来偿还他们的罪。
他个人的使命不是建立一个新的称为基督教的宗教,而是如他所说的,“寻找拯救失丧的人。”所以,不论我们给出怎样的定义,我们都同意耶稣的身份,至少他的教导和生活方式,不是“基督教的”。
保罗的见解更为精妙。加拉太书3:28中,他叙述说:“并不分犹太人或希腊人……因为你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成为一体了。”通过此节,他向我们指出,在上帝眼中,强制性的文化术语没有任何重量。那些在基督里的就在基督里;不在的就是不在。

信仰故事

做一个经理希望的人
有天晚上我在朋友家遇见了穆赫森。我们和黎巴嫩高层政治领导人一起聚会,讨论他们怎样能与我们协作来缩小日益扩大的鸿沟(阿拉伯和美国)。穆赫森是逊尼派穆斯林国会的成员,各方面都极其优秀。他能言善辩、长相俊美、衣着体面,后来我还发现他会说七种语言,还会意大利歌剧。他约我在接下来的那一周与他在他的办公室进行五分钟的会面。
我在预定的时间到的时候,他正要离开。完全忘记了我们的会面。他很尴尬,于是邀请我一起去他家吃午饭。
如果你多少了解阿拉伯人的话,肯定知道他们的好客是出了名的。通常情况下,在供应咖啡和甜点之前,主客一般只会进行一些最基本的闲谈。但是此次不同,他回到家,就无精打采的坐下,头埋在双手中,叹了口气。“生活真不容易。”
我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只是简单地回答,“我失去了希望。黎巴嫩怎么都找不到希望。”
“你是国家领导,这应该很严重吧。那情况应该不太好啊。”
“好了,不说我了,”他很快回复说。“说说你吧。你是做什么的呢?”
“我是经理希望的。”(我从来没有用过这个词,那以后也从未用过,但在当时的情形下,却很贴切。)
“嗯…... 经理希望的人具体做些什么?”
由于不习惯这种追问,除了那明显的回答我不知道还能怎么说:“我经理希望。”
“哦,你从哪里获取的呢?我是指希望。你是从哪里获取希望的?”
“首先,告诉我为什么黎巴嫩的情形会这么糟糕,你在这个位置上有什么样的感受。然后我会告诉你我是从哪里获取希望的。”他开始述说。但不到五分钟,他就想起了我所说的,又回到了那个话题。
“现在你该解释一下你刚提到的‘希望那事’了。”
我开始道:“其实这很简单,甚至简单的有点无聊。是这样的。其实我们规模非常小,也没有什么组织。我们从社会各个群体聚集几个人,每周见一次。我们经常做几项基本的事情。首先,为国家祈祷。我们中有大学生、小孩、专业人士、生意人、贫困的巴勒斯坦人和所有想参与的人。这些小组反映了黎巴嫩整个社会,所以有穆斯林,有基督徒,也有德鲁兹。我们都相信那位可以拯救世人的神,所以我们觉得应该以我们都赞同的为开始,那就是祈祷!但是最近我们意识到我们需要的不只是祈祷。我们需要一种能让我们紧密相连的东西。能让我们专注,学习的东西。所以我们决定去学习那一位我们都接受的伟人的一生。”
不希望只有自己一直在说话,于是我停顿了一下,问他能否建议一位我们可以学习的人。
“特蕾莎修女。”
“哇,特蕾莎修女是我崇拜的英雄之一,”我说。“她非常了不起。你还能想到谁呢?”
他想了一会,非常认真地对待此事,然后说,“甘地怎么样?”
“你挑了我最喜欢的三个历史领袖中的两个。我崇拜甘地。非常仰慕。但是,我认为这两个人的很多思想都是源于一位更久远的人物。你还能想到其他我们聚会时能学习的人吗?”
他可能想了足足一分钟。突然,他捶了桌子一拳(吓了我半死),说,“我想到了。是耶稣!”他几乎要喊出来。然后他解释道:“穆斯林喜欢耶稣。德鲁兹喜欢耶稣。甚至基督徒也喜欢耶稣。”(我没有编造,那就是他的原话,“甚至基督徒……”)
“当然,”我回答。“真的。耶稣?嗯……可以啊。我觉得你将某些事看的很透。你是说你认为每个人都爱戴耶稣,尊敬耶稣,尽管他们可能不喜欢他的信徒的宗教?”
“正是!”他突然说。“那正是我的意思。我们都会很愿意聚在一起谈论耶稣。哦,我们应该在国会中举行这样的聚会。你来带领。”
我们如是做了。我们在黎巴嫩国会中展开了小的聚会。这个聚会没有改变世界,也没有改变黎巴嫩。我甚至不知道它是否改变了我们。但是这个聚会是好的。我们没有每星期都聚,但经常见面,我们在一起时,真的很美妙。我们学完了整部路加福音。
再说一遍,我看到穆斯林虽然通常畏惧基督教或者甚至是基督徒,但他们很乐意认真去研究基督的一生。

