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变质的指控

youguanbianzh很多回教徒声称圣经的内容已被篡改,因而不珍重之。这其实是一项毫无根据的指责,事实 能完全反驳它。因为神的宝贵圣书,不论新约和旧约其内容并无增减或改动,本文由确实的证据来论述有关“变质”的指控。

「我实在告诉你们,就是到天地都废去了,律法的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都要成全。」(马 太福音 5:18)

很多回教徒声称圣经的内容已被篡改,因而不珍重之。这其实是一项毫无根据的指责,事实 能完全反驳它。因为神的宝贵圣书,不论新约和旧约其内容并无增减或改动,我们有确实的証据,可 支持我们的这项声明,其中有:

几千年前,神通过先知摩西,把以下的诫命颁佈给我们:

「以色列人哪,现在我所教训你们的律法,典章,你们要听从遵行,好叫你们存活,得以进 入耶和华你们列袓之神所赐给你们的地,承受为业。所吩咐你们的话,你们不可以加添, 也不可以删减,好叫你们遵守我所吩咐的。就是耶和华你们神的命令。」(申命记 4:1-2)

这诫命在圣经中重復出现:

「凡我所吩咐的,你们都要谨守遵行,不可加添,不可删减。」(申命记 10:32)

几世纪之后,智者所罗门王写下这样的见証:

「神的话语,句句都是炼净的,投靠他的,他便作他们的盾牌。他的言语,你不可加添, 恐 怕他责备你,你就显为说谎的。」(箴言 30:5-6)

在圣经中,最后的一段,有以下严厉的警告:「我向一切听见这书上预言的作见証,若有人在 这预言上加添什么,神必将写在这书上的灾祸加在他身上。这书上的预言,若有人删去什么,神必从 这书上所写的生命树和圣城删去他的分。証明这事的说:「是了,我必快来。」阿门,主耶稣啊,我 愿你来。」(啟示录22:18-20)

以下是一些証据,足以支持神的话语并无错误,伪造或篡改:

1. 神在他所有的宣告中,见証他的话语不会废去,也不会更改:「只是我必不将我的慈爱全然收 回,也必不叫我的信实废弃」(诗篇 89:33-34)。「我实在告诉你们,就是到天地都废去了,律法 的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都要成全。」(马太福音5:18)「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但那 日子,那时辰,没有人知道,连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有父知道。」(马可福音 13 :31-32)

2. 使徒和先知的証明

使徒和先知証明神用默示向他们说话,指导他们写下预言和教训,就是永存的律法。「有人 声说:『你喊叫吧。』有一个说:『我喊叫什么呢?』说:『凡有血气的,尽都如草,他的美容,都 像野地的花。草必枯乾,花必调残,因为耶和华的气吹在其上,百姓诚然是草,草必枯乾,花必凋残 ,惟有我们神的话,必永远立定。』」(以赛亚书40:6-8)

再看神的经卷还这样说:「你们要查考宣读耶和华的书,这都无一缺少,无一没有伴偶,因为 我的口已经吩咐,他的灵将他们聚集。」(以赛亚书 34:16)「耶和华的话,又临到我说:『耶利 米你看见什么?』我说:『我看见一根杏树枝。』耶和华对我说:『你看得不错,因为我留意保守 我的话,使得成就。』」(耶利米 1:11-12)

3. 连贯性的証明

歷史告诉我们,基督徒教师和领袖从使徒时代开始,就在写作和讲道时引用圣经,特别是新约部 份。因为他们都相信圣经是神所默示的,是没有谬误的。我可列出其中一些:

革利免(Clement): 罗马主教,在腓立比书四章三节中记载,他曾和使徒保罗一起工作。

伊格纳修(Ignatius):在基督升天后三十七年成为安提阿(Antioch)主教。

坡旅甲(Polycarp):约翰的门徒,后来成为士每拿教会的主教,在166A.D.殉道。

帕皮亚(Papias):希尼波立(Heliopolis)主教,以在110年出版圣经注释而着名。他曾与坡 旅甲相遇,可能也见过使徒约翰。他讲到,马太福音在希腊教会中流传。他还提到,传福音的马可是彼 得的同工,以及基督徒们使用马可福音。

游斯丁(Justin Martyr): 89A.D.在巴勒斯坦出生。在皈信基督教之前,曾是异教的哲学家。 他开始寻找真正的信仰,直至神把他带到真理之中。后来他写了数本护教的书。 在他和犹太人德连诺(Trino)的辩论中,他时常引用马太,马可,路加和约翰福音。在他往罗马,亚 力山大,和以弗所的旅程中,他探访当地的教会,看到会众们崇拜时时常诵读福音书。

爱任纽(Irenaeus):140-177A.D.因他对福音书的见証极其重要,故此我们引录他的话语 如下:他说:「若不是他们起初把福音教导,传播,我们就得不着救赎。他们是得神的旨意和准许而 把它记录下来,因此成为我们信仰的基础和支柱。因为基督復活之后,神所赐圣灵的大能降临在他们 身上,使他们完全清楚一切事情。他们就遵主命令,向万国万族传福音, 传这和平的福音,直到地极。」

