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真理

zhongjizhenli我叫华利德,出生在以色列的伯利恒,我的生日碰巧正是回教教主穆罕默德的生日。父亲很觉荣幸,给我起名华利德(Walid),意思是“出生”,即铭记教主的诞生。

华利德(Walid)

  我叫华利德,出生在以色列的伯利恒,我的生日碰巧正是回教教主穆罕默德的生日。父亲很觉荣幸,给我起名华利德(Walid),意思是“出生”,即铭记教主的诞生。

  父亲是巴勒斯坦回教徒,他圣地(Holy Land)教英语和回教研究,母亲是美国人。他们于一九五六年父亲在美国求学时认识并结婚的。

  一九六○年,父亲带母亲和两个孩子搬回以色列,母亲怀着我,他们到了伯利恒,我出生了。后来父亲工作改变,举家迁往沙特阿拉伯,之后重回圣地,住在世界最低的城市——耶利哥。

六日战争

  记得六日战争前,我在学校里唱的第一首歌是∶“我们爱阿拉伯人;犹太人是狗。”那时我不知道犹太人是谁,也不知这首歌意味着什么,只随大伙儿高歌。

  我在圣地成长大,其间经历了几场阿拉伯人与犹太人的战争。我们住在耶利哥后的第一次交战是六日战争。犹太人一举占领耶路撒冷旧城和其余的巴勒斯坦领地,令阿拉伯和回教世界大失所望。

  记得开战前,美国驻耶路撒冷代表即着手撤侨,虽然母亲是美国人,但父亲因为爱国而不肯离去。我现在还记得当时的许多事:炸弹的爆炸声,我们住在掩体里的六天六夜,阿拉伯人趁火打劫,抢掠商店和民居,居民因惧怕以色列人,争先恐后渡过约旦河逃难。

  这场战争只打了六日,便告结束。第七天,一位拉比在耶路撒冷哭墙吹号,宣布胜利。犹太人多认为这与出埃及时环绕耶利哥城六日,第七日祭司吹号同声呼喊,城墙倒塌情景相似。那时父亲在耶利哥听到约旦的新闻,却不信以色列人胜利,宁愿信阿拉伯电台说的阿拉伯人获胜。

笃信回教

  回伯利恒后,父亲将哥姐和我三人送进圣公会与路得会合办的学校,因那儿英文课较佳。我们是全校仅有的三位回教徒。有一半的美籍教师常打我们,同学则予以嘲讽。上圣经课时,我必须离开教室到室外等候。有一天,我不慎错走进去,便被同学喊打,说∶“我们不要这半美半回的人!”但我拒绝离开。后来女教师让我坐下。从那时起,学校才允许让回教徒学生学习圣经。尽管有“犹太佬”的冷嘲热讽,我还是上了三年的圣经课。

  后来直至父亲把我们转到公立学校。我在那里接受回教,笃信穆罕默德的预言:圣地必被收复,犹太人必被大屠杀灭绝。

  这则预言取自于穆罕默德书中,原文是这样说的:“直到穆斯林战胜犹太人之后,审判日才会到来。”当被问及何处发生此事时,穆罕默德回答:“在耶路撒冷及期周邦。”

  青春气盛的我像父亲一样,矢志献身圣战。以为这是回教徒取胜的唯一秘诀,即或失败,也不过殉道,而殉道者——据先知穆罕默德所讲,是安拉应许进入天堂的唯一确据:“圣战中的殉道者,并没有死,而是与安拉同活,接受安拉赐福。”

仇恨

  我在学校的反以暴动中经常演说,贴标语,写大字报,向以色列士兵军投掷石块,高喊口号∶“绝不向敌人妥协讲和!”“将灵魂与热血献给阿拉法特(Arafat)!”“犹太复国主义者该死!”……

  高中时代,我更领头暴动,多次袭击以色列军警。无论在学校,在街上,还是在圣殿中,我誓与犹太人战斗到底,深信这也是真主安拉在地上的旨意。

  有些回教徒采取更激烈的恐怖手段,投炸弹,用枪袭击犹太人,目的不外是把犹太人赶离以色列地。可惜,无论是经过六日战争、巴解反抗、约旦“黑九月”内战、黎巴嫩血战、“赎罪日战”等,都无法消灭以色列国。尽管如此,我心不变,唯愿去死或盼望有一天——只要有一次胜利,我们便能消灭他们。简单地说,你在电视新闻看见在“暴乱”(或“起义”)中投石或扔汽油弹的年青人中,我便是其中之一。