基督般的视角

我想用一个能引导你、保守你的观点来结束这一章。它会给你力量,教导你,最重要的是,它会带给你在世人眼中和上帝眼中的信心。
首先,我们有最伟大的诫命:爱主爱人。爱一直是也永远是宇宙中最强大的力量。不管是最坏的穆斯林还是最好的基督徒,没有人可以与之抗衡。上帝是爱,这也是上帝对我们的期望:爱。(见约翰一书4:7-8)
但是还有更多。读完约书亚记第一章,看看上帝怎样训诫以色列的子民:“你们要勇敢坚强,不要害怕”(强调)。耶稣自己在福音中说,“那些杀身体却不能杀灵魂的,不要害怕他们;倒要怕那位能把身体和灵魂都投入地狱里的”(新译本马太福音10:28)
我希望在你管理自己的内心时,这些经节会将天堂的首要性刻在你的心里。然而也不能仅限于此。对世界无畏与对上帝敬畏相结合会使你将某些事情看得非常清晰。
有一点你会发现(如果还没有的话),你不满身宗教气息也可以做到属灵。上帝在乎的是灵;人在乎的是宗教。“以肉体为念就是死,以圣灵为念就是生命和平安”(罗马书8:6,新译本)。
你也会对上帝拯救人的能力越加充满信心。这就是为什么我不再将“‘改变’别人,使其相信我认为重要的事物”作为我的使命。我认识到通过跟随圣灵的引导,顺从耶稣的教训,我可以观看上帝怎样拯救一个人。我还认识到,是圣灵的责任去将人带到祂自己面前,不是我的。
我发现,当敬畏上帝时,我的心里没有空间去存储对人的畏惧。当敬畏上帝时,我不在乎名誉受损,也不为未来担忧。我拥有平安。这便使我不在事事辩护,使我变得温和,最重要的是,使我专注于基督。
最后,我祈求你也会在自己穆斯林朋友的眼里和心中找到耶稣;祈求你能将他们看作是寻找父亲的孩子;祈求你能够拉着他们的手,一起走在信仰和生命的旅途上——一步接着一步

