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 女性和伊斯兰教: 捍卫女性的纯洁

穆斯林,基督徒和耶稣

第四章

女性和伊斯兰教:
捍卫女性的纯洁

 

我常听到的问题是,“伊斯兰教是如何对待女性的?”
虽然每个人都很关心这个问题,但有些人这样问不仅是出于对女性的关心,更有对伊斯兰教的批判。这是可以理解的,至少可以这么说。
伊斯兰教明显的缺陷就是仍以中世纪的观点看待女性的权利。但是这个问题并不普遍,我也很高兴能说很多阿拉伯/穆斯林国家已经注意到了这个缺陷,正在改正之中。
这个问题很大层面还是取决于国家。有些国家更开明,像突尼斯或黎巴嫩。有些国家更遵行原教旨:沙特阿拉伯、伊朗和苏丹。其他一些是完全的非宗教国家,比如阿尔巴尼亚和许多前苏联各共和国。
在伊斯兰教国家中,有些国家根据伊斯兰教法建立政府和司法。
伊斯兰教法不仅源于《古兰经》的教导,而且源于《圣训》,穆罕默德自己的所言所行。伊斯兰教法制定于伊斯兰教政治和军事繁荣发展的时期。它不仅具体列出了每个穆斯林个人灵修必须遵守的规定,而且还包括关于执政的神学大纲。
遵行伊斯兰教法的国家对西方女性权利的观点很狭隘。这是因为伊斯兰教法的模型已有12个世纪那么古老。遗憾的是,大多数伊斯兰教法不是在科学、学问和宽容为价值的伊斯兰黄金时代编纂的。相反,伊斯兰教法最具影响力的原则产生于女性与男性不平等的时代。
在现今的伊斯兰教国家,女性的法定价值大约是男性的一半。这实际上是法庭审判时对于继承以及赔偿的司法规定。比如,女儿只能得到儿子所得的一半,还有需要两位女性的证词来对抗一位男性的证词。
女性被认定是信仰其丈夫的宗教。如果一个穆斯林男子娶一位基督徒女子为妻,她就成了穆斯林。穆斯林男子容许与基督徒和犹太教徒结婚,但是穆斯林女子不可以外嫁有其他信仰的人。
在受伊斯兰教法统治的国家,从伊斯兰教转变成其他宗教是违法的,对于冒犯者和改变信仰者的惩罚一般都是死刑。