革利免(Clement):亚力山大主教(156A.D.)証明那时全部教会相信四福音。

特土良(Tertulian):160A.D.,这位伟大的学者说:「马太和约翰教导我们信心的功课; 而马可和路加激励我们。」他在点数使徒时代所建立的教会后,指出由开始之时起,他们手上已拥有四福音书。

接下来的歷史更清楚作出了见証:

使徒时代和继承的教会领袖都声明这本神圣的书卷从起初开始就存在。同样,歷史学家也証 明了这一点,特别当指出的是,亚歷山大俄利根主教(Origen Bishop of Alexandria)的作品:

「普天之下,神整体的教会,是在毫无恐惧和纷争的情况之下相信福音的。」

学者米尔(Mill)的看法:

「如果我们把俄利根作品中曾引用的圣经经文收集起来,可以编成一本圣经。」

基督徒在崇拜聚会中,以诵读圣经,查考圣经和引用圣经,来事奉神,积极地証明了他们对 圣经和对他们所信靠的确信不移。

4. 古代手稿的証明

基督徒保存了珍贵的手稿真迹,其时间要比伊斯兰教早几个世纪,其中最重要的有:

亚歷山大抄本(The Codex Alexandrinus):

一六二八年,君士坦丁堡路加斯主教长(Cyrill Lukas Patriarch of Constantinople), 把这抄本从他当主教长的亚歷山大带到英国,献给英王查理二世(Charlesll of England)手稿是 用希腊文写成,大约成书于主后三二五年;内容包括新旧约的所有书卷。现珍藏于伦敦的大英博物 馆内。

梵蒂冈抄本(Codex Vaticanus):因保存于梵蒂冈图书馆内而得名。其文字是以装饰性的 字体写在美丽的羊皮纸上,每页划分为三栏,每栏有四十二行,这抄本包括圣经全书各卷,是用希 腊文写成。专家鉴定它的日期约为主后三百年。

西乃抄本(Codex Sinaiticus):一八四四年德国学者提讯道夫(Tischendorf),在西乃 山附近的圣凯瑟琳修道院(The Monastery of St.Catherine)发现了此抄本,故此得名。发现者 把它献给俄国的沙皇亚歷山大(Czar Alexander of Russia),一直保存在俄国,直到布尔什维克 革命爆发,然后才出售给伦敦的大英博物馆,保存至今。

以法莲抄本(Codex Ephraim):保存在巴黎的国家图书馆内:是用希腊文写成,包括整本 圣经的内容。它被书写在羊皮纸上,字迹优美,其中没有元音和标点。每页的第一个字母较其它字 母为大。成书时间可能在主后四百五十年。

以上所有的抄本都可提供大量証据,去驳斥回教徒所谓「圣经已被篡改」的指责。事实上 ,可兰经本身也在証明圣经的正确性,当认可圣经,因为圣经成书比可兰经早得多。我们更看到, 今日流通的各版圣经与最早的圣经经文并无任何区别。

5. 古代着作的証明

库姆兰抄本(The Qumran Manuscripts:死海古卷)一九四九年,在约旦河库姆兰山洞中
发现了用希伯来文写成的先知以赛亚书全文,写在皮卷之上。从写作风格和语言用词上看,显示 其成书于主前二世纪。学者研究后认为,其内容与我们今日捧在手中读的没有区别。在库姆兰山 洞中,还发现了利未记,约伯记,诗篇和哈巴谷书。学者肯定这些手稿上的经文与今日人们所读 的相符。继之发现的是一组旧约全书;与我们今日所拥有的圣经旧约全书相比只少一卷以斯帖记 。

爱尔新诺抄本(The Arsinoui Manuscripts)在埃及的爱尔新诺,发现了一系列的文稿,被 写在蒲纸上,埋在沙裡。其中有约翰福音。学者鉴定为主后一二五年之作,其内容,和我们手上在 用的福音书没有区别。

西乃抄本(The Sinai Manuscripts):是在西乃的圣凯瑟琳修道院(Monastery of St. Catherine)中发现的,是以叙利亚文写成的四福音书。从所有边沿的附注可看出,这是在第二世 纪,用基督徒所提供的圣经所翻译而成的。详细查考所有经文后,証明其与今日通用的圣经没有区 别。考古学家阿尔伯拉特博士(Dr。 Albright)说:「感谢库姆兰的发现, 使我们可以充满信心 地说。新约圣经的经文和古代原始所写的手稿并无两样。」

6. 考古学的証明

圣经从最开始就面对无神论者和异教徒的攻击,因为圣经的教导与他们的思想相背,揭示他 们的罪恶。这样,他们试图寻找古代的东西和某些刻在石碑上的文字,来对圣经进行挑战,无论怎 样,考古学上的发现,使他们的希望幻灭,因为研究有关问题的学者在巴勒斯坦,美素不达米亚, 和乌加列所发现的石碑文字再次肯定了圣经中所描述的一切,象有关古代民族,资料是如此丰足, 使有些无神论者呜金收兵,转而成为信徒。

7. 回教的証明

回教的可兰经中,有清楚的証明,承认圣经的真确性,这使每个读可兰经的人都感到惊异, 其中最主要的有:

