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北不能逃避的任务

taobide-renwu一位在中国西北生活过11年的宣教士,在讲述自己和穆斯林接触的经历和感受。可喜的是在短短的11年中就看到主在这个地方降下的恩雨—10名穆斯林归信基督,他们是甚么人?三个麻风病患者、一个跛子、六个你在街上经过也不会望第二眼的甘肃平民 ,他们是一群属神的无名小子,因为他们是要收的庄稼的初熟果子。

伍德

L. C. Wood
中国内地会1946年年会

过去十四年间,我在中国西北部的宁夏省工作了十一年。那十一年期间,我差不多每天都与中国穆斯林 在日常生活上接触,这些穆斯林大概佔超过四分之一的人口。十四年前,当我到宁夏去时,我没有意识到任 何特别的 "呼召" ,要向这地区的穆斯林传福音。不过,我很快就发现,他们正正在那儿的事实 本身,就构成了一个不容忽视的 "呼召"。我可以坦白向你承认,当时我本性上怕这项任务。有 人曾说: "向穆斯林传讲福音,就是要世界上最傲慢的人,在他所蔑视的人手中,接受他所讨厌的东 西。"这件事不容易做,却是必要尝试去做。由于其傲慢与顽固,穆斯林跟其崇拜偶像的本国同胞一样 ,大大陷入罪与死的恐惧中。所以,他们也迫切需要罪与死亡中的救恩,而只有基督可以救他们。这件事不 能避免,是不能的,所以我也要尽力向穆斯林还有中国百姓,传讲基督。这些年日只是加强了我对穆斯林的 责任感,在福音的事上,我欠了穆斯林的债。

深入讨论我们的课题之前,我要提醒你几个事实,这几件事应该可以帮助我们在课题的适当背景情况下 去探讨问题。今天,世上估计有二亿五千万穆斯林,即是说,大概每七人中,就有一个穆斯林。中国的穆斯林人口大概有一千万,遍佈在二十多个省中。我不会担心你去猜想他们如何发展到这地步,今日,我们只要 记住他们已经在那儿建立多个世纪了。这一千万穆斯林中,有二三百万在甘肃、宁夏和青海。这整个西北地区,每四人中有一人是穆斯林,而政府机关大多落入穆斯林的手中。

让我继续提醒你,从宏观的角度看,虽然穆斯林的福音工作,大体上进展缓慢得令人悲痛,但是在某些工场中却已经大大进步。爪哇有七万二千多人由伊斯兰教转信基督,伊朗有一所本土教会给由穆斯林转信基督的信徒;有人告诉我,北印度最少有二百名前穆斯林,现在成为了传道人,服侍基督教教会。中国如何呢 ?虽然手上没有确实的数字,但是大概估计,不包括中国土耳其斯坦,整个中国有不多于一百名伊斯兰教徒转信基督,而其中十人就在西北部。我现在谈论的,是那些已经公开承认相信基督,并已接受基督教洗礼的人。

处理统计数字时,还有另一个事实要你留意:中国裏,穆斯林最强的地方,基督教教会最弱;换句话说, 从向穆斯林传福音的角度看,需要最大的地方,可用的基督教力量最小。甘肃、宁夏和青海三省,教会所知 的,大概有五千基督徒之多,但要面对如二百五十万穆斯林,即是粗略地说,一个基督徒对五百穆斯林。

我提过十名由穆斯林转信基督并已受洗的信徒,要留意我不是说 "只有十个" ,好似此数字几乎不值一提那般。对我来说,十个的意义巨大。十个穆斯林凭着被举起的基督的能力,已经脱离伊斯兰教; 一个傲慢的穆斯林祭司曾经夸口,说没有一个人在西北部能够背叛伊斯兰教,转投基督教的旗帜下,而可以生 存的,但是十个穆斯林却已经做到了;十个穆斯林藉着神的圣灵的伟大作为,已经获拯救,已经转变成为基督 的见证人。他们是谁?是甚么人?三个麻风病患者、一个跛子、六个你在街上经过也不会望第二眼的甘肃平民 ,他们是一群属神的无名小子,但也是极其宝贵的,因为他们是要收的庄稼的初熟果子。如果有十个,为甚么 没有二十倍十个?这并不是个更大的神蹟,而只是要重复发生在别人的生命中,也要重复发生在那些竟敢怀疑 我们的神是否能够和愿意重做此事的人身上,只要我们藉着祈祷和坚持见证做好本分。