穆斯林女性的日常生活

关于伊斯兰女性,有几个你应该了解的事实,特别是如果你有意与她们成为朋友。
大体上,女性的活动场所就是家里。在一些国家,这一条实际上是强制实行的。特别是已下台的塔利班,当它掌控阿富汗时,强制女性放弃工作,离开学校,回到家中,而且没有男性亲戚陪同不能出门。
大多数穆斯林国家并没有规定女性必须待在家,但是通常现实仍是如此。在中东的那些年,我发现不同的穆斯林群体在传统上非常不同。我们的大多数朋友都是更开明甚至只是名义上的穆斯林,这些女性的举止都具有典型的西方倾向。
正如前面提到的,尊严对于穆斯林家庭非常重要,而女性极其容易带给整个家族耻辱。所以为了“保护”女性远离不洁与羞辱,她们必须持守在家,承担主要的持家责任。
西方的穆斯林女性也面临着很多同样的问题,好的坏的,与在她们的国家时一样。如果她们来自一个非常保守的家庭,她们移居西方时的穿衣与举止更可能也很保守。如果她们来自一个比较开明(思想开放)的家庭,便很少见她们戴盖头,而且她们可能会像其他女性一样拥有高薪工作。这一切都取决于家庭,取决于他们的伊斯兰版本和他们的社会道德观念。
大体而言,对于穆斯林女性,性欲一直处于压抑状态,而穆斯林男性往往能更多使用这项权利,这也取决于个人对伊斯兰教的虔诚。
可悲地是,在伊斯兰文化的黑暗角落,仍然存在惩罚受侵犯女子的倾向。例如,如果一个女性受到强奸,她可能会遭到男性亲属的毒打或甚至是“荣誉处决”,将其谋杀以“保护”家族名誉不被羞辱。虽然我个人并不认识任何会有这样暴行想法的穆斯林男性,为了诚实还是该指出这一点。这也可以给你一个重点努力和祷告的方向。
《古兰经》明确指出了女性应该如何着装打扮:
你对信女们说,叫她们降低视线,遮蔽下身,莫露出首饰, 除非自然露出的,叫她们用面纱遮住胸膛,末露出首饰,除非对她们的丈夫,或她们的父亲,或她们的丈夫的父亲,或她们的儿子, 或她们的丈夫的儿子,或她们的兄弟,或她们弟兄的儿子,或她们姐妹的儿子,或她们的女仆,或她们的奴婢,或无性欲的男仆,或不懂妇女之事的儿童。(《古兰经》24:31)
有趣的是,这一节的上一节讨论的是男性的纯洁:
你对信士们说,叫他们降低视线,遮蔽下身,这对于他们是更纯洁的。 真主确是彻知他们的行为的。(《古兰经》24:30)
穆斯林女性的盖头和随附的面纱称作阿巴亚或者希贾布。在像沙特阿拉伯等保守的伊斯兰教国家,这些是必须的。违背法律的惩罚很严重,通常都是由男性亲属执行,为了显示对伊斯兰的虔诚和重获冒犯者所丧失的荣誉。有些伊斯兰教国家,阿巴亚是一种传统,虽然法律并没有规定。在西方 ,这是个倍受争议的话题,如果你与穆斯林女性成为朋友的话,尊重她根据传统做出的任何选择,这样会更明智。
穆斯林女性常居家中的状况和“次于男性”的地位会使她们渴望得到友谊。穆斯林崇尚纯洁,所以最好是男性与男性交朋友,女性与女性交朋友,特别是在家中或单独会面。稍有丝毫不道德的暗示就会毁掉你们的关系。
穆斯林男女经常害怕西方的影响和败坏:如果你想要“现代化”你的朋友的信仰,请先记住这一点。
也请记住,你的目标是将耶稣带到你们的关系中,而不是西方主义、物质主义、后现代主义、女权主义、资本主义或任何其他的主义。