  记得一次在伯利恒的电影院观看“慕尼黑的廿一日”时,看到巴勒斯坦人在直升机中以手榴弹击毙以色列运动员时,数百观众拍手叫好,大喊“Allahu akbar(安拉最伟大)!”这是回教徒胜利庆贺的口号。

  以色列政府满以为电视台不停播放希特勒屠杀犹太人的史实,巴勒斯坦人便会产生恻隐之心,不再搞恐怖活动;谁知我坐在电视机前不断向德国人喝采。

  有一次,学校安排我们到犹太人营里一周,盼彼此认识后消除仇恨;但这也行不通,不管哪个教师和犹太人交谈,我们都嘲讽他,辱骂他。什么都不能改变我们对犹太人的仇恨,除非“换心”。

恐惧和欲念

  说来滑稽,在制造恐怖的同时,我也被自己的信仰吓倒。说老实话,每次我读可兰经时都胆颤心惊,因每一节里几乎都说,要为这罪那罪惩以地狱的火。回教徒相信必须积够功德才可以上天堂,可我绝无把握最终受审时,能积够功德抵罪。所以,只有与犹太人战死,才有把握消除安拉对我所犯罪恶的怒气,才能肯定在天堂里占一席好位,并有悦目美女满足我心底的欲望。

  中学上回教教义时,学生常问:击败犹太人后,能否强奸他们的妇女?教师答:女战俘没有选择权,她们是妾,须服从主人。可兰经上说∶“不可与有夫之妇亲近,除非她们是你的奴隶,这是安拉的命令。”另一处说∶“先知(穆罕默德)啊,凡你付了嫁妆的女子,你都可以娶作妻子。你所掳掠的奴隶,你叔伯的女儿,姨母的女儿,跟你逃去麦地那的,及一切信教,又愿归你的妇女,你都可娶来为妻。这是安拉给你超众的特权。”

  因先知穆罕默德有这特权,我们对他娶了十四个妻子和有多名女战俘并无质疑。事实上我们不知他究竟有多少妻子,其中还有他养子的妻,因安拉宣告她该归他。另有好些犹太女奴都是丈夫与家人全被他杀死的。

母亲

  家母的庭训却完全是另一回事。她说:犹太人回归故土是上帝的计划;根据圣经预言,犹太人回归故土是上帝应许的实现,是现代神迹,让世人知道神的旨意必成就。又说:还有许多别的预言也在应验,例如假基督、假先知的出现。但她这些话对我毫无作用,因我发誓要与犹太人战斗到底。

  母亲受一对美国宣教士影响,瞒着我们偷偷地在耶路撒冷青年会的游泳池受了浸。她多次带我到以色列的博物馆浏览,欲激发我对考古学的兴趣。可我常与她辩论说,圣经是犹太人与基督徒后来写的。她带我去看死海古卷,看到从前的以赛亚书与现有的以赛亚书一致,不觉无言以对。

  记得那时我很不孝,由于母亲信耶稣是上帝的儿子,我便骂她是“异教徒”、“该死的美帝国主义者”。我把报纸上少年“殉道者”的照片剪给她看,要她作答。我恨她,常叫父亲把她休掉,另娶回教的好女子。

  当我被以色列军队逮捕入狱,父母很为我忧虑。母亲去驻耶路撒冷的美国代表团设法营救,她因精神紧张,头发开始脱落,而我却在狱中学会更多恐怖行动,出狱后较前更加疯狂。

信仰

  高中毕业后,父母送我到美国求学。在美国我继续参加多次反犹太人活动。记得我最得意的笑话是∶我恨恶希特勒,因他没有作完工作(即未将犹太人问题彻底解决,完全消灭)。希特勒是我的偶像,穆罕默德是我相信的先知。我蔑视犹太人,蔑视基督徒及一切非回教徒,相信回教有一天会征服世界;要是不能和平征服,就须以武力征服;我相信全世界人都欠下巴勒斯坦人与以色列人战斗失败的债;犹太人是杀死先知的凶手;穆罕默德是唯一的救主,是安拉最宠爱的先知。