如果可以,我想带你近一点看中国西北部的穆斯林,以致他们对你来说可以真正有意思。我读近来出版关于中国的一本书,书中说穆斯林实际上与汉人难以辨别。住在中部和南中国的穆斯林可能是这样,但是,西北部的穆斯林肯定不是。中国西北部有三个种族的穆斯林:阿拉伯人、蒙古人、有土耳其血统的撒拉族人。纵使他们与汉人通婚,他们全部也保留其明确的民族特色。阿拉伯穆斯林佔大多数,由于他们鼻樑高和鬍鬚浓密, 可以很容易辨认出来。再者,若小心观察,也不会察觉不到穆斯林所戴的独特小帽;有时候会碰到穿着土耳其毯帽的男人,那毯帽是往麦加朝圣的象征。某些地区,穆斯林女人可以从其面纱辨认出来。穆斯林的日用语言 是中文,但是受过训练的人通常可以听出穆斯林些微不同的口音。

除了这些独有的特征、服式和说话方式,穆斯林还有某些独有的做事方法,所有这些做事方式可以指出穆斯 林与汉人中不同,不论他们身在哪儿。然而,在肯定是穆斯林的区域,穆斯林与汉人的差异就令人注目。宁夏 省在黄河以东,就有一个这样的穆斯林区域。当地差不多百分之百是穆斯林社群。我曾七度在这地区广泛地进 行巡迴讲道,为时九年,有时与其他宣教士同行,有时只有中国人助手。容许我在此说,我只认识到一个的中 国工人,他曾表示对穆斯林深切关注,并真正自然倾向在穆斯林中间工作,不过他不再与我们一起了。就是这 个事实,把穆斯林的福音工作完全搁在外国宣教士身上。

即使远离穆斯林居民,要辨认穆斯林城或穆斯林村也很容易。他们的房子看来与一般汉人的很相似,但他们 没有门神、土地等偶像的平常标记,这点甚引人注目;你也会看不到为人熟悉的中国猪。无论在任何十个或以上 的穆斯林家庭,你也可以找到一座清真寺,还有一个「阿訇」 (即祭司的称谓) , 由该社群支持。较大的穆 斯林城镇,就会有几座清真寺。这些清真寺大部分都依照一般中国建筑风格,不过,有些较近期兴建的,却走外 国设计的路线。但无论是中国式还是外国式,清真寺都可以凭以下的特色轻易地辨认出来:涂白的外墙,尖顶, 每日五次发声召唤人祈祷的塔,向东的设计,使敬拜者可以面向着麦加祈祷。

当召唤人祈祷的声音响起,你会见到一小群人,通常是较年长的男人,匆匆忙忙地走向清真寺入口前的净室 。礼仪上的净洗规定,通常都严格遵守,但我曾见过一个迟到的人鬼鬼祟祟的四围张望,然后以为没人看见自己 ,就脱下鞋子,窜进清真寺而没有净洗。穆斯林圈子中提到这件小事所呈现的微笑,使我感到奇怪,这个小错失是否比我曾一度想像的更为普遍?清真寺内,中国穆斯林念诵祷文是用阿拉伯语的,并加上适当地曲膝和俯伏的 动作。如我所说,穆斯林每天用中国语,但大部分穆斯林都颇愿意讨论宗教上的事,而当他们讨论时,他们会谨 慎地用认可的阿拉伯文神学字眼,而较少用这些字眼的中文音译或翻译,这些中文音译或翻译是他们在清真寺学 校中学到,或从宗教同道听到的。可以阅读阿拉伯文的穆斯林,数目就比较小,但过去几年这方面已证明有平稳的进步。阿拉伯文的传单和福音书,往往获得人们珍视,即使他们不能明白所阅读的是甚么。对他们来说,阿拉 伯文是神圣的,因为 《古兰经》 是由阿拉伯文写成的,阿拉伯文就是啟示的语言。他们几乎一律指阿拉伯文为 "经书"语言,相对于纯粹的 "书本" 语言,即是中文。所以,在穆斯林中间工作的宣教士 ,能够阅读他所派发的阿拉伯文的福音书和传单,是很重要的,这样,这些书和传单才能得到别人接受。多少次 我曾悔恨自己不能够回应这个要求: "读给我听" 。说 "对不起,我不曾学过阿拉伯文,但我会 用中文读给你听" ,绝对不能令对方信服,但我却要这么说。(或许,我可以在此提一点,我在述职期间, 尽力弥补装备上这方面的不足。)

