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障碍

zhangai本文重点阐述的是我们如何能更清楚地传递福音,如何减少文化负担呢?我们如何肯定穆斯林社会的积极因素,并把这些因素当作建立符合圣经的理解和世界观的桥梁,并呼求圣灵弥补纠正我们分享信仰的方法。

许多时候穆斯林因着反对我们的文化,而无法专注在我们试图宣讲的福音上。伊斯兰部分建立在对基督教的“希腊性”的反应上的。本节课的问题是:我们如何能更清楚地传递福音,如何减少文化负担呢?我们如何肯定穆斯林社会的积极因素,并把这些因素当作建立符合圣经的理解和世界观的桥梁,并呼求圣灵弥补纠正我们分享信仰的方法呢?

穆斯林强烈地反对所谓的基督徒行为:不端庄的服饰、无礼的饮食、酗酒、吸毒、失衡的家庭、堕胎、同性恋,和其它在输入穆斯林国家的电视、电影和色情作品中所显示出的不道德。我们无法只是把这些当作西方文化的消极副产品,或不是真正基督教的描述而一笔勾销。许多穆斯林还没遇见过厌恶这些行为,并且能清楚有效地表达他们看法并诚实地评论自己文化的基督徒。

想象你自己是一个穆斯林,正在参加教堂仪式:男女随意地坐在一起; 敬拜者们都穿着鞋子而且在真主的面前还坐在长凳上;即使仪式开始人们还继续谈话,随着音乐摆动身体,敬拜的舞蹈由穿着不端庄的女人们表演;而且圣餐中还供应酒!哪个穆斯林怎么可能不大声惊呼:“真主啊,请把我从这个迪斯科舞厅救出来吧!”我们的着装、饮食、在穆斯林中间居住的时间长短、对待他们文化的态度、如何使用钱财、抚养子女、甚至是住什么样的房子

都会影响穆斯林对基督的印象。在哥林多前书章,保罗宣明我们凡事忍受,免得基督的福音被阻碍。唯一可接受的绊脚石只能是基督,而不是我们的文化行为。因此,保罗在文化上成为一个犹太人为要得犹太人,成为一个希腊人为要得希腊人。我们当然可以为穆斯林做同样的事。在歌罗西书和其它经文中,保罗强烈地主张希腊人不需要采用犹太人的做法而成为基督徒。当然,我们可以允许穆斯林在被基督改变的同时仍保留他们原有的文化习惯。

历史遗留的障碍也影响着穆斯林对基督教的看法。对我们来说,十字军东征和殖民主义可能已经是陈年往事,但是当他们理解现在发生在以色列、波斯尼亚、科索沃和伊拉克的事件时,这些记忆依然回荡在穆斯林头脑中。我们能先做民族主义者,再做符合圣经的基督徒吗?圣经对贫穷和政治受压迫的人们是怎么说的?我们难道只在基督徒受压迫的时候才做出反应,而对更多的穆斯林受到“穆斯林”独裁者的伤害却置之不理吗?许多基督教人道主义组织对所有有需要的人,不论其宗教背景,在提供援助的方面都有杰出的纪录。基督徒可以再进一步,寻求和解、请求饶恕并敦促政府解决影响穆斯林的长期争端吗?一般,我们把经济和政治的问题视为非宗教话题。穆斯林如何感受被西方国家虐待、人权遭受不公正裁决的纪录,以及如何看待西方流行文化和产品的泛滥:我们可能还没有把这些敏感问题列入如何将基督呈现给穆斯林的因素中。我们可能会试图尽快地把我们自己与“基督教”政府的

政策隔离开来,我们也可能与新闻里的西方“基督教”人士持不同意见,但是我们应该用更坚定的声言反对这些事情吗?“耶稣会怎么做?”这句话应该不仅仅应用于孩子们顺服他们的父母。基督教价值观会带来经济和政治方面的后果,不管是犹太人的剥削问题,或是巴勒斯坦基督徒和穆斯林之间的问题,或是我们自身的问题。

联系我们:

微信/QQ/邮件:
你的经历或问题:
Captcha
请输入验证码:

关注天经微博

回族祷告指南

daogao zhi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