「...含有引导和光明的讨拉特(律法书),服从的列圣以此为犹太人判断各事,有修养 的学者,和众博士,因为他们必须保卫天经,他们都是见証他的。」(玛懿代44)

「我在他们以后续差遣马尔焉(马利亚)之子尔撒(耶稣),以証实以前的讨拉特(律法) ; 我又把福音赐给他;内含有引导与光明,以証实在他以前的讨拉特(律法书),对于敬畏的人也 含有引导和劝化。」(玛懿代46)

「我以真理降给你经典,証实以前的经典,并保障它,所以你们要依照...所降的从中判 断,不要离开那达至你的真理,而依从他们的私见。」(玛懿代48)

我们发现,在第一段文字中,可兰经已经証明圣经中的律法书是真确的,并承认其可以作为 纠正错误的指引,照亮先知的话。第二段使我们想起基督耶稣再三肯定律法,宣告他来不是要废掉 律法,而是要成全律法。同时,还承认福音书蕴含指引,亮光;指出当与在可兰经之前的圣经相应 和。第三段的可兰经文指明福音书是被降下来以証实以前的经典。

可兰经中还有其他支持圣经律法书和福音书的讲论,叫人认识其权威。因为其中说:「你们 :『有经的人哪!你们不奉行讨拉特(律法书),引支勒(福音书)及主所降给你们的,你们没有 好好的根据。』」(玛懿代 68)

可兰经也催促相信福音的人当持守其中的教训,其中说:「让接受福音的人以主所降下的作 为判断,凡未依......所降的作判断者,统是不信的人。」

可兰经似乎也在要求其信徒相信圣经,例如:「众归信的人哪!你们当信...,与他的使 者,和降给他使者的经典,和先前所降的经典。」(尼萨 136)

可兰经称许传播律法和福音的人,并呼吁穆罕默德和信徒跟随他们的样式:「这些人是我赐 给经典,裁判权,与圣职的人,......你们就跟随他们的引导吧!」(哀诺安 89-90)

以上七点,已清楚証明,圣经是作者受圣灵的感动而写成的,是神所默示的。

连可兰经中也提到,穆罕默德若对主所降下的有疑问,须向圣经的作者探求有关的真理。 其中这样说道:「这样,如果你对我们所降下给你的有疑问,就问诵读那在你之先之经书的人」( 苏拉94)

总结:

在罗列了有关圣经真确性的事实和証据之后,每一位真理的追寻者,都会询问那些声称基督 教真理已被篡改的人,要他们拿出科学上和歷史上的証据来,特别是,圣经在何时被篡改?如果他 们说是在基督之前,我们可清楚地说:耶稣基督已亲自証明了其时的圣经是真理, 耶稣讲论到圣经,引用圣经。为了加强这一点,他敦促犹太人去研习圣经。他说:

「你们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作见証的就是这经。」(约翰福音 5:39)

耶稣基督,其本身就是真理,倘若他竟引用一本已被篡改了的书中的经文和预言来建立他 的呼召,这合理吗?

如果指控者说是在基督之后犹太人把律法书(Torah)篡改了,我们要反驳:这是不可能的 ,因为整本律法书已在基督徒的手中。如果,犹太人尝试伪造书中的内容,必会被基督徒发现。同 样,如果说变质发生在基督之后,是由犹太人以外的人所造成,那就更不可能,因为,若是这样, 犹太人就必定会揭发其中的错误。

如果有人以为是犹太人和基督徒合伙伪造经文,我会这样回答:不可能,不可能!因为犹 太人和罗马该撒曾联合消灭基督徒,歷史已做出明証,他们不曾有这样的一致行动。

在此,作者倒是可列出一连串的可兰经文,作为証据,说明圣经蒙神保守,使之不被任何 人篡改变动。

「我降此提醒你,我是一定保护它的。」(黑秩尔9)

苏拉(Sura Yunis 10:64),斐特哈23

「你主的话,已真公平的完成了,没有人能改变他的语言。」(哀诺安115)

「你诵所啟示你主的经典,无有变更其言的。你撇开他决得不到一个投奔的。」(克贺福27)

这组文段似在说,上主应许会保守这本圣经,没有人能够改动它。

可兰经中还这样说到:「你们说:『我们信...,和降给易卜拉欣(亚伯拉罕),易司 马衣(以实马利),易司哈各(以撒),叶尔孤白(雅各)及其后代的,和赐给母撒(摩西), 尔撒(耶稣)的和由主赐给列圣的,我们对于他们任何一位不作区别。我们是唯独服从他的。』 」(柏格赖136)

读到这文字,谁不会问:「如果明明知道那书是被篡改了的,为什么可兰经命令其信徒, 不必对那降下来的书作认别?」

一个敏感的回教徒,若细心阅读这些话语,对于圣经已经被篡改了的断言,又怎么会接纳 呢?他相信那对「神应许保守他的话语」做出攻击的,将要面对指控。

来源于:www.ysljdj.com

联系我们:

微信/QQ/邮件:
你的经历或问题:
Captcha
请输入验证码:

关注天经微博

回族祷告指南

daogao zhi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