伊斯兰教像所有宗教一样,有名义上的信徒,也有热心的信徒。对很多中国穆斯林来说,伊斯兰教只不过是让 鬍鬚长长,彻底戒猪。另一方面,也有许多人除了恒常重念《穆斯林信条 - 清真言》 ,还遵守每天祈祷五次的 规定,赖买丹月又从天亮禁食至天黑,也勤佈施,更为要到麦加朝圣而尽力储蓄足够的金钱。朝圣路上,当祈祷 的时间将至,客旅从骡子或驴子下来,用绳子拴好骡子驴子,然后转身向西,在路边摊开他的祈祷垫子,进行虔 诚礼拜,好像他在清真寺恭敬礼拜一样;这种情景,绝非不寻常。中国穆斯林不论可能犯甚么错,也不以自己的 宗教为耻。

然而,你会问: "他们所信的宗教到底为他们做了甚么?他们比拜偶像的中国人更好吗?" 他们中间肯定有渴望追求神 (真主) 的人,他们力求以伊斯兰教的道德标准生活,但是我恐怕这些人寥寥无几,而且 与标准相差甚远。一般来说,我们一定要承认,穆斯林不比其中国人邻居好,也不比任何相当坏的东西好。他们 所有也可能表面严格遵守宗教规条,而裏面则是各种各样的慾念与不义。穆斯林自己曾经形容伊斯兰教为 " 更易走的路" (the Easier Way) ,他们支持很多基督教谴责的事,那就可以毫无疑问了。穆斯林的堕落行 为,在我们较为熟悉的穆斯林国家中盛行,所有这些曾经说过或写过的,也可以说同样在中国的伊斯兰教发生。

然而,可能看来很矛盾,穆斯林也有些东西是十分吸引人的。在一个异教国家,碰到一个相信神、用反覆的 敬拜动作见证宗教的人,这也是一件好事。穆斯林一般都精神喜气,充满活力,并看来自觉确定爱好海外宣教 工作。我常常享受在餐室裏吃午餐,那裏的老闆习惯招呼我"老伍"(当然是说中文),这是一种友 善的自然招呼方式,给我一分亲切感。而且,穆斯林经常说笑话给人听,与人共乐。我记得有一次,我与一位 穆斯林教师有一段很长的讨论,他是一个多次碰头的友善老对手。当时的情景是在一所旅馆内,混杂男人男孩 的一群人,期盼着要这要那,涌进那旅馆来。那教师刚出去,带着他那非凡的高傲,屡屡重复宣称:《圣经》 所有通过摩西 (穆萨) 、大卫 (达乌德) 和耶稣啟示的智慧与真理,都总结和记载于 《古兰经》 上,所 以穆斯林有 《古兰经》 ,就不用读其他东西了。当时我刚好身边带了传统的硬壳太阳帽,是 "东方英 国人" 那种,于是我把太阳帽放在桌上,说: "这帽子下面有七辆坦克、十架飞机、十五辆汽车 (或一些同样滑稽的东西),你相信吗?" "不信!当然不相信!" "为甚么不信? " "因为你不可能把所有那些东西放进一顶小小的帽子裏。" 我就说: "一点不错!我 也不可能接受你的声称,因为 《古兰经》 总之太小了,不能包含齐集在 《圣经》 中的庞大真理。" 于是,一场大众的欢笑声,我那引起争论的朋友也笑了,而那天傍晚的讨论也就此结束。我想我从没有发现一顶帽子会这般有用!

友善自然就会加增亲切感,即使一个英国人乘搭火车,有时也会与同车厢两星期的乘客开始倾谈;但是,已 经有更多强大力量在中国西北部运作,去为宣教士预备往穆斯林的道路。当我第一次经过这个穆斯林内地的时 候,那儿除了清真寺学校,就没有学校;男孩除了学到念诵《古兰经》 经文和其他典型鹦鹉式的宗教风气,便 一无所学。那些日子,街头讲道往往被一帮帮的年青小流氓打扰,而尝试卖书和分发传单,又似乎很可能引起 骚动。不过,中国现代强调教育,也已经对穆斯林地区产生影响,而现在所有穆斯林城镇,都将要有正规的政 府学校,而基础就放于普及的中文教育上。即使穆斯林女孩,也上学。有了学校,就培养了一定的纪律,使街 头讲道容易很多。新的门户开向穆斯林的思想中,我们为此而感谢神。现代教育中,宣教士发现了一个不知不 觉又可能是出乎意外的同盟者,那就是智能的觉醒。这种智能觉醒的全面影响力,已经横扫土耳其,并已抵达 中国西北部。新兴的伊斯兰教至少正在擦眼睛,向着这光眨眼睛。穆斯林学生听到那哀婉动人的大声重复着那 没有说服力的旧论点,开始怀疑其信仰的基础,有些更明显的被动摇。