  我留学美国时,没忘记以往二十年中,在伊朗、伊拉克、科威特、叙利亚、约旦、黎巴嫩、阿富汗等国家共有数十万的回教徒在斗争中丧生。我要为每个回教国家复仇;必须有人付出代价,当然犹太人更要受处罚。

思索

  一九九二年,我读到《哈米吉多顿,命运的决定》一书(Grant Jeffrey著)。书中说到耶稣基督的降生、生平、受死、复活,以及以色列复国,都是上帝在历史上的预言应验。这些预言早于事发前数千数百年,碰巧应验的机率只是无量数中之一(One in Zillions),竟然分毫不差地应验。叫我更惊讶不已的是,当中许多预言,竟在我们这时代应验。这样的证据只可能来自全能的神。

  于是我的思想开始挣扎,如果圣经是被犹太人窜改,又怎能从我的老家以色列发掘出数以千计的考古学证据?以赛亚书在库兰(Qumran)山洞中,由一位住在伯利恒附近的回教徒牧童发现,证明我们手中的旧约圣经早已写成。以赛亚书中预言基督耶稣降生与再临的经节甚多。我想,我有必要看看圣经,看耶稣到底是谁。

  上帝领我读到启示录一章八节,耶稣说∶“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另在约翰福音八章五十八节,耶稣对犹太人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还没有亚伯拉罕,就有了我。”

  奇怪,穆罕默德也有相似的严肃宣告。他说∶“我是一切创造之始,是最后的先知。”又说∶“亚当还在被造时,我已是安拉的先知。”他还说,在最后审判时,他是回教徒的代求者,是世界最后的先知与救主。

  这使我困惑极了。若穆罕默德的话是真的,那么耶稣是谁呢?两者之中必有一个是虚谎。

寻找真理

  我立志寻找真理,因此日以继夜详细比较可兰经与圣经。有时我祈祷说∶“神啊,你是创造天地的主,是亚伯拉罕、摩西、雅各的神,你是始是终,你是真理,唯一的真理,是真圣经的启示者,是唯一的神之道。我专心寻求你的真理,我要在生命中实行你的旨意,我渴望你的爱,奉真理之名祈求,阿们!”我要的是真金,不是赝品,所以不看炫目的外表,我要透视世界“宗教”的内涵。

  我从前相信可兰经是神的启示,因书中有些地方与现代科学吻合。一本千多年前的书,若不是出于真神启示,怎能和现代科学吻合呢?我花了一个月时间,用电脑程式查究在圣经中的科学线索,发现叫我和千千万万回教徒笃信可兰经的所谓“科学奇迹”,竟早已载于圣经。不但如此,我因研究历史和考古学,还发现可兰经有很严重的错谬。

  圣经上有那么多的预言,又说得多么详细,竟然逐字逐句应验,这当然只能出于神。只有神掌握未来之钥。圣经记载,神曾说∶“……因为我是神,并无别神。我是神,再没有能比我的。我从起初指明末后的事,从古时言明未成的事,说∶我的筹算必立定;凡我所喜悦的,我必成就”(以赛亚书四十六章9至10)。我想起穆罕默德也说圣经曾提及他,于是我便翻看圣经,要看怎么提到他。却发觉圣经根本没提过他。这样说来,圣经若被窜改,便当在穆罕默德后才被窜改的,因为可兰经说圣经常在穆氏“两手之中”。怎么从那时直到现在,竟没有人能拿出一本被窜改以前的圣经,也无法发掘否定圣经的考古证据呢?