信仰故事

人来做桥
阿布?哈姆扎(不是真名)是我的朋友。他是逊尼派穆斯林,住在一个极其保守的阿拉伯国家。许多人会说他住在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背景下,可能在它的中心地带。
1998年前后,我在贝鲁特一次携友聚会上遇到阿布?哈姆扎。他聪明,风趣,能言善辩,而且非常富有。接下来那一年,我们只是偶尔在他到贝鲁特时聊聊,友谊并没有增进多少。
但是1999年,我帮助将他的儿子指向了耶稣。这件事改变了一切。他的儿子各方面都发生了巨大的好的变化。阿布?哈姆扎一直很感激。
这其实是个很长的故事,充满了耐心和友谊(我们双方都有)。尽管我竭尽全力去不带任何标签,他仍认为我是个标准的基督教传道者。而我则认为他是位粗暴强硬的富商,政治上深深扎根于逊尼,与之紧密相连。他比我年长近20岁。我实在无能为力。我真的认为自己没有能力引导或带领他。但是上帝是聪明的。
没过多久,我们便在世界各地一起共度。他的国家、黎巴嫩、美国和英国。还有其他阿拉伯国家。用他的话说就是,他“先开始喜欢耶稣的教导”,不久就发现自己“爱慕耶稣。”
我的基督徒朋友都为我感到激动。我成功了。成功地将一位显赫的阿拉伯穆斯林带到了耶稣面前。我转变的第一个的名人。
事实上,阿布?哈姆扎自己有一个相关的有趣故事。有一次他在一所著名的阿拉伯大学关于商业道德发表了演讲(用英语)。我当时也在场。他讲到应该在所有的生意往来中都跟随耶稣之道,我真的为他感到自豪。听众是年轻的专业人士,约有30人,他们都很惊讶却也很受鼓舞。
有两家报纸第二天报道了他的演讲。有基督徒员工的那家使用了阿拉伯语中用作耶稣的“基督教”词语(Yesua),说阿布?哈姆扎先生用“Yesua”的生活来教导人。另一家有穆斯林员工的报纸,使用了《古兰经》中用作耶稣的词(Isa尔撒)。
你应该能够猜到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很快,他的朋友就接连不断地打来电话。那些读了基督教版本的基督徒朋友打电话说,“阿布?哈姆扎啊,欢迎加入。你终于看到了那光,成为基督徒了。”而读了另一版本的穆斯林朋友恭喜他终于让那些“基督徒”明白耶稣究竟是谁。
这真有趣啊。所有人都认为他们拥有耶稣。
阿布?哈姆扎对耶稣的爱继续增长——首先是对耶稣教导的热爱,随着阿布?哈姆扎开始想要像耶稣那样生活、那样行事、那样说话,这种爱似乎又有了新的生命。他的言行举止变了。他的心变软了。生意往来更是不同。他从内到外彻底地变了个人。
我们一起在西方国家的时候,他会与我的朋友极其热情,极其投入地谈论耶稣,我的朋友都忍不住问他,“你是什么时候成为基督徒的?”
他会笑笑,然后试着去解释。“我是个穆斯林,但是我跟随耶稣。我相信耶稣。我为耶稣而活。他是我的一切。”
他们总会继续追问,“这也对,但你是什么时候做的决志祈祷,请求耶稣进入你心中的?”
这种询问最初让他很困惑,因为他从未听过这种说法,但是他很快就明白了文化的差异,会这样回答,“耶稣是一步步打动我的。但我仍在学习进步之中。你已经完成了吗?”然后他会善意的一笑,我朋友的好奇心就都消化了,认识到自己可能问错了问题,或用错的方式问了对的问题。
阿布?哈姆扎真正的问题是试图弄明白怎样在自己的背景中活出这个在基督里的新生命。当一个保守国家的穆斯林归于基督后,结局不外乎两种。移民到西方,在“基督教”的环境中坚持信仰,或者将信仰保密,生活在受排斥甚至被杀害的恐惧之中。
但是有没有第三个结局?他们能不能留在自己的国家,不用隐藏,仍可以公开谈论耶稣?这是可能的!阿布?哈姆扎就做得很好。
阿布?哈姆扎和其他一些人发现,这其中的关键是生活和言谈的方式要能让同胞接受自己所经历的,却不会觉得自己改变了文化或拒绝传承。这通常不是信仰而是文化的问题。当穆斯林变成“基督徒”,人们视他们为叛徒。他们遭受迫害(通常)不是因为对上帝信奉的加深,而是因为他们投靠了“另一边。”
阿布?哈姆扎做得好的是他尽一切努力去使自己的生活让朋友“感觉”他在文化上仍是穆斯林,但同时也勇于坚持对耶稣基督的信奉。他不做任何文化上属于“基督教”的事物。比如(据他所说):低着头闭着眼睛祈祷;唱敬拜的诗歌;引述经文时加上章节的名称;星期天去教堂等等。
人听到阿布?哈姆扎的故事时,总会问他星期五还去不去清真寺,现在还读不读《古兰经》。问得好。他偶尔还是会去清真寺,因为那是所有文化事项的中心。婚礼和葬礼,还有一般的团体集会都在清真寺里举行。不去那里会意味着他不再珍惜家人和朋友。没有理由不去。
他觉得读《古兰经》就像基督徒阅读圣经之外的好书。《古兰经》并不坏,只是不能带给你圣经所带来生命。坦白地说,我觉得随着他在那我们称为圣经的六十六本书中获得的满足越来越多,《古兰经》也读得越来越少了。
阿布?哈姆扎用自己的生命做了一座桥梁。他立在两个世界之间。这个位置很危险。他来自一种文化,这种文化不容许人改变道路加入另一个宗教和文化。和穆斯林朋友在一起时,他是个穆斯林;和基督徒朋友在一起时,他又会看起来是个基督徒。但最终他只是个追随耶稣的人。他将耶稣转化到了自己的文化中,也为我们的文化提供了一个耶稣的新视角。
感谢你,阿布?哈姆扎。我们所有人都非常感激你。正如保罗两千年前写给哥林多人的,“对怎么样的人,我就做怎么样的人;无论如何,总要救一部分人。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福音的缘故。”(哥林多前书9:22-23)

联系我们:

你的邮箱:
QQ号码:
我们想听到你的经历和问题:
Captcha
请输入验证码:

关注天经微博

回族祷告指南

daogao zhi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