信仰故事

沙特公主
几年前,我和朋友弗兰克(不是真名)通过共同的一个朋友安排与一位沙特公主会面。沙特王室可能有三千多王室成员,通过直系血统或与执政王室的联姻相连接。这些人通常都是社会中富庶的人士,他们中很多都有大量的旅行经历和最好的教育机会。
我们在这位公主家与她会面。她用传统的茶招待我们,然后坐下一起谈论。那天大约有六个人在场,像往常一样,谈话内容又转到了蛇坑里:政治。我讨厌谈论政治——总有人会受到伤害。
但是,这位公主的视角很独特。她是位受过良好教育、极其聪慧的王室成员,有新闻学学位,这很出人意料。她的一些作品刊登于国家报刊,她利用自己的才华和地位讨论女性权利,文化上的不稳定,还有西方主义和根深蒂固的伊斯兰传统的冲突。她始终对伊斯兰保持尊敬,因为那是她的人民的宗教;但同时,她明显对西方,尤其是美国,有种深深被伤害的感觉。
她越说越直言不讳,越加坚决,用完美的英语一次又一次的进行批判,我们可以看出这一切对于她很个人化,不只是场政治辩论。直到弗兰克张口说话,才打破了她滔滔不绝的独白。“我说,这一切有一点非常明显。”
可能觉得会是报复的回应,她怒气冲冲地说,“是什么?”
“嗯,”他身体倾向前,胳膊肘放在膝盖上说,“你被伤害的很深,我真的很抱歉。真的。”
“你说什么?”她说,吃了一惊。“你是什么意思?”
“我能看出来,您很聪明,关于东西方的冲突也颇有了解。但是我能看出您对这些问题的情感并不来源于您受的教育或您的工作。它们来自于您的心……而公主,您的心,受了伤。”
我望了一眼弗兰克,看到他的眼中闪着泪光。我难以相信。在这么激烈的讨论中,弗兰克竟然开始哭了。他做的正是耶稣做的——充满同情地看到别人的心——而我却一直充满愤怒。
公主破碎了。
过了几分钟,她抬起头擦了擦眼泪。“你说得对。我的心被伤了,完全看不到出路。政治、宗教和文化一层层的将我捆绑。”她停顿了一下。“我用尽一生去追求某种意义,寻找一个归属,但总是绕回到同样的结果。真的太令人失望了。我努力带给沙特阿拉伯人希望,但我自己却没有任何希望。”
“如果可以的话,容许我问您一个问题,”我插入说。“如果我告诉你,有这样一个国度,比沙特阿拉伯更大,比美国更伟大,比欧洲的文化更深邃,比基督教或伊斯兰教的宗教机构都更丰富。你会如何呢?”
公主看了一眼站在她身后不远的叔父。我们必须谨慎,哪怕是一丁点的不敬都会使我们的谈话随时终结。她的叔父点了点头。他好像知道我们没有任何恶意。
我继续说:“你会对一个充满希望的国度感兴趣吗?”
“当然,”她说。“上帝提供这种希望吗?”
“是的,”我说,“而且祂还设了一扇门——祂王国的入口。”
她迟疑了一会。“你是在说我应该皈信基督教吗?”
“没有,我们不是这个意思。”我抬起手在空中停了一会。“公主,对于你来说,穆斯林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嗯……传统上讲,它的意思是,顺从。” “是的,但是对于你来说呢?你希望它是什么意思?”
她摇了摇头。“我不确定你在说什么。”
弗兰克完美地接过我的话。“公主,如果‘顺从’可以是‘归属’的意思呢?你和我们谈到希望,谈到重要性,谈到意义。如果您能在安拉里,在祂的国度里找到这些,您难道不是最纯正的穆斯林吗?难道不是真正地顺从上帝吗?”
“我必须改变我的信仰吗?”她问。“因为这样与传统不符。上帝是遥远冷淡地;祂不为人所知。”
“但是男的认识祂,”我回答说,“女的也是。祂已经使自己的王国为人所知了。”
“真的吗?是乐园吗?我们死后的奖赏?”
“公主,就在这里,现在。”
在回答之前,她又看了叔父一眼,他赞同的点了点头。
“我怎样才能拥有这个国度呢?”
“安拉派遣了一位先知。《古兰经》告诉我们他就是上帝的话,上帝的灵,并且与上帝同坐。他的名字叫尔撒,他现在就在上帝身边。”
她点了点头。“你们称他为拿撒勒人耶稣,弥赛亚。”
“是的,”我说。“我们一生都在跟随他,属于他的王国。”
“你们如何能属于他的王国呢?”
“尔撒宣讲的第一件事就是天国就在身边。我认为真正地顺从安拉就是你的灵在祂的国里属于祂,我相信尔撒能够为你打开这扇门,因为他就在安拉旁边。”
她又朝了叔父瞥了一眼,然后问,“我们能不能向安拉祈祷,求祂将他的国启示给我们呢?”
我们那样做了。弗兰克和我轮流祈求上帝将祂的国显示给我们的新朋友。我们祈祷的时候,上帝的灵进入了我们所在的房间。不一会儿,我们都泪流满面。然后她祈求上帝的国通过那受膏者——耶稣,进入她的心里。