  此外,可兰经对于人生重大问题,如得救、赎罪等,都没有交代。不但如此,先知穆罕默德的死,也与耶稣的死大不相同:穆罕默德死在爱妻阿伊莎(Aisha)腿上,耶稣则死在十字架上为人赎罪。

降服

  我知道,要是我此刻仍不信圣经是神的启示,我就太糊涂了。当初我满以为只要诚心祷告,神便会领我回去重信可兰经,结果恰恰相反,我越研究就越不信。这时我便只得放下骄傲,向真理降服。

  可惜得很,今日千千万万的回教徒都从不知道有这许多反面证据。从前我是眼瞎的,今天我看明白了——真的看明白了!圣经许多预言已应验,以色列国亡而复国、回教徒及世人对犹太人的仇视,这些都是圣经所载世界末日将临的征兆。

  人性没有改变。今日,兄弟仍旧彼此厮杀,像该隐杀亚伯一样。我开始明白,罪才是人类问题的根源;我们最大的仇敌不是犹太人而是魔鬼。五十多年前,希特勒杀死六百万犹太人,到了今天,竟有人能公然否认这些确凿的史实。怪不得许多人面对耶稣是救世主的如山铁证,却仍不能相信。上帝开了我的眼,让我看明白了:人会否认证据,人会敬拜假神。

  上帝也让我明白过去我虽自以为是的敬拜神,可思想却完全受魔鬼辖制。可悲的是,仇恨犹太人并不是过去的理念,而是今日千千万万回教徒的病态心理。我们总盼望有一天能杀死圣地里一切犹太人,像昔日穆罕默德杀尽沙乌地阿拉伯所有的犹太人一样。可兰经明文允准回教徒杀害犹太人与基督徒,夺取他们的妇女为妾,这其实就是回教徒仇恨犹太人。

以爱胜恨

  当我比较圣经与可兰经时,“真理”一词不停撞激我的灵魂。最后,我知道圣经确是真金,不但数以百计的预言已经应验,并且还有一个来自上帝的关键字眼,就是“以色列”。

  以色列的存在、复国,犹太人之能从世界各地回归,这些都强而有力地证明圣经是上帝的启示。当日上帝把犹太人分散世界各地,今日把他们从世界各地召回,就是照他古时应许的话成就∶“……我也必使你们被掳的人归回,将你们从各国中,和我所赶你们到的各处招聚了来。”(耶利米书廿九14)我明白,我从前所恨的犹太人,原来就是上帝所拣选、委托他们把启示写下的人。上帝的拯救计划藉耶稣成就,他是人类唯一的救主。耶稣降生在伯利恒(粮仓之意),他就是生命的粮(约翰福音六35)。他是犹太人,被我视为与我有深仇大恨的,却为我的罪而死。没有人为敌人死,没有人为仇敌受鞭打、受嘲弄、被吐唾沫和被钉死。耶稣却说∶“只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马太福音五44)

  真理已经摆在我的面前,也不断叩我的心门。耶稣基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翰福音十四6)。我向真理求告,他应允了。我从前是盲目的,现在得看见。于是我打开心门接受耶稣基督为救主而得着真释放!

改变

  自此以后,我的思想、感觉、人生目标,整个人焕然一新。我渐渐同情犹太人,不再恨他们,也没有了害他们的念头。我为耶路撒冷求平安。见到电视上恐怖分子袭击犹太人的消息,我笑不出来,反为他们流泪。我愿效法主耶稣,甚至为他们舍命。

  今天我可以对全世界人说∶“我爱犹太人。我爱他们,因为救主耶稣爱他们。我爱他们,因为上帝藉他们把光与真理带来世界。”我不再藐视他们,他们是上帝所拣选的民族,上帝要藉他们赐福世界。我们须要爱护支持他们,因为上帝曾对亚伯拉罕说∶“为你祝福的,我必赐福与他,那咒诅你的,我必咒诅他,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

  真理改变了我,从前我崇拜希特勒,现在我敬拜耶稣基督;从前我相信谎言,现在相信真理;从前我有病态的复仇心理,现在我有健全的同情心;从前我心里充满仇恨,现在我充满爱;从前我作恶多端,现在因信耶稣基督蒙恩,罪得赦免;这些转变让我知道,除非人信的是真理,不然信教只是虚有其表,内心仍污秽不堪。因此我愿意接受耶稣作我的救主,作我的主人。他是我的救主,他为我的罪钉死。我要向他顺服。耶稣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马太福音十一28)

  主啊,感谢你成全你的应许!感谢你施行拯救!

联系我们:

你的邮箱:
QQ号码:
我们想听到你的经历和问题:
Captcha
请输入验证码:

关注天经微博

回族祷告指南

daogao zhinan