我向穆斯林讲道最清晰的记忆是,一九四O年夏天,到一个百分之百穆斯林城镇。我抵达那镇时,碰巧遇上 「七七卢沟桥事变」 周年纪念, 「七七事变」是日本人一直叫做 「中国事件」 的。于是,我要说服守着城 门的年青军人,让我进入那镇,实在困难,况且连中国人也不准进入。然而,当我出示我宁夏省政府的签证,上面还有穆斯林政府自己的印鑑,特地批准我探访那个特定的城镇。于是,所有反对都终止了。我不但获准进 入那城镇,还作为纪念活动的贵宾获得欢迎;没有东西会满足到民兵的队长,只要我在木製的大平台上坐下, 那平台是为着那个周年纪念而在学校空地上搭起的。所有祭司和神学生都聚集一起,还有镇内的绅士,当然全 部学生也到齐。当我到达时,主礼人礼貌地请我发表讲话,而我口中礼貌地谢绝,但心中说我是想做的。大大 出乎我意料之外,那男校的校长,当时也在台上,走过来向我低声说: "去吧,你讲话吧!这是传讲福 音的一个好机会!" 我从这样彻头彻尾不能预料的十五分钟内,得到了鼓励,就决定演讲,我仰赖主给 我一个信息。原来,主已经给我预备了演讲的信息,因为我当下立时回想到诗篇三十七篇,当天早上我才读过 这篇诗篇。首先,主席娴熟地对世界情势作了个概论,包括法国近期沦陷;然后,领导 "阿訇" 发 表一篇学术论文,关于战争与教导 《古兰经》 ;跟着就是我的机会了。我提到几点关于中国抗战作为引言之 后,我讲论福音,足足十五分钟,没有人拉我,提醒我说的不妥或已经说够了。当时的听众都是极之尊敬和留 心,是我在教会建筑物以外,从来没有遇上过的。

现在,我们只有两个宣教士在中国西北部,他们特别有资格去向那二百五十万穆斯林传福音,而另有两个宣 教士在述职期间。绝大多数这些穆斯林 (基督也是为他们而死),对福音的要点还是非常无知,这仍然是一个 可怕的事实。他们除了有一个对人和耶稣基督的工作极度扭曲的观念外,就一无所有;可悲的是,这位耶稣基督 ,认识祂就是永生,没有祂,生命就是不能解救的悲剧。

不论任何东西,说成是宗教在任何程度上为更全面理解基督教而预备道路,这东西怎也不可能说成是伊斯兰 教。伊斯兰教是在基督说了 "你们要到全世界去,向每个人传讲福音" 这话之后六百年,就是在教会 睡觉的时候,由敌人培植出来的。 《古兰经》 声称要取代 《圣经》 ;穆罕默德声称比耶稣更伟大;伊斯兰教 窃取了神的荣耀,并想侵夺祂的宝座。但是,人人是要向基督,而不是穆罕默德,屈膝敬拜。我们正在做些甚么 去促进荣耀之日的来临呢?我们不应该以主的名义去接受伊斯兰教的挑战呢?

让我们不要以为中国西北部的穆斯林已经拒绝福音,事实是根本从来没有人向他们大群大群的人讲过福音。 我们是不是要让这个情况继续下去?这个情况会继续,除非更多宣教士到中国去,立定由神所感召的目标,向穆 斯林传讲基督。

那么,这个工作怎样可以完成呢?就让那些比我更有资格的人来说,使别人都可以听见。一位在土耳其做穆 斯林福音工作的宣教士,经验丰富,他说: "当我们企图使穆斯林正视耶稣基督时,我们一定要靠赖光芒 万丈的动力与魅力,那就是像基督的生命。" 那大老手池维谋博士 (Dr. Zwemer) 在近期一本着作中说 : "只有完全付出自己的人才会成功。"

像基督的生命──全心坚持──还有甚么呢?这个 ── 基督的灵亲自压倒一切!

"道在我手待传播,扫除假像显真理;
荒野或人群,城市或山河,
化作天宫清新明亮之气;
就如其下我见灵魂个个,
被绑者得胜,奴隶要作王登基。

听他们一个盼望,只一个空虚奇迹,
奈何满足于物品的展示;
再一阵激烈难忍之渴望,迎我面如号声响起;
啊,救他们!为救他们,我宁可灭亡,
为他们生命,我宁可死,为他们尽献自己。

伍德

来源于:www.ysljdj.com

联系我们:

你的邮箱:
QQ号码:
我们想听到你的经历和问题:
Captcha
请输入验证码:

关注天经微博

回族祷告指南

daogao zhi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