基督般的视角

你们读这个信仰故事时,可能有人不同意有些说法。这也没关系。
定义和标签并没有那么重要。心最重要。耶稣在每个文化里都有不同的名字。上帝一词在每种语言里几乎都不一样。奇怪的是,西方教会的典范却实际上花了几个世纪的时间在各大洲更改名称和标签,更愿意让人皈信“基督教”而不是让人的心转向创造他们的那位,不管祂用什么名字。
有位朋友向我阐明了这一点,他问,“如果我对你说耶稣是上帝的猪,你会怎样?”
我大吃一惊。“我会有点生气。这与经文不符。”
“当然,但是试试将这句话告诉印度尼西亚非穆斯林地区的原始部落。”
“你的意思是?”我问。
“这是我曾经必须用的比喻,”他说。“他们在印度尼西亚没有羊,所以我没有办法解释耶稣为他们的罪而牺牲这个道理,只能用野猪举例。”
我当时突然明白:重要的是牺牲的事实,而不是书中的措辞。
他笑着问,“你觉得我们是不是必须先将羊派送到地球上的每个民族,然后再告诉他们耶稣的福音呢?”
他是对的。同样,我们也不需要先灌输我们的文化宗教传统和标签,然后再给别人讲耶稣。耶稣与所有的文化都是相融的,因为他是福音,他无私地奉献了自己。耶稣寻求的是心灵的改变;人寻求的是文化的改变。
通常总是心的问题,受上帝改变的心总会导致改变的文化。
所以对于穆斯林女性也是一样。人们期望她们遵行信仰的教导,虽然她们只是通过婚姻成了穆斯林。但不管她们是否外在地遵行信仰,我们发现女性对深层信仰的东西比较开明,也很有兴趣。
与穆斯林女性建立良好关系的一个方法是谈论她的生活,她的心,她的经历和她的信仰。如果真是在活出耶稣的榜样的话,我们应该尽可能的将谈论,问题和情感都围绕别人,而不是围绕自己,围绕美国或欧洲的生活。要真实,但是不要将话题转到“西方怎样更适合女性,”因为这根本不重要。
重要的是耶稣对男和女的爱是同样的。你可以用他的故事指出这一点:抹大拉的玛利亚、撒玛利亚妇人、行淫被抓的女人、有香膏玉瓶的女人,还有马大准备饭食时坐在耶稣脚边的玛利亚的故事。耶稣自己说,“只有一件是不可缺少的。玛利亚已经选择了那最好的;没有人能从她手中夺走”(路10:42)。玛利亚能够享受耶稣的陪伴,肯定有许多穆斯林女性也盼望享受耶稣和他的朋友的陪伴。

信仰故事

“我很抱歉”
这个故事出自我的妻子,克里斯。
一天晚上,卡尔和我还有几个好朋友坐轻轨列车去了丹佛市中心。很快我们就漫步于繁忙的鹅卵石街道上,边走边聊,笑着奔向我们最爱的餐馆。
当我们都在谈论新生活和面临的新挑战时,我注意到一位长相甜美的穆斯林女性,穿着郑重,戴着盖头。我的心激动地早已飞奔过去,我的脚毫不费力地带我离开丈夫和朋友,走向这位独行的旅者。
我走到她身旁,笑着说,“嗨,你好吗?”
“很好,”她回答。
“你是不是约旦人呢?”
“不是,我是伊拉克人,”她说,语气中带有一丝惊讶。
“欢迎来到美国,”我应答道,也不知道她是否需要欢迎。我不知为什么,我的心就是对她充满了感情,我又说,“对于你们国家这些年经受的动荡,我真的很抱歉。”
令我惊奇的是,她立即说,“对于你们那些在我的国家受苦的士兵,我也很抱歉。”
啊,我上一次听到这样的话是在什么时候?我们都同意我们向往和平,都同意上帝是答案。我的新朋友的眼睛中闪烁着我极少见到的温暖。看起来柔和的回答加上温暖的心灵确实会使众多的心扉倾吐释放。
和这位亲切的女性聊了几分钟之后,我重回到了朋友之中。我暗想,我应该经常这样与陌生人展开交谈。我也祈祷下一个遇到这位女性的人,能够在那分享基督的爱的长期却常不为人所知的道路上更进一步!

 

 

联系我们:

你的邮箱:
QQ号码:
我们想听到你的经历和问题:
Captcha
请输入验证码:

关注天经微博

回族祷告指南

daogao zhi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